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多少給你多少。”趙永沒好氣道。

段良玉感動地拍拍趙永的肩膀,一副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樣子…..

“好哥們!夠意思!”

……

封華看着他,原來他是這樣的人……怪不得能幹出那些傻事,最後更是鬱鬱而終。

段良玉這回看向封華,好奇地問道:“你賣多少斤?”

“賣了150斤,還有450斤,你要多少?”

段良玉:“……”

說好的窮人家的孩子呢! 第17章

“你怎麼有…..”段良玉驚訝地問道。

這次趙永實在忍不住,隔空給了他一腳,把他後半句踹了回去。

“哪那麼多廢話!你就說你要多少吧!”趙永道。

“哦哦,我要…..”段良玉想了想手裏的餘錢,“我要50斤。”這也是他所有現錢了。

“還可以拿東西換。”趙永補了一句,到底是多年的好朋友。

不過他突然想到個問題,扭頭問道封華:“什麼東西都可以嗎?還是隻要菸酒?”



“我也得看看貨,不值錢的拿回去可是要捱罵的。”封華眨眨眼,笑着說道。

“懂懂懂!”趙永高興了,拉着封華看貨。

這裏是段良玉的家,小小的一個四合院,有主屋,廂房,柴房,天井不大,也露出泥土,看樣子平時也自己種點蔬菜。

而現在主屋和廂房裏都堆滿了趙永的貨。

主屋裏有兩輛鳳凰牌自行車,一輛28,一輛26,兩臺縫紉機,一堆菸酒,幾匹粗布,花布,毛料,甚至還有幾樣糖果點心。

封華以目前黑市價的90%全部入手了。她現在可是來做“買賣”的,不是來購物的,本來想再壓下價,裝的像一些,不過想到趙永對錢的執着,爲了1塊錢他能墨跡1小時!

她現在可沒時間,一會還要趕早上8點的車回去呢!那邊都聯繫好人來接她了,她要是趕不上車,方遠萬一知道了得多擔心。

倉房裏就是一堆半舊不新的二手貨了。鍋碗瓢盆,桌椅板凳,沙發立櫃,甚至還有張大漁網!

щшш★ ttk an★ Сo

這裏不遠處就有一條大江經過,有漁網不奇怪。

封華眼睛一亮,但還是裝作不在意地調侃道:“趙大哥,你還收破爛啊?”她現在也不叫同志了。

趙永有些訕訕:“呵呵呵,你別看這些都是舊東西,這些也是好東西呢!”

封華的手指在一張書桌上緩緩劃過,隨意道:“紫檀木啊,確實是好東西。”

趙永把要說的話嚥了回去,得,忘了人傢什麼身份了,哪能不認識這些紅木傢俱,他就不要班門弄斧了。

封華看着這套書桌書椅,典型的明清風格,是個老物件,心裏很喜歡,關鍵是值錢!

現在存世的紅木傢俱基本上都是明清時期留下來的。

特別是紫檀木,生長週期500年,中國不產,是鄭和二下西洋的時候帶回來的,一開始用來壓船,後來被皇家工匠發現,製作成傢俱,僅供皇宮貴族使用。

後來慢慢在民間流行起來,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徵,從來都是貴的很。封華重生那會,紫檀傢俱的價格大概在40-100萬一噸。像這種製作精美的老物件,還要加上古董的價值,更貴。

而因爲紫檀木密度大,封華眼前這個長長的大書案,估計就得小半噸。

“這書桌什麼價?”封華問道。

這個價不好定啊,趙永是普通工人家庭出身,哪裏懂什麼紅木黑木,他真是按破爛收來的……

是段良玉看見了,給他科普的,他才擦吧擦吧放到了廂房,不然早扔柴房了。去年冬天太冷,柴不夠燒,他差點沒批了燒火。

趙永看看段良玉,希望他給個建議。

段良玉也很爲難,這要是擱以前,得值個百八十大洋,但是現在,百八十塊都沒人要,十塊八塊都夠嗆!

識貨的人家要麼不要,要麼沒錢,不識貨的人家兩三塊錢買個嶄新的書桌多好,誰花大錢買箇舊貨?


這個時候,人的收藏意識,古董意識,只有極少數人還有。

就連段良玉自己,也只覺得這桌子燒火可惜了些,但也就是個桌子,只是比外面兩三塊一張的楊木柳木桌好很多。

婚不由己:壞老公請住手 你…看着給點吧….”段良玉道。

趙永……

封華曲指敲了敲桌面:“10塊錢吧,帶椅子。”她總不能因爲這東西幾十年後很值錢,現在就給個天價,那是傻子。

再說10塊錢對於這東西現在的價值來說,也是天價了。

“成!”段良玉立刻道。

趙永本來習慣性地想擡擡價,又想到這桌子和一堆破爛是他2塊錢收來的,人家已經很仗義了,也就閉了嘴。

“這還有!你看這立櫃,正經黃花梨,也是紅木的,這個木頭還帶着香氣,女孩子用最好!”趙永指着牆邊一個一米五高,一米二寬的櫃子道。

段良玉張了張嘴,偷偷看了眼封華,只見小姑娘臉上果然帶了點尷尬。

“行了行了,就你懂得多!我當初是這麼說的嗎?不懂別瞎說!”段良玉吼着趙永。

這黃花梨的香氣可特殊,有催,情效果,這麼大咧咧地跟一個小姑娘說這個真是太尷尬了,關鍵是這小姑娘還懂。

趙永一愣,不是你當初信誓旦旦地跟我說這是好東西嗎?尤其是這香味纔是最值錢的?

“咳,10塊。”封華淡定道。這確實是好東西啊,要比紫檀木還貴一倍,而且功效神奇,留着她結婚以後用正好……

“成交!”趙永道。這是他一個朋友賣給他的,因爲雕花精美,又完好無損,他看在朋友的面子上給了大價錢,3塊。

屋子裏剩下的大物件就是一張沙發了,皮質彈簧的,現代出品。封華有些看不上,這種東西,沒什麼收藏價值,只要有票就能買新的,她就不要舊的了。

剩下的小物件裏最值錢的應該是那幾口鐵鍋。因爲前兩年的“砸鍋賣鐵”,現在的鍋還是很值錢的。

封華雖然不需要,她的空間裏有鍋,而蔡老太太家也有鍋,但是她是來做“買賣”的,值錢的不要,光要破爛可不符合她的身份。

這鍋最後20塊錢一個成交,可是不便宜。

“漁網你都收啊?”封華看着牆角的漁網隨口問道。

“朋友放我這的,代賣,代賣。”

“多少錢?”

“這是張圍網,大,而且是尼龍的,結識,只要50塊,朋友定的,也是實在價,我也不好給你降價。”賣別人東西,他就不用那麼賣力了。

“成。”封華道。她買漁網當然不是爲了捕魚,她這小身高還沒有圍網豎起來高,放不到水裏,就算放進去了,明天也不知道去誰家了……

她有別的用處。

大件挑完,剩下的都是零散八碎的小東西了,封華裝作不經意,實際上每樣都仔細掃過,確定沒什麼好東西,纔對趙永道:“就這些了。” 最後這些東西一共作價2000塊,最貴的就是自行車和縫紉機了。自行車每輛500,縫紉機500.打了9折一共1800,剩下的亂七八糟加起來才200塊。

最後折算成150斤玉米,封華多給了10多斤。不是她大方,她只不過是沒佔便宜,因爲這600斤是毛糧,淨糧的話能出570多斤,這還是因爲是空間出品,如果是外面的玉米棒,大概只能出500斤左右的淨糧。

不過現在人吃的都是毛糧,連糧站裏賣的都是毛糧,甚至是玉米杆玉米瓤都加進去的代食品。

趙永高興地合不攏嘴,一下子出清了存貨,能不高興嗎!而且價錢給的這麼高,賺大便宜了!

小丫頭還是太嫩啊,他要是她家家長,回去可得好好說道說道……

封華看着他笑,自己也笑,不用太久,再過30年,他的腸子就得青,從此以後封華將代替段良玉,成爲他心裏永遠的痛!

段良玉看着兩人達成協議,心熱得不得了,但是他平時不倒騰這些東西,他就跟農民打交道,倒騰點農副產品。

不過他倒是也有些東西可以賣,不過那都是他爹的寶貝,他爹就是把所有東西都賣了,也沒捨得賣那件東西。

不過臨死前倒是交代他,過不下去了該賣就賣!

段良玉想想這幾個月過的日子,別說賣糧了,自己都好幾個月沒吃飽了。以後這樣的日子還不知道有多長,是到了該買的時候了吧?

而且這小姑娘是個識貨的,給的價錢也公道,這樣的好買家可不好找。

段良玉咬了咬牙,道:“我這也有個東西,你看看要不要?”

封華心裏一跳,來了。

段良玉回屋,不一會抱出一個長條木匣,打開層層包裹,裏面是一副山水畫。

封華靜靜地看着,她不懂書畫……趙永現在也不懂,但是他後來狠狠研究過,據他無數次信誓旦旦地說,面前這幅就是畫聖吳道子的真跡。

一幅記載在宋徽宗編纂的《宣和畫譜》上的真跡,但是它最後被段良玉燒了,因爲這屬於“四舊”,怕被抄家的人發現挨鬥。

“吳道子啊。”封華看着畫,淡淡說道。

果然是行家,而且這麼大點年紀一眼就能看出來,這是誰家孩子?段良玉現在都好奇了。

Www ●тTk án ●Сo

“說價吧。”封華道。不管真假,她都要定了。

段良玉有些猶豫,這個他也不好說啊。這是他家祖傳的,最早從哪一輩傳下來的都不知道了,不過當年有人出1萬大洋買他爸都沒賣!

不過,那是當年了,現在1塊大洋差不多換3塊錢,3萬塊錢買他一幅畫?想想都覺得自己瘋了。

“……你說個價吧。”段良玉弱弱道,不怕,不合適他可以不賣。

“畫聖吳道子,唐朝人,被唐玄宗所賞識,召入宮廷,‘非詔不得作畫’,據《宣和畫譜》記載,存世作品僅93幅,這就是其中一副吧?”封華道,她不是賣弄,她只是爲了講價。

“確實是稀世珍品。”

段良玉點頭如蒜搗,看看人家這人品,這教養,君子坦蕩蕩!好就是好,從來不像某些人一樣…..段良玉斜眼看了一眼趙永。

ωwш☢ тт kān☢ co

趙永一臉淡定地看着,不就是一副畫嗎,能值幾個錢?他看着還沒有油彩印的畫報好看呢。

“不過你也知道,現在不是以前,要天價是沒有的。”封華繼續道。

段良玉也點點頭,還是大實話。

“這樣,我有600斤玉米,賣給趙大哥100斤,又換了150斤,剩下350斤都給你了。”

“啥??”趙永一蹦三尺高。

“啥玩意啊這麼值錢?” 單身廣告時代 ,他打算好好看看,啥玩意就值5000多塊錢??他長這麼大沒見過這麼多錢!

段良玉和封華同時伸手攔住他,古畫哪能用手碰,段良玉帶着手套,而封華一直光看不上手。

“這啥啊?這麼值錢!不就是一副畫嗎….還這麼難看…..”趙永尤不相信地喃喃自語,有錢人的世界啊……真是吃飽了撐的……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