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白為何大人說這小廝是仙家。

然而大人是不會犯錯的。

黑衣人開口了,所以人屏息傾聽。

「為何魔壁坐落於玉女峰中?因為此地可以溝通仙魔兩界。

仙界和凡界一樣,也有世俗國家。有個世俗國家恰巧也可以和玉女峰相通。

這個國家叫做炎國,最近剛剛亡國。據說國王炎帝和王后炎后已經身死。只有一子逃到凡界。

這個王子不清楚多大年紀,但他是七歲得道成為地仙,身體永遠保持七歲時的樣子,人稱七歲童。」

眾人瞧向小廝,上下打量。果不其然,就是七八歲的模樣。

難道小廝就是七歲童?

不對。

張三疑惑問道:

「大人,七歲童可是地仙呀。都說仙家身體孱弱,仙氣瀰漫。仙氣在凡間近似內功。這小鬼身體挺強壯的,而且沒有氣勁。會不會是大人弄錯了?」

「放廢氣!」李通罵道,「大人怎麼會弄錯,繼續聽大人往下講。」 「這就是泰州區的區中心嗎?果然,很繁華啊……不過,都已經過去式了,這裏現在已經成了喪屍的樂園了……」

步當仁一邊走着,一邊向周圍張望着,街邊那些豪華的建築物,精緻的小花壇,滿地的汽車……無一不向他講述著這裏曾經的繁華。

但是這繁華都已經成為了過去式,在喪屍病毒爆發的半天時間之後,這座繁華的大城市,就已經變成了一座恐怖的死城。

沒有生機,沒有希望,沒有活力……有的,只有無盡的恐懼和死亡!

「這個喪屍病毒果然可怕,用了一天不到的時間,就將一座繁華的城市,變成了這副鬼樣子……」

泰州區區中心不像之前的那一條馬路,這裏之前居住了很多的人,所以,這裏的喪屍數量也是極多的,在每一個大街小巷中,都有它們的身影。

正因為如此,步當仁不能像之前那樣,見到喪屍就拔刀將其斬殺,只能從喪屍群中,小心翼翼的穿梭著。

不過,因為步當仁身上濃烈的蒜味,這些喪屍在他靠近后,都會自覺的讓開,這給他的前進,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就這樣,步當仁在這條路上繼續走了一個多小時,沿途的慘狀,讓他逐漸麻木起來。

「或許,這就是人類的宿命吧……」

步當仁嘆息道。

雖然他天天指望着世界末日,人類滅亡,但真的到了這一步,他還是有些無法接受的。

現在是早晨五點,太陽光已經刺破了黑暗,將光明灑向人間,可是,往日的繁華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光明所到之處,喪屍遍地都是……

「終於走到了,比我想像中要晚了一個小時左右。」

在歷時6個小時的艱難跋涉后,步當仁終於站在了泰州大學的門口。

「大學里的人口密度很大,比外面更加危險,我必須時刻小心才行,一旦出現什麼失誤,那必將陷入萬劫不復之中。」

步當仁在心裏提醒著自己,絕不能在這最後的緊要關頭,出現失誤。

在深吸了一口氣后,步當仁稍稍平復了自己內心的激動,然後抬起腳,小心翼翼的走進了泰州大學的校園。

大門的左邊,是泰州大學的門衛室。

此時,門衛室的玻璃全部被打碎了,門口的地上還有一灘已經發黑的血跡,兩隻喪屍獃獃的站在門衛室里,一動不動。

其實這樣子的場景,在步當仁進入泰州區區中心后,已經見過無數次了,比這個血腥殘酷的多的,他也見的不少。

但是,那些場景都沒有現在這個門衛室一樣,讓步當仁如此擔驚受怕。因為,他最好的朋友,梅涼欣就在這個學校里。

「小欣,等着我!」

步當仁雙拳緊握,牙齒緊緊的咬在一起,眉目之間流露出一股堅毅之色。

「這應該是泰州大學的地圖吧……」

步當仁仔細的打量著那張擺放在學校門口花壇前的校園地圖,他腦海中的地圖,沒有標記出哪一棟樓是圖書館,所以還是要藉助這一副校園地圖。

「我記得小欣在電話里說,她被困在圖書館的一個閱讀室里。我看看,圖書館,圖書館,有了!在這裏!」

步當仁很快就找到了圖書館的所在之處,他通過對比這兩幅地圖,成功在自己腦海中的那幅地圖上,找到了圖書館的位置。

他大概看了一下地圖上的喪屍分佈,找了一條喪屍數量相對較少的路線,開始動身前往圖書館。

校園內的情況和外面一樣,都是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滿地的血液和人類殘骸,遍地遊盪的喪屍和它們恐怖的低吼。

因為這學院裏的喪屍,數量很多,所以步當仁盡量走的很小心,他不希望在這裏出現什麼差池。

十多分鐘后,步當仁來到了圖書館的大門前,但這裏圍着數十隻喪屍,將這個大門堵的水泄不通,步當仁也不好直接走進去。

他試圖靠近這些喪屍,希望能用自己身上的蒜味驅逐它們,可是並沒有起到作用。

「果然,這些普通喪屍聚集在一起的時候,戰鬥力會比平時強上不少,連蒜味都對它們無效了。」

不過,步當仁當然不會束手無策,他已經知曉了這些喪屍的基本信息,知道它們對聲音十分的敏感,所以他慢慢的彎下腰,撿起地上的一個空的易拉罐,然後向遠處丟去。

「哐啷!」

果然,那群喪屍在聽到易拉罐發出的聲響后,紛紛往那邊趕去,步當仁趕緊趁機走進了圖書館里。

「還好老子機智,不然可進不來啊。」

步當仁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可是,小欣在哪個閱讀室呢?這圖書館有五樓,每樓都有八個閱讀室,一共四十個,這要一件一件找過去,得找到什麼時候。」

一想到這裏,步當仁就笑不出來了。除了一間一間找過去,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不!我可以先分析一下各個樓層的喪屍分佈,如果閱讀室內有喪屍,那就可以先排除掉。」

步當仁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辦法。然後,他就開始將這個辦法付諸於行動。在一通嚴謹的分析之後,步當仁找到了三個沒有喪屍的房間,分別位於二樓,三樓和五樓。

「好,那就先去二樓看一下吧……」

步當仁舔了舔嘴唇,然後就小心的走向了樓梯。

圖書館內的地是瓷磚鋪成的,步當仁每一步都必須很輕,不然就會發出腳步聲。在安靜的圖書館里,腳步聲會傳的很遠,將邊上的喪屍都吸引過來。

慢慢的,步當仁走上了二樓,找到了第一間閱讀室,他小心的轉動了這扇門的把手,然後輕輕的把門推開一條縫。

讓他失望的是,裏面空無一人,看來,梅涼欣在樓上的閱讀室里。

步當仁鬆開了緊握著門把手的右手,走回了樓梯,小心翼翼的爬上三樓。

三樓的喪屍數量,比二樓多上不少,步當仁咽了口口水,輕輕的往前走去,盡量不發出聲響。

「咔噠!」

突然,步當仁踩到了地上的什麼東西,他低頭一看,是一隻人的手骨! 吃了奶糖高興過後,小傑有些懊惱,「柔靜姐姐,你可不可以把糖紙給我。」

「我給扔了。」易柔靜問道,「要集糖紙?」

「我想把剩下的包起來給我媽去吃。」小傑認真說道,現在他嘴裏的糖還沒化多少呢。

易柔靜笑着揉了揉他的腦袋,又拿出一顆,「喏,這個給白薇嬸子。」

「已經吃了一顆了,再拿不好。」小傑神情認真道,「我媽知道了也會說我的。」

「白薇嬸子救了我的命,吃一顆糖算什麼。」易柔靜塞到小傑手裏道,「拿着,你媽說了,你就把我的話說給她聽。」

「哦。」小傑點了點頭,然後笑眯着眼把糖小心藏了起來,「謝謝柔靜姐姐。」

……

「小傑,怎麼牛羊都是你在放,誒,安敏呢,怎麼安城媳婦在,她沒在?」

正埋頭割草的易柔靜三人抬起頭來,一身黑色列寧裝,拿着一本本子的丁曉靜正走上來。

「方便去了。」易柔靜回了一句低頭接着幹活。

「去多久了?」丁曉靜擰眉道。

易柔靜笑了,「前腳剛走,曉靜姐這後腳就來了,要去尋嗎?」

「那右派分子呢?」丁曉靜看着小傑問道。

「齊老肚子疼,去方便了馬上就回來。」小傑一臉懵懂回道。

「事兒可真多。」丁曉靜語氣有些燥,「那你等會兒跟他說一聲,明兒開始他割豬草,放牛的活,易柔靜你做了。」

「哦。」易柔靜點了點頭。

丁曉靜沒有走,一直看着易柔靜,易柔靜有所感,抬頭看去,兩人對上了視線,丁曉靜眼底有些複雜,帶着疑惑打量,也有一閃而過的嫉妒。

「曉靜姐還有事?」易柔靜起身,站直身子比丁曉靜高了小半個頭。

「沒事。」丁曉靜微微皺眉,又看了易柔靜一眼才轉身走了。

「女人心海底針啊。」易柔靜感慨了一句。

夏星辰轉頭看了易柔靜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你知道什麼就說唄,別憋壞了。」易柔靜瞥了夏星辰一眼,對方的臉上寫着:我知道丁曉靜為什麼這般對你。

「聽說,曉靜姐喜歡丁安城。」夏星辰湊近低語道。

「難怪。」易柔靜一下子頓悟了。

「你不生氣?」

「生氣做啥。」易柔靜有些不理解,「這人的感情又不受控制,喜歡誰不喜歡誰那都只能是自己決定的,更何況丁安城那個香饃饃,喜歡他的又何止丁曉靜一個。」

「上次去懷溪縣的時候,正好遇到他們學校的老師,其中一位女老師也是其中一員呢。」

「你不吃醋?」夏星辰有些詫異。

「人家又沒做什麼,我吃啥子醋。」易柔靜笑了,「而且丁安城又不喜歡她們,真喜歡也便宜不了我是吧。」

夏星辰豎起大拇指,「大嫂,大隊里還有謠言說你不明事理,下回我再聽到第一個上前去跟她理論。」

「我謝謝你啊。」

……

「齊老那個樣子放牛都吃力,割豬草……」一旁的小豆丁丁全傑有些擔憂。

「沒事,到時幹活了,還讓齊老放牛就行。」易柔靜不以為然道。

「那柔靜姐姐不是吃虧了。」小傑說道。

「吃虧等於佔便宜。」易柔靜回道,「更何況不是應該樂於助人嘛。」

Filed under: 動漫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