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因為有他們的捨生忘死,所以林凡才逃得升天,到最後,一元聖地掌門,威震天下,自詡無敵的一元子親自出手,也沒有留下林凡,何其打臉?

隨後,關於林凡為何會忽而成為叛徒,的根本原因,喧囂塵上,有人嘲弄,有人不在乎,修者界本就這樣,殺人奪寶,那一天不在發生?

只不過,是因這件事的主角變作了高高在上的一元子,以及曾經有小無敵之名的林凡身上,所有吸引了太多關注而已。

他們在想,那個少年,真的是去了其他世界么?

若是真如此,他能回來么?

若是他回來,會做什麼?

林凡走了,離開這個世界,不再是秘密,所以李廣與無劍皆知曉了,同時,古鱷一族所在禁地之中的天府之人,當然也知曉了。

他們在大笑,他們的王沒死,那麼自然有朝一日便會王者歸來,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苦苦修鍊,待他歸來時,伴他征戰天下。

林正看着在岩漿海上與魅兒交談的女子,眼中儘是滿意。

舞傾城回來,找上陳玄東,道:「我就知道他不敢死,若是他死了,我真的會隨意找個人便嫁了。

陳玄東點頭,隨後舞傾城道:「你就在此處,不知他多久才會殺會這個世界,但是不管多久,都要等他。」

陳玄東再次點頭。

舞傾城道:「我會為你們提供一切資源,這件事,不可能就這麼完了,但是任憑外界血雨滔天,你們也不要出去。」

陳玄東張了張口,但最後沒拒接,只是點頭:「是、嫂子。」

舞傾城怔了怔,但沒拒接。

外界。

「洞口毀了,怎麼辦?」李廣臉色難看無比。

這是當初無劍進入列國大陸的通道,卻是毀在一元子的那一拳之下。

無劍沉默:「只有走界壁。」

李廣點頭:「但是小魔尊他們肯定在哪裏等我們。」

無劍看着李廣:「你留下,我必須去無盡海域。」

「一起走。」李廣開口,怎麼可能讓無劍一個人去冒險。

隨後,他們向界壁而去。

無盡的黑暗,似過去了幾百個紀元,林凡感覺自己像是被永恆的放逐於無垠虛空之中。

他有所知、有所想、知曉發生了什麼事,但就是無法睜眼,無法開口。

這好像是身體機能判定他太傷,所以需要自閉療傷一般,他可以感知到,神魂海之中的閃電武魂飈射千萬縷金色的電絲在他殘破的肉身之上亂竄。

他可以感覺到,自己像是沿着未知的軌跡,朝着既定的方向而去,終究是傷太重,最終他連最後一點意識也失去。

……

「瑪德、真是晦氣!大早上出門的就踩了烏鴉屎!」

迷糊中,林凡似聽見有少年的咒罵聲。

他警覺起來,想要起身,但依舊不能做到。

「哥哥、他好凄慘啊,身子都快破了。」

嬌弱的少女聲響起,林凡感覺到,有一雙溫潤如玉的纖纖玉指,在試探自己的鼻息,隨後,少女驚呼道:「天吶,肉身都殘缺了,竟然還沒死。」

少年咂嘴,隨後道:「這種傷勢沒死,肯定是了不得的修者,而且,能夠將他擊傷的肯定是大人物,救他怕是……」

少女猶豫了下,道:「娘親與爹爹沒死前,說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林凡想着,這少年少女,原來是一對孤兒,聽聲音估計不過十三四歲,沒想到,自己運氣好算好,從無垠虛空墜落後,竟然沒有掉進某個禁地,或者是妖獸叢林之中。

「行了行了,知道你心軟。」

少年不滿的嘟囔,隨後林凡感覺到,兩個小小的身軀,費力的將自己搬進房中。

就此,林凡再次暈厥過去。

一夜過去,林凡的意識復甦,他感覺得到,少女在小心的給自己包紮傷口,而那個少年雖然一直在抱怨,但卻是在小心的給自己喂水。

如久旱甘霖,這清水似滋潤了林凡般,他知道,自己距離蘇醒,應該不遠了。

「哥哥、你快去採礦,若是完不成任務,他們不會饒了你的。」

少女與他哥哥開口。

「小蝶,你在家一定要關好門,不然那個人來,怕是……」

小蝶嬌柔的嗓音很好聽:「哥哥、你放心,我一定把門關得死死的,不會讓任何人進來,而且,我們家還有大黃。」

「採礦?」林凡有點不解,這麼年幼的人,誰叫他們去採礦?

還有,這小蝶的哥哥說的,讓她防備那個人,莫非……

「砰!」

便在小蝶的哥哥將去採礦之時,他們的房門被粗暴的撞開,隨後,戲謔的聲音傳來:「小廢材,我和你說的事,考慮得怎麼樣了?」

「死都不會答應,不就是十塊元石的任務么?我家有礦,一定完成。」

林凡明顯感覺到,小蝶的幼小的身軀在顫抖。

「哼、廢物,你家的礦早就隨着你爹娘的死去而被我家父親霸佔了,現在,只給你兩條路,第一,現在拿出十塊元石,第二,讓你妹妹做我小妾,不然現在就讓你這個廢物死!」

林凡的手指微微顫動了一下,這一幕,多熟悉,好像來到幼時,馬江那個廢材欺辱樂瑤時。

「我說了,我會去完成任務,時間沒到,憑什麼向我發難?」

小蝶也顫顫開口:「馬少爺,求求你繞過我吧,我哥哥一定一定會將元石給你的。」

馬少爺哈哈大笑:「就憑這個廢材?他去哪裏拿元石來?」

「哼哼、所有礦島的居民,每個月都必須交足十塊元石,不然丟進海中喂海獸,你們已經三個月沒交,若不是有本少爺求情,你們早就死了。」

林凡在思索,這麼聽來,此地是名為礦島的地方,而在仔細想,他應該是真的來到了無盡海域。SG 艾瑪迪烏斯通過研究發現這些蜘蛛的主要食物就是那些飛在天上的蝙蝠並且它們雙方都以彼此為食,這隻巨型蜘蛛體內甚至還具有強大的能量反應,這個發現讓他欣喜若狂。

已經陷入亢奮狀態的艾瑪迪烏斯拍著胸脯表示在遺迹最底層絕對有古代火星人遺留下來的設備並且仍在運轉!

他猜測那些設備會間歇性地製造一些蘊含能量的物質投放到遺迹各處,而蜘蛛之母所在的巢穴其實就是連接遺迹四層的通道之一。

蜘蛛之母和它的配偶通過常年吞噬那些帶有能量屬性的物質會變得更大,更強,存活的更久!

零號聽聞后對老煙鬼猜測的結果佩服得無以復加,他也是通過翻譯大量的文獻才發現的這則信息的,而艾瑪迪烏斯僅憑解剖一具屍體就能獲得如此多的信息不愧是最頂級的科學家!

理論上蜘蛛之母可以存活數百年甚至上千年之久,而每一代蜘蛛之母基本都是被它們的子嗣所殺死,因為蜘蛛之母在臨死之前都會對自己的子嗣展開大規模的屠殺!

由於蜘蛛之母吸收了極其龐大的能量物質導致其身體出現可怕的畸變,在肉體受到劇烈疼痛的折磨下只能依靠屠戮子嗣來緩解痛苦。

而最終的結局就是被奮起反抗的子嗣們吞噬殆盡,直到最後出現新的蜘蛛之母整個族群才會重新恢復正常秩序。

蜘蛛一族只要進行一次內亂就會損失至少總數量的七成,每當這時候幾乎鋪滿地面的蜘蛛屍體就會讓蝙蝠族群變得更加龐大。

而等蜘蛛一族內亂平息后蝙蝠一族就會再次成為它們的食物,幸虧兩個種族之間可以保持一個微妙的平衡狀態才得以變成如今的樣子。

當然由於整個遺迹三層長期受到那未知能量物質的輻射,那些生長在天花板上散發著微光的植物也是變異之後的產物,那些蝙蝠在必要的時候也能依靠這些植物的果實來充饑。

「我真後悔不該挑戰噩夢難度啊!」吉斯看著眼前如潮水般朝他們湧來的蜘蛛群叫苦不迭,有同樣想法的另兩人此時臉上也是一副煩躁模樣。

「閉嘴!快點做好準備,蜘蛛群又來了!」伊撒爾手中的裝甲防彈盾牌已經破損嚴重,他的身上也是傷痕纍纍,如果不是他頂在隊伍前面承受了大部分的傷害這支隊伍早就覆滅了。

蒙特此刻也是後悔不已,他們雖然通過密道進入到了遺迹三層深處,可是來到的位置卻是蜘蛛巢穴附近!

蒙特的確掌握了一部分遺迹內部的具體資料,可那是在種子空間里和契約者們通過交易獲得的,簡單來說這些資料並不完全準確。

那名與他交易的契約者也告訴過他蜘蛛群的數量會比較多,但他卻從沒想過會是以百萬單位來計算!

其實這種程度的爾虞我詐在契約者之間早已是司空見慣的事,開始笑著一張臉與你進行交易,完畢之後立即反手一刀捅入你的腰子,當你倒在地上還流著血對方就已經開始搜刮戰利品了!

當三名契約者來到遺迹三層的瞬間他們立即就被一堆蜘蛛所淹沒,蒙特很明顯的被人家給坑了,本想沿著來時的暗道返回卻發現入口已經關閉。

如今他們只能硬著頭在一個被封閉的狹小甬道里進行防守,地利的優勢被他們三人發揮到了極致,可是看著面前好似完全沒有減少的蜘蛛群三人眼中露出了絕望。

就在三人已經撐不住打算使用最後的底牌時,一聲尖銳嘶鳴從他們不遠處響起,正在進攻的蜘蛛群幾乎同時停止了動作,緊接著一齊瘋狂嘶叫了起來。

看著這些明顯已經陷入暴怒的蜘蛛群,三人都已經做好了殊死一搏的準備卻發現這些蜘蛛居然沒有再繼續進行攻擊。

只見這些蜘蛛好像是接到某種命令一般,齊齊轉過頭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很快他們周圍就陷入一片寂靜,死裡逃生的三人互相看著對方一副茫然無措的模樣。

蒙特咬著牙率先走出了甬道,他必須要了解當前的情況,在確認周圍已經基本安全后立即通知兩名隊友趕快去完成任務。

甬道盡頭的出口連接著一個巨大的地下溶洞,溶洞頂部居然擁有某種照明設備將其內部空間一覽無餘的展示在了眾人眼前,而在溶洞底部則擺放著上千枚大小不一的繭,有的繭居然還在微微晃動。

蒙特猜測那些被捕獲的人類士兵們應該就在其中,而在這上千枚繭的附近還有不斷來回巡邏,渾身呈乳白色的大蜘蛛,好在它們的數量並不算多。

看到眼前數量如此恐怖的繭它們臉都抽到了一起,損失大量裝備的三名契約者只能小心躲避那些巡邏的白色蜘蛛才能對繭進行破壞。

那些製成繭的蜘蛛絲具有極強的韌性,就算是利刃都很難將其破壞,好在契約者們身上的武器也不是凡品,雖然將繭打開很麻煩卻也不是很麻煩。

唯一阻礙他們的卻是大多數繭里要麼是被蜘蛛所捕獲的蝙蝠,要麼就是已經化作枯骨的不知名生物…

直到破壞了十多個繭眾人才拯救出一名摩登軍團的士兵,而且這個倒霉鬼好像呈中毒狀態,全身好像被麻痹的無法動彈連話都不能說。

將被救出來的傢伙拖回甬道后眾人繼續做著拆解的工作,而幾人都沒發覺在這巢穴的正上方已經有八隻帶著血色的眼睛悄然盯向了他們。

薩卡沙在看到出現在眼前的綠洲時只覺得心力交瘁,從沙漠小鎮離開后就騎上我心愛的小駱駝,沙漠永遠不會堵車。

可誰知道剛走到半路突然就遇到了一場巨大的黑風暴,恐怖的沙塵暴足足持續了五天,如果不是及時發現了一片岩石區,通過殺死駱駝用它的屍體製造了一個營養繭來包裹自己進入到休眠狀態,薩卡沙甚至覺得自己不一定能活下來。 夜北梟回想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江南曦看似就是簡單的一個人,可是,她每次出事,背後都有人幫她。

上次的兩次視頻事件,就是很好的說明。

還有,江南曦出現了,那塊他找尋了六年,都沒有結果的手錶,就憑空出現了。這難道只是巧合嗎?

還有那個他見過一面的小男孩,憑空出現,現在又憑空消失,這也不是一件正常的事。

能很好地隱藏一個人的行蹤,要麼就是具備強大的背景,要麼就是具有超強的網絡能力。

很顯然,無論是江南曦的事,還是小男孩的事,都屬於後者。

一開始,夜北梟並沒有把小男孩和江南曦聯繫起來,可是那個讓他抓不著看不到的高手的存在,讓他把這些事都串了起來,讓他得出了一個可怕的結論:江南曦是六年前的那個女人,而那個小男孩,是他們的兒子!

而那個莫薇薇是江南曦找來,試探他的!

雖然這個結論很荒謬,也有很多的不合理性,可是卻讓他激動得兩夜沒有睡着覺。

他迫切地希望,撥開雲霧見天亮!

而今天江南曦見到他時的慌亂和緊張,讓他對自己的推斷,更加確定了幾分。

江南曦,我看你還能騙我到什麼時候!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