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

咔嚓!

王野跟羅連他們倆人的腿撞在一起,發出一道骨頭折斷的聲音。

蘇婉卿在聽到這道聲音時,臉上瞬間擔憂起來。

她雖然相信王野,但也從柴言、熊馬、俞功他們三個人身上,看到了對羅連的信任。

所以,在聽到這道骨頭折斷的聲音時,第一時間,蘇婉卿就擔憂,是王野的骨頭折斷了,還是羅連。

「嘿,讓王野狂妄,瞧不起會長,還直接用腿來跟羅會長硬抗,這一次他完了,傷筋動骨一百天,就算是武夫,腿被硬生生折斷,接下來也有好一段時間,需要用來生養。」俞功口中,發出嘲諷的聲音。

然而下一秒。

俞功那剛剛說完話,閉上的嘴巴,卻在這時直接長大,眼睛也是一樣。

熊馬、柴言他們倆人,都是如此。

只見在「咔嚓」的一道聲音后,王野依舊站在原地,並沒有什麼問題,但剛剛以腿想要抽王野的羅連,卻是直接被踢的朝後而去。

重重的撞在鈦合金擂台的鈦合金窗戶上。

砰!

一聲悶響,羅連咬着牙,臉上有汗水流出。

右腿無力的下垂,他看向王野的目光中很是不可思議。

剛剛王野打算硬抗他這一腿的時候,他還感覺王野有些不自量力,自己這次肯定贏定了,畢竟他對他自己腿部的力量,是十分自信的。

卻沒想到。

他的腿部力量強大,王野的腿部力量,竟然是要比他的腿部力量還要強大。

直接硬生生的,將他的左腿給踢斷了。

蘇婉卿在一旁看到這一幕,鬆了口氣。

王野看着羅連,朝羅連開口道:「我都已經跟你們說了,你們四個人一起上,你一個人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你就是不聽。」 殿中流光紗簾帷隨風浮動,層層疊疊如波光水面一般瀲灧。

婉媃短嘆一口氣,冷笑道:「我當她那般好的興緻,失子還能當無事一般,原來是有著這心思在裡面。」她挑眉看向白長卿:「你接著說。」

「那寒食散又稱五石散,藥方源遠流長,古來已有。乃為『丹砂、雄黃、白礬、曾青、慈石』五味,又或『鍾乳、硫磺、白石英、紫石英、赤石』五味煉製而成。自秦王嬴政求取長生藥時,便有術士煉此丹藥進獻。漢武帝時,信奉方士李少君,也曾食過此葯。此葯藥性燥熱繪烈,服后使人全身發熱,並能產生一種迷惑人心的短暫藥效。若少量長時服用,便會產生娘娘口中,致幻的奇效。」

聽了製成寒食散所需的藥方,婉媃心中不免有些發怵:「這藥方所用皆為毒物,怎可稱之為葯?」

白長卿頷首淡淡一笑:「人常說毒藥毒藥,又如何不算作葯呢?不過此葯毒性頗大,長期服用必會中毒殞命。」

婉媃回想到日間聽了皇后動靜這番坤寧宮寢殿時,見皇后也是周身因熱而大汗淋漓,與服用此葯癥狀極為相似。可日日都有太醫入宮為皇后把脈,如何能探不出皇後有中毒跡象?

她心中狐疑不消,接著問道:「這寒食散含劇毒,應是服用之後便會被醫者驗出,可若醫者驗不出體內存有用過此葯的痕迹,又何解?」

「娘娘這話不盡然。」白長卿面色稍沉:「此葯入體內揮發極快,須得長期大量服用體內留有殘存才好有跡可循,可若少量服用,若不是在服用當下有太醫探脈,怕是極難察覺到。」

「好細作的功夫。」婉媃暗嘆一聲,揚手命白長卿退下。

雲蟬以玉匙攪動著案上的桂花銀耳甜羹,看向臉上似凝了一層冰霜的婉媃,道:「娘娘,這甜羹涼了,奴婢去為您換上一碗吧。」

「左右也沒什麼胃口,便不要折騰了。」婉媃淡了淡容色又道:「你私下裡打探打探,這幾日太醫院送去皇後宮里的葯是怎麼個流程,今日請安時,我瞧著卻是雲杉端了葯進來。」

「方才白太醫那番話,娘娘可是疑心了什麼?」

「誰知道呢……」婉媃手指輕輕敲打著案上梨木,沉吟片刻:「皇上方一離宮,後宮里便惹出了這麼些亂子。從前雲杉如何待我你是瞧在眼裡的,如今這在皇后湯藥中下毒之事,她也不是做不出。」

婉媃將此事告知懿妃,懿妃吩咐她莫要輕舉妄動,待她尋得實證后再做打算。

回宮晚些時候,雲蟬一臉隱秘入內,低語呢喃道:「娘娘,太醫院人說,這十數日皆是雲常在日日去了太醫院取葯,只待驗了無毒后一路送去皇後娘娘宮裡。」

說話間曦嬅奉召入內,一見婉媃便親切打起了招呼:「娘娘近日總是嗜睡,嬪妾來宮裡尋了幾次也沒撞上面。」

婉媃微微一笑,吩咐曦嬅入座,又著雲蟬替她奉了新砌的綠茶:「便是知道你的心思,這不今日閑下來也有了精神,於是匆忙叫了你來。」她稍頓,目光凝在曦嬅臉上:「近來如何?聞聽延禧宮那日鬧鬼,你也被嚇得不輕。」

曦嬅面色遽然一陣局促,她略有驚惶在殿內望了一圈,才喃喃道:「娘娘不可亂言,那東西可凶得很。」

婉媃上下打量著曦嬅,泠然道:「它自凶它的,與本宮何干,左右也不是本宮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曦嬅定了定神,尷尬點頭道:「娘娘說得極是,可嬪妾到底是小產過的人,這鬼魂一事也是同皇嗣相關,心裡未免有些空落落的。」

「害你孩子的是慧妃,她如今已經伏法,你還驚懼個什麼。」

「不止是嬪妾,雲常在是最先見到那些污穢東西的,也嚇得不輕。她如今日日往皇後宮里跑,娘娘以為她是真心想要侍奉皇后?」曦嬅兀自冷笑:「不過是皇後宮里辟邪的物件最多,又因著里三層外三層的侍衛護著陽氣重些,想著為自己趨吉避凶罷了。她偏殿夜夜燈火通明,想來日子也是不好過。」

婉媃沉默了片刻,又問道:「你可是親眼瞧見了那髒東西?」

曦嬅眼神堅定狠狠點頭:「雖只是個陰影,但那嬰孩哭聲卻真切極了,且人一晃眼就不見了蹤影,若不是鬼魅,實在也說不通。娘娘您想,若不是確有此事,皇后又怎會嚇成那副模樣?」

因著曦嬅這話,婉媃心裡不覺有升起了一團疑影。

這事若是雲杉裝神弄鬼,按理應只有她一人見過,何以李曦嬅也如此篤定?

翌日清晨,婉媃與雲蟬、李印一早便在太醫院外的長街上候著,未幾時,果然見雲杉同瑩鵲二主僕手中捧著葯瓮往坤寧宮去。

婉媃與二人打了個照面,雲杉本一福禮便要走,卻被她輕聲喚住:「雲常在,你日日伺候皇后妥帖,想來她若來日病癒,自當在皇上面前替你美言幾句,若是一朝有幸晉了貴人的位份,也可算光耀門楣了。」

雲杉心知婉媃是在刻意尋事,她知與婉媃爭執必然討不了好兒,於是含笑欠身諾道:「婉嬪娘娘說的是,若如此,可當真的嬪妾的福份。」

這話落她便攜瑩鵲匆匆離去,怎料雲蟬雙臂展開攔在二人面前。雲杉睇她一眼,面色不豫道:「你一個賤婢,也敢攔我的路?讓開!」

雲蟬並不動怒,反倒輕巧一笑:「奴婢奉了婉嬪娘娘的命,自得攔著雲常在,讓您稍滯片刻再往坤寧宮去。」

「豈有此理?」雲杉悶哼一聲,回首看向正沖自己盈盈笑著的婉媃,問道:「婉嬪娘娘這是何意?既知這葯是要送去皇後娘娘宮中的,您這般攔著,耽誤了用藥的時辰,該當何罪?」

婉媃端步走向她,伸手便要去掀那葯瓮上的蓋子。雲杉猛然一驚,一把按住了婉媃的手,急道:「娘娘,這是給皇後娘娘的葯,您這是要作甚?」

婉媃握著雲杉的手腕,將她的手甩到一旁,挑眉冷道:「送去皇後宮里的東西斷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錯漏,本宮心裡念著皇后,既然遇上了,自然要為她親自試藥,以表敬意。」

。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無聲的匯聚在一起,彼此一個交匯,就移開了,彷彿兩人從來不認識一般。

可兩人並未發現,他們細微的動作還是被第七識敏銳的鳳白泠捕捉到了。

她目光一轉,落到了桌案上的酒壺上。

酒壺的模樣,讓鳳白泠心中警覺。

九曲鴛鴦壺。

換成了個那一世天真跋扈的鳳白泠一定不認識這酒壺的微妙。

可在22世紀回來的鳳白泠就不同了。

她記得在博物館看到過這種酒壺。

古人為了服藥方便,設計了一種酒壺,酒壺看似普通,可壺中有一隔層,那隔層與酒膽被一分為二,裏面裝酒,外面用來裝葯。

這設計本是很巧妙的,可卻被有心之人用來盛放鳩酒,在歷史上毒害了不少人他人。

九曲鴛鴦壺的玄妙之處就在壺上的小洞,只要按住小洞,倒出來的就是外層的酒,鬆開小洞倒出來的就是內膽里的酒。

南風夫人帶了這麼一把酒壺過來,一定不懷好意。

鳳白泠正想着,就見納蘭湮兒在左手邊的客座上坐下。

還在戴孝的緣故,她著了件淺蘭色的宮裙,襟口繚著水紋,髮鬢間也是幾朵白玉蘭花,顯得清麗動人。

她美眸微微一動,沖着陳國公夫人點頭,含着笑,

「祖父新喪,我本不欲來飲宴,可父皇和母后之命難辭。父皇和母后因身體不便,不能款待攝政王,我攜皇長孫與陳國公夫人一道款待王爺,若有失禮之處,還請攝政王海涵。」

「都說大楚太子妃蘭心蕙質,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可惜了,太子妃青春貌美,卻要獨守空閨。」

蕭君賜身子往前微傾,蒲扇大手摸了摸自己生出了一層青胡茬子的下巴,那雙陰戾十足的眼眸子,很是放肆在納蘭湮兒那張清麗的臉和婀娜的身上轉悠了一圈。

蕭君賜閱女無數,不過這位身懷文華印,才貌雙全的太子妃的確有她過人的魅力。

若非是鳳香雪有那一曲加持,他倒是覺得這位太子妃更有味。

此言一出,在座幾位皇子就連獨孤鶩都微微動容。

其他朝臣們也都目瞪口呆,沒想到這位北歧攝政王被傳聞的還要狂妄,他竟在眾目睽睽之下,調戲太子妃。

太子殿下雖然已經昏迷不醒快四年了,可還沒有死呢。

「放肆,蕭君賜,你這是在侮辱我大楚太子!」

大皇子東方成拍案而起。

「本王難道說錯了?」

蕭君賜訕笑道,他怎麼聽說,永業帝想要重新冊立儲君。

「我母妃由我和綉兒陪伴,怎麼能算是獨守空閨。」

納蘭湮兒身側,東方錦不滿道,他討厭蕭君賜,一個小小的他朝王爺罷了,居然敢在大放厥詞。

「倘若說太子妃是獨守空閨,攝政王豈不是洞房夜夜換新娘,夠忙的。」

獨孤鶩抿了口茶。

納蘭湮兒滿臉驚喜,看向獨孤鶩的眼神里含情脈脈。

鳳白泠卻是往嘴裏塞了一顆葡萄,旋即就吐了出來。

呸,真酸。

蕭君賜臉一僵,他冷嗤道。

「那也好過鶩王,看你的模樣,怕你是根本不能洞房吧。」

他目光不無諷刺掃過獨孤鶩的腿。

歧村那會兒,這小子果然是裝腔作勢,他那腿,已經廢了。

「攝政王殿下,我父王身子以前很好,現在也很好,以後也會很好,他有我。您呢,我聽說,夜夜洞房的人,身子都不好。」

獨孤小錦一臉好奇,看向蕭君賜。

嗤——

就聽到一聲笑,鳳白泠忍不住笑了出來。

可不是嘛,蕭君賜那麼多女人,可是一個子嗣都沒有,這身子怕是真的不行。

蕭君賜氣得臉都綠了。

這一對絕對是親生的父子倆,大的惡毒,小的陰損!

Filed under: 動漫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