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架起一道神虹,直貫十萬里地。

只不過此時萬靈夾道歡迎,故而他們特意放緩了腳步。

林凡走在神虹上,背着手,真的可以稱之為絕代風華。

下方夾道歡迎的萬民中,不知有多少春心蕩漾的妙齡女子,含羞帶怯,雙眸泛星光,灼灼而勾魂。

此時,林凡很沉默,道:「讓他們退開些吧,你也知道稍後可能會發生些什麼,若真有人伏殺,怕是會引起恐怖的死傷。」

姑射敬皺眉,道:「想來對方不會這麼膽大。」

林凡看了他一眼,而後雙眸陡然立起,怒吼道:「敢爾!」

他看見一個老者,從遠方一步一幻滅,身形飄忽不定,只在剎那就融入夾道的萬靈中,而後,有悶哼起,有數百人同時遭劫,身軀軟軟的倒了下去。

可這夾道歡迎的萬民太多了,哪怕這數百人遭劫,就這般軟到在人群中,也沒有引起什麼大風波,最多只是這些軟到下去的萬靈身周之人感知到,從而發出驚呼,但在山呼的聲音中,也沒能引起任何的注意。

「兇徒,給本家主死來!」

姑射敬睚眥欲裂,叱吒一聲后,如一頭鯤鵬般撲下,那掀起的罡風盪開萬靈,將那逞凶的老者孤立出來。

「受死!」

姑射敬獰吼,竟然真的有一頭展翅的鯤鵬浮現在他身後,此時,這巨大的鯤鵬探出如山嶽般的巨爪,扣殺向這老者,轟隆一聲,這一爪很恐怖,竟然是將至少百丈內方圓內的一切都殺成虛無。

也是在此時,這下夾道歡迎的萬靈,才知道出現了什麼事,從而都大怒。

對於他們這些芸芸眾生來說,神族太高,高得太離譜。

但心中也有一桿秤,知道在木易沒有坐鎮姑射神族時,他們過的是什麼日子。

那是流離失所,那是流血漂櫓。

但從木易坐鎮姑射神族后。

他們的好日子才剛剛到來,結果,竟然有兇徒於這等時刻,前來破壞他們恭迎心中英雄。

「嘿嘿……」

那個剛剛給無辜者帶來遭劫的老者,竟然成功避開了姑射敬這必殺一式!

實力匪夷所思。

他的眼神戲謔而嘲弄。

「不好!」

姑射敬陡然大吼,回眸看去,至少有七八道同時炸開的虛空裂縫,擠滿了那條神虹上!

「調虎離山!你們該死!」

姑射敬獰吼。

他知道了,這些人之所以對無辜的萬靈出手,只是為了將他引開,讓他姑射神族大長老孤身一人,從而好給那些早就伏於此地的殺手刺殺機會!

好歹毒的籌謀。

好狠辣的計劃。

竟然不惜讓無辜者去死。

「先生!」

姑射敬雙眸爆綻寒光,有規則凝聚的巨大羽翼出現他的背肋上,雙翼一扇,頓時狂風大作,推着他急速林凡奔去。

「族長還是就在此地與老夫作伴的好,那場爭鋒,可是不屬於你。」

老者獰笑,他后發先至,竟然也擁有急速,攔在姑射敬前方,轟隆一聲,兩人掀起的狂風碰撞,發出如天雷炸響的轟鳴聲。

「你到底是誰?出自哪家?是皇族嗎?始神族嗎?」

姑射敬大吼,同時直接拉開了射日神弓的仿製品,出手就是九箭連環,九星連珠,長虹貫日,向著這老者齊齊鎮殺而去。

但這老者真的很恐怖,抖手之間,一個巨大的黑洞出現在他身前,姑射敬所有的殺招,竟然皆被吞了去。

但這老者就此閉口不言語,怎麼可能說出自己的根腳?

「鏗!」

一柄殺劍突然的貫穿了架起的神虹,由下而上向著林凡挑殺而來,這神虹炸開,化作點點規則金光散盡。

「一群宵小,竟然也敢前來挑釁本尊?」

林凡的束髮陡然炸開,黑髮根根倒豎而起,大手向前一按,那殺來的滴血長劍就斷折了。

「去死!」

所有人只見到一隻金色的拳頭橫空而過,那襲殺而來的殺手就此無蹤了,被這一拳徹底的抹殺,抹去了所有的痕迹。

「就只是你們嗎?不配!」

林凡怒吼。

其實上,這一切都是商量好了的呢。

林凡早知道,天希的護道者會在此處要求出手,但他的確沒有想到,這護道者竟然卑劣如斯,竟然是以無辜者的性命為手段。

「轟!」

拳印炸開,又有一尊殺手被拳印吞噬了,整個人炸開。

但其實上,這些都是假象了,這些貌似被轟殺了的殺手,其實只是被林凡暫時吞入雷海中而已。

「老雜碎,你該死!」

林凡解決掉所有殺手了,此時大步向這護道者而去,獰吼道:「哪怕本尊有錯,但錯的只是本尊,與這些萬靈何干?但你竟然對他們血腥出手!」

護道者臉色陰曆。

不曾想到,這般籌謀,十三尊天級殺手同時出手,竟然是都沒能帶給林凡任何傷勢。

他獰笑一聲,道:「萬靈如螻蟻,他們能被本尊看重並且利用,這是他們的慶幸。」

「往上推三代,也許你祖宗也是螻蟻,為何無人利用他們。?」

林凡大喝,且向前攻殺而來:「本尊倒是要看看,在這層濃霧下,掩蓋的是什麼無恥的嘴臉,在這規則的枷鎖下,你到底又是穿着哪家的服飾,又是哪家這般狠辣無情,對這芸芸眾生出手。」

護道者臉色微變!

若是他的身份被當場揭開,絕對是大新聞,會震動整個混沌界。

至少天族一直努力維持的形象會眼中坍塌。

這是大罪,不消說他,就算是他的主子——天希,都承受不住。

「我是誰?只是被你肆虐過的某族殘部而已。」

護道者眼中寒光一閃,獰笑道:「也許你作惡多端,都不知道自己滅掉多少族群了吧?」

「很好,漏網之魚嗎?今日一併殺將乾淨。」

林凡出手了,宇宙雙拳震出,並打下星域,囚了四野蒼穹。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很快,陳寧跟宋娉婷、秦朝歌一行,乘坐飛機前往東南亞的狼國,參加世界醫學協會每年一度的學術盛典。

此次,除了寧大集團的保鏢之外。

陳寧還把典褚、八虎衛,以及狂風怒浪兩個手下都帶上了,確保團隊的安全。

很快,陳寧一行就順利抵達狼國的首都河內。

陳寧他們從機場出來,立即就來到希爾頓酒店,辦理入住手續。

在典褚辦理入住手續的時候,陳寧跟宋娉婷、秦朝歌兩個大美女,坐在酒店大堂的休息區沙發上稍作休息。

這時候,又有一伙人從外面進來。

為首的是一個金髮碧眼的歐洲男子,身材高大,身穿剪裁合身的高級西服。

他身後還跟着幾個保鏢!

這金髮碧眼男子,剛剛走進酒店大堂,就注意到休息區內的宋娉婷跟秦朝歌。

他眼睛瞬間一亮,滿臉驚艷,低呼:「嘖,剛剛說狼國沒有美女,立即就讓我碰到兩個東方絕色美女。」

原來,這金髮碧眼男子叫威廉。

是一名歐洲王儲,他出身高貴,權財雙全。

他最大的興趣就是在全球各地獵艷,他的目標是玩夠一千個全球各地的美女。

他每到一個國家,每到一個城市,都會到處勾搭,利用他高貴的身份,不俗的外表,還有他的金錢,勾引各地美女跟他發生關係。

他還會把跟各位美女發生關係的過程偷偷拍攝下來,發到網絡上。

他已經成功在全球各地,勾引到數百個美女跟他發生關係了,擁有不少粉絲。

這次,他來到東南亞狼國已經兩天,卻沒有碰到一個讓他感覺心動的美女。

正沮喪呢,沒想到走進酒店大堂,就見到了宋娉婷跟秦朝歌兩個讓他驚為天人的東方美女。

他笑眯眯的跟身邊的手下說:「嘿嘿,我的獵物名單上,很快又要添加兩個美女了。」

他幾個手下都露出曖昧的笑容!

在他們眼裏,要勾搭這些東方美女簡直是太簡單了。

就算是在西方地位最低的黑人,來到東方都能夠勾搭到不少美女。

更別說威廉這種出身高貴,幽默多金的白人花花公子了。

威廉只要隨便勾勾手指,就會有不少東方美女主動爬過來伺候。

幾個手下此時笑嘻嘻的說:「威廉先生,這兩個女子真的很漂亮,身材外面氣質都俱佳,堪稱極品。」

「是呀,我們看着都喜歡得緊。」

「威廉先生,不知道你搭訕成功,玩過她們兩個之後,可不可以讓我們也嘗嘗滋味?」

威廉笑眯眯的說:「放心,我玩過她們之後,肯定讓你們也試試滋味。」

幾個保鏢,一個個眉開眼笑。

威廉帶着幾個手下,來到陳寧跟宋娉婷、秦朝歌面前。

他笑眯眯的用英語問道:「兩位美麗的狼國小姐,我一進門就被你們的外貌氣質給吸引,不知道我們可以互相認識一下么?」

宋娉婷微微皺眉,平靜的用英語回答:「對不起,我們是華夏人,並且我們沒有隨便結交陌生人的習慣。」

威廉露出驚訝的表情,他精通多國語言,立即換上標準的中文,微笑的道:「原來是華夏的美女,怪不得長得這麼漂亮。」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