一個和剛才那個胖子差不多的人,扛着一隻渾身如同鑲嵌了寶石一般的白色花豹走了進來。

只不過這胖子的臉上卻是有很多的麻子。

林一帶着有些驚奇的語氣說出,「雙胞胎?」

王霸天在一旁聽着,隨後彷彿像是終於找到了一個拍馬屁的機會,連忙說道,「小爺好眼力。這是劉大麻子剛剛那個是劉二刀子,這屠宰拍賣場就是他們兄弟二人在經營著。」

劉大麻子似乎要比劉二刀子精靈一些。只見他把目光轉到了王霸天那一夥身上,隨即把白豹子放在了帳篷里,那張染了不知道多少血的拍賣台上說道,「九十年份的閃光白玉豹,起拍價10枚金魂幣,每次加價一顆,上不封頂,價高者得,現在開始競價。」

聽着劉大麻子這麼說,場上卻是直接鬧騰起來。

「劉大麻子,你怎麼不去搶呀!一隻未到百年的魂獸你竟然開價10枚金魂幣。」

一個看樣子幾乎是常年混跡於此的中年男人,站起來看了一眼便說道,「對對對,而且這白豹的血統也不純真呀,你還真敢要價。」

對此劉大麻子,伸出兩隻肉肉的手,猛的拍在桌子上。

「嘭」的一聲,熱鬧的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

「各位稍安勿躁啊。」

「我劉某人做生意這麼久,那裏框過各位。」

「只是這是交由我賣的客人所說,起拍價10顆金魂幣。」

「劉某也是不得以為知。各位也知道現在的魂獸不好抓了,要不就是十幾年或者是幾年的小獸,但是這種小獸的價值也不高,賣不了幾個錢。」

「要不然就是那種上了幾百年的魂獸,但是那種魂獸又太危險,除了想要獲取的魂師大人們,誰又敢去抓。」

「所以各位,這價格是真的不高。」

劉大麻子一口氣說着,這些事實而非的大道理。真所謂話糙理不糙,這一段下來,就連林一聽着都差點認同了他的話。

不過林一知道,他這是故意抬高價格的。畢竟自己剛來時的那頭獨狼烈虎獸明明可以拍出高價的,可是卻被王霸天橫插一腳,直接虧到姥姥家。

所以現在這個劉大麻子,或許寧願賣不出去,都不願意被王霸天這夥人攪了自己的生意。當然有人要是要買的話,那自然是好的,所以直接抬高低價對他是最好的選擇。

而現場雖然有人認同劉大麻子的話,不過這價格也是太高了,所以也是紛紛搖頭。

眼看這隻閃光白玉豹就要流拍了。劉大麻子也是一點不着急,「如果,各位沒人要拍的話,劉某就把它給撤了,換下一個如何?」

話音剛落,劉大麻子便慢慢悠悠的抬起白豹準備走了下去。

「我要了。」 秦元清成爲水木正教授後,所取得的成績,更是令世人矚目,從而讓水木快速的發展,長期佔據華夏第一高校的霸主地位,更是使得水木一躍成爲世界前十名校,不管是地位還是影響力,都增長了何止十倍。秦元清的強力助力,才能讓水木建成了號稱世界第一校園‘沙河園’,讓水木的競爭力與吸引力,貫諸世界名校之首!

也正是如此,錯失秦元清,被譽爲燕大百年遺憾!也從那以後,燕大加大對招生的注意力和投入,招收更多的優質學生!

學生與學校,是共同成就的!

正如那句話,今日你以學校爲榮,明日學校以你爲榮!

而這句話,已經在華夏不斷演繹着,不斷上演着。

華夏大學的差距,並沒有隨着時間發展而拉小,而是隨着時間發展而進一步拉大。

像秦元清力主成立的二十二校聯盟,得利於秦元清的大力支持,使得短短數年之間,這些學校都取得了突飛猛進的進步,全部進入全國前30名。

燕大、浙大等名校,也在去年新一屆的聯盟大會之際,正式加入了大學聯盟,從此秦元清原本設想的三十校聯盟正式成立,也代表着聯盟不再擴招,徹底定型。

而這三十校的目標不是成爲全國一流大學,而是要成爲世界一流大學!

更不要說秦元清在學術上所做出的成績,使得21世紀的其他學者在其面前都黯淡無光,早早的鑄就了屬於他的神格。

小撒笑着向秦元清說道:“在節目開始之前呢,我想先替我們的觀衆朋友們問您幾個問題。”

秦元清笑了笑,說道:“問吧,能回答的我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不能回答的,很抱歉,打死我,我也不說!”

說完這句話,秦元清還一臉無辜地攤攤手,引得演播廳發出善意的笑聲。

“我想要是您不方便回答的,大家也能理解!”小撒翻了下手中的卡片,然後說道:“第一個問題是來自京城的一位網友,他的問題是,可控核聚變帶來的熱污染可能加劇全球變暖,對於這個問題應該怎麼處理,您又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熱污染,是指現代工業生產和生活中排放的廢熱所造成的環境污染。熱污染可以污染大氣和水體。

火力發電廠、核電站和鋼鐵廠的冷切系統排出的熱水,以及石油、化工、造紙等工廠排出的生產性廢水中均含有大量廢熱。這些廢熱排入地面水體之後,能使水溫升高。比如在美利堅,每天所排放的冷卻用水達4.5億立方米,接近全國用水量的三分之一,廢熱水含熱量約2500億千卡,足夠2.5億立方米的水溫升高10攝氏度。

可控核聚變,進行發電,自然也會產生冷卻水,自然會產生熱污染,這一點誰也無法避免。

“關於這位朋友的問題,我想並不需要擔心可控核聚變帶來的熱污染,因爲目前世界的熱污染主要來自於火力發電廠、核電站和鋼鐵廠的冷卻系統排出的熱水,包括石油、化工、造紙等。而可控核聚變發電廠,效率是遠高於現在的核裂變電站,哪怕是第四代核電站也比不上聚變發電廠,到了那時候,我們不需要那麼多的核電站,只需要數座聚變核電站、配合着大型水電站、中型水電站以及太陽能就可以滿足全國的需求,其他的小型水電站、火力發電廠等均會退出歷史舞臺,石油、鋼鐵廠將會大大減少。總體產生的熱污染就會大大減少,相當於現在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

“我想這麼簡單的一筆賬,很容易就可以算清楚的!任何一個國家都懂得選擇!我們要做的不是做到一點污染都沒有,而是可持續發展,污染達到我們可以接受的地步!”秦元清笑了笑,說道。

有些人因爲一些原因,以至於會認爲,環保是指一點不產生污染、保留完全無污染的,實際上這種認知是不對的,哪怕是第四次工業革命完成,也並非是一點污染都沒有,而是實現華夏制定的碳中和,即產生的二氧化碳小於等於境內植被吸收消化的二氧化碳!

也就是說,華夏一直強調的是可持續發展,人與自然的協調發展,而不是不發展,不然的話,哪怕人類倒退到封建社會,依舊也是有誕生污染的。

可控核聚變,這是可以讓煤炭發電站等低效率的發電站退出歷史舞臺,石油的使用量都會大大降低,這毫無疑問的是可以緩解全球變暖的趨勢。

而且華夏在全球氣候變暖問題上的態度始終是一致的,是堅定的,也是一直按照自己的承諾去做,不管是荒漠治理,還是加大污染的治理、節能減排方面,都是沒有半點放鬆,是全世界的模範,所以面對質疑,華夏往往有着充足的底氣去反駁對方。

隨着荒漠治理完成,實際上華夏就會率先完成自己的碳中和的承諾,從這一點來說,華夏是無懈可擊的。

“接下來有個問題,那就是‘金烏裝置’首次試驗成功,那麼距離核聚變電廠實際應用,需要多久,十年還是二十年,還是永遠的五十年?”小撒說到第二個問題,忍不住笑了,演播廳的觀衆們也笑了。

因爲實際上但凡對可控核聚變有所瞭解的人,都不會提出這麼個問題,可是因爲問題是由廣泛的網友提出的,按照得票率排列,自然而然大部分網友是不瞭解可控核聚變的。

“實際上,我們‘金烏裝置’首次試驗成功,代表着實際上可以商用,也就是建立商用的反應堆,用於發電併網。之所以現在還停留試驗階段,是因爲我們國家還不是那麼迫切,是因爲我們國家秉着負責任的態度,進一步完善,好在運行階段減少問題。”秦元清也是笑了,然後說道:“不用5年時間,大家就會看到,有些省份就會使用上核聚變發電廠的電!”

兩個節目前的問題結束,也代表着節目正式進入正常的環節,小撒先播放着一個短片,是關於可控核聚變的前世今生,從可控核聚變被提出已經大半個世紀,到了現在終於在華夏出現了曙光。

“秦院士,是什麼促使您投身可控核聚變,力推可控核聚變呢?”小撒提到了一個大家都很想了解的問題。

“關於這個問題,我想可以在我寫的《當人類開始仰望星空》這本書瞭解到,我認爲在茫茫宇宙中,地球人類並非是唯一的,人類並不孤獨,一定有很多的生命的星球,這些星球甚至有非常發達的文明,甚至比地球人類還要高級!”秦元清說道:“人類的未來不在地球,人類的未來在星空,星際時代是人類必須邁進的,如果人類永遠停留在地球,那麼50年之後,人類就會永遠錯失星際時代,永遠地停留在地球,那時候迎接地球的就是內耗,然後慢慢走向滅亡!”

“而走向星際時代的前提,不是化石燃料,而是可控核聚變,可控核聚變是走向星際時代的前提條件。因此,無論如何必須搞出可控核聚變,只要實現了可控核聚變,地球人類走向星際時代的曙光就出現了,就是歷史大勢!”秦元清解釋道。

“可控核聚變的燃料,地球的儲量只夠二三百年使用,但是月球卻蘊含着豐富的氦3,因此開發月球就成了人類的必選項,這一點在學界是公認的,有統一的認識!”秦元清說道:“而現在我們華夏,領先其他國家二三十年拿到星際時代的門票!”

“知識,是無價的!現在的華夏,很美好!但是明天更加美好!更加美好的明天,是需要我們一起共同的努力,才能實現!”秦元清嚴肅說道:“三寶太監下西洋的遺憾,不能在21世紀重新上演!我們必須抓住這個歷史機遇,勇往直前!”

演播廳,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秦元清所寫的《當人類開始仰望星空》這書,在華夏售賣了上千萬冊,而且被翻譯成了幾十種語言,在海外售賣了幾千萬冊,是名副其實的暢銷書籍。

很少有科普文,會像《當人類開始仰望星空》這書這麼暢銷。

甚至於裡面的一些理論,想法,被學者們進行專研,形成了新的學科,甚至於天文學、宇宙學科都產生了很大影響。

比如秦元清在該書中對於生命的看法,並不侷限在碳基生命,還提出了硅基生命,提出了特殊生命等等形態,哪怕沒有空氣,生命也可以存活。

這無疑可以大大增加,人類尋找到生命星球!

以及秦元清認爲的,宇宙並不僅僅存在137億年,更不是來自於宇宙大爆炸,假如宇宙來自於大爆炸,那麼這種爆炸是無比可怕的,137億年根本不足以讓宇宙誕生了生命,更不足以讓宇宙穩定!

而秦元清提出的宇宙元能,也被很多學者、宗教人士研究,畢竟在古代華夏有古武、練氣士,西方有魔法,可是到了這個時代,這一些都成爲傳說中的,而從宇宙元能,卻是可以得到解釋,這種宇宙元能在地球變稀少了,或者失去了吸收宇宙元能的方法,使得這些成了傳說。「不好!」苗蘭心裏一驚,她趕忙取下頭上的發簪,掐動手決,發簪瞬間變大。

苗尤的拳頭猶如金屬一般,打在了發簪之上,頓時發出一聲金屬撞擊的聲響。

「你竟然還是修體者!」苗蘭心裏更是驚駭。

她之前只知……

《都市修仙大佬》第291章出手《從上海灘開始》第四十五章天眼(求推薦收藏)「阿凡,聽黛莎說,好像你新開業的眼鏡店生意很不錯啊?」葉妮婭喝了一口「新加坡司令」雞尾酒道。

「嗯,還挺不錯的,最近眼鏡店開業這幾天黛莎都在眼鏡店裏幫忙,她很能幹,幫了我大忙了!」李曉凡微笑道。

正說話間,李曉凡的手機響了。他打開一看是楊致遠從三藩市那裏打來的。

《重歸新加坡1995》第260章億元美金身價計劃 「你這樣說,是有什麼證據嗎?我知道你們兩一直不合,但你也沒必要說這樣的話來詆毀他吧?」

李博士還是搖頭,不願相信紀曉洋真的會背叛自己。

穆雪震撼地看向他,反說道:「老大您也知道,我沒必要說這樣的話來詆毀他,那為什麼不信我所說的呢?」

她有些失望地繼續道:「那麼你非要等到他帶着外邊那些人強攻進來才肯信我所說的嗎?你要想想,基地大門的開關,密道位置所在怎麼就會被那個女人所知了呢?」

「若你還是不信,那我也不知再怎麼勸了,那就等到時候他帶着外人回來好了。」

李博士陷入深思當中,她點出了一些的緣由,那個叫唐欣悅的女人出現實在過於巧合了。

此時的他不禁懷疑,紀曉洋當時割指立誓的行為就是為了保住那個女人的性命!

在情義兩難時,他選擇了前者,似乎也是可以說得過去的,可心裏還是不願相信這樣的背叛呢。

穆雪低聲開口:「老大,若是你選擇信我,那就進屋說吧,我已經想好應當如何解決了。」

李博士點下頭,轉身走回屋裏,穆雪緊跟其後還順手關了門。

她轉而跪地一臉真誠說道:「老大,我其實都知道你為了更好管束,在我們這些要緊的人身上都用了蠱。現在只要你把屬於紀曉洋的那隻母蠱殺死,就能一絕後患了。」

李博士沉默不答,他現在心裏亂糟成團,根本不想多過問她為什麼要提及蟲蠱的事。

紀曉洋是他最信得過的人了,從小到大也是他陪着自己成長,那同時還是爺爺留給他的人啊。

穆雪見他不語,但卻還是堅持着說道:「老大,你到底還在猶豫什麼?事實都已經擺在你眼前了,還不信嗎!」

李博士回頭緊盯着她,沉聲問道:「你為什麼就那麼想要紀洋死呢?他是哪裏得罪過你了嗎?你們兩個就非要爭個你死我活才好是嗎?!」

突然被吼的穆雪有些沒防備,她一臉驚奇地望着他,不由自我懷疑是聽錯了。

可那張有了年歲的臉上,因為大聲痛斥而透紅,久染難退。

她有些失聲,啞然失笑地開口道:「我不是非要跟他爭個死活,而是一心衷誠於你,容不得旁人做出任何背叛您的事情。」

「要是您還依然對我有所懷疑,不信我說的,那好!我跟他一塊死,這樣可以了嗎?」

李博士聽到這話,感到十分意外,這女人準備的話倒很是周全啊。

難道她早就知曉了自己懷疑她,於是提前準備好了這樣的說辭過來?

穆雪這人是自己小時候從馬路上拾回來的,僅有10歲的她為了能時刻跟在自己身邊,居然主動要求參加魔鬼培訓。

那時的他並沒把她的話放在心上,只當是孩子一時興起的話,就放着沒管了。

可誰想五年後,她出落得亭亭玉立,不光能打還十分攻於心計謀算。

五年前他初來實驗基地,許多人都不服於他,明裏暗裏地挑釁自己。

正當他無計可施時,穆雪頭一個提出了用蟲蠱,以命要挾必會忠誠聽話了。

蟲蠱投進人中,基本都是她在暗中操作,完成的速度還挺快,兩夜就弄好了。

自此後,實驗基地的人都對他轉變了態度,一個個身上就只剩迎合了。

往事重想,李博士覺得自己根本找不出任何穆雪會背叛自己的理由,可同時他也找不到紀曉洋背叛自己的緣由啊!

他出聲自問道:「可他難道就只是因為一個女人嗎?若是這樣的話,他大可以跟我提啊,為什麼要這樣去選擇背叛我呢?」

穆雪從懷裏掏出一封書信,沉靜地回道:「老大,你還記得我們還海船上險些喪命的事吧?我曾跟你說過,在追趕中有打傷過偷襲人的左臂,回來時紀洋左臂上就也被火燙傷了。」

「可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呢,於是我便瞞着你開始了調查,後來發現他和外人互通信息的事。我把這事告訴你,你沒信導致我們丟失和黑老哥合作的機會。」

「你跟我說,不想也沒理由去懷疑紀洋,所以我便就緊盯着他的時刻動向。」

她說到這時,不由自嘲地笑了一聲,「其實我很早就知道他背着你沒把那個女人沉海了,可我沒再主動告訴你了,而要你自己發現自己去看清這個人皮面下的虛偽!」

李博士詫然看向她,不解地問道:「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盯着他?現在到底想要如何啊?」

穆雪不能接受的反駁道:「為什麼?你不是早就應該知道了嗎?是他背叛了你啊!」

看到他還是無動於衷,她掏出一把短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堅定不移地說道:「你還不願信的話,那我只能用這條命來換你看清他了!」

利刃稍稍一下就劃破了皮層,紅血很快就從里往外流出了!

李博士見狀連忙伸手阻攔,急聲道:「你別衝動啊,穆雪,我沒有不信你,只是在想紀曉洋人會去了哪裏。說不定他過會就能回來了呢,我已經派人去找了。」

穆雪見他出手阻攔自己,認為是信了自己的話,結果卻來一句興許能回來的話?!

她低落地放下短刀,失神若離地說道:「您還是不信我,還是選擇相信他,書信里記錄了那麼多真相,你卻半個字都沒看進!」

「李哥老大,我累了,真的替你操心累了。若是你還是不肯弄死那隻母蠱,那我就把命拿回去吧。」

她實心一意為了他好,費盡心血地調查出關於紀洋背叛的證據,竟還是不信!

李博士聞言退步低勸道:「不是,我是信你的啊,只是想看看紀洋來了會怎麼說。」

「老大,他已經逃了,帶着那個女人出逃了!」穆雪無力痛喊著提醒道。

李博士蹲下身把她從地上扶起,輕語道:「好,我知道了,再十分鐘,若他還是不出現就殺了那隻母蠱!」

。 陸子遠和陸子深兩人被陸子楚喊進了書房裏面。

兩人低着頭,紛紛都不說話。

「你們兩個很能打?」

陸子楚語氣有些薄涼,幽暗的眸子縮了縮,目光在兩人身上流轉。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