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闖入血熗秘境中的武者死亡,血熗秘境便會停止,濃霧也自然消散。

如今。卻都是清晰存在著!

這意味著什麼?

林風,在血熗秘境已經呆足六個時辰!

震駭人心的成績。

連紅眉老祖都為之震然。足見林風所造成的轟動,創下古族有記錄以來最強悍成績。以聖者實力,成功度過血熗秘境第一階段,正式邁入第二階段的洗禮,連聖王級都未必能保住性命的一個階段。


而此時,身在陣中的林風卻完全沒感覺。

完全沉浸在陣法修鍊之中!

林風。心神全部凝聚。

「先這樣,后那樣……」

「第一顆和第六顆,第二顆和第七顆,這裡的軌跡相輔相成。」

「且進且退,且離且成。互相粘連。」

「陣法,當真奧妙。」

……

林風不斷自言自語,手中不停比劃。

腦海中,深深記憶著陣法奧妙,感悟著陣法力量,一絲不苟的修鍊著。

對分身而言,若能習得七絕天星珠最強的第三種能力,實力將會有一個巨大提升。這一點,如今希望就在自己眼前,不斷領悟陣法奧妙,自己已然悟得七、八分。

而此時——

異變突起!

用盡全力修鍊的林風,倏然間一怔,感覺到陣法瞬間變化。

「怎麼回事?」林風楞然。

大地一片巨震,正如第一次陣法的開啟一樣,林風眼眸閃亮,驚愕過後很快冷靜下來。儘管因為陣法的大變,使得七絕天星珠頓時被火龍所吞噬,但這一切並非無用。

「有變化!」

「源頭的變化,原來這陣法還有第二層。」

林風眼眸灼亮。

腦海中念頭一閃而過,倏地握緊雙拳。

自己的機會,來了!


「轉變中,必定有破綻出現。」

「就好像武者戰鬥中,兩個招數的銜接,哪怕再怎麼精妙,都會出現那一剎那停頓。」

「陣法,也是如此。」

林風深諳戰鬥之道。

對此,舉一反三並不困難,最重要的是——

自己確實感覺到了『變化』。

很大的變化!

不止源頭在變化,甚至連『陣之力』都在變化,整座大陣彷彿被推翻似的,一種似血似霧的存在莫名出現,覆蓋周圍所有一切,將火龍吞噬,將力量變化,恐怖的感覺好似在瞬間極限蔓延。

「嘩!~」林風心神凝聚,氣息完全擴散。

之前陣法的修鍊已然起了作用,哪怕如今未有七絕天星珠的輔佐,但自己同樣能感覺得到『源頭』的變化。

或許,這只是一種純粹的感覺,但自己完全相信!

這是不斷實踐產出的直覺。

很准!

(一時間改不過來更新習慣,汗,向大家道歉了,小小一定會盡量努力改進!~)(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啪!~」「啪!~」如血霧吞噬,天崩地裂。

大地震動之中,源頭所在竟往同一個方向而去,進入最中央區域,林風眼眸爍然亮起,猛的一握拳,身體好似拉滿弦的弓疾射而出。沒有什麼能阻擋,手執定火明珠,林風宛如天降神兵,速度極快。

感覺,只有一剎那。

但,卻又好似停頓在這一刻。

「踏!」林風頓落在中心點,望著前方一片璀璨光點亮起之地。一片血霧遮蓋,恐怖的氣息遮罩所有一切,自己完全看不見其它所在,但感應中,在這片血霧正中央,有著令自己心之所動的存在。

是什麼?

林風閉上眼,悠長的呼吸,心念完全集中。

七個源頭隱約間化作七個光點,相互匯聚已然不再疾速變化,而是形成一幅自己很熟悉的畫面……

「鳳凰星座。」林風心中倍是震動。

和自己修鍊中所感應到的『鳳凰星座』七顆主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不止形狀,位置,乃至氣息都是如此的相似,彷彿這根本就是真正的鳳凰星座主星。閃閃發光,鳳凰嗷嘯而起,隨著血霧擴散,周圍一片凝重!

啪!林風睜開雙眼,精光爍爍。

「就是這裡!」

「陣的中心點!」

心中感應,無比清晰。

林風毫不猶豫的疾馳而出,直朝著那片血霧最凝聚之處,有著一分強大力量存在。那好似一扇門,緩緩的開啟,在這片大陣劇烈變化中產生的『破綻』,一個或許本不該有的破綻,一個幾乎毫釐即逝的轉接!

卻被發現。

「嘩!~」林風遁入血霧。身影消失無蹤。

是福,是禍?

沒人知道,包括眼下的紅眉老祖。

彷如一頭髮怒的雄獅,正如鳳華所了解的一模一樣,紅眉老祖其實就是小孩子脾氣,人老心不老。眼下的他早已進入血熗秘境中。實力完全爆發瘋狂尋找著林風的蹤影。

大陣,依然在啟動。

如今的火龍已然不復存在,而是化作濃濃血霧,血霧中不斷出現各種血色光人,如影似幻,每一個都擁有極致強大的力量。若是換作此刻的林風,肯定將會有大麻煩。

因為這,並非『定火明珠』所能抵擋。

但在紅眉老祖面前,這些血色光人卻不外如是。哪怕聖主級別,他都能輕易抵擋。

與聖級一樣,聖主級同樣劃分層次,實力大不相同。紅眉老祖能在南部古域屹立不倒,擁有極強名聲,他的實力自然是相當可怕。身為熗鳳古族族長『鳳焯』的師傅,又怎會是弱者。

「滾!」

「別來礙事!」

紅眉老祖手起火落,所過之處所向披靡。

硬生生以蠻力殺出一條血路。血熗秘境的第二階段同樣是六個時辰,隨著血霧增強而增強。血色光人的實力逐漸提高,每過一分危險便大一分,而收穫同樣也大一分!

但,紅眉老祖卻不在乎。

既是答應了鳳華要做,他便會做到底!

「可惡的小子,不是沒死么?」

「去哪了!!」

紅眉老祖罵罵咧咧。卻十分賣力。

之前雖因為心軟答應救林風,但此刻他卻是真心實意,身為熗鳳古族一份子,見到如此資質的後輩強者,他自不忍心讓他英年早逝。但。無論他怎麼找,卻始終感應不到林風半點氣息!

他又怎會知道,林風眼下已是進入血熗秘境中,有記載來從未曾有人進入過的區域……

真正『秘境』所在。

外邊的大陣,只是一種防禦,

而陣中的世界,如陣中之陣般,這才是真正的『血熗秘境』。

熗鳳古族的人不知,神殿的人不知,林風同樣不知。事實上對林風來說,進入這道『門』歸根到底的原因,僅僅只是想『離開』而已,沒考慮那麼多,誰想得到……

竟進入一個完全陌生的地域!

「呼~~」輕吐出一口濁氣,林風環望四周,眼神帶著好奇。

自己,並未破陣。

「似乎,反而更深入了?」林風心中微忖。

周圍的氣息,在這一刻已是完全消失,好似什麼都沒發生過。包括『源頭』所在,那構成鳳凰星座的七個光點,如今亦是無影無蹤,還有自己隱約見到的『血霧』,變化的大陣……

這裡,一概沒有。

只有空空蕩蕩的一個世界,望不見盡頭。

那種令人心之寂然的感覺並不舒服,但自己是真真實實的來到了,這裡並非熗鳳古族。


「不會也是陣中之陣?」林風洒然而笑。

以自己對陣法的了解,著實無法判斷。

事實上,是與否也不是那麼重要,因為這裡的一切並不會因自己的想法有任何改變。

把它當做『是』,又如何?

「危險重重。」

「倘若真是『陣中之陣』的話。」

「稍一不慎便會立即送命,這並非開玩笑的事。」

……

林風心中微忖,眼眸粼粼。

與這座大陣短暫的接觸,足以讓自己清楚明白許多。

相比起雀王獄,這裡更可怕。

「不著急。」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