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現在我答應拆遷了。”

“什麼?您……您答應了……”李家成徹底懵了。

記得當初,無論什麼條件,他都不會答應的,誰知道現在又是因爲什麼。

“師傅!您不是缺錢吧。”

“聰明!我交出老街,不過每個村民都要得到相應的報酬,而我只需要個更大的武館場地。”

“沒問題,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李家成拍着胸口保證道。

以爲是多嚴重的事情呢,原來是因爲場地的問題。

莫說老街那邊確實值得開發,即便是沒有老街作爲條件,他都不會束手不管的。

掛斷電話,兩個人約好在別墅裏見面。

李家成帶來位西裝革履的中年,相互介紹後,中年頓時就精神了。

“原來您就是賀先生!”

“言重了,叫我賀平就可以。”賀平與其客氣的握了握手。

而中年則揮手道:“李總已經將情況告訴給我,場地的事情,我儘快幫您物色,至於老街這邊的街坊鄰居,怕是有些不好處理吧。”

想到村民的誓死抵抗,至今王經理都心有餘悸,畢竟那次是找社會人解決的。

不然憑他的身份,指不定會被村民黑圍攻了。

“王經理,如果你還想着強拆,那我們的合作就不用談下去了。”

“師傅誤會!我們肯定會經過正規手段,取得村民們的同意。”李家成慌了。

深怕會引起賀平反感,那麼他學藝的路線,恐怕就要從此斷掉了。

賀平比較瞭解李家成,既然他說不會幹非法勾當,那就肯定不會胡來。

“好!待會兒村代表趙叔會來,我們慎重商議吧。”

“謹遵師傅的教誨。”

一日爲師終生爲師。

傳武最爲注重人品武德,李家成自然不敢挑釁了。


不過片刻,村代表趙叔走來到別墅,見到李家成及王經理,忽然就皺起眉頭。

“賀先生,您……您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那些拆遷隊是王經理的屬下,現在都來到這裏,很顯然就是以老街爲目的的。

“趙叔,他們是來商議老街拆遷的事情。”

“拆遷……”

趙叔有些措手不及,來時並沒有想到,連賀平都摻和進拆遷的事件當中。

“沒錯,老街已經落後了,即便您不叫給我,日後也很難保住的,您應該明白這個道理纔對。”

“趙叔,現在有我師傅做保證,您就就把老街交給我吧。”李家成認真道。

只要能夠得到拆遷權,那麼老街就可以任由他怎麼做了。

“我……我怎麼做主呢?那些都是村民的財產。”

“您放心,無論你們提出任何要求,我都會滿足村民的。”

“賀師傅!您……您怎麼決定呢。”趙叔不解道。

針對拆遷事宜,老街的村民並不瞭解,不過賀平的人品,那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不是賀平當初攔截拆遷隊的,恐怕現在老街早就被夷爲平地了,而拿到他們手裏的拆遷款,同樣都少得可憐。

“趙叔,再原有的額度,再加三百萬,可以把老街交給他們的。”

“什麼!三百萬……”

趙叔險些驚掉下巴,連王經理都目瞪口呆。

“賀師傅!這價格……”

“怎麼?莫非你無法接受?”賀平冷冷道。

對於尋常百姓而言,三百萬的確是天文數字,不過對於李家成的公司,即便害死三千萬都微不足道。

“好!我們成交了。”

“李總!這麼賠償的話,我們後期盈利額度都成問題了。”

老街的地段,的確比較繁華,可造性比其他地方都好。

不過前期投資資金太大,很可能會給他們造成影響。

“混賬!我師傅的話,難道你沒有聽到不成?就算是賠錢,我也必須完成師傅的交代。”

“這……”商人出身的王經理遲疑起來。

李家成擔心會觸怒賀平,當機立斷道:“夠了!錢不夠就找財務,完成不了就不用來工作了。”

“是是是,我這就辦這就辦……”

不過就是個教武的莽漢,王經理就是不明白,李家成何必在意他的意見。 “三百萬……”

“不!嚴格來講,是在原有的基礎上,添加了三百萬的補助。”賀平認真道。

趙叔徹底震驚了,憑賀平的幾句話,就幫助他們謀取這麼多福利。

“賀先生!我……我代表所有的村民感謝您了。”

“不不不!這點算是什麼,何況我的風雲武館不是也在老街。”

“這……”趙叔遲疑道。

風雲武館是在老街不假,不過就賀平與李家成的關係,想要爲自己爭取是沒問題。

“算了,既然趙叔都同意了,那就請回去迅速的操辦此事,至於補償款項,只要簽下合約,我們就會奉上。”

“好好好!我這就回去解決。”

拆遷款翻倍的事情,不管是誰聽到都會同意的,趙叔不過是做箇中間人而已。

送走趙叔,李家成便提議,帶賀平去看新的武館。

由於沒有心儀的目標,漫無目的的尋找幾家,賀平都不是很滿意。

“師傅,這裏已經是最爲繁華的地段了,資金方面您不用擔心,憑您的實力,招收弟子沒有問題的。”

“好,那我事後還給你。”賀平點頭道。

並非賀平拿不出那麼多錢,因爲他還需要武館的擴建。

何況老街那邊的事情,是賀平幫助李家成解決的,他不可能會要賀平出錢。

“師傅,這件事情以後再說吧。”李家成揮手道。

不過到了地方,賀平纔看清楚,原來新武館的對面,是散打武館。

“這……”

“沒錯!這裏就是徐東的散打武館。”李家成道。


曾經徐東喊着打假的旗號,同樣在各大平臺刷屏,不過已經是過氣的教練了。

好幾次因爲挑戰那些傳武師傅,被警告過好多次。

“哼!這下就有意思了。”


“師傅!要不……”

“不用,我看就是這裏吧。”

不等李家成的話講完,賀平直接就打斷了他的下文。

“好!”

賀平的實力李家成清楚,即便是對面的徐東前來搗亂,都未必會有便宜的。

況且徐東是喊着打假的旗號,如果是被賀平給教育了,那豈不是爲賀平打響了招牌。

“喂!王經理,東城武館這片的地方,幫我處理下合同,資金方面找財務就可以了。”

“是!”

見賀平已經同意,李家成直接就交付給王經理,要他來處理這件事情。

就在賀平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見到林峯等人,正好向武館的方向走去。

“你!”

“好巧啊。”賀平笑道。


不過對於林峯而言,他能夠出現在這裏,絕對不是純碎的巧合。

“哼!你來這裏做什麼?”

“你還不清楚,以後我們就是鄰居了。”

“鄰居……”

林峯看向武館對過的地方,難不成他想要在這裏開設武館。

“沒錯!你給我老實點,否則我連你的武館都給你收回來。”

“你……”

李家成是什麼身份,自然就不用多說了,帝都哪裏有人是不認識的。

“李先生!您不會做事這麼絕吧。”

“看你怎麼對我師傅了。”李家成得意道。


賀平代表着傳武,而林峯代表的是散打,日前已經是水火不容的兩個派系。

機緣巧合,李家成拜賀平爲師,尊師重道是應該的。

“算你狠!”

在李家成的面前,林峯討不到半點便宜,怒視了眼賀平便直接離開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