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很久沒有接觸過軍隊以外的人,馮陽光跟周圍的人有些格格不入,在着就是他這有些扎眼的軍裝,有些太引人注目了。

而且他還沒有想好到底去哪玩,他失策了因爲他對這個地方乃至這個天朝一點也不熟悉,根本不知道能去哪玩,手裏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查一查。

“哎喲!”

就在他束手無策的時候,馮陽光耳邊傳來一聲嬌呼,他連忙朝聲音來源看去,發現一個女生倒在地上,行李箱的東西灑落一地。

馮陽光見狀連忙跑上前幫忙,幸好這女生行李箱中並沒有裝什麼私人物品,要不然那得尷尬死。

兩個人手忙腳亂的把東西全都給裝回去。

女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長出了一口氣,“呼!”

馮陽光這才發現眼前這女生長得很不錯,標準的小蘿莉,圓圓可愛的小臉蛋,該大的地方大,咳咳,簡直就是童顏**,個子也不是太高,在加上恰到好處的穿搭,洛麗塔,簡直就是宅男的最愛。


幸好馮陽光看慣了美女,要不然還真會出醜。

馮陽光在女生的時候,女生也一樣在打量着馮陽光。

不過馮陽光身穿軍裝,就這身軍裝就足夠別人從心底裏信任他,這身軍裝代表的東西可太多了,更別說他滿臉正氣,一看就不是什麼壞人,好感更加倍增。

“你好,我叫楚若霞,這次多虧你了,謝謝。”女生大大方方的率先向馮陽光伸出手。

馮陽光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哦,我叫馮陽光,沒事舉手之勞而已。”連忙伸手握住對方的手。

他不過一握就鬆開了,不過對方的手倒是挺軟和的。

“呵呵!”楚若霞看着馮陽光有些呆頭鵝的樣子,忍不住捂嘴偷笑了兩聲。

馮陽光也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對了,我剛剛注意到你在那邊站半天是不知道怎麼買票嗎?還是不知道去哪裏?”楚若霞好奇道。

她剛剛就注意到馮陽光在那邊站了好久,畢竟他身上的這身軍裝有些太引人注目了,她也注意了一下。

馮陽光搖了搖頭解釋道“沒有,是這樣的我得回部隊去報道,不過我的假期時間還長,所以打算順路玩一玩,但是發現自己沒有什麼能去的地方。”

楚若霞深感理解,馮陽光他們這樣的軍人一直都是在一個地方生活,很少能出來,所以有些跟社會脫節,這很正常。

“那方便把你去的地方告訴我嗎?我可以告訴你一些適合去的地方。”楚若霞貼心的開口道,畢竟她有手機,只要上網查一下就馮陽光要去的地方有什麼好玩的就行。

“我要去n市,”馮陽光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因爲獸營就是n市,這點他可是記得很清楚的。

“那太好了!”楚若霞露出高興的笑容,肉嘟嘟的小臉,那可愛樣馮陽光都忍不住想捏一把她的臉。

她接着說道“我也要去n市報道,你假期有多少天?”

聽到對方說的,馮陽光都有些驚訝這也太巧了吧,接着說道“連上今天我還有七天的時間。”

楚若霞沉吟了一下,接着開口道“這樣你跟我走吧,我帶你去玩,正好去n市的必經之路上的樑市,過幾天會展覽出一批隕石,我們可以去看看,怎麼樣?”

她說完用着一種萬分期待的眼神看着馮陽光,那樣子簡直讓人受不了,心軟爆棚,讓馮陽光這個直男都有些難以招架。

“行吧!”馮陽光點了點腦袋,他當然沒有什麼意見。

“那我跟你一起去,反正我也沒什麼地方能去的,再說有個美女陪我一起去玩,我當然高興了。”

幸好唐玉不知道這件事,要不然直接拿着刀就殺過來了。 馮陽光雖然是直男,但是他明白什麼叫做語言的力量,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嘴放甜點當然有好處。

你看看楚若霞就知道了,笑得那就一個開心。

楚若霞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有些呆的軍哥哥,那麼會說話,一時間好感再次往上蹭蹭的漲。

“那你在這等我,我去買票。”楚若霞說完就朝售票大廳跑去,直接把馮陽光扔在原地,同時留下來的還有她的行李箱。

馮陽光看着有些風風火火的楚若霞一時間有些苦笑不得,沒想到這姑娘看起來挺可愛文靜的,但是做起事來這麼果斷,這恐怕就是反差萌吧。

“嘖!這妮子就不怕我是壞人嗎?這就把自己的行李箱給我了!到時候得說道說道她。”馮陽光就這麼站在原地等待楚若霞。

此時正值中午,天上的陽光跟不要錢似的往地上灑,夏日炎炎,熱的周圍的人汗流浹背,不過馮陽光早就對這熱度習慣了,在海訓場可比現在熱多了。

接着讓人驚奇的一幕發生了,車站門口,一個身穿迷彩服的人站在大太陽之下一動不動,周圍過往的人還以爲馮陽光秀逗了,對着他拍視頻,有些還指指點點。

不過馮陽光都視而不見,全當自己這身衣服有些太扎眼了。

幾分鐘之後,楚若霞從遠處走來,馮陽光一眼就從人羣中看到了她,手裏還帶着兩瓶水。

看着對方逐漸靠近的身影,馮陽光連忙臉上扯出笑容,表示歡迎對方。

沒想到對方一靠近就擡手錘了馮陽光一下,這一下讓他有些懵。

楚若霞並未多解釋,拉着拉了拉馮陽光的衣服,示意他跟着。

馮陽光有些懵逼的拉着楚若霞的箱子,連忙跟了上去。

臨走的時候他甚至都聽到有人在議論他們兩個。

“哎!多好的姑娘,怎麼就找了個傻子對象呢?”

“可不是麼,我剛剛去買票就看到他了,他就一直站在原地,這都十幾分鍾了還在,也不知道是不是這裏有問題。”

這人說着還指了指腦袋。

“……”

馮陽光這才明白,自己這麼大熱的天站在太陽底下卻是有些奇葩了,怪不得那麼多人看着自己。

而前面帶路的楚若霞也聽到這些人的議論,聽到那句她的對象,這讓她有些臉紅不好意思,不過她覺得馮陽光也挺不錯的,雖然有些小傻傻的,但是做男朋友也不錯。

“楚若霞你在想什麼啊?”她把這些念頭驅逐了出去。


兩人來到陰涼處,楚若霞回過頭來,盯着馮陽光。

馮陽光連忙陪笑,他還注意到楚若霞雙頰微紅,肯定也聽到說的話了,不過話說回來,這樣的楚若霞還別有一番風味。

楚若霞看着馮陽光的樣子,本來打算很嚴肅的說道說道,一下就破了功,笑了出來,瞅了馮陽光一眼,吐槽道“你就不能在陰涼處等我嘛?你是不是傻?”

馮陽光聽到對方的話,臉上的表情依舊不變,解釋道“這不是怕你找不到我呀,這裏人這麼多,而你又那麼矮。”

他說着還摸了摸楚若霞的腦袋,他們現在正好是最萌身高差。


楚若霞也反擊道“還好意思說我,看你這麼傻傻的,在部隊裏恐怕也不討喜吧?職位肯定不高。”

馮陽光笑了笑並沒有回答,他知道對方這麼說沒有惡意。

“諾!喝口水吧!”楚若霞把手中的水遞給了馮陽光。

馮陽光也不矯情,直接接了過來,打開喝了一大口。

“謝謝,對了買票錢是多少?我拿給你!”馮陽光說着就往包裏掏錢。

楚若霞打斷了馮陽光的動作,連忙開口道“誒誒誒,別別別,這又不是很多的錢,就當是你一路上當我的保鏢的錢,還有我的箱子也交給你了。”

馮陽光也不過多的糾結,欣然接受下來,吃一次軟飯也不錯,哈哈。

“對了還有這個包!”楚若霞又把背後的包甩飛了馮陽光。

“啊~輕鬆多了”楚若霞伸了個懶腰,把美好的身材全都彰顯出來,馮陽光差點沉迷進去。

咳咳!言歸正傳,馮陽光單手接住對方遞過來,手上突然一沉“嚯!怎麼這麼重!”

雖然這點重量對他來說九牛一毛,不過對於眼前這個小蘿莉就有些吃力了。

楚若霞聽到這個問題一臉無奈,“你打開看看裏面是什麼東西。”

馮陽光抱着好奇拉開了對方的包,裏面的東西簡直讓他大吃一驚,什麼防狼噴霧,防狼電擊器,還有辣椒水,而且數量還不少。

“不是吧!”馮陽光看着手中防狼術大全,頓時有些無語,而且這還是其中的一本,包裏還有很多,他甚至看到有一本叫做怎麼判斷色狼。

楚若霞攤了攤她潔白如玉的玉臂,無奈道“本來這次去我父母是要送我的,但是他們臨時有事不能送我去,所以只有我一個人去了,這些都是我媽叫我帶的。”


馮陽光憋着笑,表示理解,道“畢竟你這麼漂亮,伯母怕你在外面受到傷害。”

楚若霞白了馮陽光一眼“想笑就笑吧!憋着不難受嗎?”

“咳咳!不難受不難受。”馮陽光把笑容憋了回去,一本正經道。

“走吧!火車快開了!”楚若霞看了一眼手機,提醒道。

馮陽光趕緊把手中的東西塞回去,然後把揹包背到胸前,一隻手領着行李箱。

“重不重?”楚若霞擔心道。

“不重,一點也不重,比我們那一身裝備輕多了。”

“那走吧!你跟着我!”楚若霞帶頭走了出去。

馮陽光連忙跟上,充當起護花使者的職責,緊跟楚若霞的腳步,以防人多有些人手腳不乾淨。

幸好這是做火車,要是坐飛機跟高鐵楚若霞揹包裏的東西都帶不了,過不了安檢。

“呼!”楚若霞找到指定的位置坐下,馮陽光把行李給放到頭頂的格子中,也順勢在小蘿莉旁邊坐下。

很快火車動了起來,馮陽光也跟楚若霞聊起天來,互相說了一下自己生活中有趣的事。

不過後面楚若霞有電話進來,兩個人就停止了交談。 馮陽光有些百無聊賴的坐在椅子上,他可沒有手機沒辦法打發時間,隨後他閉上眼睛進入了系統空間之中,看看這次有沒有獲得什麼抽獎機會。

“系統查看一下這次獲得的獎勵!”馮陽光站在系統空間中大喊道。

【滴,這次宿主獲得二次獎勵。】 雲深處景自幽 ,這聲音很中性,根本聽不出是男是女,這讓他心裏有些好奇。

馮陽光查看了一下這次的日誌,原來斬首石青松獎勵了一次,然後後面解決傭兵跟

連上之前的一次他還有三次抽獎機會。

“系統使用兩次機會吧!”馮陽光好不容易大方一次,直接兩次,次數多開出來的東西肯定不錯。

在馮陽光焦急的等待中,幾秒鐘之後系統終於傳來他的聲音。

【滴!恭喜宿主獲得拆彈中級,中級升級卡!具體的情況請宿主自己查看。】

然後系統的聲音逐漸消失,馮陽光看着眼前獲得的技能有些蒙圈。

第一個很好理解,但是第二個他就沒見過了,不過他發揮了天朝人的天賦技能,不懂就看說明唄。

拆彈中級:宿主可以在五秒鐘之內判斷出**能不能被拆除,普通自制**還有**宿主能完全拆除,**和其他的有機率拆除。

這個能很好理解,馮陽光看一眼就懂了,不過軍隊在軍隊裏碰到自制**有些太少了,**倒是挺多的,以後他就是排雷小高手。

馮陽光看完第一個後,他立馬把眼光放在第二個上,這個他可是興趣滿滿。

中級升級卡:能把初級的技能升級到中級,衍生出新的功能或強化現有的技能。

“嘶!這個東西簡直就是神器啊!”馮陽光看着這東西暗暗咂舌道,不過可惜只能強化初級的,不過他已經很知足了。

突然他腦筋一動,朝空中大喊道“系統,這張卡能不能用在長春功上?”

虛空中傳來系統的嘲弄聲【請宿主別自欺欺人,長春功屬於功法,不屬於技能。】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