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古氏家族成員名字,除了已故的,都不能百度搜索出來,這也是安安搜不出古梵的原因了。

古梵的動作之迅速,動靜之驚人,十有八九就是恆古財團了。

知道了敵人的背景,安安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敵人太強大了。

恆古財團不是哪個國家的財團,是世界級的財團,古氏擁有的財富與羅斯柴爾德家族可並肩,當然這只是網上猜測。


恆古財團的業務沒有涉及影視業,難道現在是想借向氏影業試試水嗎?安安這樣猜測。

網上說曾經恆古集團有位繼承人迷戀娛樂圈女星,放棄了繼承恆古財團,從此恆古財團推出影業圈。一定是為了重新掌控影視業務,安安可以確定,這就是古梵莫名其妙突然出現的原因。

安安找不到向齊燁,暫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便決定先到公司等著向齊燁。 上班的人潮湧動,安安站在公司大樓的門口卻一直沒等到向齊燁。不過,安安等來了另外一個人,向母。

作為向氏影業的夫人,向母從未踏足過公司,所以安安並不認識她,但她確實是朝安安走來的。

高貴、優雅,就是向母給安安的感覺。

「你好,安安小姐,我是向齊燁的母親。」

向母非常有禮貌的和安安打招呼,安安也趕緊和向母握了握手。

「向夫人,您好。」

向母微笑著點點頭,向氏影業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她還能這麼淡定,這讓安安真的是打心底里佩服。

「安安小姐,常聽我們家齊燁說起你,早就想來看看你了,但一直沒時間,今天我們可以聊聊嗎?就在旁邊找家咖啡廳吧。」

安安想知道向齊燁現在怎麼樣了,但又不好直接問,當然會答應了。而且,向母也算是長輩,於情於理自己都不能拒絕,雖然安安知道向母的到來沒那麼簡單。

現在向氏影業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安安不會真的天真以為向母就想來找她聊聊天的。

「可以的,夫人請。」

初次見面,安安也不屬於討好型性格,說話都表現得很禮貌客氣。


「黑咖啡,謝謝!」


向母點完還看向安安,眼神詢問安安要什麼咖啡。

「一樣,謝謝!」

安安也點了黑咖啡,服務員走後,向母才開口說:

「安安小姐,你不必為了迎合我而和我點相同的飲料。」

安安笑了笑,安安之所以點和向母一樣的黑咖啡是因為她知道黑咖啡很難喝,她最是不喜歡了。但是,安安很佩服喝黑咖啡的人,尤其是女人,骨子裡一定很要強。

「夫人,您誤會了。」

安安並沒有過多解釋,這反而讓向母更加好奇了,但是她也沒有直接問,因為她並不確定安安是否在撒謊。

咖啡上來后,向母喝得從容優雅,安安感覺她都把咖啡喝貴了。

而安安,並沒有喝一口咖啡。

「怎麼,安安小姐不喜歡嗎?」

安安的行為讓向母更加堅定了安安是為了迎合自己,語氣也開始變了點味道。

安安微笑著回答:

「不喜歡。」

安安回答得那麼乾脆利落,向母反而有點小驚訝,奇怪地問:

「那你為什麼還要點呢?」

「我從凌晨五點收到消息說公司出事兒了,齊燁的電話也打不通,我就一直等在公司門口。咖啡對於我來說就是提神用的,但是公司出了那麼大的事我不用咖啡也睡不著了。我之所以不喝也堅持點,是因為我們佔用了別人的地方,總不能讓別人虧著吧。」

安安從來是不屑解釋的,因為相信你的人不需要解釋,不相信你的人你解釋再多也沒用。但是因為向母是向齊燁的母親,安安還是解釋了一堆。

向母聽了安安的話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說:

「安安小姐,性情中人,我喜歡。不過,」

哎,安安在心裡嘆了口氣,就知道還有後半句。

不過,安安也不在乎向母接下來要說什麼,因為不論向母說什麼,自己總要面對的。


向母說,不過,她還是要代表公司和安安解除合約,並且希望安安能和向齊燁分手,從此不要糾纏向齊燁。

向母說得堅決,直來直去,不拐彎抹角,完全展現了她女強人的一面,安安很喜歡。

安安拿起勺子攪了攪咖啡,並沒有喝。她是在思考,思考怎麼委婉一點和向母繼續接下來的談話。

畢竟向母是向齊燁的母親,如果安安還要繼續和向齊燁在一起,那她們以後就一定還會見面,總不能弄得太尷尬。

安安不知道怎麼回答向母,便問:

「夫人,您能先告訴我齊燁現在在哪兒嗎?」

向母現在也不再多說,直言道:

「他在家,正在準備和梓然的婚禮。」

向母的話如同一個晴天霹靂,一下子向安安砸來。但安安很快就冷靜下來,因為她知道肖梓然也不愛向齊燁,她見過肖梓然,以肖梓然的性格絕不會和向齊燁結婚。

安安告訴向母,她同意解除與公司的合約,但是分手,她要和向齊燁當面說。

向母見安安妥協,想著也退一步,因為她相信安安和向齊燁一定會分手的,為了公司,她絕不允許他們在一起。

向母答應了安安的要求,並答應讓向齊燁來公司見安安。

向母離開后,安安就一直在公司等向齊燁,齊佳也一直陪著安安。

「佳爺,很感謝你一直以來對我的照顧。」

安安拉著齊佳的手,齊佳是安安助理兼經紀人,總之安安的一切事務都是齊佳在打理,齊佳真的是像個大姐一樣沖在安安的前面的。

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幾歲,齊佳卻在圈裡混出了個「爺」的稱呼,齊佳真的付出了很多。

齊佳並不知道安安和向母說了什麼,奇怪地問:

「怎麼突然說這個?」

安安猶豫了三秒,還是開口說了自己要和公司解約的事情。

「這是向母要求的,我理解她,畢竟向氏影業現在的局面和我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我想她應該也是被古梵威脅了。」

安安這樣解釋,正在忙碌的古梵突然打了一個噴嚏,他皺了皺眉。

這件事情安安倒是真的錯怪古梵了,古梵是誰,怎麼會去威脅一個人類,他威脅的是向齊燁,只是電話被向母偷聽到了而已。然後,向齊燁便被向母收了手機,關在了房間里。

齊佳聽了安安的話沉默了整整一分鐘,她才抬頭看著安安問:

「你打算繼續當演員嗎?」

安安先是一愣,隨即點頭。

不管怎樣,安安都不會退縮,她還沒有走到巔峰,是不會臨陣脫逃的。可她以後的日子一定不好過了,她不想齊佳陪著自己受苦。

「那就好,只要你還繼續待在這個圈子,我就不會離開你。你也不許再說什麼了,再說我就生氣了。」

齊佳阻止了安安想要繼續說的話。

安安看齊佳很決然,心裡很感動,她也不再多說,只是在心裡暗暗想以後絕不讓齊佳一個人沖在前面了,有什麼事她們一起面對。

人生在世,愛情、友情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安安很慶幸遇到齊佳這個朋友。 安安等到了下午向齊燁終於來了,面容憔悴,表情痛苦。一個晚上,向齊燁完全變了一個人。

「齊燁,你沒事吧?」

安安擔心地詢問,向齊燁沒有說話,而是一把抱住安安。

其實現在向齊燁現在真的很難,一邊是自己的父母,一邊是安安。就算他是曼陀羅華,可是依舊是向母給了他這個新的身體,現在向齊燁的腦海還在迴響著自己出門前媽媽說的話。

「兒子,你不是一個人,你不能自私的。我和你父親都老了,你不想看著我們的晚年事業沒了身體也垮了的度過吧。你要想想,如果向氏影業倒了,那就代表幾千上萬的人失去了工作,同時也代表了幾千上萬的家庭負擔加重了。」

向母的話如同魔咒,無論向齊燁怎麼做都趕不走,它就一直在向齊燁耳邊「嗡嗡」作響。

以前向齊燁以為人很渺小的,現在卻發現人不僅渺小,還要承受無比沉重的壓力與責任。

現在向齊燁只能說,早知道就不下凡了。

但是為了安安,他怎麼可能不下凡呢,可來了又怎樣呢?他還是要失去安安?

安安任由向齊燁抱著,她知道,現在向齊燁要的,就是一個簡單的擁抱,說什麼都顯得很多餘。

當向齊燁終於放開安安,他伸手撫摸著安安的臉,像撫摸著稀世珍寶。

「安安,安安,安安……」

向齊燁一直低聲喚著安安的名字,卻什麼也不說。

可即使他什麼也不說,安安依舊知道他要說什麼,只是難以開口。

向齊燁不能說,那安安就只能替他說了。

「齊燁,我們分手吧!」

安安說出這句話後向齊燁無力地坐了下來,他知道安安是替他說的,可是他做不到啊。

安安突然一笑,從後面環住向齊燁的脖子,小聲在他耳邊說:

「我們可以假裝分手啊,傻瓜!」

向齊燁緩了半響才突然眼前一亮,他站起來,看著安安,眼裡都是有光的。


安安是向齊燁的全部,失去安安,向齊燁就失去了全部,那他存在的意義就沒了。

雖然我們知道愛情不是一個人的全部,但是向齊燁不是人,他是上神,他從出現在這個世間起就一直只有安安。

「對對對,我是傻瓜,安安,我愛你!」

向齊燁說著眼裡都是含著淚水的,邊哭邊笑,像個孩子。

「我們去吃個分手飯吧!」

安安拉著向齊燁往外走,她知道向齊燁一定一天都沒有吃飯了。

被安安拉著的手突然一用力,把安安拉進了自己的懷裡,向齊燁緊緊抱著安安說:

「再讓我抱一會兒吧!」

安安嘴裡責備著「怎麼像個小孩一樣」的話語,身體卻沒有反抗,也緊緊回抱著向齊燁,想要給他力量和溫暖。

安安和向齊燁吃過飯後各自回家,短暫的分開讓他們更加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第二天,所有新聞頭條都是安安和向氏影業解約,而安安和向齊燁的戀情也被爆了出來,但是他們都以為安安和向齊燁已經在一起很久了,現在向齊燁玩夠了,便甩了安安。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