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我改天我再來”我笑着說道。

“那好吧,沒錢的時候吱一聲,我這有”我臨走的時候三哥衝我喊道。

“我知道了,沒錢我會跟你說的”我回應道,三哥這個人其實心眼很多,但他跟我很直,有什麼說什麼從來不拐彎抹角的,雖然我的年齡比三哥大,可這三哥就像一個大哥似的一直在照顧我,從趙鳴手裏賺的那二十萬我是不打算跟三哥要了,那二十萬就當報答三哥這些年照顧我的恩情了。雖然我沒錢,但是我這個人不會把錢看的很重,我覺得錢這個東西夠花就行,我對現在的生活還算滿足,起碼吃喝不愁,而且我身邊還多了很多的朋友,柏皓騰,王鶴瞳,暮婉卿,王思琪,柳涵,孫偉,這又多了一個徒弟二柱子。

從三哥家走出來,我不想回茅山堂,我獨自一個人往海邊走去,我想一個人冷靜冷靜,總覺得活着實在太累了,有些人嚮往活着,而我則是認爲活着實在太沒勁了,我現在都不知道我爲什麼要活着,沒親情,沒愛情,有的也只僅僅是友情,我現在一天天過着混吃等死的生活,這不是我想要的。

秋天來海邊的人很少,偶爾能看見有兩對小情侶在海邊拿着手機玩自拍,此時我注意到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孩,她將鞋脫掉就往前走去,此時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王思琪,我無奈的笑了一下就轉身向茅山堂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我就覺得不對勁,當我回過頭再看向那個女孩的時候,海水已經抹過了她的腰。

“管,還是不管”我自己對我自己問道,經過王思琪的那件事也讓我徹底的害怕了,此時我的腦海裏想到了柏皓騰對我說的那句話,幫人要量力而行。

“特麼的,誰讓我這個人心地善良”我說完這句話把鞋和衣服一脫就向那個女孩子跑去,最終我還是下定決心要救那個女孩子。

女孩子離我的距離大約有三百米遠,這三百米對我來說其實也不算太長,但是也不算太短,在沙灘上我跑的很快,當我跳進水裏的時候速度變的慢了起來,畢竟海水有一定的阻力,當海水抹過我腰的時候那個女孩子的僅漏在水面上的頭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焦急的往前走着,我感覺那個女孩子就離我不遠,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今天不能看着這個女孩子就這麼死了,秋天的海水有一點冰冷,此時我的身子打着冷顫,同時我也在爲那個女孩子擔憂。

我在水裏不停的尋找着那個女孩子的身影,十分鐘已經過去了,此刻我心裏異常的焦急,正當我想要放棄的時候,我就覺得水裏有東西碰到我了,我俯下身子鑽進水裏看到了那個女孩子就躺在我的腳下。

我用胳膊夾住這個女孩子就往岸上走,此刻我心焦急如火,我恨不得立即飛上岸,我越是着急走的越慢,畢竟我還帶着一個人。

過了五分鐘左右我終於將那個女孩子拖到了岸上,此刻我躺在沙灘上大口喘着粗氣,我覺得我此時都快要虛脫了。

被我救的那個女孩子就躺在我的身邊毫無聲息,我心想這下完了,這個可憐的女孩子一定死翹翹了,我有點替我身邊這個女孩子感到惋惜。 “你說你,有什麼想不開的要自殺,像我這樣的人都能活着,你這年紀輕輕的尋什麼死”我嘆了一口氣對這個女孩子說道,此時我不管說什麼已經都沒用了。

我緩緩的爬了起來,站在沙灘上打量着這個女孩子,我怎麼看怎麼覺得這個女孩子有些眼熟,我趕緊蹲下身子將女孩子擋在臉上的頭髮掀開,當看見女孩面容的那一刻我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萬萬沒想到這個尋短見的人居然是柳涵,我大驚失色的看着柳涵,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柳涵,你醒醒,你快醒醒”我拍打着柳涵的臉希望能叫醒她,此時我心裏在想肯定是我這孤命害了這個好女孩。

“噗…..咳咳”柳涵嘴裏先是吐出一口海水然後咳嗽起來。

“好冷啊”柳涵眼睛閉着,身子不停的顫抖起來。

“柳涵,我帶你回去”我用力的將柳涵扶起來,然後撿起我們倆的鞋以及我的衣服向岸邊走去,我堵了好幾輛出租車,那些出租車都沒有停下來,原因只有一個,他們怕我們倆弄髒了他們的出租車,畢竟我們的身上全是海水還有沙子。

“柳涵,你堅持住,我帶你回去”我揹着柳涵就往茅山堂跑去,此時路上的行人不停的對我們倆指指點點,嘴裏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鶴瞳,柏皓騰,趕緊幫忙”我揹着柳涵走進茅山堂大喊道。

無敵全能打臉系統 “這怎麼回事”柏皓騰從沙發上站起來看着我背後的女孩子說道,他根本沒看出來我背的是柳涵。

“一會再跟你們說,鶴瞳你給他換套乾淨的衣服”我揹着柳涵往二樓走去,王鶴瞳點點頭跟在我的身後往樓上走。

“怎麼會是柳涵”當我把柳涵放到王鶴瞳屋子裏的時候,柏皓騰看清楚了我背的那個人。

“你們三個先出去,我給她個澡再換身衣服”王鶴瞳對我跟柏皓騰還有二柱子說道,此時柳涵生命已經沒有大礙,只是有點昏迷不醒。

“恩”我點點頭跟柏皓騰退了出去。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柏皓騰一臉疑惑的看着我問道,柏皓騰心裏有些納悶我出去一趟居然把柳涵給帶回來了,而且帶回來的方式有點難以讓她接受。

“等會我再跟你說是怎麼一回事,我去洗個澡換身衣服”我說完這話就向柏皓騰住的那房間走去。

“柏師叔,這是什麼情況”二柱子向柏皓騰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一會聽你師傅說吧”柏皓騰一臉迷惑的說道。

我一邊洗着澡一邊心思着,這柳涵爲什麼想不開,她的性格活潑開朗一看就不像那種會自尋短見的人,我無論怎麼想都想不明白。

“好了,你快說說這柳涵是怎麼一回事,你剛剛去哪裏了”柏皓騰堵在門口向我問道。

“我剛剛去了一趟三哥那問一下地府現在的情況,我從三哥家離開就去海邊待了一會,我心想一個人靜靜,可沒想到我看見一個女的自殺,剛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想管,當然你也瞭解我這個人的性格,遇見這樣的事要是不管的話,那就不是我了”我苦笑着說道。

“說重點”柏皓騰焦急的問道。

“然後我就跳下海去救那個女孩子,等我找到那個女孩子的時候,女孩子已經沒有了生息,我以爲她死了,當時這個女孩子披頭散髮我根本沒注意到她就是柳涵,後來我覺得這個女孩子越看越眼熟,於是我將她的頭髮掀開一看是柳涵,然後我用力的拍打着她的臉呼喊着她的名字,沒想到被我給喊醒了,再後來柳涵就被我背了回來”我將事情原委講了一遍給柏皓騰聽。

“事情是這樣的嗎?不是你對人家女孩子做了什麼後,人家女孩子想不開呀”柏皓騰一臉質疑的問道。

“師傅,我也覺得柏師叔說的有點道理”二柱子在一邊插了一句。

“從現在開始,你們倆誰都不要跟我說話”我拉着個臉子生氣的說道。

“好了,跟你開玩笑的,你還真小氣”柏皓騰笑道。

“師傅我也是跟你開玩笑呢,你別放在心上”二柱子也跟着笑道。

“小王八蛋,你趕緊給我滾犢子”我衝着二柱子大聲的喊道。

“每次你都不說柏師叔就來說我,我現在就滾犢子”二柱子轉身就往樓下跑去,他看的出我是真的生氣了。

“林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此時王鶴瞳走進我的屋子向我問道。

“柳涵她怎麼樣了”我沒有回答王鶴瞳的問題,而是向她問起柳涵的情況。

“我給她洗了個澡,然後換了一套我的衣服,她現在還昏迷着,身體有點發燒,不過已經沒有什麼大礙”王鶴瞳對我說道。

“昂,那就好”此時我懸着的心也落了下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王鶴瞳不明白的問道。

“這個就是柳涵,昨天我跟你說過的那個女孩子”柏皓騰對王鶴瞳說道。

“原來是他啊,林哥你們倆怎麼會在一起,而且身都溼了”王鶴瞳饒有興趣的看着我笑道。

“柏皓騰,你把我剛剛的話再重複一遍給你這個寶貝師妹聽,我懶得說了”我躺在牀上說道,王鶴瞳則是向柏皓騰看了過去,柏皓騰把我剛纔說的話講了一遍給王鶴瞳聽。

“真的假的,我怎麼不信呢”王鶴瞳看着我質疑的問道,聽了王鶴瞳的話,我的頭都大了,我此時覺得王鶴瞳還有柏皓騰就是上天派來懲罰我的,這兩個人的思想一樣,簡直就是一對奇葩,而我也懶得跟他們解釋了。

“林兄弟,我可什麼都沒說啊”柏皓騰在一旁笑道。

“我要睡覺了,懶得搭理你們兩個”我將牀上的被子蓋在身上說道。

“林哥別睡了,馬上就吃午飯了,等吃完再說”王鶴瞳拽着被子說道。

“我不吃了,你們吃吧,我現在就是有點累,讓我睡會”我說完這話就把眼睛閉上了。

“好吧,那你睡吧,我們下去了”柏皓騰起身帶着王鶴瞳就往樓下走去。

等柏皓騰他們走下去後,我的眼睛睜開了,我一直想不明白這個柳涵爲什麼要想不開,昨天我們在一起還好好的,今天怎麼就去海邊自殺了,更巧的是今天我也在海邊了,要是我不在的話,估計柳涵今天……..還是等柳涵醒了我再問她吧,我想的再多也沒有用,於是我眼睛一閉就睡着了,一是昨天晚上睡的晚早上起得早,二是今天救柳涵耗費了我很大的體力所以我感到身體有些乏累一閉眼就睡着了。

我這一覺睡到了下午五點多鐘才醒,我醒的時候柳涵還處於昏迷之中,當我走下樓的時候暮婉卿已經回來了,二柱子則是在一樓揮舞着手裏的銅錢劍練着柏皓騰教他的全真劍法。

“師傅”二柱子收起手裏的銅錢劍對我喊道。

“你醒了林哥”王鶴瞳不懷好意的看着我笑道,柏皓騰也是一臉壞笑的看着我。

“你們倆夠了哈,我什麼人你們又不是不瞭解”我原本懶得理他們倆,但是看着他們倆這個樣子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暮婉卿看我的表情倒是很淡然。

“忘了告訴你們了,從今天晚上開始,陰朝地府將會派出百萬的鬼差來陽間巡邏,晚上大家就不要出去了”我對着衆人說道。

“關於黃巢劍一事,柏皓騰他剛剛跟我說了,我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那就是這個世間要變亂”暮婉卿慎重的說道,暮婉卿說完這話後,我跟柏皓騰都陷入了沉思中,二柱子不懂暮婉卿說這話的意思,畢竟他涉世未深。

介紹一本本站的小說《陰妻兇猛》作者寫的非常不錯,大家鬧書荒的時候可以去看看,你們一定很喜歡的 “大師姐,你別想那麼多了,天塌下來有個高的人撐着,管它變不變亂呢”王鶴瞳則是一臉無所謂的態度,當然她這個心大的態度我們也都習慣了。

“能跑進地府偷劍,就證明這個人的實力很強大,不是我們這些人能惹得起的”暮婉卿擔憂的說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大師姐你說地府的鬼差會不會找到那個偷劍的人”柏皓騰向暮婉卿問道。

“這個我也說不準,地府想找回黃巢劍有點難”暮婉卿說的這話跟我心裏想的差不多,我也認爲地府想要找回這把魔劍有點難度。

大約又過了一個小時,柳涵迷迷糊糊的從樓上走了下來,此時我們大家的眼睛一同看向柳涵。

“我怎麼會在這裏”柳涵一臉迷惑的向我們問道。

“柳涵,你有什麼想不開的要自殺,今天要不是我在海邊看見你的話,估計你現在早死了”我拉着個臉子沒好氣的對柳涵說道。

“自殺,我爲什麼要自殺”柳涵完全不懂我在說什麼。

“今天我去海邊轉了一下結果就發現你……”我將事情的緣由講了一遍給柳涵聽。

“不可能,我活着好好的爲什麼要自殺啊。我昨天晚上跟我媽聊到晚上十二點多鐘,早上起來的早,然後我打車回dg的時候就在車上睡着了,等我醒來以後就在這了,我現在還納悶我怎麼在這兒”柳涵莫名其妙的說道,當柳涵說完這話的時候我們這些人都愣住了。

“看來這事情有點蹊蹺了”柏皓騰看着柳涵說道。

“難道那個黑衣人盯上柳涵了”我不由的說道,當我說完這話的時候,柏皓騰他們不約而同的向我看了過來,他們心裏此時跟我想的一樣。

“什麼黑衣人,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林大哥”柳涵疑惑的問道。

“沒事柳涵”我笑着對柳涵說道,然後我對大家使了一個眼神,大家也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想讓那個柳涵知道那個黑衣人的事,我怕給她造成心理壓力。

“這到底是怎麼一會事,我怎麼會自殺呢”柳涵到現在都有些不相信我說的話,而我們大家則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我身上這衣服…..”柳涵指着她的衣服臉紅的向我們問道。

“之前林哥揹你回來的時候衣服都溼了,你身上的衣服是我的,你的衣服也是我換的”王鶴瞳對柳涵說道。

“謝謝你了”柳涵很有禮貌的對王鶴瞳說道。

“難道是我夢遊”柳涵自己嘟囔着。

“應該是吧”我勉強的說道,我也希望柳涵今天是在夢遊,但是大白天夢遊的我還真沒聽說過。

“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你的衣服我改天過來還給你好嗎?”柳涵不好意思的對王鶴瞳說道。

“沒事,你穿着吧,不用還了”王鶴瞳微笑的說道。

“那林大哥謝謝你今天救了我”柳涵對我鞠了一躬說道,她已經相信我之前所說的話了。

“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我淡淡的說道,我原本想笑着對柳涵說這話,可是我根本就笑不出來。

“那林大哥,柏大哥我先回去了,改天我再過來看你們”柳涵說完這話就向外走去。

“我送你回去吧柳涵”我起身從沙發上站起來說道,畢竟這個柳涵一個人回去我也不放心。

“謝謝你林大哥”柳涵一聽我要送她,她心裏很開心,當然她也不會拒絕。

“我也跟你們去吧”暮婉卿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暮婉卿則是有些不放心我。

“那謝謝你了”我衝着暮婉卿笑道,柳涵看到暮婉卿的時候愣住了,剛纔她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個女人,看着這個女人絕美的面孔,讓柳涵心生慚愧,她沒想到一個女人可以漂亮到這個程度,此時柳涵的心裏不僅僅是嫉妒還有一絲吃醋,本來她以爲能跟我單獨待一會,可沒想到這個女人會橫插一槓。

“時間不早了,我們趕緊走吧”暮婉卿冰冷的對我說道。

“恩,我們走吧”於是我們三個就向外走去。

柳涵是個老實的女孩子,他週一到週日一般都住在她們公司的宿舍裏,即使不在公司宿舍住,她也是回家住,柳涵跟社會上的那些女孩子一點也不一樣,她是個仔細的女孩子,除了回家花的錢比較多,一般她很少花錢,晚上也不去什麼夜店ktv玩,這樣的女孩子現在是很少見了。

我一個人坐在出租車的前面,柳涵和暮婉卿則是坐在出租車的後面,柳涵總是忍不住要去看暮婉卿。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的嗎?”暮婉卿轉過頭向柳涵問道。

“沒什麼不對的,我就是覺得你很漂亮,跟仙女一樣”柳涵紅着臉對暮婉卿說道。

“謝謝”暮婉卿並沒有因爲柳涵的誇獎而感到高興,她還是一副冰冷的表情。

“到了,我送你上去吧”我走下車對柳涵說道。

“不用了林大哥,我自己上去就行了,你們趕緊回去吧”柳涵客氣的對我說道。

“柳涵,下班以後就在宿舍待着,不要到處亂走”我對柳涵囑咐道。

“我知道了林大哥,我不會亂走的,我回宿舍了,你趕緊回去吧”柳涵一臉幸福的對着我擺着手,我剛纔那句關心的話讓她感到很開心。

“再見”我也對柳涵擺了一下手。

“這個女孩子很喜歡你”我上車以後暮婉卿冷冷的對我說道。

大國芯工 “我跟她就是朋友關係”我趕緊向暮婉卿解釋道,我生怕暮婉卿會誤會,而暮婉卿則是什麼都沒說,我覺得此時的暮婉卿格外的冷。

“你們可總算回來了,我都快要餓死了,我要吃肉”我跟暮婉卿剛回來,王鶴瞳就衝着我們倆個埋怨道。

“這馬上七點了,八點就要準時超度劉梅,這個茅山堂肯定超度不了,林不凡附近有沒有什麼偏僻人少的地方”暮婉卿對我說道,原本我是打算在茅山堂超度劉梅的,可因爲茅山堂的牆上都畫滿了符咒根本無法放她出來。

“不是要等到子時超度劉梅嗎?怎麼八點就開始了”我不明白的問道。

“上次因爲我們一個人要面對一個怨靈,所以選擇子時陰衰的時候,今天我們四個人一起幫劉梅超度就不用刻意的選時間了,先找個偏僻的地方吧”暮婉卿對我解釋道。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去哪”我一臉尷尬的說道。

“唉,我的車讓張師兄開走了,上次那個地方挺不錯的,要是有車我們可以開車去那兒”柏皓騰在一旁插了一句。

“我知道有個地方偏僻沒人”二柱子在一旁插嘴說道。

“哪裏”我們四個很有默契的向二柱子問道

“橋南大橋下面的橋洞裏”二柱子說道。

“對,那個地方晚上是沒有什麼人,我們可以去那裏”我點着頭說道。

“事不宜遲,那我們現在就去吧”暮婉卿說完就向外走去。

“二柱子,拿着東西,我們現在過去”我將事先準備好的東西遞給了二柱子,然後我提着大公雞走了出去。

我們剛走出去,張海波就迎面走了過來,這讓我們感到有些意外。

“張師兄,你怎麼來了”王鶴瞳向張海波問道。

“我一個人在賓館沒意思,所以就過來看看你們”張海波今天穿了一套黑色的西服,他雙手插在褲兜裏對我們說道。

“我們現在有點事要去辦,你在茅山堂等會,我們辦完事就回來”暮婉卿衝着張海波說道就向前走去。

“那我跟你們一起去吧,反正我也沒事”張海波緊跟在暮婉卿的身後。

“隨便吧”暮婉卿冷冷的說道,於是我們一行人就往橋南大橋走去。橋南大橋離我這個茅山堂走走也就十分鐘的路,我們每路過一個道口都會看見有人在燒紙。

介紹一本本站的小說《陰妻兇猛》作者寫的非常不錯,大家鬧書荒的時候可以去看看,你們一定很喜歡的 其實燒紙並非只有幾個鬼節纔可以燒的,每逢初一十五都是可以燒的,看到他們燒紙我想起了我還沒有給謝必安燒,我準備等到農曆九月十五的時候再給他燒,這謝必安是認錢不認人,他我可得罪不起,一旦答應他的事不去辦的話,那就等着穿小鞋吧。

我記得以前有個陽間鬼差得罪過謝必安最後沒撈個好下場,事情是這樣的,謝必安明目張膽的跟那個鬼差要錢,那個鬼差不但沒給謝必安錢,背後還寫了一封信給了閻王告了謝必安一狀,謝必安畢竟是閻王身邊的得力助手,閻王只是數落了他兩句並沒有責罰他。謝必安因爲此事是非常的生氣,但是他又拿那個鬼差沒辦法,終於有一天那個鬼差因爲一次意外死了,這一下那個鬼差可落在了謝必安的手裏,閻王的意思是那個鬼差對地府有功,讓他再次投胎爲人,就在那個鬼差投胎的時候,謝必安一腳把那個鬼差踹進了畜生道,雖然很多陰間的鬼差都看到了,但是沒有一個鬼差敢去閻王面前告謝必安的狀,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有句話說的好“閻王好見小鬼難纏”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閻王和你之間有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而你和小鬼之間卻有躲也躲不過的糾紛與摩擦,所謂縣官不如現管大概就是這種現象的真實寫照。

“你們這是去哪兒”張海波走到暮婉卿的身邊問道,暮婉卿沒有搭理張海波,她跟在二柱子的身後繼續向前走去。

“鶴瞳師妹,你們這是去哪兒”張海波見暮婉卿不說話又向王鶴瞳問了過去。

“我們準備找個僻靜的地方超度一個怨靈”王鶴瞳本來也不想理張海波了,但是想想他畢竟是自己的大師兄,她大師姐那麼做可以,她一個小師妹不尊重師兄就有些不好了。

“哦”張海波哦了一聲再什麼都沒說,我則是跟柏皓騰肩並肩的走在最後。

“他怎麼來了”我向柏皓騰問道。

“誰知道,真是煩誰來誰”柏皓騰是一點也看不上張海波。

過了十分鐘我們這羣人就來到了橋南大橋,雖然大橋上面有車通過,但是大橋下面的橋洞裏卻非常的安靜,對這個地方我們都感到滿意。

“這什麼破地方,這裏面怎麼還有大便,實在太噁心”張海波皺着眉頭指着橋洞裏面的幾泡屎說道。

“張師兄這裏太髒了,你還是出去吧”王鶴瞳轉過頭對張海波說道。

“算了,我還是忍忍吧”張海波捏着鼻子說道。

“隨便你吧”王鶴瞳拿他這個師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跟二柱子將一塊八卦布放在地上,然後將兩個燭臺放在八卦布上,接着將兩根白蠟燭插在柱臺上。

“超度怨靈這點小事情林不凡你直接搞定不就行了。況且你還是張大狗的徒弟呢,這麼一點點簡單的事情。還要我們家婉卿來幫你,你還真是廢物”張海波在一旁對我嘲笑道。

“呵呵”我只是尷尬的笑了一下,沒有辦法誰叫我實力確實沒人家強,二柱子則是紅着臉憤怒的看着張海波。

“張師兄雖然你是我的師兄,但是我們好像沒有叫的那麼清熱吧。”幕婉卿臉色瞬間冷了下來,對着張海波說道。

柏皓騰和王鶴瞳聽完暮婉卿的話後同時的向後退了幾步,因爲他們倆感受到了大師姐的身上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看來暮婉卿真的是被張海波的話語搞生氣了。我站在暮婉卿的身邊,被她身上散發的氣勢壓的有些喘不上氣來,二柱子則是被這氣勢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二柱子一臉驚恐的望着暮婉卿,那眼神就彷彿像似在看怪物。不得不說我對暮婉卿的實力還是小看了。

“好啦好啦,開個玩笑而已。婉卿師妹我只不過隨便開開玩笑你也沒必要發那大的火吧、你看把師弟師妹他們嚇的。”張海波拿出一種很孃的語氣說道,此時柏皓騰和王鶴瞳在不遠處拼命的點頭。此時後背的冷汗已經開始冒了出來。

“張師兄,請你以後說話注意點”暮婉卿說完這話才把身上的氣勢散去,此時我跟柏皓騰,王鶴瞳還有二柱子我們四個人同時喘了一口粗氣。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