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來心情就不好,此時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惹了他,他都要咬下一塊肉,更何況黃義德這些菜鳥。

雖然他現在只是一個屌絲。

頓時蘇飛等人一動,提起板凳,一點兒也不含糊,直接向黃義德等人衝了過來。

黃義德等人也不是蓋的,敢出來混的,多少是有幾分血性,有幾分脾氣的。

直接提起板凳便向陳鈔票等人衝了過來。

陳鈔票一個猛衝,瞬間到了那混混兒身前,旋即目光森冷,一拳轟出……

混混也是打架老手,身形一側,直接就避開了陳鈔票的一拳。

陳鈔票冷笑一聲,旋即一腳踹出。

“砰!”一聲悶響,混混兒直接被一腳踹飛。

隨後陳鈔票直接向黃義德衝了過去。

陳鈔票直接衝到了黃義德身前,一拳轟擊而出。

黃義德冷哼一聲,也是一拳打出……

“砰!”

一聲輕響,兩人的拳頭碰撞在一處。

“咔嚓!”

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黃義德一聲痛嚎,隨後身形直接倒飛而出,砸在了遠處的桌子上。

“砰砰砰……”聲音不斷響起。

陳鈔票直接衝到了最前面,此時有些飄忽他纔不管那麼多,一上來就動用了全力。

頓時,蘇飛幾人才只是和那些碰撞了幾下。

黃義德等人全部躺在了地上,其中五個都是陳鈔票解決的。

“鈔票,你吃偉哥了?今天那麼厲害!”蘇飛說道。

陳鈔票沒有回話,直接走到那個混混兒身旁,旋即握住那混混兒一隻手狠狠說道:“我草尼瑪的,以後別出現在我眼前,否則就不是一隻手的問題!別以爲我不敢殺了你!”說話間目光中出現了一股殺意。

混混兒身軀不禁顫抖了起來,眼中滿是恐懼,陳鈔票的目光太嚇人了,就如野獸的目光一樣。

陳鈔票手掌用力一扭。

“咔嚓!”

“啊……”混混兒一聲慘嚎。

一聲脆響,混混兒的手臂直接別陳鈔票扭斷了。

隨後陳鈔票放開混混兒的手臂,走到黃義德身前,冷冷說道:“你是他們的老大吧!”

黃義德有些畏懼的看着陳鈔票,陳鈔票是個狠角色,即使在道上混了挺久的人,都不敢像陳鈔票那麼狠。

打個架,直接就把別人手臂給扭斷了。

“以後別特麼讓老子看見你,否則見你一次打你一次!”陳鈔票冷冷說道,隨後接連踹出三腳。

“砰砰砰……”


黃義德口吐鮮血,連慘叫都沒有發出。

隨後,陳鈔票對着黃義德一隻腳狠狠踩下,傾盡了全力。

“咔嚓……”一聲脆響。

原本已經意識不清的黃義德雙眼猛的一睜,一聲慘嚎,旋即身形一顫,雙眼一閉,直接昏了過去。


“拿五千塊錢出來!否則我斷了你們四肢!”陳鈔票冷冷說道,直接開始了**裸的威脅。

其餘幾個混混兒直接哆嗦了起來,他們真的被陳鈔票嚇到了,他的手段太狠了。

即使混了多年的混混兒也不敢像陳鈔票那麼狠,甚至連黃義德也沒有陳鈔票那麼狠。

幾個混混兒商量了一下,隨後哆嗦着摸出錢,一瘸一拐的走到陳鈔票面前,恭恭敬敬的把錢遞給了陳鈔票。

“記住,這不是敲詐,也不是勒索!這是你們孝敬我的,知道嗎?”陳鈔票冷冷說道。

他雖然知道這些混混兒不敢把這件事情捅到警察局去,但是他還是不放心,畢竟黑夜門能在這裏立足,自然是有一些關係的,有必要威脅一下。

“回去告訴你們上頭,有些人,你們是惹不起的!”陳鈔票直接放了一個***,然後轉身走到林亦蝶身旁坐下。

林亦蝶和蘇飛等人此時已經呆了。

打了別人也就算了,你還廢了別人。

廢了別人也就算了,還敲詐別人。

黑吃黑啊……

那些混混兒一臉畏懼的看着陳鈔票,身體不斷哆嗦。

“還不快滾!”陳鈔票冷冷喝道,要多霸氣,有多霸氣,要多騷包有多騷包。

頓時所有混混一驚,扛着黃義德就離開了,一句狠話都不敢放。

“鈔票威武,鈔票霸氣!”蘇飛說道。

“鈔票,我愛你!”周軍一臉嬌羞的說道。

“咳咳……”陳鈔票直接把剛剛放在嘴裏的炒茄子直接吐了出來,而且周軍就坐在他的對面。

一個不小心,茄子就飛到了周軍的臉上。

“鈔票,你就是這樣對待愛你的人嗎?”周軍閉着雙眼說道,茄子順着他圓滾滾的臉龐滑落而下。

“咳咳,對不起,我不搞基!”陳鈔票說道。

此時,衆人都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當然,除非你把菊花獻過來!”陳鈔票嘿嘿一笑道。

“想要,人家,人家,隨時可以給你啊……”周軍一臉羞澀的說道,聲音嬌滴滴的,就像個娘們兒一樣。

“我吐……”陳鈔票說道。

隨後氣氛又活絡了起來。

所有人又敞開了肚皮吃喝。

這時酒館老闆走了出來,開始收拾東西。 陳鈔票取出兩千五遞給老闆,道:“這是酒錢,多的算是賠償!”話完又繼續開喝,並未理會老闆。

老闆笑着搖了搖頭,也並未拒絕,直接把錢收下了。

林亦蝶看向陳鈔票的眼神有些畏懼。

剛剛那一幕實在有些恐怖。

“你怕嗎?我爹曾經告訴我過,對待敵人,就要狠!如果他黑,你就要比他更黑,如果他狠,你就要比他更狠!”陳鈔票說道。

林亦蝶一臉茫然的點了點頭。

什麼年代了?還用爹這個稱呼,你土不土啊。

酒足飯飽之後,蘇飛等人陸陸續續離開了。

最後林亦蝶也走了。

此時,就剩下了周軍和陳鈔票。

“走吧!”陳鈔票說道,隨後便起身開走。

無疑陳鈔票今天喝得有點兒高,一張臉發紅。

周軍搖了搖頭,只好送陳鈔票回去了。

此時,他們根本就不擔心陳鈔票的安危了。

一個人能打五個混混兒,全部一招料倒,黃御風那些傢伙哪是陳鈔票的對手。

隨後,兩人直接坐上公交車。

不久後,陳鈔票與周軍便來到了陳鈔票租的小平房門前。

可是就在周軍拿出陳鈔票的鑰匙準備打開院子大門的時候……


一陣腳步聲傳來。

“喝得很高興?”黃御風陰冷的聲音傳來。

周軍眉頭一皺,轉頭看去,只見黃御風帶着二十多個人走了出來。

“唔……”此時的陳鈔票酒勁正上來,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根本就沒有察覺到危險的來臨。

“再來一杯,喝完這杯,還有三杯……”陳鈔票暈暈乎乎的叫道。

“哼,你這個醉鬼,我今天非要好好羞辱你們不可!”黃御風冷冷說道。

周軍大驚,旋即連忙將陳鈔票護在身後。

“我勸你們考慮清楚,今天你打了我們,明天你們也不會有好果子吃!”周軍硬起膽子直接說道,只是雙腳卻是有些顫抖。

他害怕。但是他竭力想控制住自己,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苦逼了……

周軍心中哀嚎。

“給我打……”頓時二十多個人氣勢洶洶的圍了上來,每個人手中都拿着一根木棍。

周軍撿起地上的一塊兒搬磚握在手中,雙目緊緊盯着幾人。

功夫再高,也怕柴刀,身板兒再硬,也怕板兒磚。

周軍心中默唸道,拿着搬磚注視着幾人。

“怕他幹錘子,給我上!”黃御風說道,旋即率先便衝了出去。

“尼瑪的,老子就幹你了!”周軍將心一橫,能幹一個是一個!一板磚直接向黃御風招呼了過去。

黃御風早有防備,身形一晃,堪堪避開板磚。

於是乎事情悲劇了……

二十多人直接圍了上來,周軍手中的板磚直接被打落。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