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外面有幾個人自稱是附近的鎮長,想要求見。”說完把名帖交給了李易。

李易一看,發現真是,分別是樑家鎮,大谷鎮,小谷鎮,鐵黎鎮。四鎮的鎮長前來。

“你去把他們帶到會議室,並且通知陳宮過來,去吧。”李易揮了揮手,讓那守衛去辦了。

自己先是來到會議室,等着他們的到來。

不一會,陳宮就到了,並且帶來了趙雲,兩人坐在李易的左右方,等着四鎮鎮長的到來。

等了一會,四名老者就來了。

只見他們有的頭髮花白,有的半黑半白,說明年歲不小了,至少五十歲以上。


“諸位請坐,在下就是無天鎮的鎮長一天。”見到四人前來,李易示意他們坐下。

四名鎮長也不客套,直接坐下了。

其中頭髮花白的打量了一下趙雲和陳宮,發現一個英氣勃發,真是個勇將。

另一個則是有些看不透,時而眼神如電,時而渾渾噩噩,時而瀟灑如雲,讓人捉摸不透。

在看李易,發現很是平常,沒有突出之處,但是正是這點,讓老者更是驚訝。


要知道趙雲和陳宮都不是簡單人物,能讓這兩人投效,李易的能力肯定很強,只是不知道是那點。

想不明就不想了,老者站了起來,先是一拱手然後說道。“在下樑家鎮鎮長,梁書納。參見一天大人。”

“不敢,不敢,老者請坐,坐下說。”李易見到他年歲很大,就示意梁書納坐下說。

“好,老朽就不客氣了,我們四人前來就是看一看無天鎮有何能力,統轄我們。”老者坐下後,很是不客氣的說道。

“哦。幾位估計是來了有幾天了,不知道看的怎麼樣了。”聽着老者不善的語氣,李易也不生氣,平靜看着他們。

他們不來李易纔會驚訝,要知道無天鎮還不是小城,但是有了小城的權利,他們這些鎮子的鎮長要是不來,就是有大問題。

一但這樣,李易就會前去調查,那樣以來既費時又費力。


“不過,我們幾人通過一番瞭解,對無天鎮的統轄沒有意義,這是這個月的月錢,請大人收下。”老者一下子語氣一變,變得有些低聲下四,並且拿出一疊金票。

“這是?”李易接過金票,系統提示響起。

“叮。獲得黃金四萬兩。”

四萬兩黃金?月錢?難道是每個月都有?李易有些懵了。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大人不知道?每個村子和鎮子每月都要向城市繳納月錢,已求保護。。。”梁書納把大致的情況說了一遍。

李易一聽,就明白了,原來鎮子和村子是城市的附屬,每個月需要上交一定的黃金,算是保護費,也是表示附屬的意思。

村子是每月一百兩黃金,鎮子是一萬兩黃金,月月都要交,雖然這不是朝廷規定的,但是幾百年下來,大家也就約定俗成,這麼定了下來。

不過要是村鎮出了事情,你不去管,那村長和鎮長就會上報給太守。


除非你後臺太硬,不談沒你好果子吃,不少的城主都是因爲這個被革職,甚至擊殺。

冷情王爺的下堂弃妃 ,已表示依附,不過李易也就免了。

當時公孫瓚連提也沒提,估計是感覺對李易有些虧欠,也就免了。

“哦,原來如此,既然這樣,只要你們四個鎮子出事了就來找我,我給你們擺平。”聽到這裏,在看着黃金的增加,李易高興的說道。

“多謝大人,既然這樣,我們就告辭了。”聽到李易的答覆,四位鎮長面帶笑容的離開了。

四人走後。李易問道。“公臺,他們說的是真的?”

“是,難道主公不知道?公孫太守沒有和你講?”陳宮看向李易。

“這個,沒有,公孫太守什麼都沒說。”李易搖了搖頭。

“哦,這樣大妙,看來咱們能節省不少的錢財,甚至可以快速的發展壯大。”陳宮有些開心,要知道李易給他的兩千萬兩黃金,如今花費了不少。

而鎮子有沒有什麼賺錢的來路,這樣下去,早晚坐吃山空,就算是升級爲小城,獲得了村鎮的月錢,那也是要上繳給太守的。

不過無天鎮則是不一樣,公孫瓚既然沒說,就是不會來要,而且李易的身份特殊,是公孫瓚的長史。

要知道長史可是太守的文官之首,這足以表明公孫瓚對李易的重視。

一個月的月錢算下來至少有百萬兩黃金,足以維持無天鎮的建設,甚至一年之後還有盈餘。

“我知道了。對了城牆的建設如何了?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完成?”李易點了點頭,問道。

“主公,按照如今的進度,至少三個月才能完工。”陳宮想了想,如實說道。

“三個月?太長了,爭取一個月內完工。”李易聽到三個月,很是不滿意。

“一個月?可是那樣一來,花費有些大!”陳宮說道。

“花費再打也要完成,然後大力發展農田,糧食很重要,咱們不能總靠收購,要自己種植。”李易肯定的說道。

陳宮一聽,雖然有些不解,但是李易說的也沒錯,糧食很重要,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比士卒還重要。

要知道如今亂世即將到來,他們這些歷史名將名士都有所感應。

十星皇者I死亡之星 ,只有手裏有士卒,有地盤就可以爭霸天下,而士卒需要糧食和裝備,纔可以有戰鬥力。

沒有裝備,可以去搶,去造,可是糧食不一樣,需要半年的時間才能成熟,一年也才兩季。

這樣以來糧食的地位直線上升,到了那時糧食就是最好的武器。

“主公,我明白了,爭取一個月內完成,不過如今當務之急是把這個月的月錢收上來。。。”陳宮提議道。

“嗯。公臺說的對。子龍。要麻煩你了。”聽到陳宮的提議,李易說道。

“屬下在。”趙雲聽到李易叫他,一下子精神了。

剛纔陳宮和李易的談話趙雲都聽到了,雖然趙雲都聽到了,但是不是很上心,他是戰將,不喜歡這些文官方面的事情。

“子龍該出去轉轉了,帶着五十萬幽州鐵騎,不對,你的白龍軍團,挨個村鎮的轉悠一番,把咱們無天鎮的事蹟說一說,這樣以來,他們就會乖乖的前來上交月錢。並且還能訓練一番。。。”李易想到這裏,越說越開心。

陳宮在一旁時不時的插上幾句嘴,補充一下。

經過半個時辰的討論,趙雲帶着如今五十萬的白龍軍團出發了。

陳宮則是開始加快城牆的建設,李易則變得有些無聊了,可是如今他不能走,無天鎮還不能步入正軌。

無聊的李易去找張讓了,看看事情有沒有進展。 「影,你怎麼出去一下,情緒更不好了」玉笙寒看到自己的妻子魂不守舍的樣子。

他們幾個人也看出來了,風影都和他們生活很久了。

「影,你怎麼了,是遇到什麼事情了嗎?夏韻停下來削蘋果當然手。

「嫂子沒事,只是想著出來一段時間了,想家裡兩個孩子了」風影不敢告訴他們呀。

「嗯,都是岸不懂事,讓你們浪費了這麼長時間了」。

「嫂子不要這樣說,岸就是貪玩,岸下次不可以這樣了哦」。

玉笙寒可不相信她說得。

岸,心情本來就不好,聽到風影說他,回道:「知道了影姨。」

「大哥,嫂子我帶影先回去了,這裡有空霆和沉璧看著,有什麼事情讓他們去做吧」。

「你們都回去吧,放心吧,我們自己可以處理好的」辰曜其實和岸一樣,都希望洛夢櫻可以過來的,他還沒有弄清楚她的事情。

洛夢櫻受傷的事情很快被他們知道了。

優莎娜的人就在醫院,雖然不知道洛夢櫻的具體身份,但是一定不是他們能想到的,所以他們不敢隱瞞,優莎娜也匆忙的趕了過來。

厲熠的人是在洛夢櫻周圍的,怕被發現所以離得有點遠了,他們做得不好,但是如果不告訴厲熠,他們死得更慘。

反應最快的是雪晴身邊的那些人,他們正常情況下是要接到命令才能動的,但是事急從權了。

雪晴還是帝皇市的管理者呀,所以她有權讓人在血庫里取血。

他們可是連直升飛機都用上了,血液很快就送送過來了。

「你們是什麼人,這裡閑雜人等不得入內」有人已經把這裡保護起來了。

「我們是來送血液的」他們從總部出發,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人的血,但是可以讓他們親自來送,這個人一定很重要的。

「你們從哪裡來的」優莎娜知道他們是有血庫的,但是是誰這麼快就送過來了呢。

「帝皇市四院的人,我受帝皇市現管理者的吩咐送來的」。

「讓他們進來」優莎娜是知道的。

「等一下,他們怎麼可以隨意進來呢,把你們的東西拿出來,我要檢查。」從暗處走出了一個男子。

「我們不是你們可以檢查的。」

那個人動手去搶了,還把東西打倒的地上。

「少主命令把背叛者捉起來」帝皇市四院的人,叫了一聲,很快就把那些要搶東西的人控制著了。

「你們不是來送血液的」。

「我們當然不是。」

「幽幽要血,你們怎麼不把血液帶來呀」優莎娜還是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回事但是現在最重要事情。

「放心吧,血液在樓下了,我是來清理少主身邊的人背叛者的。」

「你是怎麼知道的,你們真的好,好。」

「帶下去。」

「你們是帶了血液來了嗎?」墨昊靳知道自己是幫不上忙的。

「我們來了,馬上送進去」雪晴她怎麼可能放心交給別人呢。

「你們是不是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了,所以可能這麼快就反應過來呀」墨昊靳想到的就只有這種可能,就算他們能力再強也不可能這麼快的。

「誰在哪裡」親衛隊的人很快就發現附近有其他人存在。

「是我們」玉笙寒聽了風影的話,也過來看一下。

「玉公子,玉夫人你們怎麼在這裡」墨昊靳已經讓人封鎖消息了。

「我聽說她的事情了,過來看一下」玉笙寒把自己的妻子拉在身後。

「謝謝你的好意,我們這邊可以了」優莎娜可不打算這些外人攪和進來呀。

剛剛出來的護士看到風影在這裡說:「玉夫人你在這裡呀,我剛剛去找你,但是說你回去了,見到你真好了,獨孤醫生說希望你可以幫他,你快跟我進來吧」。

「你帶她來的醫院靠不靠譜呀」優莎娜是擔心洛夢櫻的安全呀。


「你去吧,我在外面看著你」玉笙寒讓她放心。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