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見丁自苦搶話,很是不悅,當即便是呵斥道。

「我…我知道了!」

丁自苦還想說什麼,可是當他的眼睛對上中年男子的目光后,瞬間氣勢上便是軟了下來,低下頭,轉身便是到一旁的冰箱里拿水去了。

「你就是秦穆然?」

「嗯!」

「知道我是誰嗎?」

中年男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接過丁自苦遞來的水,喝了口問道。

「不知道!」

秦穆然如實地回道。

「那,我現在就告訴你,你給我聽好了!」

中年男子陰沉著臉,接著說道:「我叫徐田華,是保安部的主管,在保安部的部長沒有定下來之前,保安部我說了算!」

「聽說你上午去了司機部,待了半天就來了我保安部,看來還是有點背景的,不過在我這裡,我不管你是什麼背景,該做什麼,就要做什麼!」

徐田華冷哼一聲地說道,今天他接到了人事部的通知,說一個叫秦穆然的人將會調過來,這讓他有些意外,要知道保安部已經很久沒有新人來了,現在突然來了個人,誰知道會不會是空降的部長呢?

徐田華在保安部待了好幾年了才坐到主管的位置,現在原來的部長辭職,可以說成為下一任的部長基本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徐主管這是欺負我一個新來的,要給我下馬威了?」

秦穆然看到徐田華的表情,如何不知道他這是在針對自己。

「給你下馬威又怎麼樣?沒有直接對你動手已經算是人道的了!你別忘了,這要在古代的時候,都是有殺威棒的!」

徐田華雙手交叉在胸前,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你!」

秦穆然見到徐田華這個樣子,便是惱怒,一旁,丁自苦見到秦穆然三言兩語便是輕易地被徐田華激怒,頓時慌了,他可是知道徐田華的身手,看秦穆然那個細胳膊細腿的,要是真的熱血上頭,想不開跟徐田華動手,恐怕就真的是豆腐撞石頭,死無全屍了。

想到這裡,丁自苦生怕秦穆然動手,連忙走到秦穆然的身邊,一手攔住秦穆然道:「冷靜!別衝動!怎麼跟徐主管說話呢!還不認錯!」

丁自苦一邊說著,一邊瘋狂地對著秦穆然眨眼間,似乎在告訴他,一時間的服軟就沒有事了。

秦穆然看著丁自苦的樣子,知道他的用心良苦,再想想今天在司機部已經弄了夠多的事情出來了,他也不想再搞事情,便是眨了眨眼睛,然後臉上浮現一抹笑容道:「徐主管,我錯了,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小弟初來乍到,不懂規矩,得罪了您,您勿見怪,今晚,小弟做東,請你去大保健唄?」

看到秦穆然瞬間服軟,徐田華的眼中頓時閃過一抹輕視和不屑,原來剛剛的硬氣都是裝出來的,骨子裡也是和丁自苦一樣,是個軟蛋!

不過軟蛋歸軟蛋,至少他聽話,能夠受自己控制,那麼就方便自己徹底掌控保安部!

「嗯!還算你小子識時務!」

徐田華嘴角微微上揚,有些得意地說道,他很享受這種被人眾星捧月拍馬屁的感覺。

「好好!只要主管您喜歡,都給您弄過來!」秦穆然半彎著腰奉承地說道。

「不錯,不錯!小夥子,有前途!以後在保安部好好看,我保證你的前程似錦!」

徐田華心情大爽,笑道。

「謝謝主管!那我就在這裡恭賀主管早日榮升部長了!到時候還望提攜提攜!」

秦穆然繼續拍馬屁地說道。

「好說好說!」

徐田華單手揮了揮,故作謙虛,然後繼續說道:「一會兒公司的員工就要打卡上班了,今天你是新來的,一會兒讓釘子帶你去熟悉熟悉流程!」

「好嘞!」

秦穆然臉上露出笑容道,儼然一個走狗的樣子。

「嗯,下去吧!」

徐田華的眼中毫不掩飾的厭惡,揮了揮手,便是轉身前往健身房裡的浴室。

看到徐田華帶著一幫的人離開,釘子才長長舒出了一口氣,走到秦穆然的面前,心有餘悸地說道:「兄弟,剛才真的好險,幸好你反應機靈,要不然的話,就慘了!」

「怎麼樣?哥們我聰明吧!」

秦穆然臉上露出嘚瑟的笑容,但是他的心底對於剛才徐田華的表情卻是在冷笑。

「你厲害!說真的,你可千萬別跟徐主管動手,他可是咱們保安部實實在在的第一高手!」

丁自苦生怕秦穆然還會跟愣頭青一樣地跟徐田華動手,連忙提醒地說道。

「第一高手?他很厲害嗎?」

「那當然了!你是不知道,徐主管以前可是當過兵的,一身實力就算是我們保安部的五個人都打不過!好傢夥,就那個肌肉不是虛的!」

丁自苦說道。

「呵呵,也就那樣吧!」

秦穆然想到了徐田華的樣子,再聯繫他先前打拳時的狀態,瞬間對於他的實力瞭然於胸。

保安部的第一高手?呵呵,一個勉強進入三流高手序列的人,竟然都能夠猖狂至此,那麼整個保安部的實力也未免太……不說其他的,隨隨便便一個二流高手闖入盛康集團的話,恐怕都會如入無人之境。

「看來,這個保安部的問題還真的不小啊!」

秦穆然在心中想到。

「那個,秦哥,要不我帶你去檢驗口吧,帶你走走流程?」

丁自苦不知道該怎麼說了,看著秦穆然建議道。

「釘子,別叫我秦哥啊,我沒有那麼勤奮,你還是叫我然哥吧。」秦穆然笑了笑,「剛剛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攔著,我真的擔心打死他。」

「沒事。沒事,我這個人就是膽子小,喜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釘子憨憨地笑道,卻是自動忽略了秦穆然後面的那一句話,在他看來,秦穆然就是在自己面前吹吹牛,還打死徐田華?不被徐田華打死就算是好事了。

「我們走吧。」

秦穆然點了點頭,便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在丁自苦的帶領下,向著盛康集團的大門刷卡處走了過去。 接着就看到一隻野貓竄了過去,我拍了拍胸脯,頓時鬆了一口氣,心道真是大驚小怪了。

被這隻貓這麼一弄,我倒是放鬆了點,也沒那麼膽小了,直起身子就繼續往前走,走了小半天,天色都有點沉了,也沒有到山頂,我心裏有點着急,就走快了幾步,走着走着突然聽見一陣斷斷續續的哭聲。心頓時一沉,想着這山裏連個人影都沒有,怎麼就突然冒出來這麼個聲音呢!

山本來就空蕩,而且那哭聲哀怨悽慘,十分有穿透力,居然引起了陣陣回聲,我嚇得停下腳步,生怕這山裏真有鬼。

聽了有一會兒,發現那哭聲還在,我心一橫,就朝着哭聲的反方向走,誰知道走了一會兒,那哭聲不僅沒有變小,反而越來越大,而且像是離我更近了!

這下我終於是發現不對勁了,心裏慌的厲害,逃一樣再次朝着反方向跑,跑了有十幾分鍾,豎起耳朵一聽,一顆心算是掉回了肚子裏,那該死的聲音終於沒了。

抹了抹額頭的汗,繼續往前走,穿過樹林,是懸崖峭壁,那兒還有一道小溪,順着山一直往下流。

我擡頭看了看,也快到山頂了,看來得抓緊時間了。這麼一想,我就趕緊往前走,剛走沒兩步,突然發現身旁有兩個溼噠噠的腳印。 總裁閃婚厚愛 我頭皮一麻,嚥了口吐沫,使勁盯着那兩個腳印。

順着我剛纔走的地方看下去,有一排的腳印,就好像是跟着我一起上來的!我心裏咯噔一下,驚得差點跌下去,趕緊看了看四周,沒有一個人影,那身邊的腳印到底是怎麼來的!?

我雙手抖的厲害,顫着腿往前走了兩步,我身旁就立馬又多了幾個腳印,我怕的要死,就連嘴脣都開始發顫了,從來沒有一刻,我像現在這麼不知所措過。在我身邊,它、就在我身邊!

一想到這個可能,我就嚇得尖叫一聲,瘋了一樣往前跑,直到累的跑不動了,才垂着腦袋坐在地上,看看身旁,那兩個腳印依然還在,我抓了抓頭髮,心裏又驚又怕。

終於忍不住,我扭過腦袋朝着身邊吼,“你他媽的給我滾出來!想殺我就殺,躲躲藏藏的當什麼縮頭烏龜!”真他媽的受夠了,就算是真死在這兒,也比現在時刻都提着一顆心要好受,再這樣下去,就算不嚇死,也得嚇成神經病!

正想着呢,突然有隻冰涼的手攥住了我的手腕,我倒吸一口涼氣,渾身一個激靈,嚇得腿立馬軟了,一個踉蹌就要坐在地上。

接着有力的手臂突然攬住了我的腰,把我往上一提,然後就聽見一道熟悉的嗤笑聲,“剛纔倒是牛氣的很,現在怎麼就慫了。”

是楚柯!我擡起腦袋激動的看着他,一顆心頓時鬆快下來了,看着那張平時讓人咬牙切齒的臉,這會兒真是怎麼看怎麼親切。

“你怎麼來了?”

他也沒搭理我,斜了我一眼就放開了手,雙手抱胸站在一旁,眯起眼開始打量着我的身後,過了好一會兒,突然就冷笑一聲,“你要是不想讓她死那麼快,就有多遠滾多遠!” 此時,已經是下午的兩點,康參集團的員工都陸陸續續開始刷卡進入公司。

秦穆然在丁自苦的帶領下,來到了集團大門刷卡處進行安檢。

看著一個個都拿著自己的身份卡刷機進入集團之中,秦穆然感覺,還是自己悠閑快樂的好,他們一個個這麼忙碌何必呢?逍遙人生多麼開心。

秦穆然站在一旁,如同機器一般,看著眾人刷卡進入,突然,一道倩麗的身影引入眼帘,秦穆然的目光頓時便是被吸引了過去。

「然哥,喂,然哥!」

丁自苦注意到了秦穆然的樣子,拱了拱秦穆然道。

「啊?釘子,怎麼了?」

「然哥,你就別看了,那是咱們康參集團有名的平民女神,據說咱們公司裡面,好多部門的領導都在追求她呢!」

丁自苦在秦穆然的耳畔小聲地說道。

「平民女神?真的假的?她還這麼受歡迎?」秦穆然有些意外地問道。

「那可不!你可不知道,這個莫輕舞不僅人長得好看,而且待人做事都十分的和善,導致公司里的人都很推崇她!」

說著,丁自苦的眼中也是慢慢的仰慕。

「看來你也很是崇拜她啊?」

秦穆然看著丁自苦的樣子,笑了笑道。

「當然,然哥,雖然我有了老婆,但是我也是個男人,能夠被女神對著笑一下,就是讓我死都願意啊!」

丁自苦一臉花痴地說道。

「要不我就滿足你這麼一個『求死』的願望,讓她對你笑笑?」秦穆然開玩笑地說道。

「然哥,你別鬧了!你才來康參集團多久,女神怎麼可能聽你的!不吹牛你會死啊!」

魔法種族大穿越 「哥像是那種會吹牛的人嗎?我一直覺得我挺真誠的!」秦穆然被丁自苦說成吹牛,整個人都很委屈了!現在的世道是怎麼了,說真話就會被認為是吹牛嗎?這也太……「要不我喊她過來給你笑笑?」秦穆然心中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在丁自苦面前展示下自己的實力。

「呵呵!然哥,不是我說,你要是能讓平民女神對我笑一下,以後我釘子為你馬首是瞻!」

丁自苦也是倔強,立刻回道。

「你說的!」

「也!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好!那我就喊給你看看!你等著做我小弟吧!」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露出奸笑,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他潤了潤嗓子,然後便是對著迎面走過來的莫輕舞喊道:「輕舞妹妹!」

他的聲音不大,但是卻是讓周圍的人都聽到了!

當聽到「輕舞妹妹」四個字的時候,周圍準備刷卡的人都愣住了!

「卧槽?你們聽到了什麼?他喊誰?」

「他喊平民女神妹妹?叫的這麼親昵?哪個混蛋上次告訴我說平民女神是單身的,給老子站出來!打不死他!」

……因為秦穆然的這一聲喊,頓時他便是成為了眾人議論的焦點。

「秦大哥?你怎麼會在我公司?」

莫輕舞原本正準備排隊刷卡,突然聽到有人喊自己,順著聲音看去,赫然便是看到了秦穆然,頓時便是有些好奇。

「哈哈,你猜!」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我猜不到。」

莫輕舞搖了搖頭說道。

「因為我夜觀天象,北斗南移,星象告訴我,今天你會遇到一個無敵的帥哥,並且還能夠聊上幾句,所以我就來了。」

秦穆然使出他一慣的神棍套路,對著莫輕舞俏皮地說道。

「秦大哥,你又這樣!」

莫輕舞聽到秦穆然的話,臉不好意思地紅了起來。

看到莫輕舞和秦穆然這一打一鬧的,一旁的丁自苦算是看懵了,何著,秦穆然沒有吹牛逼啊,他和莫輕舞還真的認識,而且看著樣子,似乎關係還不一般……「然哥,你真的跟平民女神認識啊!」

丁自苦瞪大了眼睛,嘴巴張成了「O」型。

「廢話,要不然你還真的以為哥吹牛呢!」

秦穆然嘚瑟地抬了抬下巴,很是神氣。

「哥!你是我大哥!我真的服了你了!」

此時,丁自苦算是真的服了秦穆然了,能夠和全公司員工的夢中情人認識,光是說出去都足夠遭到無數人的嫉妒了!更何況還是如此的親密!

「低調,哥只是個傳說!」

秦穆然用手捋了捋額前的劉海,很是自戀地說道。

「秦大哥,這位是?」

莫輕舞看著一旁長得有些猥瑣的丁自苦,問道。

「啊?他啊,我小弟!」

秦穆然想到剛剛丁自苦的保證,立刻便是順勢當起了大哥說道。

「小弟?」

莫輕舞有些不解,因為從丁自苦身上穿的制服,她可以判斷,丁自苦應該是公司保安部的保安,可公司的保安怎麼會成為他的小弟呢?

「對!他被哥的魅力所折服,求著我要做我的小弟,我沒辦法,只能夠勉為其難地收了他了!哎,帥,其實有的時候也是一種罪過。」

配合著秦穆然略帶憂鬱的眼神,整個人看起來都是那麼的裝和欠揍。

「卧槽!這誰啊?在女神面前這麼裝?」

「哥們,你別攔著我,我快要忍不住上去錘他了!」

「我沒攔著你啊!」

「胡說,那是誰攔著我!」

「套路啊,女神怎麼能夠跟這種人說話!」

「女神,不要相信他,你跟我走吧!我對你是真心的!」

……看到秦穆然這樣滿嘴跑火車,周圍的康參集團員工一個個義憤填膺。

「那個,秦大哥,你到底來幹嘛了?」

莫輕舞自然也聽到了周圍人的議論,這讓她的臉更加的紅,低下頭,小聲地問秦穆然道。

「我來養老啊!」

秦穆然笑了笑說。

「養老?」

「嘿嘿,輕舞妹妹,告訴你個秘密。」

秦穆然湊近莫輕舞的耳畔,但是再其他人的眼中,這可是明目張胆的調戲啊,可是女神呢?竟然都不反抗的,還主動湊耳朵過去!

一片謾罵。

「我來就是幫我老婆的忙,所以就是在這裡混吃等死的!」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