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真能為這種事吵架!?其他人看得目瞪口呆。反應比較快的,像吉西安和那個親兵,馬上裝作不認識這兩個人的樣子。路過的市民都睇來驚訝又好笑的視線,駐足觀賞,沒一會兒就圍了一圈人。

直過了一刻鐘,爭累了的兩人才在粗重的喘息聲中,用眼神達成協議。餘人只覺眼一花,兩匹馬上已不見諾因和拉克西絲的身影,從附近的一條小巷裏,卻傳來奇怪的拳打腳踢聲。

當被扁得只剩半口氣的跟蹤者供出「我們奉宰相大人之命,前來監視拉克西絲和諾因『兩位』殿下」時,姑侄倆尷尬地面面相覷,隨即乾咳一聲,很有默契地同時出腳幫助那名間諜順利昏死,然後和樂融融,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般並肩踱出小巷,爬上各自的座騎,繼續趕路。

金碧輝煌的元帥府主屋前面,等候着兩道纖細的身影。當看清其中一人微微泛藍的銀髮,優美的身姿時,諾因清秀的臉龐迸射出奪目的光彩,不等馬停就躍了下來。

「莉莉安娜!」

「哥哥!」

銀髮少女拎着裙擺,踩着歡快的步子跑過來,被奔上前的諾因一把舉起轉了兩圈,然後緊緊抱住。

眾人都沒有打擾這對孿生兄妹的久別重逢,好一會兒,莉莉安娜才鬆開手,來到兄長身後的兩名青年面前,綻開真摯的笑靨。

「雷瑟克和吉西安也別來無恙呢,太好了。」

「都是托令兄的福,莉莉安娜殿下。」宮廷法師長得體地還禮,軍務長的動作卻略顯僵硬:「莉莉安娜小姐的氣色看起來不錯。」

「嘿嘿,還好啦。」莉莉安娜有點緊張地揪著長裙,低下頭,「雷瑟克不也有個妹妹嗎?露蒂絲向我抱怨許多次了,要我叫你多回家看看,伯父伯母都很擔心你呢。」本想說「我也很擔心你」,瞄見一旁的兄長,忙咽了回去。

雷瑟克不好意思地搔搔頭:「是、是,還讓莉莉安娜小姐操心我的家事,真是……」吉西安笑着插口:「這兩個當人兄長的都一點責任感也沒有,讓美麗的淑女們受委屈了。還是我這光棍好,沒有家累,也沒人惦記着。」

「吉西安也沒資格講這種話哦。」莉莉安娜板起臉,眼神卻泄露了笑意,「難道我就不掛心你么?還有,這些年你在下界奔波,上界的仕女們牽腸掛肚,不知為你流了多少淚水。」

「是嗎,我真是個罪過的男人吶。」

雷瑟克羨慕地瞧着他們倆,心想:為什麼我就是沒辦法做到像吉西安這樣,輕鬆地與她談笑呢?總是因為嘴笨給晾在一邊……唉。

「好了,我們進去。」拉克西絲打斷了他們的話,被自家侄子瞪了一眼。

「你到底找我什麼事?」諾因已經想走了。

「在這裏說話恐怕不方便。」吉西安微微一笑。雷瑟克低聲道:「能夠確定的,有十五個。」諾因挑高眉:「真是死心不息。」

「什麼!有人監視嗎?」萱卡掩住嘴,驚呼了一聲。

「不用理他們,進屋就沒事了。」拉克西絲擺擺手,朝屋子裏走去。她的府邸請矮人製造了層層機關,還有她親自佈下的魔法陷阱,普通密探根本別想越雷池一步。

。 海洋國國王面容猙獰可怕的說道:「我不管他們到底是怎麼知道的,但是他們殺了我最優秀的兒子,我一定要血債血償,給我的兒子報仇。」

斯威國國王眉頭緊皺著說道:「現在最重要的是,人類已經提前的在海岸線上都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了,不但在海岸線上都有大軍嚴陣以待,還有很多的火力點,我們如果就這麼貿然進攻可能也要付出代價,最後也就只能兩敗俱傷了。」

海洋國的國王說道:「看事情你也不能單看一面,儘管現在要是對全人類發起攻擊來說對我們士兵不划算的,但是也有一個地方是對我們有力的,那就是秋瑾,秋瑾居然傻的把她身邊的那麼多的龍頭將士全部都派到海岸線上,她自己身邊現在的保護力量就沒有多少了,沒了多少龍頭將士的保護了,我們想要殺了秋瑾,這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聽到了這話,其他的幾個國王們都點了點頭。

斯威國的國王也想起了自己女兒,就那麼的被殺了,眼神里也帶著幾分悲痛和決絕,說道:「那就這樣吧,我們必須也要讓人類血債血償,把秋瑾抓回來,放著在大海的深處,讓她受萬箭穿心之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最後,四大國王都達成了一致,下大了戰爭的命令。

命令一層層的傳遞,黑暗中的海底里,都陷入了一片沸騰之中了,長得奇異樣貌,手拿著武器的海族,在漆黑的海底里列隊。

斯威國國王一聲令下,數不清的海族都發出了一聲聲怒吼,或是拖著靈活的身體,或是騎著鯊魚等坐騎,朝著海面上發出了重逢。

………………

而現在,自由國,乾坤堂。

會議室裡面,乾坤堂堂主憑空的就出現在這叻

在乾坤堂堂主離開了的那段時間裡面,乾坤堂的決策層們也沒有人離開了這會議室裡面。

見到堂主回來了,一個決策層趕緊的來到了他的身邊,說道:「會長,現在世界上又出現了大事了。」

乾坤堂堂主淡淡的問道:「怎麼了?」

「這個世界上居然有海族的存在,而且這些還租還可以控制海嘯,對整個人類發動攻擊,現在人類的損失已經達到了四億人了。」

這個決策層緊張又帶著些激動地說道,「而且就是私房錢大作戰的那個女主人說的,就是她說海族要進攻人類,對人類發動戰爭了的。」

而聽到這話,乾坤堂堂主的臉上卻帶著一個陰險無比的笑容,說道:「這個算什麼?這一切的事情全都在我的掌握和計算之中。」

什麼?????

聽到這話,所有的決策層們現在都徹底的傻眼了,愣住了,甚至是整個人都已經徹底的傻了。

乾坤堂堂主居然都知道這一切?

還沒等著幾個決策層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乾坤堂堂主就很是得意地說道:「我剛才離開的時候就是去做雅典娜女神交給我的任務,去完成了這個任務,我扮成秋瑾的樣子,親自去了海族,殺死了剛剛聯婚的海洋國王子和斯威國公主,這場海嘯,就是因為海族要報復人類,才會發動的。這場戰爭,當然也不例外。」

聽著乾坤堂堂主的這些話,十幾個決策層全都傻眼了,眼神里都是震撼,他們覺得自己的三觀都被顛覆了。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樣的和整個人類的生死存亡相關的事情,居然會和乾坤堂堂主有關係的。

準確的說是雅典娜女神的策劃,然後乾坤堂堂主不過就是去落實了而已。

所有的決策層們現在都被徹底的驚呆了。 「太夫,麻煩你去把針給取掉了,不出半刻鐘,這黃氏就會醒過來了。」蘇葉對著自始至終都站在一旁看著不出聲的太夫說道。

「好的。」那太夫聽到后也不僑情,走過去把針取出了之後,順帶還給黃氏把了脈。

「脈象平穩,已無大礙。正如蘇家丫頭說的,不出半個鐘黃氏就會醒過來。」把脈結束之後,太夫一臉認真的說道,說完還用眼神示意的看了蘇葉一眼。

見此,蘇葉不由的挑了挑眉頭,糟糕,這太夫果然是盯上了她了么。可是她不懂醫術啊,剛才也都是瞎掰的。

不管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先把這事解決了之後再說吧。

銀針一被拔掉,黃氏就感覺身上的酸麻敢漸漸的消失了,可是一時半會她卻還沒辦法動彈睜開眼。

等到她把眼睜開的時候,卻感覺身上一陣陣的虛弱,竟是一點力氣都沒有。

「娘,你醒了娘,你可真是把兒媳給嚇死了。」一看到黃氏醒了過來,蘇家三媳婦立馬驚喜的說道。

「奶奶,你醒了。」而那兩個小子一見到自己奶奶醒了,在看自家娘親欣喜的樣子,立馬的就撲上去圍著黃氏一副關心的說道。

果真是一家人啊,這麼小的孩子就已經學會趨炎附勢了。這長大了要是不務正業那還得了。

黃氏一醒過來,就想把那胃裡的東西給吐出來,卻發現她竟是連嘔吐的力氣都沒有了,瞬間黃氏心中一陣氣結,眼睛翻白,可是卻還有一口氣吊著她不讓她暈死過去。

蘇葉看著黃氏的那些小動作,心中只想笑。

想要把那些東西給吐出來?她怎麼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呢,畢竟送出去的禮物哪還有收回來的道理。

眾人看到黃氏果然在半刻鐘之內醒了過來,不由的都鬆了一口氣,看向蘇葉的眼神中都是充滿了崇拜與敬畏。

能得到神仙託夢,上天眷顧的人,對於他們來說,那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蘇葉道沒想到,因為這事竟是讓這裡的村民們改觀了對她的看法。

「里正,竟然黃氏已經醒了,那麼這事還請你來主持一下公道。」蘇葉看著里正說道。

里正一聽蘇葉的話,眼皮不由的挑了挑,雖然作為里正就是要解決村民們之間的矛盾問題,可是他還是第一次沒隔多久就被連著請到同一地方主持公道的,他瞬間有些心累有木有。

「在場的人都看到了,黃氏帶著家眷上蘇家的門前鬧事,還設計污衊了蘇葉對她毆打的事件,這樣的事已經對我們村的聲譽造成了極大的影響,為了懲戒也是為了警醒各位,這事就按村規來辦。」黃氏一聽里正要按村規來辦,臉色瞬間變了,本是蒼白的臉色此時變得更白,可是奈何此時她沒有一絲的力氣,就連想發出聲音說話都困難。

而蘇家老三和蘇家三媳婦的臉色也都是變了,一副驚恐的樣子。「里正,你不可以這樣,我們真的是被冤枉的啊,這蘇葉真的打了我們,我們沒有污衊她啊。她就是個妖怪,能把黑白顛倒的妖怪,你一定要查明,千萬不能被她給迷惑了啊。」。 「而且,洛洛體內這個,也不是最近才有的。」

孟夢很生氣,聽糰子的意思,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最近洛洛的家人並沒有機會接近洛洛,不是最近,那就是很久以前!

洛洛當初被遺棄之前,竟然還有人做過這種事?!

可是現在孟夢頭上已經沒有耳朵,不然恐怕耳朵上毛都要炸起來了。

糰子看着自家主人,感受到她那種痛心的情緒,別的不好說,只能先把人勸下來。

「主人,你還是先別生氣,先幫他把這個咒術去掉比較好。」

小心翼翼的把情緒傳遞過去,孟夢能感受到糰子的擔憂。

空着的手攥起來又鬆開,鬆開又攥起來,反反覆復,總算把自己的怒氣壓了下來。

不着急,一會兒見到那對夫妻,再算總賬!

「君君,麻煩你去把秦哥哥找過來一下。」

君君並不知道孟夢和糰子的對話,但是孟夢的臉色他看得到,洛洛的情況肯定觸到了夢夢姐姐的雷區。

給小小他們使了個眼色,君君應了一聲就往樓下走。

「夢夢姐姐,洛洛哥哥是怎麼啦?」

上前伸手抓住孟夢剛才空着的手,美美剛握上去,就感覺到了孟夢手心裏被自己掐出來的印記,話裏面的擔心從八分變成十分。

孟夢知道剛才自己失態了,恐怕讓崽崽們擔心了。不過這樣的情況,也的確需要引以為戒。

「姐姐沒事,洛洛一會兒也會沒事。等會兒讓糰子給你們全部都檢查一下身體好不好。」

美美白色的睫毛煽動,黑色的大眼睛滿滿的都是孟夢的臉。她對情緒很敏感的,自然感覺到了孟夢對他們的在意。

「好,夢夢姐姐,我們都聽話,你也說了,洛洛哥哥會沒事的,不要再不高興了。」

小手伸過來撫在孟夢的眉心,試圖把孟夢剛才蹙起來的眉心變得更加平整。

在心裏嘆出口氣,孟夢不由得自責,剛才她好像真的嚇到了這幾個崽崽了。

伸手把美美抱在懷裏,把糰子先送回去,甚至還送過去一些靈力。

「姐姐沒事了,謝謝你們的擔心。」

孟夢在幾個崽崽身上都看了一遍,也就是這一眼,直接就讓之前被搶了工作的小小也撲了過來。

秦澈剛進門,看到的就是孟夢和小崽子抱在一起的畫面,雖然不清楚什麼情況,但是看起來孟夢已經被哄好了。

「師妹,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嗎?」

孟夢抬起頭,猶豫了一下,覺得這件事也不必瞞着崽崽們,讓他們有些防範之心也是好的。

「師兄,洛洛體內被人下了惡咒,剛才有人想操控他。請師兄過來,是想請師兄幫忙解一下這個咒術。」

聽到洛洛被人操控,秦澈第一時間往孟夢身上打量過去,臉色變得不怎麼好看。

「他做了什麼?你有沒有受傷?」

孟夢搖搖頭,餘光看到崽崽們震驚的目光,伸手拍了拍懷裏的兩隻。

「我沒事,當時感到不對勁,就已經把洛洛帶上來了。」

轉過頭,孟夢看了看周圍的崽崽,很嚴肅的對着他們講。

「修鍊者有些手段不幹凈的邪修,最喜歡的就是你們這種崽崽,所以我讓你們知道這件事,是讓你們以後遇上,有些警惕之心。」

「洛洛這裏你們不用擔心,我和秦哥哥會把他治好。」

「姐姐有時候很不想讓你們了解這些,但是越聰明,就越容易觸犯雷區,洛洛這件事,就是之前找過來他家裏的人做的。」

「所以,你們一定不能輕舉妄動,這件事交給姐姐,可以嗎?」

香香最先反應過來,孟夢這話是在警告他們!她之前查的資料恐怕孟夢已經知道了。

癟著嘴,香香有些慌,銀色的尖耳不停的抖動。

其他幾個崽崽也是,聽到是陸家人做的,孟夢還不讓他們插手,就知道他們的小動作孟夢都知道。

對着香香招了招手,孟夢摸了摸香香的頭髮,語氣也變得輕柔。

「姐姐知道你們都很有天賦,也支持你們自己做一些事情,但是這件事太危險,你們不能摻和。」

睜大眼睛看過去,香香現在都有些不敢置信。夢夢姐姐並沒有怪他們,只是讓他們不許摻和這件事。

「夢夢姐姐,你都不怪我們不聽話嗎?我們不是聽話的好孩子。」

香香聲音帶着顫抖,金黃色的眼瞳覆上一層水光,巴巴的看着孟夢。

「怎麼會,你們聰明,姐姐高興還來不及。以後有些事,可以直接來問姐姐。」

「現在,姐姐要和秦哥哥幫洛洛治療,你們先聽話,去休息一會兒好不好。」

看了看床上的洛洛,幾個崽崽都點了點頭,聽話的離開了房間。

「陸家人下的?能不能詳細和我說一下。」

秦澈看孟夢安慰完這些崽崽,才緩步上前,站在了孟夢的身側。

「洛洛體內的這個,需要血親下咒才能成功。」

「之前還沒有問過師兄,師兄可否幫洛洛解決這個咒術。」

孟夢剛才顧著安慰崽崽們,也沒來得及詢問秦澈。這樣的事,自然應該你情我願。

如果秦澈不願,孟夢會直接找上陸家,把下咒那人揪出來直接處理掉!

就算她再怎麼是素食者,修真界出來的,又能有多少怯懦。平時與人為善,完全是因為別人值得。

「師妹在想什麼?」

秦澈感受的到孟夢身上的殺氣一閃而過,不由伸手按在了孟夢的頭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