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具體是誰,葉齊龍倒是沒說清楚。

葉一鳴看着葉家人低聲下氣的樣子,微微有些動容。

可就在此時,葉一鳴腦中閃過一些兒時在葉家的遭遇,他和母親孤苦無依的樣子,他的臉色冰冷起來。

「滾,葉家不配讓我出手,從哪來回哪去,現在就滾!」

葉一鳴聲音冷漠。

葉齊龍面色一白,還想說話,可是葉一鳴已經轉身離開,馮成恭敬的跟在身後。

葉一鳴找到林初唐等人,幾人已經從動物園逛到了省城的一個商業街中。

看到葉一鳴安然無恙的回來,一家人也是十分開心。

逛了一會兒后,林小棠想要玩充氣城堡。

丈母娘和老丈人帶着林小棠到充氣城堡中玩耍,

「省城也沒什麼好玩的嘛,一鳴,咋們下午就回去吧。」

林初唐靠在葉一鳴肩頭,嘟囔道。

「嗯,不想玩了就回去。」葉一鳴柔和一笑。

剛說完,一大批人出現在商場,朝着葉一鳴和林初唐走過來。

葉一鳴皺眉,來人正是葉齊龍還有葉家人。

怎麼又來了?

林初唐之前也見過葉家的葉雲飛,也有些意外。

「這不是葉家人嗎?」

林初唐低聲說道,她甚至已經想到這些人是來找葉一鳴麻煩的。

可是葉家一大批人來到葉一鳴身前,林初唐卻看蒙了。

因為葉家人就在葉一鳴跟前,全部跪下了!

十幾人跪在葉一鳴身前,最前面的還是葉家家主葉齊龍。

這一幕,發生在人來人往的商業街,周圍的路人全部停下腳步看着這邊。

「這人是誰,好大的排場!」

「可能是哪個大家族的公子哥呢。」

「沒見過啊,咱們省城有名的公子哥我都認識一些,可絕對沒有眼前這人!」

「等等,你看,跪着的那個人是不是葉家家主葉齊龍!?」

「我去,還真都是,真的是葉家家主!」

「何止是葉家家主,這明明是葉家大半個家族的人了,你說這是葉家全體都行!」

「不是吧,這世界瘋了嗎,葉家全體給一個年輕人下跪?」

「你看那年輕人還戴了一個白手套,還只戴了一邊,這樣是不是拉風一些,要不我也去買個白手套帶帶?」

「……」

路人議論紛紛,一個個震驚無比。

在省城哪有人不知道省城霸主是葉家?

可是現在,葉家全體就跪在一個年輕人身前,這無疑是刷新了所有人的認知。

「一鳴,求求你了,救救葉家吧!」

葉齊龍跪拜,嘴裏哀求着。

葉家眾人哪怕百般不情願,可是此時也只有跟隨家主一起跪拜。

他們知道,葉一鳴是他們葉家唯一的救命稻草。

林初唐看着這一幕,心中有些不忍。

「一鳴,要不你幫幫他們?」林初唐輕聲道。

葉一鳴看着葉家人全部跪在自己眼前,心中有些波動,面色卻依舊冰冷。

周圍人的圍觀,加上林初唐的開口,葉一鳴心中一嘆,輕輕點頭。

「要我出手,也不是不行。」

葉一鳴的聲音響起,葉家人瞬間抬頭,葉齊龍更是神色激動。

葉一鳴依舊冷著臉。

「你們這些人全部都要去我母親的墳前跪上一天一夜,我就可以考慮出手。」

聽到葉一鳴的話,葉齊龍和一眾葉家人面色一變。

。 「……」

他在說什麼?

沈明珠臉黑了。

一旁看着的傅無咎臉更黑!

挖空心思也着實沒料到,這個沒心沒肺的女人放着他這樣身份高貴容貌絕世氣質清冷的男人沒看上反倒是盯上了他的屬下?

思來想去。

似乎,前線還少個得力副將?

傅無咎眸子閃爍。

左風後背冰涼。

沈明珠看着他那副誠惶誠恐恨不得立刻出家態度,極為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兒,開門見山的切入正題,

「我想學輕功。」

「……」

「……」

左風瞬間鬆了口氣,扯著一塊手絹不斷的擦拭著額間的汗水,一側的傅無咎也是身子微微一頓,繼而擰眉。

在左風下意識想要答應時,聲音微冷道,

「他事務繁忙!」

「……」

左風一頓,忙不迭應聲點頭,

「是是是,我這幾日事務繁多,若不然,待主子傷好后教你,主子的輕功舉世無雙,天下且挑不出第二人來能與之比肩……」

沈明珠抬眸。

傅無咎卻是閃了閃眸子,自顧自端起一杯茶水輕抿,端的是一副神色清冷的姿態,卻沒想到沈明珠的目光只從他身上掃了一眼后,又落到了左風身上,

「那晚上呢?」

「……」

左風滿頭冷汗,

「屬下還有些事需要處理就先行告退了!」

說完。

也不等傅無咎開口便匆忙的跑了出去,生像是後面有什麼冤魂索命一般,沈明珠只能無奈作罷。

神色間更是頗為惋惜。

全然不沒發現,身側的男人此時眸子深邃,臉色鐵青,渾身更是不斷的往外釋放着涼意,一想到這女人和他有了肌膚之親后卻還這般將心思落在旁人身上,更是不悅至極,說出來的話更是冰冷無比,

「我就這般被你無視?」

「……」

她微一愣,下意識開口,

「你身上不是還有傷嗎?」

「……」

傅無咎眸子一閃。

她是擔憂自己身上的傷,所以才不舍讓他教?

剛剛集聚的冷氣頃刻間蕩然無存,那些怒火更是被沈明珠這一句話澆的徹徹底底,神色漸漸好轉,聲音中也透著幾分愉悅,

「無事,不必過於擔心。明日晚膳後去後山,我教你。」

沈明珠眼睛頓時一亮。

還有這等好事?

當即拍板道,

「好!」

「……」

氣溫頓時回升。

晚膳時。

沈明珠更是對大包大攬了一切,且特意下廚做了一桌子好菜,對傅無咎更是姿態殷勤的讓左風驚掉了下巴,信誓旦旦的直接放話。

日後不必再出去買膳,她一日三餐全包了!

傅無咎唇角含笑。

沈明珠姿態殷勤。

左風一臉懵逼……

**

翌日一早。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