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破空聲響起,一名中年男子躍上了平臺。

“在下雨殿,丹堂座下白彌範,我要挑戰你!”中年男子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冷冷的指着秦飛:“你,給我出來!”

“呃?挑戰我?”秦飛有些不明所以的道,心裏卻是想着:你大爺的,正想與我仙兒妹妹好好的說說話,你打什麼岔?莫非你對我的仙兒妹妹有意思,現在看見她與我站在一起吃醋了?

“秦飛,他是我白曲師兄的弟子,估計就是白曲那個老不死的叫他來找你麻煩的!”藥仙兒有些生氣的說道:“白曲就是上次擄走我的那個老頭!”

“白曲…哼…老子正想找他呢!”

“小子,你到底有沒有種應戰?”白彌範叫囂道。

“哦,來了,嘿嘿…白米飯是吧?你怎麼不叫白包子或者白饅頭?”秦飛笑道。他的這話一出口,臺上臺下的人均是一陣鬨笑。


“哼…只會逞這口舌之利算什麼本事,看招!”白彌範冷哼道。話音剛落他也不再羅嗦,對着秦飛就是一拳轟了過來。這一拳並沒有爆出什麼靈力氣旋,只是拳頭表面有着一個耀眼的光圈,這是元力凝成的罡氣,這種凝聚在身體表面的罡氣,比起那離開身體的靈力氣旋威力更加強悍,看白彌範的樣子是打算用實打實的一拳來攻擊秦飛。

“喲呵,還有點本事,看你的樣子好像也是個武將大圓滿了吧!”秦飛動也不動的站在那裏打算硬抗白彌範的一拳。他也已經看的出來這白彌範拳頭之上的那個光圈極其強悍,沒有武將大圓滿是凝聚不出來那麼厲害的元力罡氣的,不過他對與自己雷力所凝聚出來的武將鎧甲卻是極有信心。

“咚…”地一聲之後,白彌範的一拳就彷彿打在一堵厚實的山體之上,並沒有掀起任何的波瀾,秦飛就像沒事人似的站在那裏對他傻笑着。

“小子,來而不往非禮也!”秦飛嘴角一翹,一拳對着白彌範的頭上呼了過去。 第191章 技驚全場

“嘭…”

衆人只聽見“嘭”地一聲巨響,那白彌範就斷線風箏般的倒飛出去,一直飛出了平臺落在了廣場之上,這才“嗵”地一聲栽倒在地,躺在地上之時早已昏迷不醒,此時誰也不知道他的五臟六腑已經扭曲成了一團,估計不殘也會境界倒退。

“哇…”

“那人到底是什麼實力,怎麼現在民間還有如此天賦的奇才?”

“是啊,他至少也是武將大圓滿了吧?”

“不對,那白彌範本身就是武將大圓滿,能夠一拳重傷他的估計已經是達到武王了!”

“怎麼可能?他才那麼年輕!二十幾歲的武王強者,那是什麼概念?”

臺下傳來一陣陣的驚呼,誰也沒有想到今年的入室弟子之中會有這麼一個變態的年輕人,竟然能夠一拳就重傷掉一名武將大圓滿的高手。

別說其他人,就是白雲宗的一些武王階別的護法以及堂主都是爲此激動不已。

“哈哈…這小子不錯!”

“這小子我要了,哈哈…我風之殿正好還缺一名預備護法的位置,誰也不要和我爭!”

“什麼你要了,我不會要啊!我雷殿還缺一名正護法呢,等下看那小子是願意做預備護法還是正護法?”

“哼…風殿主,你又何必和我爭呢?”

“雷殿主,是你先和我爭的!”

“你…”

……

廣場之上四處都充斥着各種各樣的議論之聲,不過大家議論的最多的還是秦飛到底是什麼人,怎麼這麼變態?

就是白雲宗的宗主白天元此時都是眼中閃着精光若有深意的望着秦飛微微笑道:“哈哈…白雲宗開宗數千年來,這樣的奇才也是並不多見啊!”

“是啊,宗主,據我們宗史記載,也就是我們的開宗先祖以二十八歲的年紀踏入了高級武將。”風殿的殿主附和道。

“看來這小子似乎比我們先祖還年輕啊?”白天元笑道。

儘管秦飛體內的元力已經全部轉化爲雷力,可是強如他們這個級別的人還是看得出來此時的秦飛境界已經是高級武將。

…….

“第一場挑戰,我們新來的入室弟子秦飛獲勝,下一場挑戰繼續!”白淳待衆人的震驚之色都消退之後,這才宣佈結果。

“唰…”

又一名中年男子躍上了平臺,指着秦飛身旁不遠處的尤宇叫道:“我要挑戰你!”

“啊?師兄,別這麼客氣嘛,我今天有點不舒服,不太方便,不如你換一個吧?”尤宇要死不活的說道。

看那樣子就是一個十足的窩囊廢,他的這話一出頓時引得他身邊的其他人直翻白眼,誰都知道這尤宇要是不應戰的話,他們中間的其他人就要上,那中年男子在座的除了秦飛誰也看不透他的境界,衆人都知道他至少也是一名中級武將,因此誰都對尤宇一肚子的意見。

“不,就是你了,你要承認你是孬種的話便就可以不用應戰!”中老年男子鄙視道。

“嘿嘿…這…既然師兄都這麼說了,我就陪師兄玩玩吧!”尤宇說着便就無精打采的緩步走向了中年男子,邊走還在懷中邊掏着什麼。

“師兄,這是兩萬中品靈石,請你笑納!想必對於師兄提升功力會有些許小小的幫助!”原來尤宇掏了半天竟是掏出了一個裝滿靈石的儲物袋,此時正打算賄賂別人。

“尤宇,你他孃的就不是個男人!”


衆人齊聲罵道,均是感覺到尤宇給他們的臉上抹黑了。 我的星際修真艦隊 ,並沒有多說什麼。

“哼…算你還有點識相!”中年男子一臉鄙夷的接過尤宇手中的儲物袋,冷哼道:“我等下一定會下手輕一點的!”

“謝謝師兄!”尤宇兩眼恭敬的望着中年男子,眼中卻是閃過一抹不易被人察覺的狡猾之色。

當中年男子拿起儲物袋伸手將其放入懷中的時候,就在這時,衆人見到尤宇閃電一般的動了。

只見一抹耀眼的金光一閃,尤宇已經連續的揮出了四五拳,拳拳吃肉,每一拳都打在了中年男子的臉上,當中年男子不堪重負的倒在地上之時,衆人定睛一看,躺在地上的哪裏還是一個人頭,分明就是一個豬頭,此時那中年男子的臉上已經是變得血肉模糊,腫得有一個豬頭那麼大。

“小樣兒,敢挑戰我,我可以用上百種方法玩死你,都還不帶重樣兒的!”尤宇從中年男子的懷中拿回自己的儲物袋,一臉不屑地叫囂道。

“嘿嘿…魷魚,好樣兒的!”

此時衆人這才醒悟過來,均是大聲的叫道。

“哼哼…臭小子,城府還挺深!”秦飛緩緩的說道。

“秦飛,你知道他隱藏了實力?”藥仙兒一臉狐疑的笑道。

“當然,當天在風之殿比賽的時候我就知道了!”秦飛笑道。

他與藥仙兒剛纔也已經簡單的聊了一會兒,兩人都是已經知道對方在這三個多月的時間裏所經歷的一些事情,秦飛對於藥仙兒的實力提升的如此之快感覺到震驚不已,不由的又對白雲宗高看了幾分,而藥仙兒對於秦飛在回龍鎮的一些經歷也是覺得驚心動魄。


不過無疑此時兩人的心情都是非常開心的,尤其是秦飛,他怎麼也沒想到歷盡千辛萬苦的跑到這裏,自己打算營救的人卻是一直都在過着神仙一般的日子,這倒是令他多少覺得有些天意弄人。

秦飛現在也才知道,原來藥仙兒他們這十餘人乃是白雲宗護法以上的人在這一年之內直接收的徒弟,不過因爲白雲宗的規矩,任何新進弟子都必須在一年一度的拜師大會上統一行拜師之禮,否則就是一個不被認可的白雲宗弟子。

兩人說話間,又有一些弟子挑戰了臺上的人,不過這些弟子就沒有秦飛與尤宇那麼幸運了,均是被打得飛到了臺下,畢竟臺下上來的人至少也是一些中級武將的階別,臺上的人又有幾人是他們的對手。

“嘿嘿…小師妹,我要挑戰你!”

正當秦飛與藥仙兒聊得正歡的時候,卻又冒出來了一個不開眼的。一名長相極其猥瑣的男子一臉壞笑的望着秦飛身旁的藥仙兒笑道。

“你他孃的什麼情況?居然好意思欺負一個女人?”秦飛一看見這男子色迷迷盯着藥仙兒上下亂看氣就不打一處來,不由的破口大罵道。

“是啊,你還是不是男人啊?”

“你個烏龜王八蛋,連我們秦少的女人都敢欺負?”

…….

秦飛身旁的衆人均是大叫道,都有些不恥這個猥瑣男子的行徑。

“你們怎麼罵人呢?”猥瑣男大叫道。

“他孃的,罵你,我還想打你呢!”秦飛說着便就對着男子衝去。

“秦飛!”藥仙兒一把拉住了秦飛的衣角:“沒事,這人我能對付!”

“哦?仙兒妹妹他可是一名初級武將啊!你…你現在可還只是高級武師啊?”秦飛有些擔心的叫道。

“咯咯…放心吧,我已經不是以前的藥仙兒了!”藥仙兒嫣然一笑,胸前的峯巒一陣輕顫,令得秦飛某些部分不由了有了反應。

“這小妮子個頭沒怎麼長,那地方倒是長得還挺快!”秦飛心裏不禁的想道,嘴上卻是說着:“仙兒妹妹,不要怕,關鍵時刻我會幫你的!”

“嗯…”藥仙兒說着緩步向前走去。

“喲呵,還真的敢應戰啊,哈哈…我喜歡!” 秦時明月之天賜良緣

“哼…出招吧!”藥仙兒昂首挺胸一聲嬌哼。這一幕差點沒令得在場的人一陣鼻血狂飆。

“嘿嘿…秦少,這小妞好像和你關係很不一般,這種絕色妹妹你是怎麼勾搭上的?”魷魚靠近秦飛淫笑道。

“什麼叫我勾搭她?是他先勾搭我的,不過這事你可別給人亂說,畢竟別人小妹妹也是有自尊的,可不能夠讓她丟了面子!”秦飛極度自戀的說道。

“嘿嘿…明白,明白!”魷魚輕笑道:“秦少, 我和鬼有個交易 。”

“哼…沒幾分本事能夠做我的女人?要是她敗了,我立馬就不要她了,直接休掉…”

……..

“嘭…”

兩人說話間,藥仙兒與那名猥瑣男子已經是戰在了一起。

男子畢竟是武將階別的境界,藥仙兒在對上他時不管是在鬥技凝聚的速度上還是在體內元力的強度上都是明顯的落入下風,不過藥仙兒這三個月裏在他師傅的強化訓練之下,進步堪稱神速,不管是在鬥技還是身法之上都是運用的如行雲流水,頗有大家風範,看得一旁的秦飛都是有些歎爲觀止。

“這小妮子的進步還真是不小!”秦飛高興的笑道。

突然,秦飛的笑聲剛落便就見到那名猥瑣男正在凝聚一種極其強悍的鬥技,看那鬥技之中明顯有着一股極其強悍的能量,因此秦飛不由的一聲大叫:“仙兒,小心!”

“哼…”只見藥仙兒一聲冷哼,“唰”地從懷中拔出一把暗紅色的五尺長劍。

“嗡嗡…”衆人只感覺到眼前紅光一閃,就聽見了一陣寶劍出鞘的嗡鳴之聲,緊接着便就見到一抹耀眼的紅光劃破天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向了那名猥瑣男。 第192章 大發雷霆

當那抹紅光剛一接觸猥瑣男時,衆人就聽見了“嘭…”地一聲驚天炸響,那名猥瑣男頃刻間血肉橫飛,碎**天飛舞。很顯然藥仙兒的那抹劍氣引爆了猥瑣男手中正在凝聚的鬥技,因此纔會出現那麼強悍的爆炸。

“啊?那小子已經很變態了,他身邊的女人怎麼好像比他還變態?”尤宇張大着嘴巴,心裏掀起了驚濤駭浪。不僅是他,在場的衆人均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臺上的藥仙兒,誰都在想着這名女子到底是什麼實力,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把暗紅色的長劍到底是什麼劍?

“我靠,仙兒妹妹你太猛了!”秦飛溫柔的摟着藥仙兒的香肩,高興的大叫道。

“哼……何方妖女,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就在這時,一名銀髮老者腳踏飛劍凌空飛來。

“前輩,她只是在自保,如果她不毀掉他手中的元力氣旋,她自己便就危險了!”秦飛將藥仙兒擋在自己的身後,解釋道。雖然一名武王強者他並不害怕,可是此時這可是在武王強者漫天飛的白雲宗內,若是一下子與他們徹底鬧僵了自己肯定也吃不了兜着走。

“哼…什麼歪理,妖女就是妖女,小子你若是不讓開,我便連你一起拿下!”銀髮老者怒喝道。

“我CAO你大爺,什麼玩意,有種你就來!”秦飛性子本來就比較急,此時看自己說的好話被別人當成了耳邊風,不僅如此別人還將矛頭指向了自己,他又何時受過這種窩囊氣。

“哼…來人,將他兩人拿下,打入天牢!”銀髮老者怒斥道。

“遵命!”上十名中年大漢一下子凌空飛起,對着秦飛與藥仙兒衝去。

“且慢!”就在這時,看臺之上的一名老者終於發話了,只見他的話音剛落,一閃身就來到了平臺之上。

“師傅!”藥仙兒狂喜,望着老者恭敬的叫道。這名老者正是他的師傅,雨之殿的殿主,白天嘯。

“天嘯師兄,這小妖女竟然殘殺同門,你萬不可包庇於他!”先前那名銀髮老者叫囂道。

“天麟師弟,你風堂的堂主是怎麼當的?難道你就沒有看見我的徒兒剛纔只是爲了自保嗎?她以高級武師的實力怎麼與你那初級武將的徒弟抗衡?”白天嘯怒斥道。

“哈哈…天嘯師兄,現在的問題是我的徒兒被你的徒兒給殺了,你該作何解釋?”白天麟得理不饒人輕笑道。

白雲宗內的風殿與雨殿素來水火不容,這一次藉着這個機會他當然想將雨殿殿主搞得下不了臺。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