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怒而威。

就像猛獸護住自己的伴侶,只要對方敢上前侵犯半步,他便會毫不留情,手撕敵手。

蕭烈懶懶地聳聳肩,笑了笑:「我就是跟她開個玩笑,霆均哥,別那麼認真。」

霍霆均薄唇微扯,似笑非笑:「跟誰開玩笑都可以,但別招惹她,她,你招惹不起。」

他的口吻里,充滿了警告的意味。

這次,是警告;下次,他可就不客氣了。

「嘖嘖嘖,你這佔有慾,得!我這就消失,行了吧?」

蕭烈做出舉手投降的姿勢,後退幾步,轉身上了他開過來的跑車,一陣風似的溜了。

顧汐看著這個傢伙揚長而去,舒了口氣。

「顧汐,你跟他認識?」霍霆均把手機還她,問道。

顧汐於是把那頭晚上的事情,告訴了霍霆均。

霍霆均越是往下聽,越是皺眉,最後,俊眉直接擰結成了一團。

「也就是說,你一個人去救那個被幾個醉漢圍繞的女孩?」

顧汐被他嚴肅的模樣嚇到,吐了吐舌頭:「當時沒有辦法,如果我不出手,蔣悅悅說不出就要栽在他們手上了,你知道的,我也經歷過她當時那種無助,所以我特別能感同身受,不過,我有你出手相救,她當時卻哄有我這個過路人了,如果我也不聞不問,那她就會面臨絕望……」

霍霆均又好氣又好笑,抬手,示意她別說了。

「這次就算了,下一次,無論如何都不許讓自己涉身冒險,否則,我會派人每天跟著你,確保你下一次為了別人犯險時,不至於把自己也牽連進去。」

他說的是認真的。

最近顧汐接二連三的遇到危險,而她又手無寸鐵,他覺得應該給她派保鏢。

顧汐笑:「霍大總裁,求放過,我要是身後跟幾個保鏢,那成什麼樣子了?我的病人都不敢找我看診了。」

「那你就專門給我看病。」

顧汐忍不住輕捶他:「你別詛咒自己。」

「是真的,我得了病。」霍霆均垂下狹長的眸。

「你得了什麼病?」顧汐緊張地問。

「相思病……」

倆個人在前院里說說笑笑,殊不知道大門之外,一輛轎車停在那裡已經很久了。。 他收回心神,不再多看一眼,朝着別墅走去。

傭人帶着她熟悉環境,做了一路飛機她也累了,帶到卧室休息。

而他跟秘書路遙核對信息。

「她是薇薇安的妹妹,是家裏的私生女,一直養在外面。那天薇薇安給先生下藥,她正好有事去找薇薇安,結果撞破這一幕。她想救下你,卻不想……」

「事後先生對薇薇安一家趕盡殺絕,公司破產,一家人淪落貧民窟。薇薇安把所有的怨恨都撒在了她的身上,折磨了她整整三個月。她氣息奄奄的送到醫院,精神也出現了一點狀況。我們的人將費蘭城所有的華裔女孩的資料都翻了一遍,找到了身形個頭差不多的一一排查,也只有她符合。」

「她的英文名叫莉娜,中文名叫時清靈。」

路遙做事他一直都是放心的,重重排查下,只有她一個符合選項。

一想到這三個月她受的苦,封晏便覺得心裏不痛快。

「找最好的醫生照顧她,在這兒,不會再有人敢動她。」

路遙點點頭,轉身離去。

封晏來到卧室門口,看着裏面昏睡的人兒。

這是他唯一發生關係的女人,也是第一個女人。

他必然好好護着她。

他關上房門,等會還有個視頻會議。

一個傭人剛剛打掃客卧出來,是唐柒柒的房間。

她住了一年,從未進入主卧和書房,一直規規矩矩。

如果不是因為時清靈這個意外,他倒是覺得她是個不錯的妻子,最起碼讓他覺得很舒服。

在一起,沒有過多糾纏。

分開了也瀟瀟灑灑。

本以為她膽小怯懦,但現在來看她骨子裏其實是個倔強隱忍的女孩子。

他想到唐柒柒的話,叫住傭人:「她有丟東西在這兒嗎?」

「小太太嗎?並沒有,小太太來的時候就帶了一個行李箱,走的時候也是個行李箱。屋裏的東西一點都沒帶走。」

「她什麼都沒碰?」這一點讓封晏有些意外。

「是的……小太太沒花一分封家的錢,還將老太太、夫人送給她的東西都放下了。就在客卧,先生可以查看。」

傭人有些不舍的說道。

唐柒柒平易近人,沒有一點架子,平常跟他們有說有笑,一起吃飯還幫他們幹活。

天太熱太冷,都體恤她們,不讓他們太勞累。

也從不鋪張浪費,飯菜夠吃就好,堅決不讓多做。

這麼好脾氣的小太太,就這麼走了,所有人心裏都很難過。

人才走,沒想到先生又帶回一個女人,還露出從未有過的關心,她們瞬間為唐柒柒不值。

先生等於渣男!

「先生沒有別的吩咐,那我先下去了。」

傭人直接離去,心裏還是有些怨念的。

封晏緊緊鎖眉,這個唐柒柒讓人意外。

唐柒柒渾渾噩噩的回去,卻不想半路遇到了唐倩倩的車。

她下車,趾高氣昂的看着唐柒柒。

「上車回家,有話問你。」

這話就像是緝拿犯人一般,讓唐柒柒有些不悅。

「我跟你們沒什麼好說的,我還要去學校。」

她雖是唐家的人,但是在唐家連個傭人都不如!

。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瞬間在房間內響起。

摸了摸身下,手感摸起來肉乎乎的。

低下腦袋,維爾發現了一個被自己壓扁的傢伙——這個穿黑衣服的傢伙看起來已經不省人事了,在他的嘴唇旁邊還有一絲隱隱的血跡。

原來剛才是摔在他的身上了。

維爾有些哭笑不得,看樣子這傢伙似乎傷的還不輕。

「抱歉抱歉,這不能怪我不是么?」

一臉尷尬的站起身子,這時,維爾的視線注意到了遠處木架上的書籍。

「這是什麼?」

走到木架旁隨手拿起一本黑皮書翻了翻。

「這……」

當維爾的視線掃過上面的記載后,他的臉色卻在一瞬間變得凜冽如冰。

這本黑皮書的扉頁上,燙著幾個金色的大字——《墮天使計劃》。書本很厚,裡面記錄著一大串的數字和人名,密密麻麻的,似乎是在記錄某些數據,但是在名字最末尾的「存活狀態」欄目中,所有人都是同樣的註解——死亡。

「這究竟是什麼?」

仔細的翻了翻,根據下面一系列的日期和實驗記載,維爾明白了一個可怕的事情——這個計劃實行了接近五年時間,按照上面的編號來看,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一共有近十萬人淪為試驗品。也就說,在這個可怕的任務當中,一共有近十萬人死亡。

這是何等喪心病狂的實驗啊!

嗯?

這時候,維爾看到了一個奇怪的書籤——在書本的某一頁中,夾著一片白色的羽毛,翻到這一頁后他驚奇的發現這一頁記錄的內容居然是自己曾經所在的「聖光之心」小隊。在自己的名字後面,有一個正方形的表格,上面寫著「存活狀態」四個小字,而且還被人用紅色記號把「存活」兩個字圈了起來。

等等……

這不是說我自己也是一個試驗品嗎?

維爾聯想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現實——看起來大夥的死亡另有隱情,或許,我是這本書記載的唯一一個成功活下來的人。

不自然的縮了縮脖子,維爾取下了另外一本黑皮書本細細翻閱起來。

嗯,這本看上去好像是一本實驗日記,裡面記敘了一些實驗的內容。

[實驗初次開展,似乎不太穩定,得到的反饋表明該實驗是可行的,只是「惡魔之血」裡面所含的侵蝕力量過於強大,哪怕是一滴,也會讓士兵瞬間死亡。]

……

[因實驗死去的士兵的屍體會帶有強大的負面能量,似乎是「惡魔之血」殘留的力量,該力量和聖光是相對的,這種不穩定的力量會影響到其他人,並且會擴散出去從而引發屍體附近的魔物暴動。如果被野外魔物食用后,該魔物會變得異常嗜血和兇猛,這一點很重要,需要妥善處理屍體。]

……

[根據測試表明,在屍氣較重的地方可以掩蓋掉這種氣息,所以把屍體丟棄在墓園並且讓其自然腐化是最簡單和實用的方法。]

……

[根據反饋,第二百五十三次試驗又失敗了,由於實驗員的操作失誤,作為實驗品的屍體被阿斯萊米村附近的胡狼人食用,導致魔獸暴動,當地居民與教會成員幾乎全部死亡,這是一個沒有按照標準處理的反面教材,請下次實驗務必引以為戒。]

……

猛地撕下這一頁紙張,維爾的雙眼微張,雙手不住的顫抖著,他把手中的紙攤開后又重新一個字一個字的查看著,生怕錯過一個細節。

反覆查看了無數遍后,維爾把這張有些發黃的紙用力的捏在了手心,眼淚唰的一下落了下來,滴在了黑色的地面上。

阿斯萊米村……

猛地噴出一口鮮血,維爾捂住胸口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他用拳頭用力的錘擊著地面,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瘋了一樣。

鮮血染紅了地面,也染紅了維爾的雙手。

用一種充滿怨毒的眼神看著不遠處躺著的黑袍人,維爾的眼睛里閃過一道凌厲的殺意。

緩緩的走了過去,他舉起了自己被染的通紅的右手。

死吧!

教會的走狗!

拳頭帶著呼呼的風聲砸了下去,但是卻在黑袍人的面門上停了下來,他的腦海里似乎有兩個小人在打架。

手上沾染太多的血液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殺掉這樣一個走狗沒有任何意義,想要徹底瓦解這個可怕的實驗,必須從源頭解決!

暗暗在心裡做了一個決定,維爾看著腳邊半死不活的黑袍人還是停下了這種瘋狂的念頭。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

有人來了!

暗嘆了一聲,維爾躲到了門邊的角落裡。

「埃姆?我聽到了慘叫聲,你這個傢伙把我寶貴的實驗品怎麼了!」

咚的一聲,門被撞開了,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老頭沖了進來,他的身形有些佝僂,鬚髮皆白的他看起來似乎有些著急,連兜帽都沒有戴,長滿皺紋的臉通紅一片,似乎因為急速奔跑還沒有緩過氣來。

不動聲色的關上門,維爾疏鬆了一下關節,他的骨頭髮出炒豆子一般的聲音。他的雙手依然是血跡斑斑,不過傷口卻已經癒合的差不多了。

眼前的這個老頭似乎是這個實驗的相關人員,不過維爾並沒有在對方身上感受任何的威脅——這個老傢伙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或許通過一些手段,可以從他的嘴裡得到一些具體的實驗計劃也說不定。

雖然說可能手段對於這樣一個老人有些殘忍了點,不過維爾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過分。

「你是誰?」

聽到自己的身後有動靜,老頭錯愕的轉過腦袋,卻發現本應該躺在木板上昏迷不醒的維爾此刻正活蹦亂跳的堵在了門口,一臉怒氣的望著自己。

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老人的眼睛轉了幾圈,然後換上了一臉慈祥的笑容:「哦,孩子,你醒了,你的傷怎麼樣了?」

看著眼前的老人這拙劣的演技,維爾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冷笑,他打斷了這如同小丑劇場一般的表演,冷冷的盯著老人的眼睛:「告訴我,你們的計劃。」於此同時,維爾的右手開始泛起些許白光,做出了攻擊姿態。

老人的表情瞬間僵在了臉上:「放鬆點!我說!我說!你別動手!」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