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侯平安還是要保持自己的原則和底線。有意識的不參與到羅本初的核心的圈子裡,但是又要在他的圈子裡有存在感,是有必要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初冬的北京天寒地凍、北風凜凜,我瞅准媽祖廟的方向,邁步出了城門。

此時時間尚早,天色還沒有徹底放亮,我一路上小心謹慎,穿大街過小巷一步三停,生怕被造反派盯上梢兒。

小路兩側的枯草敗枝上裹滿了銀灰的冰霜,反襯著暗幽幽的月光,被北風一吹沙沙作響,似乎有人在其中悄聲低語。

突然,一個黑影從眼前一閃而過,「唰」的一聲跳進路旁的枯草堆中不見了蹤影,黑燈瞎火的我也沒看清是什麼東西,估計是受驚的野雞野兔,心下也沒當回事兒,繼續往前走去,走了沒幾步,猛然間渾身汗毛倒立,黑暗中似

《四海藏靈》第五十八章虎姑 沈厲河他們也不知道跑哪裏去了,王辰打了電話聯繫。

「喂?」電話接通裏面,傳出一個很好聽的聲音,這個女聲是小咪的。

王辰笑了笑,想不到小咪的電話居然是特行局發佈的,他一查就出來了。

「小咪你好,我是王辰,你們現在在哪裏了?」

電話那頭的小咪明顯很是興奮:「是你呀大哥哥。我在局裏呢,那幫大壞蛋都被人抓走了,全部關在一個鐵房間里,還有黑龍大哥也在這裏。」

這小妮子第一次當警察參與抓壞人,她還制服了一個歹徒,高興是肯定的。

「讓黑龍聽一下電話。」

「教官好!」這次是龍天明那粗獷的聲音,顯然也是很高興。

王辰打趣道:「怎麼樣?這次搜捕行動得到的功績不錯吧?」

黑龍有些不好意思,道:「哪有哪有,我這點三腳貓功夫在教官那就是花拳繡腿,嫂子更是一個人單殺大部分強者,我們才會撿到現成的。」

王辰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那邊情況如何?」

「正在和當地警方交接,我們也該收隊了,這不還有兩個星期就就中秋了嗎?我們剷除了這麼一個大毒瘤,正好能放放假。」

王辰忍不住感慨:「你們做這一行的還真辛苦啊,你回去跟那幫兄弟們說說,如果家裏條件不好的可以來我家過節。」

之前的妖族戰爭,軍部損失慘重,不少戰士的家人都被妖族屠殺了,更是不知道有多少的美好家庭妻離子散。

黑龍一怔,緊接着鼻子開始發酸,擲地有聲的道:「放心吧,我一定去!」

王辰說的沒錯,某些人已經沒有家了。

沈厲寒和沈厲河不用想也知道,這倆貨肯定膩在一起聊著妖生哲學。

相信沈厲河也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她的性格向來如此,對自己愛的在意的人格外珍惜。

當然,這不是王辰這麼敢肯定的底氣,而是沈厲河的性格實際上是有些保守的,平時開開玩笑還好,真的做的話,她絕對秒慫。

王辰猜的沒有錯,沈厲寒正在逛街。

他已經換掉了軍裝,穿上一件普通的休閑服,因為有沈厲河的妖氣保護,他外面也只穿了一件外衣。

帥氣的臉龐和白皙的皮膚都告訴街上人們,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絕色美男,他所走過的地方紛紛引起人們的注目,尤其是女性。

他的懷裏抱着一隻蔚藍色的小龍,看起來有點像蜥蜴,但頭上有一隻白色的獨角,一雙幽藍色的龍目,正痴痴地盯着沈厲寒刀削般的俊朗的臉龐看。

鼻樑高挺,淡櫻色的薄唇,濃密程度恰到好處的眉毛,一雙幾乎沒有眼白的眸子呈現一種深邃的黑,這雙眼睛中彷彿隱藏着許多滄桑和故事。

沈厲河還是第一次這麼仔細的欣賞這張臉,簡直就是妖孽,一般的存在!

似乎是注意到了懷裏小龍的目光,沈厲寒低下頭,輕輕摸着她背上的龍鰭,軟軟的,輕笑道:「姐姐,我答應你的第一個承諾實現了。」

沈厲河猛地低下頭,頭部的鱗片迅速變成紫色,害羞了。

這張臉也太帥了吧!以前怎麼沒注意到這個木頭有這麼逆天的顏值呢?

「這,這算什麼?不是、不是還有另外的事嗎?」沈厲河結結巴巴的回應。

「好,聽你的咱們去看看商品吧。聽老王說這裏有很多特色民族的產品,不過錢你來給哦。」沈厲寒清朗的聲音引得周圍不少人的圍觀,尤其是女孩子,更是目光一亮,男孩子們則是一臉羨慕嫉妒恨。

少數民族的女生都比較開放,沈厲寒只是在一個攤位上挑着一個發卡,就被不少女同胞圍住了。

「我操,你們在干,在幹什麼?我會喊的啊!」沈厲寒被嚇得一個激靈,下意識的後退一步。

賣發卡的小商販打趣道:「這位小哥挺有魅力的嘛。」

其中一位身材姣好,穿着墨色旗袍的女子率先上前,嫣然一笑,道:這位帥哥,一個人嗎?」

沈厲寒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態度冷淡的說道:「我有女朋友了。」

說着,他將懷裏的小藍龍抱高一點,讓人們能看見。

「哇!」一石激起千層浪,三隻方乸一條街,沈厲河奇特的外表迅速博的好奇的眼球。

她現在雖然是真身狀態,但也是幼體狀態,看起來倒是挺可愛的,身上的鱗片也摸起來很軟。

「這是電視里的妖獸嗎?」

「好奇特的外表啊。」

「這是不是蜥蜴啊?還有鱗片呢?」

沈厲寒頓時臉黑,但他也懶得做解釋,擠開人群就離開。

人們好奇過後也是做鳥獸散,只是有着不少女同胞還在盯着他的背影看。

但,這想讓人安靜的不行,偏偏又來了不速之客。

沈厲寒在另一個攤位上迅速挑好了一個藍色的發卡,他就被四個人攔住了,兩女兩男。

「嬌嬌姐,就是這裏了,他就是剛才那個大帥哥!怎麼樣?極品吧?」沈厲寒認出了來人,正是剛才那個穿着墨色旗袍的女人,而她正諂媚的對着另一個妖媚女人笑着。

沈厲寒定睛一看,是個身穿黑色皮衣的美女。

身高大約在一米七,細長的丹鳳眼,瓜子臉。精緻的五官,機車皮褲,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線被勾勒出來,充滿了桀驁不馴的野性氣息,極易引起男人的征服欲。

要說年齡,她身上帶着一股嫵媚的成熟女人的氣息,大概是在二十九歲左右。

最重要的是,這個女人的皮膚很白,白的像是鍍了一層白銀似的,和小九兒的銀髮相比都不遑多讓。

「好,辛苦你了。」機車皮衣女子淡淡開口,給了那名旗袍女子一塊金色的東西,女人笑盈盈的跑了。

接着,女子把目光移向沈厲寒,那魅惑的丹鳳眼中帶着若有若無的媚意,笑道:「這位公子,能否來跟小女小斟一杯?就當公子賞個臉呢。」

「媚術?」沈厲寒心裏暗道,他也注意到,這女人身後兩個鐵塔般的壯漢始終木訥著一張臉一言不發,似乎就是一個傀儡。

但同時他倆的顏值也很高。

「厲寒,快走吧,別管着女人。」沈厲河有些吃醋地傳音,沈厲寒點點頭,轉身準備離開。

「站住!」見媚術不管用,女子嬌喝一聲,伸出白凈素手就要拉沈厲寒的胳膊,剛才的笑容也不見了。

她冷冷道:「你可是我物色中的男人,就準備這麼走了嗎?可有不少人想要陪我上床呢,我都沒答應他們。」

無緣無故被人牽了手,沈厲寒雖然沒有潔癖,但他也不喜歡別人這樣牽他的手,頓時就火了。

沈厲寒一巴掌拍掉女人的手,怒道:「你是不是腦殼子遭輕軌門夾了?小爺根本不認識你,請你自重。」

說着,他準備離開,可他發現,剛才和人聲鼎沸的大街上居然沒人了。

本來就是在晚上,沈厲寒也沒想這麼多,本想離開,可又被那兩個大漢擋住了去路。

女人的嘴唇似乎比剛才紅了許多,露出一排好看的貝齒,嬌聲道:「好狂野的男人啊,不過我喜歡!」

說着,她又要去扒拉沈厲寒。

「啪!」

清脆的巴掌聲傳來,沈厲寒往何嬌嬌的臉上呼了一巴掌,厲聲道:「你是聽不懂人話嗎?老子已經有愛人了,給老子爬!」

沈厲寒不是什麼豪門公子,可沒什麼教養,這繼二連三纏着自己的女人也是讓他很反感。

他沒注意到,懷裏的沈厲河在那一剎那目光變得異常溫柔,看着何嬌嬌的目光中帶着戲謔的意昧。

挨了沈厲寒一巴掌,但何嬌嬌的臉卻沒有想像中的腫起來,甚至連痕迹都沒有留下。

要知道,沈厲寒現在雖然沒有境界,但他的肉身強度和三階元嬰對抗都是穩贏。

「好,好!」這一下徹底激怒了何嬌嬌,她的一雙丹鳳眼變成赤瞳,對兩個大漢道,「你們兩個,給我打斷他的四肢!手指給我一根一根的掰下來!」

兩個壯漢動了,只在一個瞬間,兩人就已經到了沈厲寒面前,沙包大的拳頭帶着呼嘯的拳風揮來,刺得他臉頰生疼。

沈厲寒面色一變,轉過身去用身體把沈厲河護得嚴嚴實實。

「不要!」沈厲河意識到了不對勁,這兩人的境界居然都是一階洞虛境!

沈厲寒被兩個拳頭擊中後背,整個人像斷線的風箏似的倒飛出去,他能清晰地聽到自己骨骼的斷裂聲。

「噗嗤噗嗤!」兩大口鮮血從他口中噴出,染紅了自己的衣衫,兩條手臂無力的垂了下來,後背也凹了進去,連沈厲河也抱不住了,即使護得嚴嚴實實,還是不小心摔了一下。

「娘的,肩胛骨和肱骨斷了。」沈厲寒苦笑一聲,一種深深的無奈湧上心頭。

他也算是厲害了,骨頭斷了都還能說得出話來。

沈厲河的目光不知何時已經變得空洞,兩行清淚順着她的臉頰流下,滴落在地,形成了一顆顆珍珠。

沈厲寒的保護與愛,再一次讓這條雷龍流出了無比珍貴的殤龍淚。

「呵呵,就這?」沈厲寒臉上非但沒有懼色,反而一張俊臉變的猙獰扭曲,冷笑道,「好啊,老子就是死,也要給你咬下一塊肉來。」「大妖鬼蘇醒,蒼灰霧潮將起。」

「修仙界大劫已至,一場前所未有的浩劫即將席捲神州。」

「爾等速速回稟宗門,將這裏的情況如實相告,提前做好萬全之策。」

清靜優雅的嗓音從天邊傳來。

眼前的世界青光逐漸消退,在天空匯聚收斂成了一團青光氤氳的薄雲,上面流動的光澤動人

《修仙女配只想獨自美麗》是不是大君? 常年遠航的北斗身上並沒有認知里的魚腥味,反而是淡淡的幽香,再參雜着些許的酒香,這是別樣的香氣。

可惜一路上被北斗以鎖頭式摟住的清並沒有什麼欣賞的心情,只能說幸虧這一路上沒碰見什麼認識他的仙人,不然這劍神千年的威名便毀於一旦了。

南十字船隊有一條小船就在璃月的港口處候着,站在岸上和其他漁民聊得火熱的中年男子看着自家大姐頭拐回來了一個少年,不由得一愣道:「大姐頭,我們擅自在城裏拐走人,恐怕那位天權星會來找我們麻煩啊。」

「我會怕那個女人?」

北斗聞言,不由得眉頭一皺,顯然是對於手下的認慫表示不滿,不過又想起自己剛才似乎讓凝光吃了暗虧,便又忍不住的露出了笑意。

「即便在這璃月,她也不是管的最寬的人。」

北斗灑脫的放開了清的脖子,擺了擺手說道:「這位也是武鬥大會的報名選手,你記錄一下,回去交給明珠統計。」

這個中年人有些無奈,轉身朝着穿上走去,邊走邊說道:「我去找小玉過來寫字,這船上似乎還有沒用完的筆墨。」

「去吧。」

北斗再次將酒葫蘆拿了出來,側過身子直接坐在了船邊的欄桿上,仰起頭來灌了一口酒,然後直接把酒葫蘆扔給了清,道:「太陽這麼大,來喝口酒爽一爽。」

清低下頭看着近在咫尺的酒葫蘆,聞着裏面辛辣味道,不由得眉頭輕佻,無奈的開口說道:「其實我還沒有成年,年方一六,不適合喝酒也不太適合去比武什麼的。」

北斗聞言並沒有先開口,但是眯着眼睛看了看清,略帶調笑的開口說道:「今日一大早,我便去了一趟往生堂,等待了些時候,與那位小姑娘和鍾離聊了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