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那三年年輕和女子都紛紛報出了自己可以擊敗的對手數目。

同為後階古神,木烈火等人擁有雙魂融合上的優勢,要是論單打獨鬥的話,皮拉多等后階古神沒一個是對手的。

至於那剩餘的十八名守衛和一百多名神仆,十八守衛的實力要強點,都是后階古神,但頂多只能夠應付敵方一、兩名高手,而那些神仆,都是主神,甚至是主神以下的實力,對方只用一名高手就可以解決掉他們,戰鬥力可以忽略不計。


最大的威脅就是那破刀神王,在場的人,就算聯手也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木白臉上冷汗直流,面對破刀神王,就算自己擁有兩樣至強神器,領悟了造化奧義,可是他和破刀神王的實力相差整整一個神道境界,這是根本無法彌補的差距,能夠擋住他三招攻擊,恐怕就是木白的極限了。

除非有奇迹出現,否則都要死在這破刀神王手下。

唯一厲害的絕殺法陣,只有長老才有能力開啟,可是長老被困在微觀世界里,生死難料,現在的情況,木白等人根本沒有任何優勢,已經被逼上絕路了。

那破刀神王此時開口道:「你們都給我聽著,我數到三,你們要是不放棄抵抗的話,都準備下地獄吧!」

木長安怒吼道:「休想我們投降!要殺便殺吧!」

木白眉頭皺成一團。

這裡的人,都是自己同族,他雖然有能力逃跑,但是絕不可能拋棄同族於不顧。

也只有死戰這一條路了!

木白心裡暗嘆。

幻夢道:「你還是跑吧。以你現在的實力,不可能越級打敗虛神高手的。」

木白現在的實力頂多算是古神巔峰,要虛神級高手交戰,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跑?」木白苦笑,心裡已經做下決定。

「烈火,你下去幫忙吧,這裡我來撐。」

「你行嗎?」烈火有幾分不放心。

「你在這裡也幫不上我,快去吧。」

「那好。」

烈火一點頭,身子瞬息閃現到地面。

破刀神王仰頭大笑道:「一個后階古神,能夠接下我一招,算是不錯,但你妄想擋住我,那就是在做夢了,再來一擊,我連你的神格都可以粉碎!」

木白沉著臉,呼吸微有幾分粗重,但很淡定。

破刀神王嘴角冷冷一笑,眼前的木白,在他眼裡,已經是個死人了。

血色光芒從手中神刀上閃耀而出,那強大的神力,將天穹都扭曲了一般,爆發無限殺機。

「死吧!」

貫天刀芒,撕裂空間,倏然朝木白斬下!

這一刀,破刀神王用了五成神力,可以瞬間斬殺五百名后階古神,就算木白身兼數種本源神力,又有兩樣強大的至寶在身,也不可能擋住這一刀。當然,這只是破刀神王心中的評估。

下方眾人,在冷冷對峙,都沒有急著動手,目光紛紛關注著天空中的情況。

「木白!」木穎、木風等人身子一顫,絕望的閉上了眼眸,不忍看下去。

「我才不會那麼容易被你殺死!」

木白一聲大吼,體內那磅礴的神力霍然爆發,灌注入萬獸珠內。

那萬獸珠頓如陀螺一般在空中急速飛旋,紅光閃耀萬丈,如千萬隻奔騰的神獸,組成一堵遮天大牆,守護住木白的身體。

嘭——

刀芒砍在萬獸珠的奧義防禦法陣上,猛地一顫,被那光芒給擋住了。

「什麼?」破刀神王大吃一驚。

「吼吼!」

那光芒所顯化出來的萬獸,如一股滔天洪流,衝撞向那刀芒,片刻就將刀芒撞得粉碎。

「擋住了破刀神王的攻擊!」

「那天龍族的傢伙真是厲害!」

下方眾人都是被驚呆了。

木白身子在空中輕微搖晃兩下,雙手直顫,臉色泛白。

剛才他可是拼了全力,才啟用萬獸珠的防禦奧義的,卻也只能夠勉強擋住這破刀神王的五成實力攻擊,再來一刀,自己就真要下地獄了。 「咦?我想起來了,這神物是萬獸珠!你和馬赫是什麼關係?」

破刀神王目光驚疑不定,凝望著那飛旋在木白身前的萬獸珠,心裡很吃驚。

這萬獸珠,傳聞中是萬獸國之主馬赫的最強至寶,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天龍外族的年輕人身上?實在讓人費解。

下方眾人一聽『萬獸珠』這三個字,更是臉色大變。

在星辰大陸,絕對沒人不知道馬赫的名,木白能夠擁有他的最強至寶,不知道木白和他是什麼關係。

木白正想開口說話,喉嚨里便傳來一陣甜甜的感覺,兩行鮮血順著嘴角留下。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平靜道:「我為什麼告訴你?」

破刀神王哈哈笑道:「不告訴我就算了,反正把你殺了,這萬獸珠就歸我了!」

木白身子一抖,聽了破刀神王這話,便準備和他拚命了。

恰在這時,萬獸珠內飄起一股青煙,在木白身前凝聚成一個眉發如霜的青袍老者的身影,靜靜站在自己眼前。。

從那老者的背影,木白一眼就認出,他正是祖神!心中震驚極了,不知道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祖神嘿嘿一笑,望著破刀神王道:「一個虛神級高手,被一名古神接下兩招,你也算是開創先河了。」

破刀神王當時祖神這話給氣得臉色鐵青,心裡無比駭然,沒想到祖神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要論實力,他完全不是祖神的對手啊。

「祖神,這是我們兩大聯盟和天龍外族的糾葛,關你什麼事,難道你也想要插一腿進來嗎?」

祖神道:「破刀,你們兩大聯盟和天龍外族的糾葛,我確實管不了,但是……」

說到這,他一手指著身後的木白,道:「你想動他,得先問過我才行。」

木白失聲道:「祖神,你怎麼會來這裡?」

從祖神和破刀神王的談話中,他聽出來祖神對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很了解,難道這和萬獸珠有關?

剛才祖神的身影,明明就是從萬獸珠內出現的。

祖神道:「等我先把這裡的事情解決了,再跟你談,先下去。」


木白微微點頭,將萬獸珠收入袖子里,便降落在地面。 木穎等人見到木白平安無事,微鬆口氣,心裡同時很震驚。

木風道:「你和祖神是什麼關係?他怎麼會來這裡?」

要是祖神肯出手的話,這次七絕城危機就有救了。

木白微微一笑,道:「等到了萬獸國你就知道了。」

說著,目光直直盯著身前的皮拉多,冷聲道:「我木白這輩子最痛恨的就是背信棄義的人,別以為你們佔據優勢,就可以奪到天石,有我木白在這裡,你們誰也休想靠近劍塔一步。」

皮拉多等人臉色一變。

剛才木白能夠接下破刀神王的兩招攻擊,可見實力之強悍,今天他們一百多名后階古神,聯手起來,也未必能夠敵得過木白一人。

「哼,好狂妄的傢伙,就讓我來試一試你的身手!」一聲冷哼從人群里傳來。

只見一名穿著青色法袍的青年,身子在一股渾厚的風元素包裹下,懸浮上半空,冷眼直視木白。

「讓我來!一旁的木風準備飛起身子的時候,卻被木白一手攔住。


木白微微一笑,道:「還是我來吧,挫一挫這群敗類的銳氣!」

身子瞬時進入變身形態,身後龍翼展開,剎那飛到那青袍青年對面。

進入變身形態的木白,渾身氣勢驟然暴增,散發出體外,極為驚人。

那青袍中年被驚出了一身冷汗,此時來清楚的感覺到木白實力有多麼強大。

一道青光從木白右臂上閃爍而出,只見一條青色小龍趴在木白肩膀上,一雙神采飛揚的瞳孔,怒視著那青袍中年。

「這是什麼東西?」

眾人見到木白的器靈,微吃一驚。

「準備上吧。」木白朝白龍點頭。

頓見白龍化作一柄將近十米長的銀月神刀,懸浮在木白眼前。

這斬龍刀的原型是將近兩米長,此時白龍所變身的形態,正好適合木白那巨大的體型。

木白一手將斬龍刀握在手中,自從修鍊成器靈以來,他還是第一次用這神刀戰鬥,握在手中的感覺,明顯和以前不一樣了,就好像這刀能夠懂得自己的心意似地,極有靈性。

青袍青年臉色微變,怒喝一聲,雙臂展開成一個十字形,將恐怖的元素神力運轉出體外,如萬道飛旋在身體四周的風刃,將空間割裂開一條條清晰的口子。 「我要殺了你!」

青袍青年的眼眸倏然布滿血絲,上臂猛地一揮,無數強大的風刃鋪天蓋地般朝木白籠罩而來。

木白臉色一沉,身上頓時閃耀出一道彩色光芒,如罩子一般,將他身體保護在內。

「只可惜,我還沒有能夠領悟到最後一層法則融合奧義,否則連破刀神王都可以打敗。」

運轉出造化神國后,木白心裡暗自嘆息。

轟隆——

無數強勁的風刃轟擊在木白的造化神國上,神國結界一陣波動之後,輕鬆擋住了所有攻擊。

木白倏然凝神,左掌一翻,頭頂上空的天穹被一層無極金光所籠罩,他暗自將體內七種元素神力,都融合入了翻天金印中,頓見天穹中拍下一隻巨大手掌,翻動乾坤,氣勢極為恐怖。

青袍青年見狀,慌忙將自己的神國運轉而出防禦木白的攻擊!

「嘭!」

一掌橫空拍下,直擊那青袍青年的神國,頓將他的神國一擊拍成粉碎。

青袍青年悶哼一聲,頓時噴出一口血液,眸子猛地一縮,身體被那巨大手掌給緊緊抓住。

「尤利!」

下方那些眾神高手紛紛驚呼。

轟隆——

轉眼過後,青袍青年的身體就被木白的神掌給捏成了齏粉。

那恐怖的神掌消散在虛空,只見一枚青色神格懸浮在那裡。

那神格正想要逃走的時候,木白手中的斬龍刀便成一條青色小龍,朝那神格追去,張開大口,直接將那神格給吞噬了,這才滿意的飛回到木白肩膀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