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今天專門租了場地拍戲,一切都準備就緒了結果發現女主不在?!

「電話沒打通……」導演助理猶豫著道。

她已經提前打了好多通電話都沒打通。

「她助理電話呢?韓氏公關部總監Linda的電話呢?全都打一遍讓韓輕盈趕緊過來。」太耽誤事兒了,問題就出在她一個人身上。

「導演,我剛才給韓小姐助理打了電話,她也不知道韓小姐在哪兒。Linda姐也不知道……」助理已經再三通知了,可就是沒找到人。

斕凝聽到了那邊的狀況,韓輕盈遲遲沒來難道是為了逃避拍吻戲?

跟商略拍吻戲韓輕盈雖覺得膈應,但也不至於電話不接直接不來吧?

難道出了什麼事……

斕凝有點擔心,掏出手機給韓輕盈發消息。

頁面靜止,對方沒回消息。斕凝也給她打了幾通電話還是沒人接。

「葉少呢?給葉少打電話!」今天葉淳熙沒有戲份,他也沒來。導演被逼急了,誰有可能知道韓輕盈在哪兒就給誰打電話。

助理忙打過去,結果對方也沒接。 陳龍前世就有心進入手機市場,但奈何手機市場早已經飽和,他們這樣的小公司一頭扎進去和送死沒有區別。

但現在不同了,他若是能在安卓系統發佈之前研發出自己的操作系統,絕對大有可為。

在前世華威公司研發出了紅夢手機操作系統,並將源代碼公開。這本是一件好事,但是在網絡上卻引起了軒然大波。

很多人都認為紅夢手機系統就是套牌的安卓操作系統,並列出了各種證據。

其中呼聲最高的有幾個有:

1、兩個操作系統,界面UI沒有太大的差異。

2、紅夢操作系統的應用兼容安卓的應用,基本上所有的安卓應用都能在紅夢系統下運行。

3、真正懂得操作系統的人才討論的話題。

安卓系統的主要構成是:Aosp(免費開源代碼)+谷哥產權代碼+GMS(谷哥商城)

紅夢系統的主要構成是:部分Aosp代碼+紅夢產權代碼+HMS(紅夢商城)

由此可見,紅夢系統確實和安卓系統重疊率很高,並且,紅夢為了快速打開國內的市場,讓大家更容易接受它。

不僅將源代碼開源,還選擇兼容安卓系統,這就導致了大家說它是套了安卓的殼。

陳龍作為一個老程序員,對這件事看得要比網上那些吃瓜群眾清楚多了。兩個操作系統都是基於Linux操作系統進行開發的,代碼重疊這也無可厚非。

至於網友說的紅夢系統能兼容安卓卻不能兼容平果,就有些搞笑了。

平果是基於Uinx操作系統開發的,Uinx是商業系統(閉源,不公開源代碼),兩個系統怎麼可能互相兼容。

(專業性的東西就不多說了,很多人不喜歡聽這種東西。)

紅夢系統和安卓系統的恩怨就不多說了,陳龍開發過很多款APP,對紅夢系統和安卓系統進行過很多次的二次開發。

他雖然無法復刻安卓、紅夢任何一個系統。但是他能根據自己的經驗,同樣基於Linux操作系統開發出屬於自己的操作系統。

他相信,如果能夠在安卓系統上市之前,將自己的操作系統研發出來。並公開源代碼,在國內他的操作系統絕對要比安卓更受歡迎。

他可是很早就準備好,將自己的人設設立為一個愛國商人的形象。這是他非常重要的一步棋,如果成功了。

他就能直接上位,成為和張朝羊,馬芸,麻花藤一個級別的互聯網行業大佬。

2006年8月16日,凌晨00:30。

海龍大廈,龍騰科技。

「數據還沒出來嗎?」

陳龍右手的手指有規律的敲擊著桌子,他等得有些着急了。

這次內測是從8月15日的20:00開始的,為了保證數據的真實性,他將數據的截止時間定為8月16日的凌晨00:00。

「已經去催了。」

薛凱琪此時也很緊張,這是她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如果今天網站的成績好,那她的前途也更加光明,如果今天網站的數據很差,那她……

「來了,來了。」

開發部經理布愁和策劃部經理路廣志,一路小跑着來到了會議室。

開發部經理部布愁,不知道是因為剛剛跑的太急,還是因為太過激動,拿着數據報告的手都有些顫抖。

「陳總,數據出來了。

截至至2006年8月16日00:00,我們的註冊用戶是62354人,頁面瀏覽量超過20萬次。根據後台統計,我們的活躍用戶高達12335人。」

聽了布愁的話,陳龍激動的站了起來,一把從布愁的手中搶過了數據單。

「好,很好,非常好。」

陳龍臉上的笑容彷彿要溢出來一般,會議室內的眾人也都如釋重負的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這個數據可以說非常好了,之前統計內測用戶為4.5萬人,陳龍預估的活躍用戶為4500人。而這次內測用戶竟然高達6.2萬人,比預估多了將近2萬人。

這裏面肯定有一部分是汪小婧的功勞,另一部分應該是那些高校中處於觀望態度的學生。

陳龍反覆看了幾遍數據,臉上的笑容怎麼都下不去。

「好了,今天太晚了,大家都打車回家吧。記得保留票據,明天統一到財務去報銷。

對了,明天上班時間推遲到中午12點,大家回去都睡個好覺。」

「謝謝陳總。」

「陳總萬歲。」

陳龍的話音剛落,會議室就傳來了一陣歡呼聲,顯然,大家對陳龍的提議非常滿意。陳龍回家后,本想和方婷婷一起分享這個喜悅,但方婷婷此時已經睡下了。

他現在亢奮的不行,根本就沒有一丁點睡意,看着睡得香甜的方婷婷嘴角露出了邪惡的微笑。

「嗯~,別鬧。」

陳龍上床的動作,很快就將方婷婷驚醒。感受到陳龍對自己使壞,睡得迷迷糊糊的方婷婷本能的抗拒著。

「你幹嘛?別鬧!」

「干!」

「嗚……」

……

「今天是網站的成績很理想嗎?」

陳龍看着身邊的方婷婷,心裏有苦說不出。

「今天網站的內測數據非常好,等到下星期,就可以正式上線了。

這幾天奶茶店那邊可以開始宣傳了,我明天就把宣傳頁給做出來。」

「嗯,那就好。」

方婷婷的此時的聲音帶着些許的誘惑,要不是陳龍實在沒存貨了,只怕還要再逞一逞威風。

「哦,對了,有件事忘記告訴你了。昨天有位顧客跟店員說,在五道口那邊有假冒我們的奶茶店了。」

「假冒?連我們的品牌一起假冒,還是只賣和我們相同名字的奶茶?」

陳龍的眉頭微皺,品牌一旦大火,被抄襲是難以避免的。

但是這要看對方的抄襲程度,若對方連品牌都照搬。他可以直接走法律程序,讓對方再也不敢抄襲。

但是若對方只是打個擦邊球,起個名字叫寶島の奶茶之類的,商品也只是大概模仿這就不好處理了。

「我也不知道,奶茶店裏很忙,我本想明天去看看的。但是我擔心我走了以後奶茶店出事,你公司不是正好在那邊么?

要不然你明天去看看吧!」

「嗯,好!睡覺吧,太晚了。」

「嗯。」

陳龍點了點頭,將方婷婷往自己的懷裏抱緊了些。 半夜,桃花村的村民們都陷入了沉睡。

幾條黑影在夜色中時隱時現,偶爾有聽不懂的話飄出來。

到了牆根底下,他們停下了。

一陣嘰里呱啦的討論過後,他們一個接一個地跳上圍牆。

方言還在實驗室里忙碌。

睡到半夜時,他突然醒了過來。反正睡不着,不如起來忙活。

其他人都回家了,實驗室里只有他一個人。

他把屋裏的蠟燭點上,提着玻璃燈當作照明,拿着一根棍子攪拌原料…

咚地一聲,是什麼東西被碰到地上的聲音。

方言愣了下,以為是貓不小心碰掉的。

工坊的伙食太好,附近的貓貓狗狗都喜歡來。所以下班的時候,工坊的管事都會讓工人把原料收拾好,再把工坊的門關好再離開。

方言沉下心來盯着缽里的原料變化。

可沒過多久,又是咚地一聲。

這一次聲音更重了。

除此以外,還有嘰里呱啦的說話聲。

「貓會發出這樣的聲音嗎?」方言自言自語道。

他猶豫了幾秒鐘,放下手裏的東西,提着玻璃燈往外面走。

幾條黑影在一個工坊門前進進出出,好像是在往外面搬什麼東西。

方言獃獃地問:「你們在幹什麼?」

幾條黑影僵住了,齊齊扭過頭看着他。

方言遲鈍的大腦恢復了運轉,半夜三更出現在這兒的人只能是…

「有小偷!抓小偷啊!」

「來人哪!」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