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你不要多想好不好?我知道自己這個樣子不對,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靈,其實在我剛剛輾轉反側無法入睡的時候,我就已經明白了,我對你到底有多麼喜歡?”

於樑此時渾身上下就好像觸電了一樣,一直都是一個姿勢待在原地,此時此刻一句話都講不出來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

於樑這才轉過頭看着烏拉,對着烏拉輕輕一笑。

“烏拉……你聽我說,我們兩個人可以當一輩子的好朋友,有些底線是沒有辦法越過的,我希望你能夠理解一下。”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當於樑講完這句話之後,還不等他反應過來,便看到烏拉沒有絲毫猶豫,突然就一把抱住了自己!

尤其是烏拉抱住自己的那一刻,頓時於樑便感覺到一陣香味撲鼻的味道。

這味道也太他媽好聞了吧!

要麼說姑娘就是姑娘,尤其是漂亮的姑娘,身體上的味道絕對是香的!

烏拉緊緊抱着於樑。

“烏拉……這到底怎麼了?你先不要這麼着急好不好?”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臉激動的說話了這句話,只不過烏拉卻根本就沒有理會於樑的意思。

而且於樑也不好直接甩開烏拉,如果自己真是這樣子做了,那以後可就不太好面對人家烏拉。


要知道一個女孩子能夠鼓起這樣的勇氣,屬實挺不容易的吧。

“烏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完全可以直接跟我說呀,這樣子我們到時候都尷尬,你給我一點時間好不好?”

烏拉輕輕搖頭。

“我知道自己這樣不好,可是我馬上就快要抱不到你了。” 於樑是真的受驚了,他確實搞不清楚烏拉爲什麼要這樣子做?

足足過去了許久,於樑突然之間一把抓住了烏拉的肩膀,就這樣使勁甩了甩!

估計也是力道有些太大了,對面的烏拉驚呼一聲,看來是弄痛了她。

“啊!……”

聽到這聲音之後,於樑立馬就自責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烏拉……你到底爲什麼要這個樣子?能不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對面的於樑有些激動的說出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句話之後,烏拉的嘴角抽動了一下。

“我……應該是我對不起你纔是,我沒有想到變成了現在這樣,真的對不起!”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接低下頭,就這樣開始哭泣了起來。

說實話,於樑看到烏拉這個樣子,心裏多少都有點不忍。

“我說烏拉……能不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要這樣?”

“我……難道你一點都看不出來嗎?其實我喜歡你!可能在以前我並不理解喜歡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到現在我才明白,原來喜歡一個人根本就不需要理由。”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嘴角抽動了一下,此時此刻竟然一句話都講不出口。

難道這麼有魅力也是自己的錯嗎?

“可是你心裏應該清楚,我已經有女朋友了,馬提咪就是我的女朋友啊。”

“我正是因爲知道這些,所以才一直在壓抑着自己,可是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後,尤其是你捨命幫助我,我是真的快頂不住了!”

於樑看到烏拉這個樣子,心裏也極其不是滋味兒。

“真的對不起!我剛剛喝了些酒,聽別人說這是個好東西,可能我剛剛有些太過火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烏拉直接落荒而逃。

當大門關上的那一刻,於樑自己一個人坐在安靜的房間裏,可是卻怎麼着都睡不着了。

他開始回憶起烏拉的面容,開始回憶起烏拉的一顰一笑,突然之間,於樑輕輕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極其難看。

爲什麼人要有感情呢?七情六慾牽絆着自己,有些時候處理不好這些事情是真的頭疼。

只不過就在這時。

於樑的腦海之中直接閃出了一陣電子音。

:叮咚,宿主爲此煩惱也很正常,這也是系統絕對無法理解的事情,那就是你們人類的感情,騷年,一定要加油哦。

於樑突然之間就想砸了這傢伙。

而且是那麼一瞬間……

甚至於這一晚上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度過的。

還好把直播間關了,要不然這件事情可就說不清了。

若是讓馬提咪知道,那自己就算是跳進黃河,估計都洗不清這冤孽了。

……

次日一早,於樑伸了個懶腰,整個人都無精打采的,原本以爲昨天晚上可以睡個好覺,沒想到竟然變成了這樣。

他有氣無力的打開直播間。

短短几分鐘的時間裏,直播間就已經涌進來了好幾百萬人!

“樑爺今天這是怎麼了?昨天還興致勃勃的,今天怎麼就成這逼樣了?”

“我看他昨天一晚上都沒睡覺,這傢伙是不是昨晚上出去偷牛了?”

“偷牛不可能,不過我覺得偷人倒是有點兒可能。”

“我去樓上的說話能不能操點心?萬一要是讓馬小姐看到你的評論,樑爺回去就得跪搓衣板了!你的心到底能不能放下呀?”

“嘿嘿……那着實是不好意思了。”

於樑看着直播間衆人的話語,連忙摸了摸腦袋。

“你們大家能不能別扯淡了?我去……我感覺自己已經快頂不住了,這怎麼越睡越困啊?”


“是不是被鬼壓牀了?”

“扯什麼蛋呢,鬼壓牀還能站起來!”

“我看他就是昨天晚上沒睡好而已,你看這兩隻大大的眼袋,很明顯就是熬夜了呀。”

於樑一臉驚恐。

“你們這麼神的嗎?”

只不過他也不敢耽擱,隨手就把金屬球扔在了外面,而自己則是跑進浴室美美洗了個熱水澡。

可當他關掉水源的那一刻,一股睏意直接來襲。

“啊!……”

於樑美美打了個哈欠。

“今天有重要事得做,你們大家必須得親眼見證着這一切,今天我就得去給鍾叔討個公道回來了。”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笑呵呵地說完了這句話,整個人也是一臉躍躍欲試的表情。

“這當然沒什麼問題了!就看樑爺你自己能不能頂得住?”

於樑伸出手指,攥緊了自己的拳頭,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挺自信的。

“你以爲我跟你們開玩笑呢?呵呵,放心吧兄弟們,這件事情我自己心裏有數。”

講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找到了烏拉,此時於樑看着烏拉,竟然有點尷尬的感覺。

可是烏拉卻好像昨天晚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對着於樑微微一笑。

“我們去樓下吃早餐吧,剛剛我也叫過鍾叔了,鍾叔應該馬上就能出來。”

主要問題烏拉剛剛的表情真的太過於自然了,自然的就好像昨天晚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由於於樑自己現在還在直播途中。

所以他自然也不好表現的太過於尷尬。

如果要是讓直播間的衆人發現倪端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也就在這時,於樑對着烏拉輕輕點頭。

“好的好的。”

兩個人正在談話期間,鍾叔就走了出來。

不得不說,現在的鐘叔看起來還倒是挺不錯的,由於這家酒店的規格足夠高,所以昨天已經有專業的髮型師給鍾叔重新剪了頭髮。

而且於樑也給了服務生1000多的小費,讓服務生給鍾叔買點衣服回來。

此時鐘叔哪裏還像個孤寡老人或者乞丐?

“我去,這還是不是鍾叔了?”

“這變化也太大了吧!果然驗證了那句話,什麼叫做人靠衣裝馬靠鞍了。”

“我突然之間有一種錯覺,我覺得鍾叔一定是個很有錢的好叔叔!”

“哈哈哈!樓上的評論真夠牛逼的,你還真是個狠人啊!”

於樑也滿意的點點頭。 不得不說,現在的鐘叔確實讓他挺滿意的。

也就在這時,於樑對着鍾叔微微一笑。

“鍾叔,你這一身真的太拉風了,我看着你都變帥了不少呢。”

當於樑笑呵呵地說完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鐘叔連忙擺手,能夠看得出來,鍾叔的表情還是非常尷尬的。

估計他也是第一次穿這種衣服。

“這些衣服應該會花不少錢吧?我怎麼好意思再讓你們繼續破費呢?原本就是你們幫我,現在我成了你們的累贅。”

於樑笑呵呵的擺手。


“這個真的沒有什麼,咱們還是下去吃東西吧,我這邊馬上就會有結論了,如果要是確定之後,我立馬就帶你過去。”

其實一開始於樑的心裏非常清楚,鍾叔肯定是想回家的,回到自己那個熟悉,並且生他養他的家裏。

可當於樑再次說出這句話的那一刻,對面的鐘叔卻臉色一變,很明顯有心事。

其實於樑也能夠理解。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