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林道長,有衣服穿我們已經很滿足了”峯哥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事,其實也沒多錢”我笑道。

逆仙龍帝 “那就謝謝林道長了”峯哥和二彪一同說道,就在這個時候,劉梅與劉倩手挽手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我要做超級警察 “好漂亮啊”二柱子情不自禁的說道,峯哥和二彪則是目瞪口呆的望着劉梅還有劉倩。

劉梅和劉倩身材高挑,粉色的旗袍穿在她們倆的身上將她們的身材襯托的是凹凸有致,修長的大腿展露在我們的面前,我對她們倆是沒有什麼想法,唯一想法就是替劉梅還有劉倩感到惋惜。

“好看嗎?”劉倩向二彪他們幾個問道。

“好看,真好看”峯哥和二彪點着頭說道。

“謝謝你了林道長,我們很喜歡”劉倩眉開眼笑的對我說道,自從認識這個劉倩到現在,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她這麼高興。

“好了,麻將也給你們買了,你們趕緊去玩吧,有什麼需要的話就儘管跟我說,別不好意思,我會盡量滿足你們”我對着他們幾個說道,時間長了,我跟他們四個也有了感情,特別是劉梅,上次我中了屍毒還要多虧了劉梅給我找的糯米,如果不是她的話也許我早就死了。

“謝謝”劉梅他們四個陰靈說這話的時候深深的給我鞠了一躬,然後他們四個抱着麻將向樓上走去。

“真是可惜了啊”二柱子搖着頭說道。

“可惜什麼”

“這麼漂亮的兩個女人,居然死這麼早”二柱子唉聲嘆氣的說道。

“這是他們的命數,是改變不了的”我苦笑道。

“師傅,這些日子我回家畫了很多的符咒,你幫我看看這些符咒畫的對不對,指點我一下”二柱子將他的揹包打開先是將符籙大全拿出來,然後又掏出大把的符咒出來。

我拿起二柱子畫好的符咒看了一眼“符咒畫的是沒有錯,但是這符咒根本就沒有什麼靈性,全是廢紙”我說完便將手裏的符咒握成一團紙球扔在了垃圾桶裏。

“爲什麼啊,上次我在這畫的都好用,這次怎麼就成廢紙了”二柱子不解的說道。

“很簡單,你上次用的是我的狼毫筆還有紅硃砂畫符,而你畫這符的時候用的是啥筆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用的是黑墨水”我解釋道。

“爲什麼用紅硃砂畫的符就有靈性,用黑墨水畫的符就沒靈性呢”二柱子一臉茫然的問道。

“不是黑墨水畫符沒有靈性,對初學者來說用硃砂畫符是最好的,因爲自古以來硃砂就有鎮邪的作用,所以在有硃砂的情況下我們都會選擇用硃砂去畫符,以你目前的能力只能用硃砂畫符,用黑墨水畫符是無效的”我解釋道。

在韓國 “昂,原來是這樣的”二柱子點着頭說道。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今天早點睡,明天還有很多事要做呢”我說完這話就將鞋子脫了躺在沙發上準備睡覺。

“師傅,我這個點有點睡不着,我上去看他們打麻將行不行”

“那你去吧”我說完這話就將眼睛閉上了,此時我有點睡不着,因爲我心裏一直在想着遷墳的事,想着該怎麼進行,其實我以前也遷過墳,那時候也是跟師傅一起去做的,我自己沒有做過,這也算是我的第一次,心裏難免有點緊張。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作者的微信號346927777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二彪,你打錯了,不應該這樣打,你應該打貳萬”二柱子說完就要去拿二柱子的牌,結果二柱子根本就觸摸不到二彪手裏的牌,畢竟人家玩的是陰牌。

“二柱子你討不討厭啊,你能看就老實在一邊看着,你要不能看就趕緊滾一邊待着去”劉倩瞪了二柱子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二柱子,我們有點餓了”劉梅對二柱子說道。

“你們餓不餓,管我什麼事啊”二柱子說這話時候也不看劉梅,眼睛在盯着二柱子的牌看。

“你再說一遍”就再這個時候劉梅和劉倩的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怨氣,整個樓上的溫度瞬間就降了下來,此時二柱子感到渾身的陰冷。

“信不信我告訴我師傅說你們欺負我”二柱子一臉驚恐的對劉梅他們說道。

“你要是敢告狀的話,那你就死定了”劉倩說這話的時候,整張臉開始腐爛起來,二柱子看到劉倩那腐爛的臉上有幾個白色的蛆蟲在爬,二柱子的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感到頭皮都有些發麻。

“我去,我去還不行嗎,你們別嚇唬我”二柱子帶着哭音說道。

“這還不錯”劉倩一聽二柱子這麼說瞬間恢復了正常。

“你們也太能欺負人了吧”二柱子一邊說着一邊拉着個臉子往樓下走去。

“怎麼了二柱子”此時我還沒睡着。

“沒事,下來拿點香上去”二柱子也不敢把他在上面受欺負的事告訴我,其實上面發生的事我全都知道。

“恩,一會下來早點睡吧”

“我知道了師傅,你先睡吧”二柱子拿着香就往樓上走去。

二柱子走上樓,將手裏的香先點燃然後分成四份分別插在劉梅,劉倩,峯哥,二彪的面前,這四個傢伙一邊聞着香一邊打着牌,二柱子看了兩眼覺得沒意思就下樓睡覺了。

早上裝修隊的那些人來了我就醒了,二柱子完全沒有醒的意思,他打着呼嚕睡的正香,我也沒好意思叫醒他,反正時間還早呢。

“砰,砰,砰….”裝修隊的那些人上樓就開始幹活。

“吵死了,還讓不讓人睡覺了”二柱子從沙發上爬起來嘟囔道。

“師傅,他們什麼時候能裝修完啊”二柱子揉着眼睛向我問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我搖着頭說道。

“真是煩躁”二柱子說完這話將衣服鞋子穿上,然後從沙發上跳起來開始掃地拖地,我覺得這個家裏還是挺需要二柱子這麼一個人,我從心裏也挺喜歡這個二柱子,我喜歡這傻小子有什麼說什麼,沒啥心眼。

二柱子將地先掃了一遍,然後又用拖布拖了兩遍,接着用抹布開始抹桌子,抹茶機。二柱子收拾的很仔細,很難讓人挑剔,況且我這個人也不是那麼挑剔。

“師傅,全都收拾完了,你滿意不”二柱子擦了一下額頭的汗對我說道。

“恩,你去拿三炷香,給祖師爺上香”我對二柱子吩咐道。

“好的”二柱子將手裏的抹布放在茶機上,然後去給祖師爺上香。

“給祖師爺上香一定要心無雜念,而且還要抱着一顆虔誠的心”我對二柱子說道,其實我也有心要培養這個二柱子做我徒弟。

“師傅,你說我心裏想着我師姑,算不算心有雜念”二柱子一本正經的對我說道。

“你沒事想她幹嘛?”我沒好氣的瞪了一眼二柱子說道。

“我也不知道我這心裏爲啥老想她”二柱子一臉無辜的說道。

“你趕緊上香去吧”我真不知道該跟二柱子說什麼了。

“我知道了”二柱子將香點燃,走到祖師爺的畫像前鞠了三個躬,然後將手裏的香插在了香爐裏。

“師傅,你快看,祖師爺又笑了”二柱子驚呼的對我說道,當我回過頭看祖師爺畫像的時候,我根本沒有看到祖師爺在笑,唯獨只有二柱子看見了,我也相信二柱子說的話。

“這三個老頭還真有意思”二柱子指着祖師爺的畫像笑着說道。

“嘭”我一腳將二柱子踹跪在地上。

“胡說八道什麼,還不跟祖師爺賠禮道歉”我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

“對不起祖師爺,我不懂事,剛剛胡說八道了,你別跟我這混小子一般見識”二柱子說完這話就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

“祖師爺,這小子不懂規矩,還請你們見諒”我說完這話的時候對祖師爺鞠了三躬。

“沒事”此時我的耳朵裏響起這兩個字,望驚訝的擡起頭望着祖師爺的畫像,我居然也看到了畫上的三個祖師爺在笑。

“師傅,你聽見沒有”二柱子回頭望着我說道。

“我聽見了,趕緊起來吧,咱們出去買東西去”我說完這話就向外走去。

“等等我師傅”二柱子在我後面大呼小叫的說道。

東家這次遷墳給我二十萬,這錢不是個小數目,該做的我一定要做到,算起來還有很多東西都沒有買,祭壇用的紅冠大公雞,還有供等等,這些都要買。

“二柱子你到紙紮店去給峯哥他們買鞋,我到前面的早市等你”我說完便掏出二百塊錢遞給了二柱子。

“我不去”二柱子將臉轉到一邊說道,二柱子心裏還想着昨天晚上受欺負的事呢。

“你說好了唄”我拉着臉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

“我去,我去還不行嗎!我算是看出來了,我在茅山堂的地位都跟不上那四個鬼”二柱子接過我手裏的錢嘟嘟囔囔的向紙紮店的方向走去。

“錢裏面有紙條,上面寫着鞋碼,千萬別買錯了”我對二柱子囑咐道。

“我知道了”二柱子說完這話就往紙紮店的方向跑了過去。

我心想,茅山堂還真是需要有這麼一個人給我跑腿,然後收拾收拾家務。我剛走兩步,我的電話就響了,來電是個陌生號碼。

“喂,你是?”我問道。

“你好林道長,我是趙鳴,我們之前見過”

“昂,我記得”

“我這邊已經都準備的差不多了,你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趙鳴在電話那頭問道。

“我這邊也準備的差不多了”我答覆道。

“那就好,明天早上五點左右,我會派車去你那接你,因爲我祖爺爺埋的地方比較遠,所以我們必須提前走,沒問題吧”趙鳴在電話那頭客氣的說道。

“沒問題,一切就按你們說的做”我應聲說道。

“那就這樣了,我這邊還忙,就不跟你說了”趙鳴說完這話就將手裏的電話給掛斷了。

我將手裏的電話揣進褲兜裏然後無奈的搖了搖頭,本來想跟趙鳴說我想去看看那兩座墳地的,結果還沒等我說對方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我獨自一個人往市場走去,我們茅山堂附近有個早市,一般都是農村的人進城來賣一些小菜還有海鮮,早市雖然不大,但是賣的東西應有盡有。

“老闆,給我來十五個饅頭,然後上面都點上黑點,我要祭祖用”我對買饅頭的那個老闆說道。

“好了,這就給你裝”老闆拿出水性筆將饅頭點上黑點然後裝起來遞給了我。

“這些多錢啊老闆”

“一個五毛,十五個你就給我七塊錢吧”

“恩”我從兜裏掏出七塊錢遞給了那個賣饅頭的老闆然後往裏面走去,接下來我打算買個紅冠的大公雞。

“老闆,你這大公雞怎麼賣”我見一個五十多歲的老漢蹲在地上抽着菸袋鍋子,在他面前放着兩隻被綁着腳的大公雞,那兩隻大公雞不時的打着鳴掙扎着,老漢時不時的用手裏的菸袋鍋子敲打着他面前的那兩隻公雞,讓他們老實點。

“二十塊錢一斤”那個老漢說這話的時候也不看我,眼睛一直在盯着他前面的大公雞看。

“能不能再便宜一點”我心裏覺得這大公雞二十塊錢一斤實在是有點貴。

“不好意思,我這雞就二十一斤,不講價”老漢說這話的時候依然不看我。

“那好吧,我再走一圈看看”這個老漢的兩隻大公雞我一眼就看中了,大公雞的羽毛鮮豔,雞頭上的雞冠也特別的紅,兩隻大公雞的身上略帶有一些靈氣。

我繞着早市轉了一圈,雖然賣公雞的人不少,但是卻我一隻都沒有看上,因爲我心裏還在惦記那個老漢的兩隻公雞,於是我轉身又向那個老漢的攤位走去,當我走到老漢身邊的時候,老漢的兩隻大公雞已經賣了一隻,現在只剩下一隻了。

“這隻公雞我要了,你幫我稱一下多錢”我對那個老漢說道。

“好”老漢將手裏的菸袋鍋收了起來,然後拿出一份老式的撐杆將那隻雞倒吊起來稱重。

總裁,結婚先試用 “八斤三兩,你就給我一百五吧”老漢將手裏的大公雞遞給我說道。

“這錢你拿好了”我將手裏的一百五十塊錢遞給了那個老漢。

總裁小妻太搶手 “我這雞之所以這麼貴,是因爲我家的雞不喂飼料,全部喂的苞米,這公雞的肉絕對香,估計你小子買回家是給媳婦下奶的吧”那個老漢將我手裏的錢收了過去然後對我說道。

“呵呵”我沒有回老漢的話,只是輕聲的笑了一下。

“師傅,我來了”二柱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跑到我身邊喊道,他這一嗓子嚇了我一跳。

“你能不能小聲點,我耳朵又不聾”我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

“不好意思啊師傅”二柱子摸着後腦勺不好意思的說道,

“東西買了嗎?”

“沒有”

“怎麼沒買呢”我不解的問道。

“人家紙紮店這個點根本就沒開門”二柱子解釋道。

“也是,這纔不到六點”我點點頭說道。

“拿着雞”我將手裏的大公雞遞給了二柱子。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作者的微信號346927777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師傅,咱們家廚房已經被拆了,你買這隻雞回去怎麼吃啊”二柱子將我手裏的雞接過去問道。

“吃什麼吃,這隻雞我有用”我用手敲了一下二柱子的頭說道。

“說話歸說話,你敲我頭幹嘛”二柱子捂着頭說道。

“我怕你不長記性把我這雞給吃了”我說完這話就往茅山堂走去。

“師傅,我餓了”二柱子在我後面摸着肚子說道,二柱子這不說還好,他這一說我也感到有些餓了。

“先把東西放回去吧,我帶你去對面你的包子鋪吃早餐去”

“好的師傅”二柱子高興的屁顛屁顛的往茅山堂跑去,將我自己遠遠的落在後面。

早上我們倆吃完早飯以後,我又買了一些明天用的東西然後纔回到了茅山堂,該買的東西也都買的差不多了,此時我坐在椅子上無事做,而二柱子則是坐在沙發上拿着我的狼毫筆還有硃砂在畫符,二柱子畫符的時候面無表情,他將精神全部集中在手中的狼毫筆上,嘴裏還不停的念着畫符咒語,我在一旁全神貫注的看着二柱子點了點頭。

“師傅,你看看我畫的這張符怎麼樣”二柱子將他畫好的一張符送到我面前問道。

二柱子畫的這道符名爲“鎮宅犯五鬼符”這符的作用是凡家中有失物或人有東置西忘記等皆系五鬼爲崇,以此符鎮之。畫符的咒語爲“五鬼五鬼,奔逐忙忙,迷人藏物,搬運無常,吾奉赦令,逐厲避荒,如敢有違,化骨飛揚。二柱子畫的這道符上有靈光閃過,說明這道符還是有靈性的,這道符比之前他畫的那幾道符要好很多。

“不錯,很好”我點着頭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二柱子望着手裏的符笑的嘴都合不上了。

“那個師傅啊,你打算什麼時候收我爲徒啊”二柱子一臉期望的看着我說道。

“一直以來都是你叫我師傅,我可從來沒答應過要收你爲徒”我將手裏的符咒放到桌子上說道,二柱子聽我這麼說臉上充滿了失望之色。

“去畫幾張淨壇符給我,我明天有用”我對二柱子吩咐道。

“好的,我馬上去”二柱子點着頭說道。

“畫八張就行了,無需太多”

“我知道了”二柱回答完,便開始認真的畫起符來。

此時我的心裏也在想着,等這次遷墳完了,我就把這個二柱子給收了,現在不答覆他,是想再磨練磨練他的耐性,看看他到底能不能堅持住。

二柱子這八張符畫完以後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了,他這八張符足足畫了三個多小時,此刻二柱子是滿頭大汗。

“爲什麼畫第一張符那麼簡單,可越往後畫越難呢”二柱子不解的問向我。

“對於你這個門外漢來說已經不錯了,別人想畫還畫不出來呢,等你真正入了門你就知道了”我現在還不想把那些深奧的東西告訴二柱子,即便我說了他也不會懂。

我看着二柱子畫的那八張淨壇符,每一張都有靈光閃過,證明這八張符都能用,我也沒想到這小子居然這麼厲害。

“二柱子早上我給過你錢,你現在去紙紮店給劉梅他們買鞋,順便再帶點吃的回來,今天中午咱們就不出去吃了”我對二柱子囑咐道。

“好的師傅,我現在就去,你在家等我”二柱子點着頭就向外走去。

“對了,你再給你自己買雙鞋”我衝着二柱子又說道,天已經轉涼了,可二柱子的腳上仍舊穿着一雙破舊的拖鞋,這雙破舊的拖鞋他也穿了一夏天了。

“謝謝師傅”二柱子回頭對我鞠了一躬,我能看到二柱子的眼角處掛着一滴眼淚。

二柱子剛走不久,一個大約有六七十歲的老汗揹着一根木頭走了進來。

“請問你有事嗎?”我站起身對那個老汗說道。

“你們這裏是道堂嗎?”老汗問道。

“沒錯,我們這裏是道堂”我點頭應道。

“我來這是想把這個木頭賣給你換點錢花”那個老者說完就將身後的木頭解下來遞給了我。

“老先生,你這木頭哪裏來的”我望着老汗手裏的木頭驚訝的問着老漢。

“我家後院有顆桃樹,大約有兩百多年了,這顆桃樹結的桃子是又大又甜,而且這麼一顆桃樹一年能結出四五百斤的桃子,就在上個月中的時候,天空忽然劈下兩道閃電,全部都劈在了我們家後院的那顆兩百年的桃樹上,那天晚上是電閃雷鳴,我們家後院的莊稼地被劈出一道道大坑,最後那顆桃樹被劈的就剩這麼一根手腕粗的枝頭了”老漢對我解釋道。

“那老先生你打算怎麼賣這根木頭”

“人家說被雷劈過的桃木有避邪的作用,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我拿到好幾個道堂去賣,人家都不收,這樣吧小兄弟,你給我點菜錢我就賣給你”那個老汗一臉憨厚的對我說道。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