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名特使穩坐天龍庄。

小打小鬧的場面,不值得他們去出手。

暗夜的山頂,冰冷的寒氣籠罩在一個瑟瑟發抖的削瘦身子上,男孩十三四歲的年齡,手中拿著一把劍,一套劍法施展之後,坐在石頭上休息,他眺望遠處,依稀可見燈光的地方,緊握著手中的長劍,眼眸充滿著仇恨。

他知道燈光亮著的地方,曾經是他們的練武場休息地,他每天都會在那裡學習劍法。

可災難發生之後,那裡,成了囚牢。

他的父親,爺爺,都囚禁在裡面。

男孩湛敖,是奶奶拚死將他救出來,逃亡到了這片山峰,山頂有個儲存糧食的應急洞口,就在這裡,躲了一個多月。

只有他和奶奶。

「小敖,該回去休息了。」老人拄著拐杖走出來,她雖然是一名武道宗師,可歷經幾次戰鬥,負了不輕的傷。

湛敖收回了目光,連忙一抹眼角的淚水,「奶奶,我再練一遍劍法就休息了。」

老人看著湛敖,內心絞痛,這孩子,懂事得令人心疼。

湛敖練劍的時候,老人也眺望遠處的燈光,身軀輕微地顫抖。

她每天都能看到那個關押著自己親人的地方,可是,無奈自己沒有本事將他們救出來。

良久。

湛敖又練了一遍劍法,來到了老人的身邊,輕輕地開口,「奶奶,你說,會不會有人去救爺爺跟爹爹他們。」

老人將湛敖摟在了懷裡,聲音輕微地顫抖,安慰,「有……一定會有的……」

老人淚眼模糊。

如今的戰龍島,誰能救啊。

湛敖緊緊地握著手中的劍。

忽然地,湛敖的眼珠子睜大,「奶奶,你看,那邊有一束光。」

轟!

這時候,一聲震天的響聲響徹而起。

光芒閃耀,奪目。

老人的心神一震,定眼看去,脫口而出,「是天外天的求援訊號……」老人忽然眼神激動,「難道是……有人劫獄?」

老人不敢相信。

可這個時候,又一聲響起來。

隔得太遠,他們聽不見其他的聲音,可老人已經確定,一定是有人劫獄,並且,還給天外天的監獄防禦力量製造了麻煩。

湛敖頓時激動起來,「奶奶,我要去幫忙。」

老人下意識地想要拒絕,可此刻,湛敖的眼神充滿著渴望。

他想去。

他想將親人救出來。

半會。

老人猛然將手中的拐杖扔了出去,「小敖,把奶奶的刀拿過來。」

沒錯,楚塵開始行動了。

在接近一號監獄之後,楚塵果斷採取措施,以雷霆手段摧毀了一號監獄的防禦。

戰龍島武者們氣勢如虹,殺向了監獄。

天外天,緊急求救。

殺聲震天。

天龍庄,七大強者同時看向了一個方向。

徐厚澤的臉色陰沉下來。

「他們沒有逃,反倒是……向我們進攻了。」 宋斜陽將手機拿出來,是一串陌生號碼。

宋斜陽深吸一下,接通了電話。

「你好。」宋斜陽試探地出聲,「我是宋斜陽。」

電話那頭,是一道沉穩的中年男子的聲音,「宋先生,我是孫超磊。」

話語一落,宋斜陽愣住。

半會,一下子眼珠子睜大,聲音微顫,「孫總?」

宋斜陽的話語一落,眾人的瞳孔也不由得一縮。

孫總?

被宋斜陽還尊稱為孫總的人,整個禪城,恐怕也只有一個人。

可是,那個人,怎麼可能會給宋斜陽打電話?

宋長青也一下子站起來,看著宋斜陽。

如果是那個人,還願意幫助宋家的話,宋家的瓷磚廠,會有一線生機。

黃家在禪城商界,綜合實力是毫無疑問的第一巨頭。

可並不代表著,黃家在各行各業都可以獨佔鰲頭。

譬如瓷磚。

禪城瓷磚行業的龍頭,?並非姓黃,而是姓孫。

禪城孫家,也是昔日的禪城五大家族之一。

而且,如今孫家的實力,也是禪城一流。

在綜合實力上,也是公認的僅次於黃趙兩家。

可是,眾所周知的還有一點,孫家與黃家的關係,非常好,雙方有不少的合作。

「孫總的電話?」趙山笑了,「楚塵,這就是你說的合作夥伴嗎?宋家的瓷磚廠被打壓得快不成樣了,孫家再來施加一點壓力的話,宋家,?馬上就可以宣布破產了吧。」

趙信然也不急著走了,嘴角輕輕地揚起,無比期待。

他甚至可以預見,這個電話之後,宋家會立即哀求趙家的相助。

除非,宋家甘願滅亡。

宋顏看了一眼楚塵。

她總感覺,孫家的這個電話,跟楚塵有關。

可是,以孫家跟黃家的關係,孫家怎麼可能會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幫助宋家?

「什麼!」宋斜陽的聲音突然間增大了幾分,將其他人也嚇了一大跳。

愣神之後,宋斜陽也一下子回過神,連連地抱歉,「對不起,孫總,我失態了。」

趙山臉龐的笑容更盛,譏諷笑了,「對不起有用的話,宋家一定可以萬年不衰。」

宋秋冷眼盯著趙山,恨不得一拳將這個嘴巴打爛。

電話那頭,孫超磊並不在意,繼而說道,「孫家決定在瓷磚行業上,跟宋家有更加密切的深入合作,不知道宋先生什麼時候有時間過來,我們詳細談談。」

宋斜陽深呼吸,「孫總,你應該聽說……今天的事情。」

「在瓷磚這行,黃家撼動不了孫家。」?孫超磊淡淡地說道,「宋先生也請放心,只要我們合作了,宋家不會有事,相反,黃家的瓷磚,將會遭到阻擊。」

宋斜陽的心頭一震。

孫家,真的是楚塵拉過來的合作夥伴?

楚塵是如何辦到的?

宋斜陽完全懵著。

孫超磊掛電話之前,還說了一句,「對了,宋先生,替我向楚塵問聲好。」

宋斜陽久久說不出話來,獃獃地看著楚塵。

楚塵都險些覺得自己都臉上有花了,輕咳了一聲,「爸,孫總怎麼說?」

宋斜陽回過神來,「孫家將在瓷磚行業,跟宋家密切合作,並且,打壓黃家的瓷磚。」

宋斜陽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自己都感覺到不可思議。

如果不是親耳所聽,怎麼可能相信,?孫家會幫著宋家,打壓黃家。

趙山直接噗嗤地笑出聲來了,「宋家主,真幽默。」

楚塵的眉宇一掀,「小秋,怎麼還沒送客?」

宋秋面無表情,朝著趙山一揮手,不耐煩地道,「走。」

趙山冷笑,「你們就繼續沉浸在幻想之中吧,我倒要看看,宋家可以掙扎到什麼時候,才被黃家吞掉。」

趙信然也是看了一眼宋老爺子,搖搖頭,很是失望,轉身便走出了大廳。

在他看來,從宋斜陽說出那一句荒誕的自我安慰的話開始,宋家,無藥可救了。

待趙家人離開之後,宋長青盯著宋斜陽,「你剛才說的,是真的?」

「千真萬確。」宋斜陽遏抑不住心中的激動。

宋家的主體行業,就是瓷磚。

今天被黃家打擊得喘不過氣來,有孫家的出手,一定可以扭轉在瓷磚行業上的局面。

「孫總還說了一句,替他向楚塵問一聲好。」宋斜陽的眼神複雜地看著楚塵。

這個五年前用來『沖喜』的傻子上門女婿,如今竟然渾身都披著神秘的光環。

孫總在電話里,竟然都提一句楚塵,還要向他問好。

楚塵究竟做了什麼。

「孫總還挺客氣的。」楚塵面容含笑地喝了一口茶。

「姐夫,你說的合作夥伴,沒想到竟然是孫家!」宋秋也是激動,「這下宋家的瓷磚廠有救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