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還有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含含,你瞧他們都快亂成一鍋粥了,還是八寶粥。」

蘇清含:「回頭王爺收拾你,我不攔著。」

「怕什麼,粥粥就是嘴上凶了點,他也不能把我怎麼樣。」

陸文璟戳了戳蘇清含的胳膊,玩味道:「你說這三人行,誰最突出?」

吃的都塞不住陸文璟那張嘴!

還他媽的三人行呢,你知道三人行是什麼意思嗎?!

溫九傾冷笑:「你比較突出。」

都是腰椎盤,數你最突出。

都是美男子,數你最作死!

「那什麼…..來者都是客,玉諫,咱們都是老熟人,就無須客氣了,我讓人給你安排個位置,坐下說。」

趙玉諫微微頷首:「多謝。」

蘇祁是主人家,打圓場的任務自然是他的。

「今日我請了城中有名的戲班子來,聽聞他們徘了一出新戲,請你們來看戲的。」

蘇祁啪啪一拍手,早就搭好的戲枱子上就有角兒登場了。

陸文璟哼笑:「確實看了出好戲。」

其他幾人:「…..」

誰都沒有陸二少嘴欠!

見溫九傾不搭理他,慕子銘也只能先坐回原位,看戲。

戲台上一男一女,唱的似乎是一出浪子回頭的苦情戲。

男角兒操作戲腔唱道:「我已知錯,你可否再給我一次機會…..」

女角兒一甩戲服長袖,腔調怨中帶恨的唱着:「當年你負我在先,如今又回來找我做什麼…..我已有了夫君和孩兒,不想見你…..」

溫九傾:「…..」

有被內涵到謝謝。

太子殿下面目陰沉,這唱的什麼狗屁東西?

「可你並不愛他,你心裏依舊有我,為何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只要你離開那對父子,我許你榮華富貴,你原諒我可好…..」

「你休要胡言…..我早已不再愛你,你莫要再來糾纏,你你你自私自利,有何顏面求我原諒你!」

台上還在咿咿呀呀的唱着。

氣氛安靜到爆炸。

好似無論誰說句話,都會尷尬到死。

慕子銘五指捏成拳,青筋暴起,猛地一拍桌,呵斥道:「這唱的什麼?都給本殿滾下去!」改了3次,還是不能解禁,怒了,直接發作品相關,免費給大家看

。 「站住!」林天成剛剛走出凱旋門的大門,就聽到有人一聲冷喝。

林天成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見張青追了出來,嘴角勾起一抹桀驁的弧度。

他心人機合體,又是微醺狀態,心中豪情萬丈,他相信,哪怕他今天在凱旋門吃一個虧,來日也一定可以加倍償還。

林天成是凌墨晴的同學,張青倒不至於對林天成動手,只是打算警告林天成幾句,嚇一嚇林天成。

張青走到林天成面前,正準備開口,卻聽到身後傳來一聲斷喝:「等等!」

張青回過頭,看見凌遠山大步而來,面色微訝,他心裏想,雖然林天成裝逼過頭了一點,但以老闆的度量,應該不至於要對林天成下死手吧?難道是老闆愛女心切?那林天成就要倒霉了。

只是,讓張青沒有想到的是,凌遠山還未走到林天成面前,老遠便拱起雙手,面帶笑容,道:「凌某人慚愧,不識真神在眼前,還請小兄弟多多包涵。小兄弟,能否借一步說話?」

林天成心中瞭然,一定是凌遠山看了他報出來的點數,這才會如此客氣。

凌遠山之前,一點林天成的面子都不給,林天成正在氣頭上,再加上自信心極度膨脹,所以也沒有給凌遠山面子,只是淡淡一笑,「真神不敢當,還請凌先生另請高明。只是希望凌先生大人大量,不要計較我之前大放厥詞。」

說完林天成轉身離去。

「小兄弟……」凌遠山上前追了兩步,看見林天成沒有回頭的意思,連忙轉頭看着走出來的凌墨晴,「墨晴,你送送你同學。」

凌墨晴白了凌遠山一眼,匆匆跟在林天成身後,就算凌遠山不交代,她也會送林天成的。只是她心裏很清楚,凌遠山讓她送林天成的意思。

看見林天成和凌墨晴已經走遠,張青壓低聲音,道:「老闆,要不要……」

不等張青說完,凌遠山便抬手制止,道:「我們已經得罪了他,你想一想,要是我們再惹怒了他,他去找霍元英毛遂自薦,我們要承擔多麼嚴重的後果?」

張青深以為然。

「林天成,剛剛發生的事情,我向你道歉。」凌墨晴看了眼旁邊的林天成。她臉上帶着幾分歉疚,還有幾分歡愉,畢竟林天成是她請來的,林天成最後翻盤時的表現,讓她也長出了口氣。

「沒什麼。」

在凱旋門的時候,林天成確實是一肚子火,但上車后吹吹冷風,再加上凌墨晴自始至終都是維護他的,所以林天成已經冷靜了不少。

「沒想到你真的是一個高手,為什麼會留在雲城中醫學院?默默無聞。」凌墨晴問道。

林天成心裏想,有本事誰願意當一個窩囊廢啊,我前兩天才人機合體好不好。

只是這話不能對凌墨晴說,他有些心虛,於是轉頭看着窗外,語氣淡然道:「每個人對幸福的定義不一樣,追求也不一樣,錢對我來說,沒有那麼重要。廣廈三千,夜眠不過三尺,家財萬貫,日食不過三餐。」

看着林天成雲淡風輕的樣子,凌墨晴肅然起敬,心中也越發好奇,林天成年紀輕輕,為何能夠如此淡泊名利。

想了想,凌墨晴還是道:「接下來的話,我知道我不應該說,可是凱旋門發生的事情你也看見了。林天成,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去和我爸爸計較,和那幾個荷蘭人賭一場,一千萬的車馬費我爸會如數奉上。」

聽到凌墨晴說一千萬車馬費如數奉上,林天成心中一突,彷彿看見自己銀行卡里多了一千萬。

只是,想到剛剛自己還對凌墨晴說,錢對自己來說沒那麼重要,林天成恨不得打自己的嘴。

林天成本打算咬牙拒絕的,畢竟電量對他來說太珍貴了,但他忽然想到,自己還沒有徹底搞明白充電的方法。

王夢欣親林天成的時候,讓林天成充了2個電,後來林天成親王夢欣的嘴,充到了5個電。

這只是證明,王夢欣身上有林天成需要的電,需要靠親密接觸來獲取,但並不代表,別人身上就沒有林天成需要的電。

由於王曉敏親林天成手背的時候,並沒有讓林天成獲得電量,按照林天成的推斷,是不是和有感覺的女性親密接觸,才能獲得電量?

凌墨晴,身材臉蛋都是一流,淡雅出塵,雲城中醫藥大學的頭號校花,要說林天成一點都不心動是不可能的。

充電對林天成來說絕對是天大的事情,林天成琢磨著,是不是可以借這個機會印證一下?

很快,林天成就拿定主意。

他一副淡泊名利的樣子,微笑道:「我已經說了,錢對我來說,沒有那麼重要。我之所以跟你去凱旋門,完全是看在你我同學一場。」

倘若以前林天成這樣說,凌墨晴肯定不屑一顧的,願意給凌墨晴鞍前馬後的人太多了,林天成算老幾?可是現在,林天成在凌墨晴眼中,已經是一名賭術出神入化,但又淡泊名利的高人,這就讓凌墨晴覺得很受用了。

凌墨晴抿了抿嘴,道:「希望你能幫我這個忙,當我欠你一個人情,好么?」

林天成本來想說,自己去幫凌遠山賭一場,但作為償還,凌墨晴要讓他親一口。只是,看着旁邊不施粉黛,淡雅可人的凌墨晴,林天成實在是開不了口。

就這樣放棄吧,林天成絕不甘心。

想了想,林天成道:」可以,不過人情是要還的。你什麼時候想好了怎麼償還就告訴我,要是我覺得沒問題就成交。」

「你希望我怎麼償還?」

林天成看了凌墨晴一眼,藉著酒膽,半開玩笑的道:「你這麼漂亮,是雲城中醫藥大學的頭號校花,要是以身相許就更好了。」

或許是覺得林天成是開玩笑的,凌墨晴並沒有生氣,只是眉眼含嗔看了林天成一眼,「在你眼中,我就值一千萬嗎?」

醉眼看人人更美,凌墨晴平日裏淡雅不妖,剛剛含嗔帶怒的一眼,讓林天成覺得美艷不可方物。

擔心自己失態,高人風範會蕩然無存,林天成連忙回頭看着前方,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如果不是你爸爸盛氣凌人在先,我根本不會提任何的要求,你考慮清楚了再給我打電話吧。」

…… 這丹藥才是修補經脈的關鍵,也是彩雲大陸奉為珍品的聖葯——回靈丹!當時他大戰隨手帶在身上準備恢復靈力用的,結果卻被算計了。現在倒是派上了用處,倒也沒浪費掉。

丹藥入口即化,隨即化為藥力迅速進入經脈中,藍曦若全身一顫,新一輪折磨人的疼痛開始了。

這種疼痛不同於剛才,而是又癢又痛,百爪撓心卻鑽心刻骨的疼痛讓藍曦若差點昏過去,這才是精神上的折磨!

身上已經出了一層密集的汗,臉上也有大滴大滴的汗落下來。藍曦若倔強的咬住牙關,硬是一絲絲聲音都沒發出來。

這一輪的疼痛不知道過了幾個時辰,才稍稍緩和下來。

這個來回的折騰已經是過去了十二個時辰,也就是一整天。本來以為這小丫頭會直接昏死過去,沒想到卻一直倔強的可以,連叫聲都沒發出來。夜華傲真的對藍曦若刮目相看,這丫頭,堅強到讓人心疼。

既然如此,送個小禮物吧。夜華傲想着,再次將一顆丹藥塞到藍曦若的口中。如果稍微見過世面的人,看到這顆丹藥簡直是會瘋掉,那可是洗髓丹!整個彩雲大陸也才不到十顆,竟然就這樣給這個小丫頭吃了?

洗髓丹,顧名思義,會讓人脫胎換骨。而藍曦若本身資質就好,洗髓丹會讓她更上一層樓。夜華傲所說的禮物就是這個。

藍曦若最後的意識里,是夜華傲似笑非笑的邪魅,以及那雙算不上溫柔但充滿關切的深邃眼眸,再之後,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等她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在靈泉里泡著了。

藍曦若感覺到身體有說不出的舒暢,伸伸懶腰,緩緩爬上來,感覺身子輕快的很。

「丫頭如何?還滿意嗎?」一個邪魅慵懶的聲音傳來,一襲紅袍飄然而下,依舊是那張妖孽至極的臉。

藍曦若迅速蹲下抱住身子:「流氓,快轉過身去!」

因為一直泡在靈泉的原因,身上的衣服早就濕透了,身子玲瓏的曲線看的清清楚楚。雖然沒怎麼發育完全,但青澀的身子也有了幾分味道。再加上洗髓丹的作用,將全身的雜質排除乾淨,她的皮膚幾乎白到晶瑩。

夜華傲挑眉:「丫頭,你就是這樣對待你恩人的?」不僅沒有轉過身去,反而還多看了兩眼,緩緩走到藍曦若的身邊,伸手抱過她,「需不需要我教教你,如何回報我?」

聲音邪魅誘惑,表情慵懶,卻偏偏讓人移不開視線。

該死的妖孽!藍曦若在心裏罵道。

迅速伸手,卻依舊敵不過夜華傲的速度,在自己的手伸向他脖子的前一秒,被直接抓住。夜華傲挑眉:「丫頭,你對本尊的脖子很感興趣?」然後附身,在她耳邊輕輕耳語,「是不是垂涎本尊的美色?」

藍曦若差點氣炸:「神經病!」

不得不承認,這妖孽生了一副好皮囊,自己也確實稍微有些垂涎他的美色,畢竟……上一世真沒見過這樣的極品。但是!她也絕對不會被這種美男計給誘惑到的!

「我在這裏多久了?」藍曦若忽然想起來,自己不能老是呆在這裏吧?藍家那裏還有一堆爛攤子等着她收拾呢。

夜華傲笑笑:「才兩日而已。」

藍曦若迅速跳起來:「啊啊啊,已經這麼長時間了,不行,我要回去了。喂喂喂,你告訴我,我怎麼樣才能出去。」冒冒失失的樣子似乎又和她倔強堅持的時候判若兩人。

還真是個小磨人精啊……

「你已經有靈力了,不過要重新修鍊而已。」夜華傲好笑的說道,「用意念想着出去就可以了。這裏靈氣充沛,你可以來這裏修鍊。」其實心裏,忽然還是有些捨不得她出去的。

自己不能頻繁的出現在外面,自己逃出石洞的消息一定很快就會被傳到自己死對頭那裏,自己若是一個人還好,但是這小丫頭……他怕給她惹麻煩,畢竟她現在太弱了。而自己的實力,跌了太多,看來日後也需要好好修鍊了。

藍曦若嘗試了兩遍,果然出來了。看着自己破舊不堪的房間,她深深嘆口氣,表示嫌棄。她也太憋屈了吧,好歹也是藍家的二小姐,雖然不是嫡出,也不能是這種待遇啊……

「沉月!」她喊了一聲。

根據這身子的記憶,沉月是她的貼身侍女,是當初她母親帶來的。

「小姐。」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子緩緩進來,一身白色襦裙倒顯得清秀可人。

藍曦若眯眯眼睛:「我消失了這麼多天,你竟然沒去找?還是覺得,我死了更乾淨?!」聲音變得清冷起來,氣勢也凌厲了幾分,「別以為是我娘親帶來的侍女我就不敢怎麼樣,你若敢有二心,我照樣殺了你!」

。 葉寒見她一臉茫然,不由得心中長嘆。

她以為把自己的臉抹黑一點,就能掩蓋她的五官長相,以及曼妙的身段?

太天真了,太拙劣了。

這個什麼都不懂的小白,到底哪來的?

「那個女人,身材很不錯!」

「不僅如此,看她臉上的膚色,明顯和脖子不同。肯定是故意扮丑。」

「哈哈哈,真是可笑,她以為這樣就能瞞過我們不成?」

「這人居心叵測,先把她抓住,等兄弟們爽了之後,再去審訊。」

「好主意!」

坤沙的幾個手下交談了幾句,很快達成共識。

他們獰笑著衝出來,輕而易舉就抓住這個女人,朝著樹林的方向拖去。

「放開我,放開!救命啊!救命啊!」

女人驚慌失措,拚命呼救。

情急之下,她求救用的是母語,居然是華夏語。

華夏人?

葉寒微微一愣。

沒想到這個小白居然是自己的同胞,那麼自己不可能坐視不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