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雖然答應比古清十郎上山,也確實想擁有他口中能保護重要的人的力量,可在這之餘,他多少也有些不安。

但在這一刻,劍心突然感覺自己沒那麼害怕了。

。 「我的訓練,不會停止。」柳貝貝看著徐州與張曳,臉上燦然一笑道。

不僅不會停,還會繼續貫穿她的一生,直至死亡。

……

張曳仰起頭,望著星空,眼裡的光芒閃爍著,情緒涌動著,他的聲音卻緩了下來:「我還是太弱了,比起季柚、比起楚嬌嬌,比起……太弱了,我的訓練,也不會停止。」

徐州沉默一下,點點頭:「我也是。」

……

接著。

柳貝貝三人繼續前行,很快,就到了學校專用停泊港,攬月星一共有三座停泊港,其中有一座是專門給攬月星軍校與攬月星農業大學修建的,另外兩座,一座軍用,一座民用。

時值開學季,停泊港這邊人頭運動,大多都是學生。

三人抵達后,便馬上開始執行迎新工作。

柳貝貝先是去申請了停泊港的助理機器人使用許可權,然後,分發給三人每人一部分,接著,三人分開行動。

柳貝貝今天一共要迎接250名學生入校,她仔細看了一下名單與航班信息,心裡就有了數。

於是,已經抵達的學生,便被助理機器人引導著,乘坐上了前往攬月星軍事學院的自助懸浮車。

剩下的,就是沒有抵達的。

一個,兩個,三個……

新生們都被柳貝貝引導著,前往了學校報到。

做這些工作,柳貝貝雖然是第一次,但卻十分嫻熟一般,分毫不差,總能將那些迷途的學弟學妹給引導回來。

與之相反,徐州、張曳那邊,就顯得有點忙亂。

兩人不經意交匯之時,張曳抬手,揉揉眉心,很有些無奈道:「我真的不知道只是個迎新工作而已,竟然還真的需要我去參與緊急救援工作!」

徐州一愣:「怎麼?」

張曳道:「有個新生是第八星系來的,經過長時間的旅途,下飛船時身體不適應攬月星的重力場,身體產生了嚴重的應激反應,差點沒了。」

徐州皺眉:「這麼嚴重?」

張曳捂著胸口,道:「我也以為是開玩笑的呢,這年頭,還有人會暈飛船暈到嗝屁?」

「咳咳……」張曳脫口而出后,又覺得自己的這番話不太好,於是馬上打住,略有些慶幸道:「幸好有柳貝貝同學提前向學校申請、調度過來的緊急治療艙,否則,真的要壞菜了!」

迎新工作出了這麼大的紕漏,況且還有人的生命白白沒了,張曳覺得自己這輩子都沒法心安了。

徐州問:「那新生現在情況如何?」

張曳道:「保住了命,已經轉入到學校的緊急治療門診了,羅醫生親自接診的。」

徐州一聽,頓時放下心。

既然是羅醫生親自接診,自然就不會出問題了。

整個131級戰鬥系的學生,不不不……應該說整個攬月星軍事學院的學生,都沒少受羅醫生的磨蹉,羅醫生的不良事迹很多,但醫術卻是公認的。

況且,那新生只是身體的應激反應過重而已,調整之後,必然就能很快適應攬月星的環境。

自然,也就沒有生命危險。

徐州與張曳放下心,徐州道:「這樣說起來,我也要專門關注一下是否有身體不適應攬月星環境的人了。」

攬月星的重力場,與人類記錄的古地球十分接近,不過,重力還是要比古地球高一點。

如果是那種重力場很輕的星球,要適應攬月星的環境,估摸著要進行一段時間的針對性訓練。

學校也有相關的訓練場所,作為迎新的學長,是很有必要提醒一下學弟、學妹們的。

張曳道:「我現在也不敢大意了,還是用心些吧。」

其實,張曳心裡還有一絲疑慮,本來想問那位學妹的,只可惜對方昏迷了,沒法給自己作答。

說起來,第八星系的學生,能到攬月星上學,這事情其實是非常稀奇的,怎麼說呢?

第八星系不屬於聯盟,而是銀河帝國的領土。

銀河帝國的領土,上面的居民,自然屬於銀河帝國的公民。帝國那邊也有不亞於聯盟第一軍校、攬月星軍事學院這樣強大的學校,甚至,銀河帝國軍校還是與聯盟一軍齊名的學校。

帝國的軍隊,強悍程度,也完全不亞於聯盟。

聯盟佔領了第1-6個星系,帝國只佔有第八星系,但每次獸潮爆發之時,在帝國軍隊保護圈內,卻能給予第八星系的平民們一個暫時棲身的地方,每百年的獸潮,帝國也是倖存者最多的地方。

……

張曳並不懷疑帝國軍校的實力,他手裡有這名新生的基本信息:【蕭越,第八星系黑塔星,18歲,機甲戰鬥系……】

就那種體質,能被攬月星重力場難倒的人,竟然就讀的還是機甲戰鬥系!

張曳作為往屆考生,當年為了考上攬月星軍事學院,花費的時間與精力,還有付出的訓練量,那是真的很多,很多……就這,他也才勉強達到了錄取線。

這位蕭越學弟,看起來那麼弱,竟然考上了攬月星軍事學院機甲戰鬥系,實在是太過讓張曳吃驚了。

心裡這麼想著,張曳搖搖頭,感慨了下,道:「也許這是下一個季柚同學也說不定呢。」

季柚同學看著也是弱雞啊,卻誤打誤撞進入了機甲戰鬥系,至今已經成為了戰鬥系最強之一。

以貌取人不好。

張曳感慨著,便繼續執行自己的迎新工作,接下來,他比之前都要用心,不僅會關注新生的身體情況,也會關注新生的其他情況。

……

迎新的工作,還在繼續。

另一邊。

攬月星軍事學院醫療門診。

一道看起來十分消瘦的身影躺在治療艙內,周身插著無數根管子,治療艙顯示正在工作中,不斷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羅醫生穿著白大褂,盯著治療艙內的學生,此時,那張溫婉秀美的臉龐上,露出一抹凝重。

就在這時——

一道十分冷峻的聲音響了起來:「我認為,必須要拿出一點我們的態度來,否則,他真以為我們這裡是救死扶傷辦事處啊,什麼都往我們這裡扔?」

話落。

一道修長、利落的身影,出現在了診所里。 此言一出,所有人均是神色都有些難看,臉上的笑容也瞬間凝固,特別是玄九更是低下了頭顱。

「聖凌焉,你這話可就不對了,為何沒臉來嶽麓?」

天玄宗大長老何有道冷笑一聲,開始裝糊塗。

「何有道,我說什麼你心裡有數,這時候明知故問有意思么?」

聖凌焉毫不示弱,直言不諱的嘲諷道。

「聖凌焉,你這話就說的過分了,我們只是收到了嶽麓書院的邀請函來參加嶽麓盛會,你這麼說又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前幾天你得到了大機緣,但也不至於如此目中無人吧?難不成只允許你得到機緣,不允許我們得到機緣?」

何有道完全忘記了之前葉青天攻擊嶽麓書院的事情,想要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嶽麓盛會之上。

「你若要如此理解,我也沒有意見。」

聖凌焉二話不說,直接將天武九重的氣息釋放而出,讓四周的氣息頓時凝固了不少,一股無形的威壓更是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慢慢的她身上的威壓彷彿凝聚成一道鳳凰虛影,翱翔在九天之上。

眾人面色一變,皆是難以置信的看著聖凌焉。

「威壓化形!她只是突破了天武九重?!」

「天武九重,難怪口氣這麼大,除了魔皇與聖上之外,她是天湘第三位天武九重。」

「難不成她突破是因為江塵?」

一時間,所有人看向江塵的眼神無比炙熱,要知道天武八重與天武九重可是天囊之別,正所謂一日不入天武九重,終究只是螻蟻。

「江塵居然有能力讓人突破天武九重?!」

玄九也是猛然抬起頭,眼神炙熱的看向江塵,他被困在天武八重已有幾十年,已經觸摸到天武九重的屏障,但卻終究無法踏出那一步。

「除了嶽麓之外,如今又多了威脅,若是我害還不突破天武九重,天玄宗未來堪憂!」

玄九下意識的握緊拳頭,他的一生都在為天玄宗效力,聖凌焉突破天武九重讓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而這一切的源頭還是江塵!

「當年的凌天可都沒有如此耀眼,這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玄九眯著眼看向江塵,心思開始活躍,「葉青天三番兩次要殺江塵而不成,短短兩月之餘他便突破到玄武境,他的威脅越來越大了。」

自從化龍大會後,聖上冊封江塵為武陵大將軍,他便不好對江塵下手,如今看江塵崛起如此之快,這可讓他著急的不行。

而且看聖凌焉的態度,顯然是鐵了心的站在江塵這邊,以後想要對江塵下手的難度又增加了不少。

「沒錯,我這次能突破天武九重全靠江塵小友賜機緣,而且他如今是皓月宗名譽長老,我皓月宗與他共進退,我勸你們這些卑鄙之輩莫要打他主意!」

聖凌焉展現實力完全是為了幫江塵站台,要讓這些人心中有數。

「若誰敢對江長老不敬,休怪我聖凌焉無情!」

說話間,一股凌冽的氣息從她身上爆發,彷彿四周的溫度都下降了不少。

「聖宗主這是說什麼話?我們三院四宗同仇敵愾,又怎麼會對江長老不敬!」

「聖宗主言重了,只是不江塵他成你皓月宗名譽長老似乎有些不符合規矩吧?」

「是啊,不是聽說皓月宗向來不收男子么?如今怎麼男子怎為名譽長老?」

三院四宗的長老似乎是忌憚聖凌焉的實力,但終究還是發出了內心的疑惑。

「我皓月宗的事情輪得到你們多嘴?我便是皓月宗的規矩!」

聖凌焉無比霸氣的說道。

簡單的一句話,直接堵住了所有人的嘴,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里,強者便是規矩!

陳天秀和張書陵相互對視一眼,看向聖凌焉的眼中都充斥著一絲羨慕之色。

「大長老,你說你這徒弟幫聖宗主突破了天武九重,為何不幫你突破?」

陳天秀心裡酸的不行,要說關係的話,他跟江塵的關係不比聖凌焉要更近一點?

「不行,不能讓我一個人酸,必須得拉著張書陵這老傢伙一起。」

陳天秀在心中暗暗道。

張書陵倒是看得無比透徹,無所謂的擺手道:「塵兒他早就說過只幫有緣人尋找機緣,機緣一事不可強求,並非是他不幫我尋找,而是我的機緣還未到時間。」

「我相信若是時間到了,塵兒定會幫我尋到機緣。」

張書陵異常佛系的說道。

陳天秀無比詫異的看著張書陵,「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張書陵么?這是你內心的真實想法么?」

陳天秀懷疑張書陵是在自我安慰,但是他又沒有證據。

張書陵挺直了腰杆子,無比篤定道:「自然,我是他師父,還能不了解他?」

陳天秀半信半疑的撇了撇嘴,沒有繼續跟張書陵溝通。

「江塵你這臭小子,都幫聖凌焉突破了天武九重,居然忘了我這做師父的,看我之後怎麼收拾你!」

張書陵冷哼一聲,心裡也是酸的不行,之前說是那麼說,這其實才是他心中最真實的想法。

「陳掌門,如今江塵也已經回來了,嶽麓盛會是不是可以開始了?是不是應該讓我們進去了?」

一直站在門外像什麼樣子,何有道忍不住開口提議道。

「現在這麼著急了?當初葉青天來襲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們這麼著急?」

陳天秀冷笑一聲,話語間滿是調侃之意。

「陳掌門,這是天玄宗準備的一些薄禮,也算是這次嶽麓盛會的見面禮。」

何有道知道陳天秀心中有怨氣,直接拿出準備的寶貝,正準備送上去。

「對對對,我們也都準備了一些小禮物。」

一時間,其他勢力也紛紛拿出一大堆天才地寶,其中不乏靈器和靈丹妙藥。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