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手。”

林邪臉色一黑,那孩子攝於他的話,害怕的停了手。

先前,林邪曾對他短暫懲罰,他記憶猶新,因此害怕林邪。

“這挑選弟子,玄天機勝出一籌!”

白尊點了點頭。

可見半妖族的孩子們這一方面頗有眼光,能看出來孰強孰弱。

“不過最終的勝負,還得看第三天的成果。聘請你們來,自然是希望出成果。作爲族長,屆時我要拿出半妖之血這種珍貴的靈物,你們也拿出成績。”

“這比拼其實很簡單,就是看第三日的弟子修爲測試。”

白尊輕聲道。

此言一出,族中的人都把目光看向了玄天機,看着那些挑選他的弟子們,驚訝發現,選擇玄天機的孩子們,年齡偏大,修爲也比選擇林邪的要高。

再加上玄天機本身修爲就高,這下子三日後,林邪怕是鐵定要輸了。

一時間,恭維玄天機的族中長老便是多了一些。


林邪這裏顯得冷清。

“三日時間,轉瞬即逝。”

“我不可能待在這裏多久,但來了便是緣分。我希望你們從此刻開始,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給你們上的第一課,叫做珍惜時光。所有人跟我一起。”

林邪大踏步朝着族中一個隱蔽之地而去,這裏乃是一片靠近溪水的竹林。

至於玄天機那裏,則動作緩慢。

他在這四百名弟子裏開始挑選那些天資和基礎好的……

……

竹林裏。

林邪雙手揹負在身後,看着這一百個孩子,臉色一黑嚴厲道:“從現在開始,這三天裏,我正式做你們的老師。”

“第一條,一日爲師,終身爲父。你們見了我,要喊林師。誰讓你們幹什麼就幹什麼,我說什麼你們就聽什麼。”

“第一節課,珍惜時間,從現在就開始修煉。”


林邪面色一沉:“扎馬步,意沉丹田,從內功開始修煉。” 林邪板着臉,雙手揹負在身後,渾身氣息自如內斂,彷彿一個未曾修煉的凡人,但那鐵青的臉,讓的這些孩子們知道,這絕不是一位好惹的師父。

他的話,變成命令,被遵從。

在林邪這裏,修煉從意沉丹田開始。

他讓孩子們放棄速成的想法。

“修煉,要一個腳印一個腳印的踏過來。你們有的對劍道感興趣,有的則熱衷於武道。這都很好,若是修劍,你們要以一顆誠心待劍,要真心磨劍。十年磨一劍,方纔有一條路出來。”

“修武便是日復一日的練拳。玄力強度只是其一,其二是你把身體鍛造的如何。有的人身體強度是一,卻只能發揮出半個力量,有的人強度是二,卻能發揮出五個力量。

這裏面便是身體極限的苛刻追求及戰鬥技巧。這種技巧從你淬體境開始,自始至終伴隨你的武道一生。”

林邪聲若朗鍾。

隨着時間流逝,孩子們完全沉浸入了林邪安排的修煉計劃裏。

一滴滴汗水從孩子們額頭上,身體上滲了出來。

沒有人喊累,這讓林邪很驚訝,他眉頭裏閃過一道訝然,對孩子們這種精神頭很佩服,但仍然黑着臉道:“你們太差了,我從沒有帶過你們這樣的。”

“沒有天賦,就要努力修煉,把這種努力,要量化起來,讓它變成拼命。”

“一步一個腳印,這說起來容易,但對於天賦差的武者,這一個腳印他就是不能像別人一樣,輕輕鬆鬆踏出,要想和別人站在一起,需要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

“但是別人也在修煉,你如何能做到十倍百倍的努力,唯有拼命一途。”

林邪黑着臉。

“別人休息,你不休息。別人睡覺,你在修煉。別人還在夢鄉,你卻已經醒來練功。”

他的話語,讓的孩子們心中慢慢激動起來。

真正的強者,並非是老師手把手教出來的,而是源於自身那永不甘心的堅持奮鬥!

第一天,林邪把孩子們練功的姿態,進行了矯正。

在他的矯正下,如馬步,擺拳勾拳等出拳,腿法,甚至恢復法,比如按壓腿捏胳膊等,把姿勢都做了很標準的教學。

他用心傳授要領。

孩子們這才深切體會到他所說的第一課,不浪費一分一秒的真正含義。

這第一天,他們很少休息,瞌睡了也保持着最標準的馬步姿勢,醒來後便千百遍的打着各種拳法,還有基礎劍法,也是數千次的不懈揮舞。

珍惜時光,從每分每秒開始。

深夜。

白尊帶着人悄然來到了玄天機所傳授的弟子陣營。

他這裏弟子們大多已經睡下,少部分沒有睡下的,則被他餵了一些丹丸。

這種丹丸是最基礎的淬體丸,配合上修煉,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武者的玄力運轉,提煉玄力強度。

在玄天門外門,這很常見。

白尊看了看,不禁點了點頭,用丹藥輔助修煉,在三品宗門是很常見的。

至於林邪那邊,他眉頭一皺,不知此人又能展現出怎樣的能力。

他不相信此人有能力,若不是礙於是元櫻帶他來到這裏的情面,他已經讓此人停止教學了。


儘管如此,他仍然給林邪這個機會。

只是。

那半妖之血的最終歸宿,似乎在冥冥中已經註定。

很快,白尊來到林邪這裏,面色一呆。


在他視線的不遠處,上百孩子們背對着他,汗流浹背,腰痠背痛都表現出來,卻仍然艱難維持着練功的姿態。

他驚訝,這樣一羣最高不超過十幾歲的小孩子,林邪居然能夠讓他們這樣的拼命。

一想到可能是林邪用了體罰和武力可能性,他臉色黑了。

沒有當衆質問林邪。

“白尊大人,孩子們……是自願的。”一名妖兵苦笑着,他擡起頭,看着白尊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咬着牙。

“自願?”白尊眯起了眼睛。

他也是從孩童時代過來,怎會輕信這樣的話。

而在妖兵的繼續敘述下,他眼睛睜的越來越大,腦海中浮現了林邪那一如既往平靜的身姿。

他有點好奇了。

……

第二天,元櫻帶着一些妖族的少女,挎着籃子來到這裏。

籃子裏,是一些乾淨的衣服。

“你們修煉了一天一夜,等會我會讓你們休息。修煉要拼命沒錯,但也應張弛有度。”

林邪笑了笑,吩咐孩子們脫去衣服,在旁邊小溪中將整個人沉浸了進去。

這些小孩都是男孩,倒也沒什麼大不了。

在林邪指教下,小孩們沉入水中,用起全部精神,去調用體內玄力一遍遍的洗滌自身經脈,這便是第二天的內容。

在這個基礎上,林邪不斷讓他們把自身沉入水底,用水壓來輔助洗髓。

第一天他教的是練功姿態。

第二天,伐毛洗髓。

在一遍遍洗髓下,水流把孩子們身體穴道排出的身體雜質,給洗的乾乾淨淨。

起初,孩子們還很清爽。

但隨着時間的變化,水溫高低冷熱,孩子們慢慢神情麻木。

“堅守你們的內心。”

林邪當頭一喝,孩子們意識才慢慢開始清明。

看到林邪板着臉的樣子,孩子們心裏怕。

他們大晚上在冰冷的涼水裏,在練功和洗髓的兩種狀態裏輪換。

一些看見這一幕的半妖族少女不禁流出了幾滴眼淚。

甚至。

連元櫻都來求林邪,是否可以暫停修煉,讓孩子們上來。

林邪不僅拒絕,反而斥責元櫻。

所有人都無奈,林邪現在是教官,在教學行動中,他做出的決定,孩子們無法抗拒,他們也不能改變。

在這種堪稱煎熬的日子裏,第二個一天一夜過去了,孩子們從水裏出來後,驚訝的發現精神極了。

雖然靈魂深處仍然是那種無法消散的疲憊,但提到修煉,他們有着前所未有的鬥志。

這在幾日前是沒有的。

經過兩日修煉,這些孩子漸漸有了一種說不上來的苦修者的精神。

穿上那些半妖族少女挎籃裏的乾淨衣服,這些被摧殘兩日後的孩童,變得精神奕奕。

“第三天,也是最後一天。今天我要教你們戰鬥。”

林邪帶着這上百孩子,在半妖族外,去尋找那些發了瘋的兇獸。

“二十人一組,進行圍攻。”

在林邪精心控制下,孩子們在有生死危險卻又不會出危險的情況裏,永不停息的進行着戰鬥。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