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迫切的任務,就是抓緊堵住那倆個目標人物,趁早殺了他們,完成目標任務。

剛纔問了馬大哥,度假村的確有個小門,不賣門票,有保安守着,客人不讓隨便進,據說是招待領導專門之用,類似於隱蔽會館。

要想進去,只能從大門先進去,然後找機會,伺機而動。

幸好,代表倆個大惡人手機位置的紅色光點,仍然一動不動,保持靜止狀態。

倆個奇怪的男女,就這樣帶着各自的殺人任務,到了柳山溫泉度假村門口。

度假村下午淡季,人潮很儘管不很稠密,但這對奇怪組合還是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龍江摸了摸鼻子,低頭看着自己一身裝束,黃祕書給買的皮鞋上滿是塵土。代表公務員身份的白色半袖昂貴襯衣,早已經半邊黑紅,沾滿了鮮血和草屑,原本褲線筆直的西褲,此刻也皺巴巴的,好似一團破布。

旁邊冰燕更是奇葩,禍水級大美女,穿了個農村女孩的短短碎花布衣裙,露着兩條白亮的大腿,後面還沾真令人可疑的紅色痕跡。

“快看美女耶,好短的裙子!”

“那個男人一身血,打架了嗎?”

“不知道,離這樣的人遠點,不是好人。”

馬大哥已經找到了平時固定的攤位,正吆喝着賣瓜。

出發前,怎麼也要先謝謝這個救命恩人吧。

“馬大哥,大恩不言謝,謝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我記一下你的手機。”

龍江走到哪,韓輕燕都在後面寸步不離。

馬大哥連連擺手,滿臉皺紋舒展着,憨厚笑道:

“使不得,大兄弟,誰看了都會伸手幫忙的。俺也沒幫上啥忙,要說還是你和你對象身體好,車都撞成那樣,都沒啥大事,好身體啊。”

什麼,對象?

韓輕燕紅着臉瞪着龍江,死東西,一會兒你又多了條罪狀。

龍江不由分說,拿起馬大哥手機給自己打了個電話,存了他的號碼,又蹲下看着一直仰着頭的馬小雪。

“小雪妹妹乖,讓大哥哥看看你的腿好嗎?”

馬小雪甜甜笑了笑,勇敢道:“大哥哥,小雪不哭,腿不疼。”


龍江看了眼小女孩明顯短一截的那條病腿,密密麻麻全是光點,看來病痛無時無刻不折磨着她,堅強的孩子!

善能不多了,僅僅剩了幾萬,況且冰燕在旁邊殺氣騰騰地看着,實在不是救治的最好時機。

龍江伸手拍了拍小雪的肩膀,微笑道:

“聽爸爸話,乖小雪,等大哥哥忙完一件事情,我就會去看你的。”

小雪仰着一張清秀的小臉,期盼道:“你可不許說謊啊,拉鉤。”

一隻蒼白纖細的手指和一隻微黑健康的手指,緊緊拉到了一起。

沒有注意的角落,小雪爸爸偷偷擦了把眼角,眼看孩子到了學齡,沒錢上學,十分寂寞孤單,見到陌生人都盼望多說幾句話。

在小雪戀戀不捨的目光中,父女和龍江揮手告別。

那隻小花狗送出去龍江好遠,才一步一回頭地搖着尾巴快樂地返回。

告別了馬大哥父女,龍江不顧別人驚詫的目光,買了一張票,打算進入度假村。

“買兩張!”冰燕在後面命令。

“咦?我們很熟嗎?要買你自己去買。”龍江故作驚詫。

韓輕燕毫不客氣,一把奪過龍江手裏的錢,遞給售票窗口,得意地拿着兩張票和零錢,率先進了大門。

我擦,冰塊妞流了這麼多血還這麼暴力!

龍江無語了,只好跟在後面進了大門。

迎面是一條狹窄的街面,倆邊全是各種商鋪,售賣泡溫泉的衣物、旅遊紀念品和一些零食。

龍江小臂一緊,回頭見冰燕狠狠抓着他,兇巴巴道:“我要買衣服,你付錢。”

龍江瞪大眼睛,看着冰燕那張禍國殃民的臉,無辜道:

“喂,喂,憑什麼啊,長的漂亮就了不起啊,我們又不認識,又不是很熟,我也不欠你的錢,喂。”沒等抱怨完便被大力拉進一家小店。


過了五分鐘,龍江愁眉苦臉被拉了出來,身上帶血的襯衣,換成了嶄新的左丹奴夏裝半袖,手裏捧着一大堆游泳衣、內衣、鞋子,後面韓輕燕得意地穿了件黑色韓版連衣裙,高高興興走了出來。

後面跟着一臉諂媚相送的店家老闆相送。

幸虧店家支持微信支付功能,要不還真不好辦。

韓輕燕晃晃手中的一疊錢,大約2千左右,不用說這是逼着龍江支付後兌換出來的。

“姑奶奶好餓 ,頭還有點暈,下面去吃飯!”韓輕燕霸道地宣佈,心道,就當給這個壞小子送行了。吃完飯殺了他!

吃飯?龍江無語,和美女先換了衣服,再去吃飯,貌似不錯的主意,可關鍵是,現在哪有時間啊?

不行,有些話必須說明白,否則,肯定耽擱時間,而且要耽擱很久。

一想到任務沒有完成,收集器能量點被抽光的情景,龍江不寒而慄。

前面一處沒有遊人的角落,正好處於倆個店鋪之間,位置正好。

龍江停住了腳步,轉身回頭,一點點收起了笑容,嚴肅看着冰塊妞:

“喂,好了,冰燕,我們能不能好好談一談!”

韓輕燕腳步一頓,猛然站住了,驚訝道:“龍江,你說什麼?你叫我什麼?”

龍江心道果然,連我的名字都知道,看來這妞絕對是奔着我來的,一會必須抓緊解決這個妞,要不任務完成有風險了。

“冰燕,華夏風之殺手外門中級,出道以來短短三個月快速升級,一個月前接了魚龍戒指任務,一天前剛剛接了柳原目標任務,我沒有說錯吧?”

韓輕燕驚訝瞪大了眼睛,微微一動,一片鋒利的小刀出現在手中,映着午後太陽閃着寒光,緊緊看着龍江的眼睛:

“你到底是誰,你怎麼知道這麼詳細?” 拉扯楊小妹的人就是江帆,楊小妹發現自己沒有被車子撞到,她拍打胸前道:「哎喲,好險呀!要不是你拉我一把,我就被車撞到了!」

她發現自己靠在江帆懷裡嗎,臉一紅,急忙道:「大白鯊,我現在安全了,你可以放手了。」

「哦。」江帆立即鬆手。

「你們沒長眼睛呀,看到車子來了也不躲閃,現在寶馬車撞壞了,你們要賠錢!」紅色寶馬車門打開,一位打扮妖艷的女人走了出來,指著江帆和楊小妹罵道。

「你這人講不講理呀!明明是你的車子撞人,要不是我朋友拉我一把,我就被你撞死了!」楊小妹氣呼呼道。

「撞死你活該,現在我的寶馬車前檔和前燈都碎了,你們要賠錢,一共是一萬塊!」那女人兇狠道。

「什麼!你的差點撞了人,你不但不道歉,還要我們賠錢,天底下哪有這麼蠻不不講理的人!」楊小妹氣憤道。

「哼,老娘就是不講理!你到底是陪不賠錢!」那女人吼道。

楊小妹頓時就火了,「我就是不賠錢!」

此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立即有人議論道:「這女人太不像話了,車子差點撞到了人,不但不賠禮道歉,反而要別人賠錢,也太蠻不講理了吧!」

「你知道她是誰嗎?她可是呂縣長的女人!惹不起呀!」

「她是呂縣長的女人呀!那這兩個人慘了!」

「上次也遇到這種事情,結果被撞的人不但不給治療嗎,還賠了修理車的費用呢!」

「呂縣長誰惹得起呀,他可是我們基西縣出名的霸王,號稱呂霸天呢!」

「噓,你聲音小點,要是被呂縣長聽到了,你就慘了!」


「好,你有種,不賠錢是吧,我馬上打電話報警!」那女人立即拿出手機打電話報警。

「哼,報警就報警,誰怕誰!」楊小妹道,她想自己明顯有理,還怕什麼警察來。

一旁江帆拉著楊小妹悄聲道:「小妹,那女人肯定和警察很熟,我們還是快點跑吧,要不然會很麻煩的!」

楊小妹搖頭道:「明明是我們有理,還逃走!有這麼多人看到的,警察一問就知道誰有理了!」

大街上立即響起了警車鳴叫聲,兩輛警扯停在路邊,車門打開,立即走出六名警察。他們分開人群,當他們看到那女人時,立即招呼道:「鳳姐,您有什麼要幫助嗎?」

鳳姐指著江帆和楊小妹道:「他們把我的寶馬車撞壞了,我要他們賠錢嗎,他們不肯賠錢,你們把他們抓到所里去!讓他們家裡人拿錢來贖人!」

「明明是你的車撞人,還要我們賠錢,哪有這種道理!」楊小妹憤怒道。

「你們隨我們去所里一趟吧!」其中一名警察道。

「你們怎麼不問青紅皂白就亂抓人呀!」楊小妹道。

「鄉下妹,你知道她是誰嗎?她是鳳姐,是呂縣長的女人!」一名警察道。

「呂縣長女人又怎麼了,難道她不講理!」楊小妹冷笑道。

「對,在基西縣老娘就是不講理!老娘就是理!」鳳姐雙手叉腰道。

「你,你這人怎麼這樣呀!」楊小妹頓時氣得說不出話來。

「小王,把他們抓起來好好審問,我看他們八成是小偷!」鳳姐手指著江帆和楊小妹道。

立即衝上來兩名警察就要給楊小妹戴手銬,江帆立即擋在楊小妹身前,「你們不準抓她!誰敢動手,老子就讓他躺在地上!」江帆冷酷道。

「咦,你小子是什麼人,竟然襲警!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其中一名警察道,他手指著江帆鼻子。

江帆伸手抓住那警察的手指,猛地下掰,警察立即慘叫起來,「我不喜歡人指著我鼻子!」江帆冷冷道。

「你小子敢襲警!來人,把他抓起來!」其中一名警官喊道。

立即衝過來兩名警察,江帆抬腿踢中左手邊的警察褲襠上,那人立即雙手捂著肚子蹲到地上。接著江帆又踢中另外一人褲襠,那人也慘叫一聲捂著肚子蹲到地上。

那名警官看到江帆瞬間就打倒三名警察,緊忙掏槍,他的手開沒摸到強,肋下一麻,立即癱軟在地上。

江帆一腳踩在那麼警官臉上,「明明是那女人的車子撞人,你們竟然顛倒黑白混亂抓人,你們不配穿這身制服!」

江帆一伸手,嘶!把那人警服撕開了,三下兩下就把警服扒下來,接著一腳將他踢了出去。

楊小妹頓時就嚇傻了,她急忙拉著江帆胳膊道:「大白鯊,你闖禍了,你竟然敢打警察,我們快跑吧!」

拉著江帆擠出人群,兩人拔腿就跑,那個鳳姐里驚呼道:「快抓住他們,不要讓他們跑了!」

楊小妹拉著江帆一口氣跑出了幾千米,她實在是跑不動了,喘著氣道:「大白鯊,你膽子真大,襲警是犯法的!幸虧我逃走了,要不然麻煩大了!」


「呵呵,不用害怕,我印象中好像毆打過警察呢!」江帆笑道。

「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襲警后逃跑,被炸彈炸到河裡的!」楊小妹道。

「不知道是不是這樣,我還是想不起過去的事情。」江帆道。

「我們還是不去買衣服了,還是趕緊離開縣城吧,要不饒被他們逮到了,我們就要坐牢的!」楊小妹道。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