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說回去看那個圓盤,怎麼突然改變主意要去墓園?”被周浩一直拉着手的方穎,跟在後面急切的問道,要知道老頭三令五申的不讓他們接近墓園!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可是剛纔的感覺就好像一個人從我身邊走過!”

“人?”方穎也被周浩這個說法驚訝的捂住了嘴,她一瞬間也明白了其中的厲害關係。

還沒有進入小樹林的周浩他們,就聽到了墓園的方向突然傳出巨大的響動,緊接着漫天的樹葉灰塵從樹林中衝了出來,來不急躲閃的衆人弓着身子用手捂着嘴,抗拒這個強大的衝擊。

這個衝擊來的快,去的也快,衆人咳嗽了幾聲以後,他們一臉驚恐的看到,曾經解決了他們溫飽的樹木都齊刷刷倒向了他們這裏,這讓視野一下子開闊起來,隔着老遠周浩就見到在墓園的附近,站立着兩個人影!

從身影上看,那個佝僂的必定就是老頭,可是那一襲黑衣,手中還拿着一把長劍的人又是誰呢?

“這也太可怕了!這些樹就算是我用異能也不能傷它分毫,現在竟然就這麼倒了?我的媽呀,咱們以後要斷糧了!”周杰肯能沒有看到遠處的情景,周浩趕忙用手捂住了周杰的嘴,示意他往前看,不要說話。

周杰的眼一下子瞪的老大,手一直指着前面的黑衣人,久久的沒有放下來。

“這裏居然還有人存在?爲什麼我們一點感覺都沒有呢?”柳夢痕也走了上來,皺着沒有看着遠處。

“我猜,這個人是剛進來的!”周浩肯定了自己的猜想,那個從身邊經過的感覺就是這個人留給自己的!

“哦?這麼說,這處空間有出去的辦法?”

周浩白了一眼柳夢痕,說道:“辦法一直都有,只是我們沒有找到!”

小心翼翼的繼續往前走去,耐不住好奇的衆人,都想知道他們說些什麼,在這樣的情境下,他們也不敢靠的太近。

“葉幕華,你真是陰魂不散,一百年了你還一直念念不忘,你就這麼執着?算我當初瞎了眼收了你這個傳人!”老頭站在墓園中,怒視着黑衣人。

“哼,老東西,你真是越老越糊塗,守着這麼一處寶藏,卻不懂的利用,你不取還不讓別人去取?”

由於離的比較遠,周浩從斷斷續續的話中,聽到這個人原來叫做葉幕華。 葉慕華的到來讓老頭看上去十分的憤怒,從他們兩人的表情上看,兩人似乎有很深的仇怨,一出手都沒有留情面,都往死招呼着對方,就剛纔兩人簡單的對拼幾招,就讓四周的環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周浩從散落出來的能量波動判斷,他們的異能屬性居然驚人的相似,都是土屬性異能和空間屬性異能,不過周浩心中可不認爲這是黑衣人的全部本事,就剛纔他經過自己身邊的時候,用的異能就不是這兩種中的任何一種!


而是一種類似於風屬性異能和空間異能的結合體,周浩有這樣的想法也得益於老頭帶自己進入地下炎窟之中修煉的一天感悟出來的。

他才能夠明白異能居然可以這樣的利用,幾種異能混合使用的威力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威力十分的驚人,周浩有點開始擔心老頭的安危。

果然,周浩的想法很快得到了印證,在周浩頭腦中還在猜測兩人之間的仇怨時,遠處的兩人再次在墓園中動起了手,這一次黑衣人就動用了他剛纔的移動手段,整個人在原地的身影開始模糊起來,緊接着一股微弱的波動快速的向老頭移動過去,瞬息之間就到了老頭的面前,一把鋒利的長劍直取心臟要害。

“小心!”看到黑衣人身影消失,周浩就知道事情不妙,也忘記自己只是躲在旁邊看戲的打算,高聲提醒在遠處的老頭。

也多虧周浩的這個提醒,老頭在黑衣人長劍快要接觸到自己的時候,身形也出現一陣漣漪,閃離了原地。


黑衣人本來把握十足的一劍就這麼落空了,他回過頭來惡狠狠的看向周浩這個搗亂的人。

“哪裏來的臭小子?老東西,什麼時候你找了外援?”由於周浩的特殊體質,讓黑衣人一時間也摸不透他的底細,剛下自己感知到老頭的存在,在經過周浩這幫人的時候,也只是簡單的感知了一番,在他眼中一幫螻蟻一樣的存在,居然有人能夠看出自己的苦練多年的招式!

這讓他不得不重新審視起站在小樹林外的周浩,情形再次處在對立階段,葉慕華也不忙着出手,本來作爲自己引路人的老頭,他的勝算就完全靠剛纔這必勝的一招,沒想到被一個毛頭小子一下看穿,自己這時候再急於動手,如果被兩人聯手,自己的計劃成功與否還未可知,說不定無端面對衆人圍攻,那局勢就不是自己能夠掌控的了的。

葉慕華想到這才停下手來,他想着用話激老頭說出他想要得到的信息。不過老頭似乎也明白其中的關鍵,竟然一言不發的站在原地,玩味的看着葉慕華。

“好,很好,真是一代新人換舊人,年紀輕輕就可以識破我的這一招,小友我倒是想領教一下你的其他本事。”說完就要放棄眼前的老頭子,揮劍直取周浩。

周浩一看葉慕華竟然把矛頭直接指向了自己,心中不免苦笑,他這不是沒事找事麼?自己是受過老頭的一些恩惠,可也沒必要搭上性命,這葉慕華的實力遠遠在自己之上,只要他過來一試,立馬就露餡了,到時候自己這幫人還不是展板上的魚肉嗎!

周浩慌忙的伸出手製止葉慕華要探出的長劍,他高聲大喊道:“前輩,且慢動手,咱能文鬥就不要武鬥了吧!多傷和氣,剛纔也是情急之下開的口,你要是這一劍下來,是逼着我還手!到時候拳腳無眼,傷了你可就不好了!”

“再說了,什麼事情咱不能坐下來商量?”周浩當起和事老,喊住了上來要試探自己的葉慕華。

他現在仗着自己無屬性異能的體質,唬一唬人家還是可以的,一旦兩人過招,自己的斤兩就被人看的一清二楚,那時候再想善了沒有希望了。

被周浩給了臺階的葉慕華,把手中的長劍收入劍鞘中,本來自己也是沒辦法才相處這招試探,現在有人給自己臺階下,自己權衡再三還是不要太冒失,等自己摸清情況以後,再動手也不遲,反正老頭是走不出這裏的,他一輩子也只能在這裏呆着,要不是自己當初發現的及時,自己恐怕也只能終老在這狹隘的空間中了,做老頭下一代的守陵人!

“恩,你的這個提議倒是不錯!我來此也不過想了解上一代的恩怨,既然小友要做中間人,我就賣你一個面子,只要你讓老頭打開陵墓後面的封印,放我進去,我保證對你們秋毫無犯!怎麼樣?”葉慕華開出了自己的條件,這纔是他來此的真正目的!

“絕對不可能!”

周浩正想着借這個機會探探葉慕華的口風,他提到墓園後面的封印,讓周浩一下子來了精神,結果卻被遠處的老頭一句話給打斷了,葉慕華的神情也開始變的非常難看,手裏劍鞘發出一陣嘶鳴。

“我說老前輩,既然葉慕華前輩做出讓步,咱們不要一下子就把路堵死不是,凡是都有商量的餘地嘛!做生意還講個價不是?你總不想大家在這裏血光相見,更何況我剛纔也看出,這位葉前輩的實力可是在你之上,你要是再這樣,我可撂下不管了!”

“當真?”葉慕華一聽周浩不管他們之間的事,開口周浩確認道。

“額,我只是隨口一說,葉前輩,你看,我跟老前輩的關係都非常的好,我實在是不忍心他受到什麼傷害,我這麼說不過是想讓他做點讓步而已!”周浩小聲的對着葉慕華說道。

開什麼玩笑,現在你的實力最強,讓你解決了老頭子,我還有小命?既然你忌憚我們聯手,我索性把這趟水攪渾,讓你捉摸不透,你們還不乖乖的把這裏的祕密跟我說出來?

這麼好的機會,我周浩又怎麼能夠放過?打定主意以後,周浩一副難爲情的看着在場的兩人,此時老頭也從遠處走過來,他也明白自己不能做的太過,自己以前收的這個徒弟,已經比自己強了不少,自己還沒有找到下一代守陵人,決不能死在這個時候!

老頭的想法也很簡單,借用周浩的手跟自己一起剷除這個欺師滅祖之徒,清理門戶。 “既然大家都拿出想要和平解決問題的態度,不如這樣!咱們找一個說話的地方,好好的把事情解決一下,不知道兩位前輩意下如何?”

各懷心思的兩人應付着點了點頭,算是同意周浩的建議,周浩就把地點安排在了茅草屋中,除了這裏,周浩也想不出什麼合適的地方,不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很快就能從兩人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回到茅草屋中的衆人,由於這裏也沒有什麼可以坐的桌椅,只能都找個乾淨點的地方席地而坐,周浩則站在門口的位置把關鍵性的兩人分割在兩邊。

周浩清理了下嗓子,伸手把屋中唯一的桌子拉了過來,雙手託在上面,笑呵呵的衝着兩人點點頭,他感覺自己做這個和事老實在是太合適了,在心中暗暗的給自己點了一個贊。

“那個,兩位前輩可以說一下因爲什麼結的仇嗎?”

其實周浩剛纔在小樹林中已經從兩人斷斷續續的談話中猜的差不多了,他現在這麼問,不過是給自己開個好頭,免得讓對方察覺自己的真實意圖,只要他們兩人回答了這個問題,就不知不覺中越說越多,吵架的事自己見多了,一旦上頭,那還不互相揭露老底!

“哼,欺師滅祖之徒,有什麼好說的!”老頭率先開口,一開口就濃濃的**味,看來他的怨念極深。

“死老鬼,當年要不是你騙我,我會成了你的徒弟?再說了,咱們兩的師徒關係早就斷絕了,這可是你當初親自開口說的,你居然還敢故意裝糊塗?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埋在這黃土之中?”

葉慕華絲毫沒有一丁點的羞愧,反而義正言辭的罵起老頭,從他的話中,周浩覺得他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這就很讓人不解了。

看着兩人剛坐下來就又要一副動手的架勢,周浩趕忙伸手止住兩人。

“兩位,咱們先不要這麼濃的**味,何談的基礎是建立在倒出事情原委,你們再這樣,我實在是很難辦!這樣的話我就把話撩在這裏,誰先動手我就幫另一方!”

周浩裝出一副很生氣的樣子,雙手插着腰依靠在茅草屋的房門上,氣呼呼的欣賞起遠處的風景。

屋中除了微弱的呼吸聲以外,誰都不開口,局面僵持了十幾分,最後還是葉慕華按耐不住,率先開口說道;“算了,暫時就不翻那些舊賬,我讓步!”

“哎!這就對了麼,要不說葉前輩開明呢,我給葉前輩記一分!那咱們接下來往下談了?先說好,事情沒有解決之前,還請兩位不要再做無畏的口舌之利,請兩位把剛纔的問題再好好的說一說!那。。。誰先說呢?”

周浩說這些話完全是對着葉慕華說的,他故意不去看老頭的眼神。

“我來吧!”老頭也再沒有理會葉慕華,而是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中。。。。

這件事情要從幾百年前說起,作爲這一代的守陵人,當時老頭的師傅已經去世多年,每一代的守陵人在自己臨終之際,都會尋找一位繼承人,老頭就這樣被他的師傅選中,直到師傅臨死的時候,他的師傅才告訴他,他們一生只有一次可以離開這個地方,去尋找下一代的繼承者,而出去的鑰匙也只有一把,被後來的葉慕華盜走了,沒有鑰匙的幫助,老頭只能被困在這裏,好在這裏的空間非常的獨特,能夠讓人的壽命超出人類正常壽命的極限,也不知道周浩他們爲什麼能夠闖入進來,這樣當時見到周浩他們的時候,老頭非常的驚訝。

老頭的這個徒弟葉慕華,一心要得到守陵人世代看守的上古傳承,不止一次在老頭不注意的情況下,偷偷潛了進來,都被老頭及時的發現,逃了出去,不過老頭髮現自己的這個徒弟天資實在是太好了,每一次的交鋒,都讓老頭驚訝他的成長之快,在這麼下去,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不是他的對手了。沒有鑰匙的幫助,老頭也就沒有機會徹底解決這個麻煩,他只能在原有出口的基礎上不斷添加封印,並控制着這個小世界不斷的移動,試圖躲避葉慕華一次次的騷擾,到後來葉慕華就一直再沒有出現!

周浩一行人聽到這裏,都不自覺的看着葉慕華,他們是在想不出葉慕華到底爲什麼這樣做,聽老頭的講述,似乎他做的確實不地道。

“你說話敢不敢都說完?要不要我給你補充補充,好讓在場的人都知道這個大騙子 !”

衆人整齊的點起頭來,這種百年難遇的八卦新聞徹底的吊起他們的胃口。

葉慕華也把自己的思緒回到了當初老頭找到他的時候。。。


那時候自己還是一個剛剛異能覺醒孩子,什麼都不懂,被自己突然擁有特殊能力的行爲嚇壞了,他不敢告訴任何人,就是他的父母他都沒有告知,葉慕華自認自己隱藏的很好。

直到有一天,老頭突然的出現,告訴葉慕華他是上天選中的人,說他擁有罕見的體質,是個不可多得修煉奇才,只要跟着他,以後會變得非常的厲害,並且在葉慕華的眼前展示了很多的異能,讓葉慕華心動了起來,是男孩都有一個成爲強者的夢想。

這一點周浩是能夠體驗到的,自己當初不也是抱着這個想法才加入NCB的。

所以葉慕華就跟着老頭回到了這處空間,一直努力的修煉起來,他一天天的變強,可是在這鬼一樣的地方,除了老頭就剩他一個人,他有點不甘寂寞,他想去外面看看,回家見見自己的父母,自己離開已經整整十年了,再不回去,葉慕華怕自己見不到了。

可是,當他找到老頭的時候,老頭告訴他自己這一輩子只能呆在這個地方,繼承他的衣鉢,看守這該死的墳地,這葉慕華如何能夠答應,當初可不是這麼跟他說的,要知道自己一輩子呆在這裏,他打死都不願意跟着老頭來到這裏! 兩人的恩怨周浩算是聽的明明白白,他深知困在這種鬼地方孤獨終老,比死都可怕,他的心也開始向葉慕華傾斜,這老頭做事真不地道,一個死人墓讓人家看守一生,看着自己一天天接近死亡,周浩想想都覺得可怕。

可是自己這時候又能說些什麼呢?這都是命運的安排,就好像自己當初一樣,無非是偶然奇怪自己的同學有了一絲的異樣,才把自己捲進這異能界裏,他到不是怪方穎,只是他不服命運的安排!

把自己的情緒調整回來,周浩看着在場的兩個關鍵人物,他最希望知道的就是出去的路,至於他們守護的東西,說實話周浩只是好奇,從沒有一絲一點的想要佔位己有,那些東西值得這麼多代人一生的守護,裏面的兇險也是可想而知的。

清了清自己發乾的嗓子,周浩巧妙的饒開了關鍵性的問題,回頭向葉慕華問詢道:“那個。。。。葉前輩,你們兩人畢竟有過師徒關係,我覺得兩位不該一直抱着仇恨再生活下去,我也能體會到生活在這樣環境下的痛苦,也明白付出一生守護這裏的艱辛,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爲了這樣一個連自己都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麼傳承,就白白耗費那些對於自己最美好的東西?值得嗎?”

周浩把值得嗎這幾個字咬的很重,只有這樣的話語才能動搖他們心中一直存在的執念!

兩人都默不作聲,是啊,一生只爲一個執念活着,真的值得嗎?人只有一條命,什麼投胎轉世,什麼下一輩子,不過是被人爲的杜撰出來的,不可能存在的,他們作爲異能者非常明白這一點。

周浩就站在房門口一直等着,所有人都在思考周浩的這個問題,他們作爲覺醒的異能者到底爲了什麼而活!

很快周浩的隊友們的眼神清澈了起來,彼此看着對方,默默的笑了,都笑的很開心,因爲他們知道,他們爲了生命中值得保護的人而活着!

接下來是葉慕華,他擡起頭來看向周浩,讚許的點點頭, 老戲骨與小影後[重生] ,他爲了自己的執念,一直刻苦的修煉,提升自己的實力,把自己當初離開這裏的原因早已忘到了九霄雲外,被仇恨矇蔽了雙眼,自己的父母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想到此處葉慕華不禁潸然淚下。

他錯了,大錯特錯!錯的離譜!

而周浩右手邊的老頭眼神中還在迷茫,周浩可以看出,老頭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也許他認爲自己做的這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周浩今天只是扔了一塊小小的石頭,就讓原本平靜的湖面出現了波瀾。

“小友說的是,今天我纔算真正明白自己白活了一生,我生活在這裏,曾經迷茫,痛苦,孤獨讓我壓的喘不過氣來,我一直都沒有想明白自己堅守在這裏爲了什麼,在這個小世界裏,我的神志時而清醒時而彷徨,我今日總算知道了,我是爲了守護自己心中的諾言,當初答應師傅的時候,我的那份誓言!在往後的日子裏,有了讓我重新堅定自己的動力!”

我真不是女生 ,周浩心中暗罵,我靠,自己不是這個意思,這老頭呆傻了吧。。。

鬱悶的周浩勉強的擠出一絲笑容,算是迴應了老頭,可他覺得自己此刻的臉色比哭還難看!

“咳咳,那個。。。我還有一件事情不明白,既然葉前輩手中有離開這裏的鑰匙,爲什麼當初你不勸你師傅跟你一起離開,而是選擇偷取鑰匙?我從你的話中明白你能夠借用鑰匙的力量,來去這裏很多次了?你們完全可以一起去外面,時間久了,再回到這裏看一看,這麼難以尋找的地方,一般人根本找不到的?”

周浩的隊友在暗地給周浩豎起了大拇指,直誇他機智,只要他們說出情由,他們不是沒有出去的機會!

“這大家就有所不知了,其實當初每一代想要出去,就必須在這塊鑰匙中注入一定量的異能,而這個量必須經過日積月累才能完成,換句話說也就是想要離開這裏,就要給鑰匙充能,當初我拿到這個鑰匙以後,這把鑰匙已經被師傅充能了很長的時間,早已達到了開啓的要求,當我再次回到這個小世界外圍的時候,才明白原來還有這一層的關係,這也造成了一種錯誤的傳遞,讓每一代以爲我們守陵人只能終其一生離開這片空間一次。”

放下執念的葉慕華也不在藏着掖着,把自己的那把鑰匙拿了出來,端在手上的時候,周浩一起來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手中的鑰匙,這竟然是柳夢痕讓周浩保管的圓盤!

而從表面看上去,葉慕華手中的圓盤早已龜裂了很多地方,雖然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弄成的,不過周浩心中有了一種猜測,那就是這個鑰匙被多次異能充能以後,產生的裂縫,周浩覺得這個解釋非常的合理,不然一個一直放置在祕境中的另一把鑰匙就不會那麼的完好無損!

製造這兩把鑰匙的主人,絕不可能在不同時間去鑄造的,打個比方你出去配鑰匙的時候,會隔一段時間配一把鑰匙嗎?只有互相參照才知道自己的這兩把鑰匙有沒有不一樣的地方,不然藏好一把鑰匙以後,過一段時間在拿另一把鑰匙去比對,這人不是腦子有問題,就是精神上不正常了!

周浩接過方穎遞過來的行囊,從中拿出了那個從柳夢痕手中拐帶來的圓盤,放在了身前的桌子上,葉慕華跟老頭都不可思議的看着一摸一樣的兩個物件,異口同聲的問道:“你是怎麼得到的這個東西!”

周浩把從柳夢痕口中得知的前後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兩位,他知道要想離開這裏,必須集中所有人的力量,在最短的時間給鑰匙充能,達到鑰匙的標準,離開這裏!

看來他們必須暫時合作了! 一切都如周浩所料,只可惜他想的事情太簡單了,周浩當把自己的想法說給兩人的時候,兩人都搖頭苦笑,並不是他們不要願意幫助周浩等人離開,老頭也想明白了,強扭的瓜不甜,本來有了自己接班人葉慕華的教訓,老頭也斷了當初周浩他們剛來到這裏的想法,他其實挺看好周浩的,周浩的各項條件都符合守陵人的資格,可是根據這麼多天的觀察,他知道自己不過是一廂情願!

就讓他這個糟老頭子完成最後的任務吧,到了九泉之下自己大不了給師傅賠罪,時代變了!

至於離開這裏,現在恐怕已經沒有時間了,因爲每過三百年,老頭守護的傳承之地將要開啓,算算日子已經沒有多少天了,葉慕華突然這個時候來,也完全是爲了這個目的,到那個時候,這個小世界也會一同被傳承之地吸收進去!

在老頭剛來小世界的時候,他也跟着自己的師傅一同見證了那一幕,在傳承之地裏,有很多的試煉,祕境以及上古留存下來的寶藏,作爲守陵人的他們也是在這個時候,完成了他們真正的蛻變,經過傳承之地的洗禮,他們的實力將會突飛猛進!

換句話說也就是周浩本來的打算算是泡湯了,傳承之地一旦開啓,只有等到結束,小世界纔會存心被吐出來,繼續遊蕩在莫名的空間裂縫中,靠着圓盤鑰匙打開出去的路!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什麼事都幹不了了?只能等着傳承之地的開啓?那這個傳承之地持續多長的時間?”周浩一針見血的問出了關鍵性的問題,這纔是他最關心的,要是傳承之地一開就是上百年,自己這些人再出來又有什麼用呢?外面的世界早就不知道是什麼樣了!

他的父母還能活這麼久嗎?周浩不免有些着急,很多事情還等着他去做呢!

“這個具體多久,我也說不準,從我們守陵人留下來的記錄來看,最快的記錄是三年!到了我師父跟我的那一帶,恕我慚愧,也不知道爲什麼我們在裏面足足呆了二十年!我猜測也許是我跟師父天資不夠高的結果,導致在傳承之地耗費的時間比較長,不過有一點大家不需要太過擔心,傳承之地裏的時間流動比在小世界還要緩慢,就算我們帶個一百年,也耗費不了我們多少的壽命!”老頭如實的回答了周浩的問題。

“靠,你們是不用擔心,我們的家人朋友可都在外面,一百年的時間出去還有什麼意義!就算天下無敵,對我們來說也不及家人朋友的萬一!”周浩氣急敗壞的直接把面前那張用紫色水果樹幹做成的桌子打爛了,這次周浩動用了身體中的異能,他實在難以遏制自己心中的惱怒。

人算不如天算, 神仙很忙[快穿] ,可比起的牽掛,它們什麼都不是!不是!

看着周浩那頹廢的表情,老頭出言道:“小傢伙,你也用不着這樣悲觀,我不是說了麼,在以往的記錄裏,我們守陵人只用了三年的時間,那時候可是隻有兩人進入,現在我們這麼多人一起進入到裏面,我想時間上不會太久的!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覺得大家還是好好準備準備,在裏面可沒有現在這麼安逸了!”

“你的意思是裏面有兇險?”方穎代表一言不發的周浩問道。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