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貴,給這匹馬取個名字吧!”

“那個,煩勞少爺賜名。”

薛禮拍馬屁道。

杜荷也不墨跡,看看馬匹,全身黑漆漆,無一根雜毛,與傳說中烏騅相似。

少了四個蹄子上的白色。

“仁貴,此馬叫烏騅,你們二人覺得咋樣?”

“好!西楚霸王的坐騎是踢雪烏騅,此馬四蹄上少了點白色,確實可以叫烏騅。”

典韋開口道。

“多謝少爺賜名,以後此馬叫烏騅。”


薛禮聽了挺喜歡的,開口致謝道。

杜荷、典韋、薛禮三人牽着馬回到客來居,薛禮對那匹馬則愛不釋手。

幫馬匹刷身子。

看得杜荷、典韋二人無言。

“老典,取出幾片馬蹄鐵出來,讓薛禮釘在烏騅蹄子上。”

“少爺,知道了。”

馬中三寶,一旦配備在烏騅身上,其性能會有極大提升。

……

洛陽城中一個僻靜院落:


這是洛陽城地下勢力大本營,負責人四十多歲,一名非常勇武的牛逼人物。

此人叫關豹,來歷不明。

幾年前獨自一人進入洛陽城,單槍匹馬壓服城中組織–黑虎組織。

從此成爲洛陽城中地下勢力的老大。

胡抗曾經是黑虎組織頭領,被關豹打服,成爲其手下得力干將。


胡抗帶着一羣斷手斷腳的小弟回來,馬上向關豹彙報。

“關大哥,一定要爲我們報仇雪恨呀!那個叫杜荷的小子,實在太囂張、狂妄,

根本沒把我們黑虎組織放在眼裏。不過,那小子手下有一個很能打的人。”

胡抗叫嚷道。

關豹驚訝萬分!

胡抗的能力不用質疑,絕對是高手。

“胡抗,一招你都接不下,是真的嗎?”

關豹詢問道。

“關大哥,屬下確實對付不了,對方很強,根本不是我能對抗得了的。”

胡抗長長嘆了口氣回答道。

“知道他們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嗎?”

“長安。”

“派兄弟盯死對方,我們在城外出手,一定讓對方知道厲害,否則,我們黑虎組織臉面何存。”

“遵命!”

……

再說杜荷,那裏曉得被人盯上,有人想找麻煩。

晚上:

杜荷從客來居酒樓要了一桌上好的菜,讓人端進別院,三人繼續喝酒、聊天。

午夜。

叮嚀聲又響起。

這次簽到獲得《太公六韜》兵法一部,學習後,讓杜荷統帥值再增加二個點。

達到87點。

次日!

三人牽着馬走出洛陽東城門。

跳上馬背,朝遠方迅速而去。

離開洛陽城,走了百多里路,一座大山前。

嘩啦啦!

數百人殺出密林,站在路上,堵住杜荷等三人前行的通道。

呵呵!

有意思!

又碰上攔路搶劫的土匪、路霸。

咿!

胡抗那個洛陽城中的地皮、混混頭在呀!

顧爺你老婆又作翻了天

“胡抗,帶人擋下本少的路,什麼意思?”

杜荷呵斥道。


哈哈哈!

胡抗及手下一羣人肆意狂笑起來。

“小子,得罪我們組織,打傷我們的人,不給個說法,想離開洛陽城,我們同意了嗎?”

胡抗一付趾高氣揚的架勢,傲嬌道。

呵呵!

杜荷笑了。

玩味的眼神淡淡瞟了一眼對方數百人,眼神中全是藐視、鄙視,沒把數百人當回事。

“小子,乖乖束手就擒,抵抗沒用的。”

一名小混混開口叫嚷道。

杜荷搖頭苦笑。


不知對方那裏來的勇氣,人再多有啥用。

杜荷、典韋、薛禮三人都是絕世戰將,一身武力值在大唐也算得上高手。

呵呵!

“胡抗,那裏來的底氣?在洛陽城中能胖揍你,在城外同樣能胖揍你。一羣渣滓、垃圾、廢物而已,想報仇雪恨,做夢去吧!”

杜荷淡淡的開口道。

哼!

胡抗冷哼一聲。

“小子,你一個長安人,跑到洛陽來撒野。難道沒聽聞過,強龍不壓地頭蛇嗎?”

哈哈哈!

杜荷大聲狂笑起來。

“胡抗,本少是過江龍,那管你什麼地頭蛇,敢出頭、敢惹事,本少宰了這條蛇又咋的?不要以爲人多勢衆,就能隨心所欲,螞蟻再多有何用。”

“小子,嚇唬誰呀!以爲我們會懼怕,這次我們老大來了,看怎樣收拾爾等。”

胡抗開口道。

刷!

一羣地皮、混混中走出一名四十多歲,身高1.9米左右,面目赤紅的壯漢出來。

杜荷第一時間,讓系統察看一下對方的四維屬性。

關豹,43歲,統帥值66點,武力值92點,智商62點,政治38點。

媽蛋!

要是關豹留下鬍鬚,絕對是關二爺。

標準版的關二爺呀!

對了,對方叫關豹,難道是關二爺的後人?

“小子,乖乖束手就擒,磕頭道歉,否則,你們懂的。”

關豹開口道。

哦!

很傲嬌呀!

“小子,這是我們老大關豹,現在害怕了吧!識趣的跪下磕頭,否則,打斷你狗腿。”

胡抗馬上趾高氣揚、耀武揚威的呵斥起來。

杜荷、典韋、薛禮三人很平靜,關豹的出現沒引起一絲絲情緒波動。

呵呵!

“你叫關豹,關羽是你什麼人?”

關豹聽後,馬上胸脯挺起來,感覺非常自豪。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