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快,李香梅也不慢,追襲之勢反而加快了幾分,刀光連閃,牛耳尖刀牢牢將他鎖定,一刀比一刀還要生猛,劈得街道溝壑縱橫。

李香梅也是金甲境高手,而且是金甲境巔峯高手,實力和關飛星相差無幾,但刀法更加精純,含恨出手,挾尖刀之利,就連關飛星也不敢攖其鋒芒。

兩個人如同大鳥般一追一逃,李香梅看看近得前來,再起一刀。

呼!

刀光一閃,飆射上百米,刀氣將虛空切開,氣浪翻涌,如同白色的豆腐一般向兩邊裂開,哧得一聲,斬在關飛星的背上,斬開一道大口子,自脖頸至尾椎骨,血肉翻卷,金血四濺。

“嘶!”

關飛星痛得齜牙咧嘴,扭頭見夫人刀光連閃,再次劈砍而來,刀氣縱橫,宛若九天之上的大刀闊斧劈來,刀刀奪命,急哧白臉的辯解道:“夫人,我是清白的,不信你收起兇器,上來聞一聞,我身上絕對沒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

“你別跟老孃扯犢子,你們男人做了壞事,也沒什麼痕跡,你停下,讓老孃一刀旋下來,找個法醫鑑定一下下……”

“夫人,你別,到時你得活守寡……”

嗤!

話音未落,刀光一閃,背上再次被刀光掠過,傷口深可見骨,比上一刀還兇狠。

關飛星知道夫人暴怒了,辯解沒鳥用,將身一撲,雙手迅速挖掘,土石橫飛,吱溜一聲,鑽入地底,沒了身影。

“想走,定位追蹤!”

李香梅嬌喝一聲,面前浮現一面光屏,光屏之中,一個紅點在地底快速穿梭。

有這種高科技的玩意兒,關飛星在地下亂躥,也時不時被一道破土刀光劈得傷上加傷,沒奈何,只好繼續深潛,潛入地底岩石層還不放心,一直穿越岩石層,跳入火山熔岩之中,施展龜息之法,封閉全身十萬八千個毛孔和眼耳口鼻舌意,順着暗流隨波逐流。

心道:“夫人,這是你逼迫哥們使出終極絕招,這次龜息沉睡上幾個月,讓你感受一下沒有男人的日子……” 無名的獸吼如同悶雷滾滾,在昏暗的地底巷道內滾動!

緊接着,是一陣陣颶風掠過海洋捲起千重浪的岩漿呼嘯聲,呼呼,呼呼,呼嘯的聲音綿綿不絕,有一種天搖地動的感覺。

朱子琛站定當場,臉色陰睛不定,任憑巖壁間沉積的火山灰簌簌的跌落一身一臉。

吼聲顯然來自地底的岩漿層,令人驚悸的聲音經過無盡巷道彎彎曲曲的擴散,魔音震盪,根本無法確定具體位置。

過了良久,浪潮緩緩平息,驚人的獸吼也悄不可聞。

“難道地底岩漿層中真的還有恐怖的妖獸?”

朱子琛驚疑不定的想了想,呢喃道:“事到臨頭需放膽!該死的娃娃俅朝天,不該死的老漢活了一年又一年,恐懼沒什麼鳥用……”

他嘴中雖然滴滴咕咕,說得很豪邁,還是有種驚聳到夾尿的感覺,全身每一個寒毛都在輕輕顫抖,一股強烈的恐懼攫緊了他的心。

身處杳杳冥冥的地底洞窟,前有猛獸擇機噬人,後有厲鬼追魂索命,朱子琛僅僅才驚聳到夾尿,而沒有嚇個半死拉稀擺帶臭氣熏天,好膽!

……

他妖了!

……

朱子琛決定就在巷道崖壁上開鑿出一個存身的石屋,先凝聚殖裝再說。

雖然凝聚殖裝之後,哪怕黑鐵境一轉大圓滿,相對他如今肉身的沛然傳力來說,不值一提,但勁氣外放米許,他就可以肆無忌憚的運使靈犀一指,彈出冰火珠!

這是一件大殺器,運用好了,說不定就能以小博大以弱勝強絕境逢生四兩拔千斤,畢竟冰火兩重天完美共生,是地品殖裝白銀境高手才能掌握的力量體系。

哪怕朱子琛驅動的冰火珠只有水滴大小,但依然充滿了恐怖的能量,在九階母狐九星連珠的丹田內爆炸,瞬間就將體長九米高達五米的荒獸煉得灰飛煙滅。

怎麼說呢,冰火珠這玩意,幾乎不亞於江湖上傳說最強暗器孔雀翎,巨牛掰,比孔雀翎還牛掰。

因爲孔雀翎除了漂亮到迷人,只能殺敵……

砰!

朱子琛站在巖壁之前,沉寂心神,暴起一掌!

他的手掌落在巖壁這上,頓時碎石橫飛,赫然在巖壁上擊打出一個臉盆大的深坑。

嗤嗤嗤!

[綜歷史]天下共煮 ,彎曲成爪的五指,狠狠叩入堅硬的岩石之內。

五指鋒銳如鉤,將巖壁抓攝得四分五裂,巨大的石塊嘩嘩啦啦的跌落。

按說巷道崖壁都是極其罕見的火山熔岩沉積之後形成的鐵青色怪石,極其堅硬,對於普通黑鐵境殖裝修爲來說,還是極有挑戰性。

這也是朱子琛堪比五階荒獸的實力,筋骨之雄,開山裂石輕而易舉。

當然,他這種破開岩石如抓豆腐般的表現,比起地底火山熔岩中潛伏的妖獸來說,就是小巫見大巫,

在他雙爪翻飛,開鑿山洞之際,地底火山熔岩世界還時不時的傳來幾聲怒吼,在幽深的巷道內飛掠,令人驚魂!

朱子琛緊守心神,充耳不聞,很快就開掘出一間小石屋。

……

走入石層,他盤膝坐下,沉吟半晌,彷彿一頭埋葬地底千年的殭屍,自沒有信仰的往生中,垂死掙扎間依然將目光穿越歲月的塵埃和地底的陰森,極力諦聽着遙遠的風,時間,還有沉寂的聲音。

小石屋內的光線更加昏暗,雖然有一種壓抑的孤寂,但卻感到心安不少,彷彿只要置身於這個封閉的巖洞之中,就能遠離猛獸的傷害。

他懷疑透過幽深的巷道,穿越岩漿層,十有八九能穿出納米繭的裂縫,直入混沌莽蒼的世界。

納米繭年久失修,不知有多少裂縫交錯,豁口洞開,不然,這些理論上只存於繭外混沌天空的妖獸怎麼可能出現在納米繭的地殼之內。

哪怕納米繭如同繭火蟲兒般飄搖,彷彿置於重重混亂的時空縫隙之中,保不齊就有兇禽猛獸誤打誤闖的進來。

“娘,我一定能活下來!”

朱子琛楞怔片刻,眼淚花花的將一縷靈念掃視向儲物戒指中貨架上一排排色彩斑斕的珍禽異蛋,一枚枚神祕的蛋盡皆剔透閃亮,紋路神祕!

仔細掃視蛋殼上的紋路斑點,密密麻麻的斑點如同星辰般閃爍生輝,繁複如迷宮般的紋路彷彿就是星辰掠過夜空的軌跡,流淌着神祕的氣息。

他吞噬了九星連珠的狐媚之火後,體內甲源充沛,不着急吞噬禽蛋補充甲源,目光一掃而過。

一縷意念捲起一瓶超純度火系元素,將玉瓶擺在面前,咬了咬牙,打開瓶蓋,食指彎曲,緩緩的插入瓶中!

“咦!”


朱子琛輕咦一聲,那種萬針攢刺的感覺明顯輕微了很多,雖然十指連心,依然令他“哎喲哎喲”的哼哼兩聲,卻已然沒有第一次凝聚殖裝時痛不欲生的悲催感。

這就是肉身強大帶來的抗擊打能力和抗傷痛能力的提高!

無盡超純度火系無素,如同聞到腥的貓一般,瘋狂撲擊向他的食指,發出雨打芭蕉的敲擊聲。

星星點點的小火苗,如同針尖麥芒一般,將他的指節扎透,在皮肉裏呼呼的灼熱,洗毛伐髓。

同樣!

就象第一次凝聚殖裝時一樣,丹田內的朱雀之炎依舊一動不動,彷彿對朱子琛凝聚殖裝的行爲不屑一顧。

“呼!”

美女的超級保鏢 ,朱雀之炎再次狂暴了,輕輕搖曳之間,焰火如同綻放的玫瑰,透體而出,探出一條霞光神鏈,如同花莖花蕊一般,深深的扎入大日離火珠的膜壁,倏忽一閃,已然拽入丹田之中。

朱雀之炎似乎對大日離火珠情有獨鍾,無盡焰光如同花蕊觸鬚一般扎入大日離火珠的膜壁,將珠內那頭豆丁大小、脖如彈簧喙似鑽、振翼飛躥流火爍金的金烏殘魂扎得透心涼。

在金烏殘魂的悲鳴聲中,離火珠含藏的大日天火如同岩漿般滾滾淌出,越來越小,最終連同金烏殘魂一起,徹底消散一空,成了朱雀之炎的食糧。

大日離火珠,是太陽風暴潮席捲地球,無盡金烏殘魂衝入地心,引動地火,又奇妙的如同琥珀般被火山岩漿包裹形成,這或許體現了太陽神的力量,相對於雷擊起火,亦即天雷勾地火,天外飛來的大日金烏引動地心火山,幾同滅世!


而人類還沒有如同恐龍般滅絕,存亡絕續,實屬不幸中的大幸!

伴着金烏殘魂的消散,再次有一根朱雀絨毛,如同一道彩虹般呼嘯有聲的貫通環繞朱雀之炎的三色菸圈。


這次,朱子琛沒能再次感應到含藏萬有無弗遠界三千大千世界,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一縷靈識掃向三色焰圈,大爲驚訝。

原本荒寂的三色焰層,內環“欲”火層中朦朦朧朧間似有蒼翠之色流轉,中環“色”火層內似乎有杳杳冥冥的天光乍隱乍現,外環無“色”層中依然枯寂冰涼,沒一點生機氣息。

突然,一縷草木的清香傳來,朱子琛鼻翼抽動,一縷靈識溯源而去。

當靈識小人的目光投向“欲”火層的焦土之上,朱子琛心神狂震,當即躍入“欲”火層,發足狂奔。

焦土之上,不知何時,居然長起一株奇特的小草,破土寸許,兩片嫩綠的芽葉,如同兩個蒼翠的小手,撐起天穹。

而正是這株小草,綠意盎然,給整個“欲”火層染上了淡淡的綠光,草木清香!

這顆植株太小,朱子琛根本分辨不出它究竟是一株草呢,還是一朵花,輕輕搖曳間葉子娑婆,彷彿爲神跳着歡快的舞。

既然“欲”火層流轉的蒼翠之色源自焦土上一顆奇特的小草,那麼“色”火層乍現的天光呢?


一想到此,當即驅動靈識小人縱身躍入“色”火層,奔行在跳動的光線裏,興奮的跑了幾圈,尋尋覓覓半天,一無所獲!

……

朱子琛有些沮喪的收回靈識,驅動儲物戒指,再次卷出兩瓶超純度火系元素凝聚殖裝。

一刻鐘過去了!

又一個十五分鐘過去了!

自食指指尖凝聚殖裝之後,他的食指中節再次被細密地鐵屑覆蓋,彷彿黑鐵般的指套自指尖向下蔓延而下,令朱子琛依舊眼神迷醉。

消耗依然和凝聚指尖時驚人的一致,一顆大日離火珠,三瓶超純度火系元素,價值合計九百萬血幣。

他心神恍惚間,忽生一念!

人體有二百零六塊骨頭,難道每一根骨頭都要消耗九百萬的物質?

他被自己的這個想法下了一跳,一塊骨頭九百萬,一百塊骨頭九個億,全身凝裝就得近二十個億,這還是黑鐵一轉,想一想恐怖得令人髮指。

“這是逼我去搶啊!”

朱子琛感慨道:“不對,這就是逼我去搶,坑蒙拐騙無所不用其極!”

朱子琛的算術沒有問題,但他遺忘了一件事,因爲他天殘甲!

修煉無日月!

兩天時間眨眼而過,朱子琛渾身的殖裝也在快速凝聚,先是整根食指、然後是整個五指、再到整隻右手,整條胳膊,他渾身黑鐵一般鋥亮的殖裝,如同細密的鐵屑一般將他覆蓋,有種鱗甲飛揚的神采。

不知不覺間,當朱子琛吸收到第三百零六瓶超純度火系元素的時候,卻出現了罕見的排斥現象!

他這纔想起自己是天殘甲,只能凝聚半身殖裝,等於他前前後後共消化了三百零九瓶超純度火系元素,將半身一百零三塊筋骨皮膜渡上鐵性之後,除非晉階黑鐵二轉,身體已然飽和。

朱子琛本想一鼓作氣衝擊黑鐵二轉的境界,但根據現有殖裝晉級理論,每次升級都不亞於一次核裂變,會導致虛弱期,嚴重者甚至會虛弱到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在如此險惡的地底世界,遂熄了衝擊黑鐵二轉的心思!

人逢喜事精神爽!

朱子琛起身,抖落一身塵土,彈指間發出一道勁氣!

這一式簡簡單單的彈指,帶動得他經脈之中涌動的氣血如同怒浪狂潮,焰火呼嘯,渾身一百零三塊骨頭都嘁哩喀喳的爆鳴,一縷狂暴的勁氣,自指尖噴出米許,熊熊勝火,生猛得可怕。 透過蜂窩般昏昏默默的地底巷道,將目光投向那杳杳冥冥的小石屋,即沒有千殭屍,也沒有萬年老妖!

朱子琛又妖了!

但見他彈指間發出一道勁氣,如同一根烈焰小箭,筷子粗若,長約三寸,飛掠呼嘯,足有米許。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