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目光轉向身旁衣著清麗的少女時,臉立馬垮了下來,眼中閃過無奈與苦笑。他現在都能清晰感到背後有著不下千道「殺氣濃重」眼光,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彌塵已不知死上千百回了。

由於彌塵應邀的緣故,彌月今天可是難得換了件新衣,連平時不愛打扮的俏臉都是jing心裝點了一番。整個人看起來異常清麗脫俗。略低的胸領,白皙的豐ru緊勾一起,露出一小截潔白的溝壑。胸前再配上一顆晶亮剔透的藍玉寶石,使她整體少了幾分少女的稚嫩,多了分成熟女人的嫵媚,勾人心魄!

淡妝的彌月本已是傾城之貌,如今盛裝出席,自然比平常吸引了更多愛慕眼神。乾淨地美臉,笑得十分清純,與衣服的媚惑相得益彰。就連一些平時自認定力不錯的少年,眼裡也是失神片刻,無法剋制。

以彌月這般容貌,搭訕的人自是不少。不過,當他們看到少女身後緊跟著的兩名黑衣侍衛時,臉上紛紛露出驚容。因為他們見到這兩名黑衣侍衛腰間懸挂著一枚血牌,代表他們是彌族殺神組織【九冥】的jing銳!

見兩名【九冥】jing英侍衛保護那少女,眾人也不難猜出少女的身份,正是【九冥】組織首領彌無戒的親傳弟子。

這樣美貌與地位集齊一身的女xing,根本不是他們可以隨便打主意的。

「哥哥,今天月兒好看嗎?」少女轉過身子,雙手負背,俏皮笑道。

「好看,好看,月兒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彌塵都快哭出來了,沒辦法,自家妹妹的魅力實在是太厲害了。固然陪美人妹妹逛街是件賞心悅目的事,可他也經不住上千道殺人的目光呀!看著周遭人目光兇狠的盯向他,彌塵絲毫不懷疑他們想立馬一口活吞了他!

「哥哥,怎麼了?你的表情很奇怪哦?」彌月天真笑問,不食人間煙火的笑容,頓時讓周圍一大片人眼中充滿侵略xing的神采。

「呵呵,是嗎?可能最近睡眠不好吧。」彌塵乾笑,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他實在沒多大信心,在數千道殺人目光下,還能安穩自如。

女人太漂亮,也不是好事,就像寶貝一樣,品級越高,搶的人自然就多,競爭力可謂十足!

「哥哥又在胡言亂語了。」彌月撅著櫻唇,有些氣悶。對於彌塵的心思,心思縝密的她又怎麼不知道。其實,於此類事情,彌月也是十分頭疼,總不能因為別人看了你一眼,就將人家的眼珠子摳下吧?彌月自認沒這麼心狠手辣。於她來說,只要自己哥哥欣賞她的美貌就足夠了。這大概就是女為悅己者容的道理吧,彌月如是想道。

只可惜,彌塵天生就是個情商白痴,典型木頭一個。腦子裡除了修鍊之外,幾乎容不下他物。對彌月所做的打扮,他只是一開始感到驚奇,很快又自動忽略。彷彿自己妹妹打扮成什麼樣子,都是最好看的。

「哥哥,那些髮帶很好看呢,陪月兒過去買吧。」彌月掃過周圍的攤子,突然美目一亮,伸出玉指指出一個方向,開心笑道。


彌塵吶然,打了個哈哈,道:「上次不是剛買過嗎,怎麼又買?」


「哥哥,就陪月兒去一下嘛!」彌月一臉可憐兮兮望著彌塵,一副「你不去我就哭」的樣子,還順勢擠出兩滴淚光。

「好,好,去還不行嗎?」彌塵實在受不了妹妹的撒嬌絕技,舉手投降,無奈之極。看著彌月淚眼波光的模樣,彌塵一臉佩服,這表情要是賣出去,絕對秒殺一大片。

隨彌月到那個攤前,攤主是一個中年男子,穿著粗布麻衣,臉上熱情。乍看之下,還真是那種老實誠懇、陽光飽滿一類人。一見有客人來,先瞟了眼彌塵兄妹二人的衣著,一看便知不是常人,就一臉熱情招呼起來:

「兩位少爺小姐,請問有什麼需要嗎?別的不說,我這裡的髮帶絕對是jing品中的jing品。在紅塵古苑我說第二,無人敢說第一,想當初……」

「呃……」見攤主自吹自擂,他們兄妹二人也不好打斷,任其吹噓。定睛瞄過攤位上的各種絲帶,足有百種。種類不但豐富,做工也是十分jing美,也不知為何種材料製造,還傳來陣陣幽香。看樣子這攤主倒也不是完全吹噓之輩,確有幾分存貨。

看著這麼多jing美髮帶,彌月一雙美眸頓被閃亮的星星填滿,模樣可愛至極。左挑右選,撿起一根看,又立馬放下,轉向另一根,小臉上不自然間苦惱起來。

「這些髮帶都很好看呢,月兒都不知道該選哪根好了……」

「嗯,藍sè的很漂亮,白sè的也不錯,啊啊,那根紫sè的真漂亮……」

「…………」

聽著彌月一席難以抉擇的話,彌塵深感頭疼,心中直道:陪女人逛街,果然是個折磨人的活兒,下次一定要找個理由推掉才行。

那攤主見彌月一副苦惱樣子,心裡一喜,知道有戲,口中有意無意道:「這位小姐,既然這麼難選擇的話,為何不問問你的男伴喜歡什麼顏sè呢?」

不說還好,一聽到「男伴」二字,彌月身子忽的一頓,捏著髮帶的玉手也是停在半空,任由絲帶飄落。她的整張紅的滴血,滾滾發燙,心中又羞又怯。砰跳的心如小鹿一般亂撞,以及生出一種連她自己都道不明的……欣喜!

彌塵臉頓時黑下,卻是冷汗直流,心裡早已將攤主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遍。男伴,這個詞太讓彌塵敏感了,而且對象還是自己的妹妹,這也太那啥了吧?彌塵自認不是好人,可也不是那種連自家妹妹都搞的禽獸敗類,對於兄妹間的禁忌,他一向敬而遠之。

彌塵苦笑道:「這位大叔,我想你搞錯了,她是我妹妹,可不是那個……」

中年攤主一副「我懂得」樣子,神秘兮兮點了點頭,笑道:「我懂的,年輕人嘛,總喜歡弄些刺激的遊戲,萬事先從妹妹做起,這樣才有激情感。不過,說起來,小兄弟你艷福不淺啊!」

我艷你老祖宗!彌塵暗罵一聲,連殺人的心思他都有了,這叫什麼事啊,都說是妹妹了,這紅線能瞎牽嗎?

「吶,哥哥,你……你喜歡什麼顏sè,月,月兒就買哪個。」溫柔牽住彌塵的手,小鳥依人柔弱模樣,彷彿眼前這少年給了她無窮的力量,彌月輕聲問。

彌塵當場崩潰,腦中亂鳴,一時哭笑兩難,月兒,你這是把哥哥往火坑裡推啊!

明白再這樣下去,只會讓局面變得更加混亂。於是,彌塵乾咳一下,裝模作樣道:「藍sè的好了,月兒覺得如何?」

彌月小手上儘是汗水,發燙不已,玉臉紅cháo褪去,有一種病態的嫣紅,羞澀笑道:「原來哥哥喜歡藍sè啊,月兒很喜歡!」

彌塵乾笑不住,轉移目標,對攤主道:「這根藍sè髮帶多少靈晶?」

靈晶,是靈獄大陸通用的交易錢物。形狀是扁形圓石,內里存在大量靈氣,通常被拿來閉關修鍊之需,具有相當不錯效用。

攤主見談到正題,jing神大振,笑眯眯道:「五十靈晶!」

彌塵嘴角一抽,生平第一次有了想殺人的衝動。五十靈晶,騙鬼呢,一根髮帶賣到三靈晶就已是天價。而此人卻要五十靈晶,對這jiān商十足的中年攤主,彌塵一時無語。

正想說什麼,彌月卻是乾淨利落,「啪啪」幾聲,從指間納靈戒中滾下一小堆淡青sè圓石,靈氣波動,五十靈晶,不多不少。

彌塵一翻白眼,對彌月這番舉動,不知說什麼好。就算是靈晶多如山,也不用這麼隨手一扔吧?扔石子呢!

「多謝光臨!」中年攤主大喜,一臉笑呵呵。

彌月對這攤主的表現十分滿意,點了點頭,拿了髮帶,一臉幸福去了。

彌塵汗了一把,他發誓,下次打死他也不敢來這裡買東西了。nǎinǎi的,太坑人了!五十靈晶才買一根髮帶,都快趕上他一個月修鍊資源了。

同樣,彌塵也在不斷提醒自己,越是笑容滿面的商人越要小心,這些傢伙簡直吃人不吐骨頭,十足jiān商!

「哥哥,那個……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呢?」走在路上,彌月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麼問了一句。雖然知道這樣問人家**十分失禮,但彌月忽然之間,很想再進一步了解……自己的哥哥!想揭開心中一直隱藏多年的謎底,想知道她在對方心裡佔據什麼地位!渴望、期待、憧憬……

「啊?月兒,你說什麼?」彌塵回過神,臉上打滿問號,疑惑道。

彌月臉sè一紅,難道要她再將剛才的話重複一遍,這太……羞人了吧?同時,也因彌塵沒聽清她說什麼,心裡不知為何煩躁不已,無法平息那種氣悶的情緒。

「月兒,那個剛才哥哥沒聽清,可以重說一遍嗎?」彌塵訕訕笑道,略微不好意思。

彌月臉更加紅透了,如同漲大的大紅蘋果,羞怒交加,氣呼呼道:「哥哥是大笨蛋!」

說罷,彌月氣憤的一跺玉足,徑直向前快步走去,頭也不回。

「呃……我應該沒惹到她吧?」彌塵無辜的摸了摸鼻子,一臉苦笑。這女人翻臉果然比翻書還快,前一刻還是平平和和,下一刻立馬狂風暴雨。難怪說女人心,海底針啊!古人誠不欺我!

一直跟在二人身後的【九冥】侍衛,互相對視一眼,皆看出對方眼中的古怪之意。不過,這些東西也不是他們這等做侍衛的可以議論,不多說,其中一人身影一閃,緊隨彌月而去。另一人則依舊與彌塵保持一定距離,暗中保護。

見到少女身影消失在人海中,彌塵一陣苦惱的撓了撓頭,東看西看,希望能奇迹般發現少女的蹤跡。

尋找了一陣,除了來來往往、周而復始的擁擠人群,就是眼中不斷紛現陌生的面孔,彌塵也沒有捕捉到那一抹熟悉的人影。

到了此時,以彌塵的xing子,也是不禁微嘆口氣。站在道路zhongyāng,看向四處繁華景象,有叫賣的攤位,上面擺放各種物品,丹藥、功法、兵器……也有一些飾品,總之花樣百出,應有盡有。最令人讚歎的是,各處店鋪,丹藥店,武器店等,樓閣建的極其奢華與巧妙。來往人數絡繹不絕,身價盡皆不低。

就在彌塵無從下手之際,耳邊忽傳來一句譏諷刺耳話語:

「呦!這不是我們的廢材少爺彌塵嗎,怎麼站在這裡充傻子?」

聽到這略顯耳熟的聲音,彌塵眉頭微皺,眼中閃過一道冷光。轉過身子,就見到一名身著華衣錦玉的俊秀少年走來,帶著一眾侍衛,趾高氣揚,神情囂張狂妄。在少年懷中,摟著一盛裝衣裙的女子,衣冠暴露,神采嫵媚,臉上盪著chun意。還特地弄成嬌羞羞的模樣,看得彌塵嘔吐不止。

這種女人也拿出來顯擺,真是噁心!彌塵撇嘴不屑。

「廢物,好久不見啊!」撫摸著懷中女人豐滿的嬌軀,華衣少年一臉得意,傲然目視。

彌塵不語,只是看著華衣少年,好像在看一個白痴。

「喂,廢物,你耳朵聾了,沒聽見少爺我叫你嗎?」華衣少年不耐煩道,心頭嘀咕:這廢物不會真傻了吧?

見到彌塵與那華衣少年撞在一起,一些認識二人的彌族之人盡皆頓足觀看,眼中閃過幾分玩味。一個是彌族上層的大少爺,一個是彌族第一天才少女的哥哥,這兩人撞在一起,難免會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

「少爺,看樣子這廢物真是傻了,真可憐!」楚楚依偎在華衣少年懷中的女人,忽的發出嗲嗲的聲音,還拋了個媚眼,讓某些人頭皮發麻,太噁心了!

這下,彌塵動了,把目光轉向那濃妝女人,盯了一會兒,忽的指向她道:「這誰家的瘋狗,咋放出來亂叫,丟人現眼!」

一說出口,在場所有人盡皆驚愕當場,誰也沒想到彌塵開口第一句是說出這樣的話。一些人嘴角忍不住抽動,露出淡淡笑意,總覺得這廢物,與平常不太一樣。

華衣少年一下子臉sèyin沉至極,很是難看,自己的貼身侍女被人說成瘋狗,這種事換作誰,誰能不怒?

那濃妝女人臉上更是表演jing彩,青一陣,白一陣,狠聲道:「小混蛋,你找死!」

彌塵一笑,絲毫不在乎,問道:「小混蛋罵誰?」

「小混蛋罵你!」

話一出口,濃艷女人一下驚在中,她……竟然罵自己是小混蛋?!濃艷女人氣血一涌,滿臉鐵青,恨恨盯著彌塵。

一名青年坐在一處閣樓上,靠著窗口,觀看下方的情景,也是忍不住一笑,笑道:「這傢伙和情報中反應的可是大不相同,彌族的人,果然不簡單!」說道這裡,青年眼中光芒閃爍,深深望了彌塵一眼,似要把他看穿。

「那還不是廢物一個,在陌兒眼裡,秋哥哥才是最厲害的!」對面的紅衣少女,一臉稚氣的道,語氣中頗有些傲氣,看來不像是尋常人物。

青年搖頭一笑,意味深長道:「陌兒,不要小看這世上任何一個對手,所謂的天才,不過是自欺欺人的東西。沒有真正的天才,會說自己是個天才。天賦終究是外物,太迷戀天資的話,最終只會束縛自身的成就!這種人,連廢物都不如!」

紅衣少女陌兒蹙了蹙眉,不太明白青年話中意思,頭疼的抓了抓頭髮,似懂非懂。 「彌塵,你這是找死!」華衣少年一臉yin森,厲聲道。

彌塵同樣不甘示弱,臉sè一改,也是沉聲道:「彌木!」

「嗯?」彌木皺眉,死死盯著彌塵,似在等著下文。同時,周圍人也是一臉疑惑望去,不知道彌塵想做什麼。

誰知,彌塵面sè又是一變,打了個哈哈,笑道:「沒事,就是想叫一聲玩玩。」

沒事?叫一聲玩玩?眾人全部一翻白眼,哭笑不得望著彌塵,以前咋沒發現這廢物還有這麼一面呢?

「少爺……」那濃艷女人擔心看了彌木一眼,從剛才的事情看出,在口頭上,自家少爺絕對占不了便宜。

「滾開!」彌木心頭怒火森森,一把甩開懷中女人,那濃艷女子吃痛摔倒,但卻不敢吭一聲。

被人這般**裸羞辱,彌木這是生平第一次。在家中,他儼然是一個小君王,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只要他一聲令下,除了幾個輩分極高的長老外,誰人敢不從!

以他的地位,在彌族中也是屈指可數,他的驕傲,怎能讓一個廢物爬到頭上?

本來,彌塵與彌木是兩不相干的人,但是,彌木偏偏看上了彌月的姿sè,一心想把彌月弄到手。可彌月是何等人,一眼就看出彌木對自己有著yin邪想法,對他不假以辭sè,甚至多次使他難堪。報復彌月,彌木自認沒有這個膽子,於是,作為彌月哥哥的彌塵,自然成了彌木眼中的釘子。

彌木與當初彌塵所見到的彌鳩一樣,都是彌族直系靈神後裔。但他天資卻是一般,沒有出彩地方。不過,常年靠著丹藥的打拚,還是修鍊到了三階靈者的境界。其中水分很大,最多在同階之中占點優勢。他的境界雖與彌族少主彌岩相當,但明眼人都知道,二人一旦交手,彌木絕對會在剎那間被完全擊敗!

「看樣子,塵兄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啊,要不要陪本少爺玩玩?」把「玩玩」兩字咬的極重,彌木yin聲笑道。殺了彌塵,他也難逃一死,所以,他決定好好教訓彌塵一頓,給他一個永生難忘的「回憶」……

彌塵不答反問:「彌木少爺,敢問你現在是什麼境界?」


「…………」彌木一鄂,隨即臉上更加yin沉,似是yin雲密布,好不難看。

彌塵彈了彈指,故作無奈,道:「彌木少爺,你現在可是三階靈者,咱可連靈者都不是。你居然要求一個靈者都不是的人和你打,小弟對你的臉皮之厚真如滾滾長河之水崇拜不絕…………」

「哈哈!」

周圍人群中傳來一陣嘲諷不屑的笑語,看向彌木的目光中,滿是譏笑。

「這廢物似乎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腦子好使。」人群中,幾個彌族少年子弟低聲議論,他們的年齡都不過十六七,但身上所散發出的威壓,比彌木還要jing純與強大數倍!

「岩兄,你如何看?」一名彌族子弟對另一人道。

幾人儘是沉默,幾道目光齊唰唰指向那被稱作「岩兄」的少年。此人一襲青衫,面朗目清,頗具幾分儒雅之風,正是彌族少主——彌岩!

彌岩嘴角露出淡笑,一臉平淡的望向彌塵,彷彿在看一個陌生路人,提不起他一絲興趣。

見到彌岩這副樣子,那彌族少年也是一愣,旋即似想起什麼,拍了拍頭,笑道:「倒是我太認真了,這傢伙對我們根本起不了威脅,讓諸位見笑了。」

幾人點了點頭,顯然認同他所說之言。可這幾人未曾注意到,彌岩眼中卻閃過一道jing芒……

「混賬!本少爺要廢了你!」暴跳如雷的彌木已經完全喪失理xing,面部猙獰,殺氣湧現。

不再廢話,彌木五指成爪,狠狠撕向彌塵,散出淡淡青光,看起來詭異萬分。彌塵眼中掠過一抹凝重,但手上也不慌,在境界上他無法與彌木相比,可以他如今實力,糾纏一陣尚是可以。若換作其他諸如彌岩那樣的高手,彌塵二話不說,直接跑路。對於彌木,他沒有絲毫懼意。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