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呢喃着,不屈奮爭啊!

匍匐在地上的頭,一點點的昂起來。

昂起的頭猛然垂下,沉甸甸的砸在地上。

他的頭昂起又昂起、落下又落下,血和泡沫伴着碎肉從他眼耳口鼻舌和渾身傷口裏汩汩涌出,血絲密佈的雙眸宛若暗夜中的厲鬼圓睜環眼!

咫尺天涯!

“娘,不是每一個人都會成功,也不是每一次奮爭都能開花結果……娘,我努力了……”

他昂起的頭再次轟然跌地,在意識陷入黑暗之前,依然伸出黑鐵殖裝龜裂的手臂,最後一次向前探出,顫抖着骨節嶙峋的手,彎曲的食指緩慢而堅定的伸展開來,聲嘶力竭杳不可聞的大喊一聲“娘!”用出吃奶的勁發出最後一顆冰火珠,臉上浮現起動人的微笑。

轟!

深邃的崖洞豁然洞開,幅妖唳嘯的音波如同找到泄洪口一般,衝出深邃的崖洞,和呼嘯灌入的浩蕩天風相遇相撞,發出啵啵啵的炸裂聲,炸得虛空電芒閃爍。

……


人皇效踏青,在野山坡驚見一女,大吃一驚,那怕他手書一道黑敕,百花盛開,回眸一笑的女子依然令百花失色。

這女子肌膚勝雪粉面含春,一雙美麗的丹鳳眼散發着清澈如澗的光芒,彎彎的睫毛下就是兩泓澄澈的秋火。粼粼的波光看着他,有幾縷好奇,幾縷羞澀,幾縷大方,幾縷野性。

六宮粉黛嬌娥,沒一個美人有眼前這個迎風佇立山坡的女女這麼魅力獨具,一頭墨染的黑髮迎風飛舞,更添無限風情,衣袂飄飄,青春洋溢的氣息順着微風送入鼻腔,令至尊人皇一面端祥,一面讚不絕口:

“美啊!美得冒泡!”

人皇的讚美給予這個女女以力量,她無限嬌羞的瞥了一眼威震四海的人皇,螓首瞬間低垂。

……

人皇偶獲佳人,直接封爲才人。

在人皇龐大的後宮中,才人相當於正五品,正五品不小啊,相當於古代郡縣治的一郡之長,堪稱一步登天。

這個女女進宮當天,就被封號晉級,可謂一步登天,寵幸臨門,龍顏大悅,欣喜若狂:“好女啊,好女,有滋有味的好女!”人皇大喜的同時,對本就不平靜的後宮,投下了一顆石子,濺起經久不息的波瀾。

人皇對蕭才人的寵愛,將她推向了風口浪尖,本就鬥妍爭寵的後宮,風起雲涌,不滿蕭才人的暗流涌動,如同驚天駭浪,令她惶恐不安,冷箭暗刀嗖嗖嗖的攢射而來。

……

蕭才人目睹一位曾經得寵的妃子失寵之後,很快就暴斃而亡,再跟人皇卿卿我我纏綿牀弟時,都渾身顫抖。

不料想,她這一抖,人皇更加興致高昂……

最終,她向人皇提出,要接她姐姐進宮陪伴,說人皇日理萬雞,他不在的夜晚,她一個人守着閨閣,恐懼、寂寞、夜不能寐……

……

蕭大姐入宮,作爲已婚女人,人皇駕幸蕭宮見蕭大姐體態豐腴肌膚光潤,剪水美瞳中有幾許多情、幾許放蕩、幾許挑逗和嫵媚,頓時來了興致。

正所謂風流皇帝,兩姊妹一個柔媚風雅,一個豔若桃花,最後也就交頸成雙,對影成三人。

一夜風流,人皇大悅,直接封蕭大姐爲美人,正四品;蕭小妹官升三級,躍過美人封號,直接晉升爲正三品的婕妤。

……

這一次,皇后不幹了!不僅親自上陣,在後宮中掀起倒蕭浪潮,還傳話出去,讓朝廷重臣在朝堂之上發起攻訐!

人皇這些年南征北戰開疆拓土,手下文臣武將能人無數,尤以天罡地煞一百零八功臣爲最。

皇后出身名門,德才兼備,乃天空星索鋒之後,索鋒作爲神品巔峯高手,離凝聚混元道果也就一步之遙,一手空劍威震天下。

空劍的最高境界不是念動劍隨,人劍合一;而是劍在意先,只要敵人殺心一起,立即萬劍穿心!

傳聞只要被天空星索鋒鎖定的敵人,那怕身處百里之外,無盡劍氣瞬息而至,劍光流轉,縱橫開闔, 萬千劍光閃電般刺穿敵身,雪白一片耀眼至極,令人防不可防,旦夕之間肉身破敗千瘡百孔。

……

朝堂之上,人皇端坐丹墀寶座之上,恍若一輪驕陽墜地,氣息恐怖無比,左眼如日,右眼如月,恍若一尊神祇,令人不敢直視。

人皇作爲凝聚混元道、陸地神仙般的絕世人物,氣息恐怖無比,那怕一干朝臣盡皆神品境界,依然被人皇恐怖的氣息壓制得控背躬身,肅立朝堂之上,眼觀鼻鼻觀心,大氣也不敢喘一下,一副小心翼翼誠惶誠恐的樣子。

“有屁就放,沒屁退朝!”

作爲開疆拓土的人族第一代人皇,哪怕已然貴爲人皇至尊,依然豪放不羈,粗言俗語,嘎嘎嘎大笑三聲,繼續道:“小事別煩朕,朕今日要攜蕭氏二愛妃到鳳凰神山做客,鳳族那個娘炮自詡出生高貴美貌驚天下,每次勾搭,多瞅幾眼,她都驕傲地併攏寬大驚人的七彩翅膀,遮掩傲嬌的身子,本皇這次就讓她看看人族美人的風姿……”

人皇發聲,轟隆隆有若雷震,但見朝堂之上瞬間電光繚繞,虛空生電,銀蛇狂舞,彷彿雷公電母駕臨。

天空星索鋒高聲道:“微臣有事要奏!”

“放!”

索鋒嘿嘿一笑,挽起袖子,將朝服的下襬掖進腰間的綠玉絲絛,甩開膀子“嗬嗨”一聲吼,看起來就像一位田間地頭揮汗如雨的老農一般,但瞬息之間騰身而起,如同一道流光衝向丹墀寶座。

離奇的一幕出現了,索鋒如同一道流光,穿梭虛空,但他奔行到近在咫尺的丹墀寶座近前,依然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才汗流浹背的衝到人皇御座之前。

待他衝到人皇御座之前,原本高大的身軀已然被人皇偉岸無匹的氣勢壓制得不到半米高,。


這就是人皇至尊的氣勢,那怕神品巔峯的高手,只要星橫於野的不滅真靈沒能凝聚出混遠道果,就沒有和他平等對話的資格,只能如同小矮人仰望神祇一般,心生惶恐。

至尊人皇的身軀並不高大,整個人溫潤如玉,之所以看起來如同神祇一般高大,那是因爲天空星索鋒被他的氣勢壓制,體型急劇縮小!

這也是神品高手,換做天品境界,一輩子都走不到人皇身側,離得老遠,都會被人皇偉岸如山的氣勢壓成豆丁大小。

索鋒擡起袖子擦了擦汗,仰望着人皇。感覺到人皇的雙目之中流露出不耐煩的神光,愈發的惶恐,但一想到家族的利益,皇后的託話,遂鼓足勇氣渾身顫慄的道:“微臣查實,蕭氏姐妹的祖宗恨水真人蕭老怪,原是不弟秀才,入深山,見一碧發深眼的老人,傳他天殺星術。天殺一出,天下刀兵見兇,流血飄櫓,實乃大凶之人,微臣以爲,此種兇人應趁早誅殺……”

人皇雙目日月齊轉,嘎嘎笑道:“放屁,值此萬族爭霸,人族存亡絕續的時期,此種人才,就該重用,傳朕旨意,着封恨水真人爲蕩獸平寇大將軍,統兵百萬,着令天工部趕製浮空戰堡一艘,作爲行轅!”

……

復甦曆元年,一連數日,日食月噬不斷,帝星晦暗不明,朝堂後宮紛紛將此種異像指向蕭氏二女,掌官天象的史官更是向人皇進言:“此是妖姬出世之兆,將有二女禍亂宮庭,危及帝星……”

牽涉到自身安危,人皇大驚,手捻鬍鬚,仰望星空一晝夜,見日食月噬,帝星慘白無光,諸天星斗飄搖不定,臉色就有點發白,就下令將蕭氏二妃打入冷宮。

……

一日,人皇神遊八極,突然聽到一聲嬰兒的啼哭,聲音響亮清脆!

遂尋聲而去,哭聲竟然自冷宮中傳來,見宮室被層層疊疊的鎮妖壓邪符封鎖,宮內青苔處處,蛛網密佈,蒿草萋萋,宛若地獄鬼洞。

人皇瞬間想起被鎮壓些間的蕭氏二愛妃,禁不住黯然神傷,面有愧色! 那個冷宮中出生的嬰兒,就是黃衫少女蕭惠。

她曾經有着美人稱號的母親蕭大姐,在冷宮中產下了她。

蕭大姐作爲寡婦,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和前夫產下一兒半女!

所以,她入宮受寵之後,特別愛在非安全期給人皇拋媚眼,做夢都想着懷上龍種龍胎。

但年輕的蕭小妹不這樣想,她覺得自己還年輕,應該讓活力四射的身體長久的保持,以征服人皇尤如辛勤的蜜蜂般嗡嗡飛躥到處採花釀蜜的心,世人不是說了嗎:男人用征服世界來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來征服世界。


從這一點來看,人皇稱得上是一位敬業的婦女之友,你想懷崽,我就給你種上;你不想懷崽,哥們也如你所願;甚至看見後宮不少懷上崽患得患失的嬪妃,人皇還會樂呵呵的道:“這算什麼事嘛?看把愛妃愁得,不管順產難產,咱們剖服……”

……

人皇神遊八極,一縷靈識尋着嬰兒呱呱墜地的啼哭聲,清晰的聽到一個新生命如同出膛的炮彈般衝出母親的產道,產婦的二十四根肋骨都在震顫中龜裂,遂悠悠盪盪的飄到冷宮。

但見冷宮上方傳來一股極爲晦澀地氣息,守護冷宮的甲士,一個個方面大耳,原本老神在在的坐在宮門兩側的攔凳上,抽菸的抽菸,侃大山的侃大山,突然感到一股恐怖的氣機自高天之上傳來,衆兵士還在楞怔之際,當值長官已然一蹦三丈高,從攔凳上霍的一聲躍起,奔行之間,雙手連連揮動,一記記耳光響起,“啪啪啪”!只聽道他怒喝連連;“媽拉個巴子的,這是人皇的氣息,不想吊腦殼的,都給老子精神起來!”


稀里嘩啦!

衆軍士迅速列隊站好,刀出鞘,槍上膛,一副枕戈待旦盡忠職守的樣子,倒也威風凜凜,如同變了個人似的。

那些侃大山品評宮中后妃好細腰的軍爺還好,嘴巴一閉,抿成一條線,就ok了,再雙腿併攏昂首挺胸,一股股淵停嶽峙的氣息透體而出,雙目精光四射!

那些抽菸帶聊天的軍爺那才叫個牛!一個個的肚子一鼓,瞬間收縮,但見長吸一口氣,能夠殺精短壽的香菸頭上、原本冥滅不定的火頭,瞬間燃到菸屁股上,就連海綿菸嘴都傳來焦臭撲鼻的難聞氣味。

噗!

但聞噗噗噗的聲音如同箭矢般響起,一顆顆焦臭的海綿菸嘴,交錯而過,狠狠射入冷宮兩側的銅柱內,留下密密麻麻的坑洞。

強大,這些軍爺能夠駐守後宮重地,都是些強大得無想像的主,真正的吐氣如箭,張嘴一吐,輕飄飄的海綿菸頭都能沒入精銅柱內。

而且,眨眼之間,一羣懶洋洋吊兒啷噹的軍爺,瞬息之間,氣勢綻放,就好像潛伏荒丘的一羣猛虎,自沉睡中醒來,狩獵撲擊,虎嘯山林,張牙舞爪,虎虎生風,虎威驚荒林!

人皇的一縷靈識跨空而來,冷宮上空迅速凝聚出一團烏雲,雷聲轟隆,一道閃電,如同銀蛇一般,在烏雲之中簌簌簌簌的飛躥,攪得烏雲翻卷,當空化作一張碩大的人臉,飄在半空,眸光濺射,如淵如獄!

人皇恐怖的眸光,穿透冷宮四壁鎮妖壓邪符的封鎖,匪夷所思的符陣迅速反彈。

但見一張張鎮妖壓邪符瞬間無風自動,神光大放,如同一條條神龍般嘶吼咆哮,每一張符籙上彎彎曲曲的線條如同龍筋龍骨一般扭曲,攪得周天寒徹骨,阻擋着人皇目光的窺視,兩種神光相遇,響起噹噹噹的金石交鳴之聲。

無數張符籙如同無數條神龍,一對對龍睛對人皇目光的侵入憤怒至極,張張符籙隨風搖曳,符籙中條條神龍搖頭擺尾,將時空扭曲,展示出鎮妖壓邪符籙陣法強悍到封天絕地的能力。

人皇的靈力之雄厚,那怕一縷真靈化形,雙目日月旋轉,神光綻放,有如電閃雷鳴,凜然不可侵犯的眸光,幾乎不亞於流星雨鋪天蓋地而來,衝擊得張張鎮妖壓邪符開始龜裂,符中龍軀鱗甲開始剝落,整個符陣緩緩出現兩道小洞,如同墨染山水一般,兩個小洞一點點的氤氳開來。

入目見宮內青苔處處,蛛網密佈,蒿草萋萋,宛若地獄鬼洞。人皇陡然想起蕭小妹秋水般嫵媚的雙眸,想起蕭大姐豐膄火辣的風韻,還有那交頸成雙、對影成三人的恩愛日子,歷歷歡娛的往事,閃電般涌上心頭。

他思念滿滿,愧疚滿懷的呼喚道:“蕭大姐,蕭小妹!你們在哪裏?”


咔嚓!

地動山搖!

伴着符陣的強烈反彈,神都四周如山嶺般雄偉的城牆開始震顫搖晃,塊塊砌牆玄武岩條石都遍佈裂紋,整個神都的大地都在搖晃,如同地震陡然發生。

呼呼呼

皇宮上宮瞬間彩裙飄飄,六宮粉黛盡皆駕着祥雲蹈空遠眺,素綢飛舞,行雲流水般涌向冷宮。

這些妃子駕着祥雲,和將軍標配的霹靂流光翼,都屬於不可多得的法寶,一個雷光流溢,講空就是速度;一個祥雲飄飄,講究就是飄逸。

鳳冠霞帔的皇后一馬當先,率領一羣宮娥,踏雲飛來,恍若一羣仙女臨世,遠遠的呼喊道:“皇上不可啊,你難道舊情復燃,爲了幾個妖妃,就不惜毀掉整個神都,令百億生靈塗炭嗎?”

從軍爺也是噗通噗通的半跪高呼:“皇主,三思啊!”

人皇不禁一怔,眸光一頓,想起自從蕭氏二愛妃被打入冷宮之後,自已接受朝臣建議:集神都祖脈,構建鎮妖壓邪符陣,永鎮妖魔!永耀帝星!永昌福祿!

“這幫混俅,好像知道爺有一天要破陣而入似的,居然勾連整個神都的地脈,陣在城在,陣亡城亡!”

他罵罵咧咧的停下靈力運轉,看着漸漸合攏的兩個孔道,百般心緒涌上心頭,睹景思人,和蕭氏二妃纏綿緋側的過往,無一不令他回味思念。

突然,從一個破敗的小屋中響起疲憊中透露着驚喜的聲音:“皇上,小妹在這裏!”

然後是一個虛弱至極的聲音:“皇上,大姐爲你產下了一位如花似玉目如點漆的千金……”

人皇的心肝噗通一跳,兩眼眸光再起,將符陣破開兩個大洞,惶惶如柱的目光,暴射幾千米,狂風席捲,轟轟有聲地掀飛破屋的頂棚,只覺一股濃烈的臭氣直衝雲霄,極速蔓延,撲面而來,衝入鼻腔,再入肺腑,反胃欲嘔。

“皇上,念在一場夫妻情份上,救救我們吧,小妹給你當牛作馬……”蕭小妹泣不成聲。

人皇見蕭小妹面黃肌瘦形銷骨立眼淚花花的像個披頭散髮的女鬼,當即轉眼瞥向牆角木板上躺着的蕭大姐。

“皇上,看在小公主的份上,救救我們吧!”

人皇見蕭大姐多日不見,整個面孔都嚥下去了,嘴角褶子橫生,當即目光連閃,“嗯”“哈”兩聲,神威如獄的目光漸漸渙散……

突然,他煥散的目光一頓!瞥見蕭大姐高舉的女嬰,見自己的女兒像極了曾經青春溫潤的蕭氏二姐妹,睫毛老長,眨起來騷好看的,眼簾睜開,深潭般的眸光如同秋水般射過來,紅潤的小嘴兒像熟透的櫻桃般,居然衝他笑。

人皇當即老懷大慰,兩道神光化作兩隻大手,抱起女兒,話也不說,電閃離去。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