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眼的,是一排排簡易房子。房子前後,走動着一些人,大多面色憔悴,行色匆匆。

再往裏,就是一幢幢六七層的小高層樓房,足有幾十幢。

「這地方我好像來過。」

毛彬彬說道:「這裏原是一片郊縣某鄉鎮自己開發的小區,因為遠離城區,又辦不來房產證,所以並不怎麼好賣。不過,小區那邊還有一大片別墅區,房子建的很不錯。有一次我爸帶我送貨送過來,還說以後要在這裏買個別墅住呢。」

他說着,漸漸低沉下來的聲音有些暗啞。

。 寫《第一來客》是兩年前的事了,那是在升初三前的暑假,每天都要起很早去補數學,也剛接觸到了從沒有接觸過的化學。覺得初三很艱難覺得自己長大了。

「第二來客」是怎麼一回事呢?是我的外甥女出生了,我姐在2020年6月10日生下了這「第二來客」。直到她的到來,我又有了很多感想和感嘆,為自然感嘆為人類感嘆為家庭感嘆為時間感嘆。眼前還是前些年的他們帶着我玩的那些時光,這麼快他們也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後代,就像我們的父母們那樣未來的全部都是自己的子女。

我也陷入了一種恐懼,對時光的恐懼,對歲月的恐懼。

每當這種時間就不得不想到我自己,許多年後我如果也有了孩子,我會給他什麼樣的生活?我能不讓他接受我曾經那麼鄙視的教育嗎?我能讓他看到一個正確的世界和價值觀嗎?我沒有把握,但每當想到這的時候我就會考慮應該怎樣做。

帶他去其他國家?給他國際教育?我不知道。

他會是一個好人還是一個壞人?我不知道。

往往一個人的好壞,和先天因素還是有關的。

我能讓他看到正確的父母的樣子嗎?我也不知道。

我的小侄女一天天長大了,總是很愛笑,很可愛,等我上了大學出了國她就上要小學了吧。她就要把我經歷的一切重新來一遍了吧。

我希望這些孩子他們都別像我一樣那麼累,為了一些名利浮華拋棄自己的內心。我希望他們有夢想的時候就去實現去嘗試,沒有父母的阻撓,有知心的朋友,也有被眷顧的運氣。

有些事情就要在一定的年齡去做,哪怕有些格格不入受盡阻撓。

如果他們有什麼心事或者想尋找幫助或者像我一樣難過孤獨的時候可以對我訴說,我願意當一個傾聽者也願意當他們的支持者。

這兩天想了很多東西,一些思考,在端午放假前的一天下午兩節自習課寫出來的東西,我給複製下來:

「之前曾經在微博上提問過遲老師,問他為什麼我發現我身邊的人總是陰差陽錯互相認識,遲老師說,有一句話叫物以類聚來着。

其實很多事情就是在冥冥之中重複或者相逢,就比如我今天很偶然地問和我關係還不錯聊得來的的一個同學,問他想選什麼專業,他說,我比較想學航空航天。

我很詫異,如果真正的了解我,我曾經在一些文字中提及過我想學航天航空的想法,並且在三年前這個想法十分強烈。我也對我的父母提及過。我不否認一些人認為它是荒謬的,因為曾經我在所有人的觀念里並不是擅長理科的。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我也不清楚,曾經一度了解過全國各地的航空航天院校,我最中意的就是南京航天航空大學,曾經做過是很深入的了解,在南京看音樂節的時候在南京轉,路過南航的分校,我站在對面,停留了好久。

其實我當初也明白,我可能最終不會選擇這樣的專業,這樣的學校。

未來的變幻和不確定性讓我失去了對專業的定位。沒錯,我現在根本不知道自己會選擇什麼專業,金融?商貿?計算機?

我也想過學醫,我看過一句話,作為一名醫生不在於救活治癒多少人,而在於面對多少次死亡還能勇敢面對。

我又不想從事單位性質的行業,一干就是一輩子,日復一日,哪怕每天面對的人是不一樣的,但這對我來說,是一種禁錮,如果有可能,我還是想支持音樂行業,我渴望涉足音樂行業,或者獨立音樂,因此我想過從事現場音樂的工作,哪怕說開一間livehouse,哪怕說進音樂公司,哪怕說當經紀人。

還是那位同學,就是想選擇航空航天的同學,問我以後要不要走藝術,我說不走,他問我為什麼,他說,學自己喜歡的東西不比不喜歡的強嗎,難道你以後想從事不喜歡的行業?做不喜歡的事?

說實話,他問住了我,其實我也時常這樣質問自己,但是我給自己的解釋是,比如彈琴,在我興起可以彈上一個小時,沒興趣一個星期都不會碰琴,但是它如果作為專業,練琴就成為一件必須要做的事,我覺得這也就是專業和愛好分開的原因之一,有一些人把愛好發展成專業,如果做得好,這是皆大歡喜的事情,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真正開心的人不多,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專業和愛好合併的時候,玷污了愛好本身。

就比如一名酒吧歌手,他肯定是愛好音樂唱歌的,但是當他每天都必須坐在那裏彈琴,唱歌,日復一日為了生存和吃飯的時候,他的愛好就不再單純了。

如果你作為看客把我的說辭當為借口或者狡辯,我也不否認,因為我承認我的確在為自己的無能找理由。因為也可以說,由於我的無能,我的愛好無法發展成專業。

腰樂隊的劉濤,在萬眾矚目的非主流樂隊主唱背後是一位救死扶傷的醫生。你說他為什麼不靠巡演靠販賣專輯賺錢,新專輯一出多少樂迷因搶不到而苦惱。可是他仍然把它當作愛好,或者說是生活的另一面,或者說他同時擁有兩種完全不同的生活。

再比如說,知名民謠歌手貳佰,原名王佳,如果說他叫貳佰是一名民謠歌手,每年參加幾次音樂節,也是麻油葉的一員和宋冬野堯十三馬頔一起。如果說他叫王佳,那麼他是一名從沙漠走到城市的創業青年,開了個琴行帶一些學生。

在知乎上看到,他早年的學生只知道他是王老師,最近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貳佰。上課的時候他也不提及他關於貳佰的事情。

這樣的模式無疑是最理想化的音樂人身份,就好像崔健說的那句「我要人們都看到我卻不知道我是誰。」

不得不說,我十分嚮往他們這種生活方式,他們也是我見到過的成功幾率不高的案例,我也目睹過很多埋沒的默默從事這個行業的人,就比如我說做和音樂有關的事情,有一個人我關注很多年了,他是一個湖南常德的朋克樂隊的主唱,從十四歲就組建了樂隊,到現在也三十好幾了,樂隊在這些年不斷的被迫解散,大家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大家都要為了生計奔波,我相信這也是眾多從事這個行業的人的普遍結果,因為生活迫於生存不得不選擇其他行業,從而不能繼續干自己喜歡的事情。

這也是很多人面對它止步的原因,也是中國獨立音樂得不到支持和尊重的原因。我很尊重他的是,他一直在堅持自己,一直在開酒吧做演出搞livehouse,還在不斷地創作出專輯。

其實導致了那些人比如貳佰比如劉濤從事音樂還要繼續工作的原因也是因為中國的音樂行業長期的影響,如果中國有一個完整的體系,保障獨立音樂人獨立樂隊權益,尊重版權尊重原創,尊重內容尊重思想,給音樂人創作自由和支持,按照李志的話就是「他們根本不讓你躺在家裏靠收版權吃飯,他們就一直讓你奔波吃不到飯。」

從愛好和專業聊到版權,我不否認這之間沒有關聯,我寫過書,在某平台上,並且是唯一授權,但是我一百度書名,鋪天蓋地的閱讀網站都出現了它的內容,我試圖做過維權,但維權的難度讓我難以想像,成功的案例屈指可數。

寫了這麼多,幾乎花了一下午的時間,寫寫停停,本來是想寫關於「物以類聚」的東西,扯了很遠,其實我最想說的就是,和很多人認識之後才找到更多的共同點,人生很奇妙,變幻莫測,我無法預知我會認識誰,或者在很多年前遇到的人在我今後的生活會有什麼影響,就像叔本華說的「人生是由偶然和錯誤構成的。」很難得有這樣獨立思考的機會,讓我寫了這麼多文字,來記錄我的想法。」

昨天我突然有個想法,不如以後開一家livehouse,在像新鄉一樣的三四線城市,給小眾樂隊提供演出場地給小眾音樂愛好者提供觀演場地,就像李志說的那樣,他和朋友在家鄉玩沒有地方可去,如果年輕人在平常沒事的時候能和朋友約著去看演出,那是多好的事情,所以這樣的小城市演出和音樂不普及的原因還是因為沒有場地沒有傳播的途徑。如果條件允許,我想試着去嘗試。

所以我在國內上大學的期間就是我到處去看演出的機會,了解整個livehouse行業,認識一些朋友,認識志同道合的人。不得不說,我們的樂隊每次排練都有新收穫,每次感覺和狀態都比上次好,編曲、寫歌、發歌、搞樂隊,這些事情放在幾年前真的太不敢想像了,珍惜這僅有的一年時間,應該是我一生中最寶貴的經歷。

今天也是中考結束一年的日子,回想去年發生的事,還是那麼近,進考場,答卷,出考場,出成績,出錄取線,出分班……這就是進入中考考場一系列發生的事,我現在所有的生活都是由於去年的今天而決定的。 「投降!不然全部擊沉。」一波火炮之後,登州水師里就有人用大鐵皮喇叭喊了起來,而且是中、日、朝三種語言輪番的喊。

蘇超用望遠鏡看過去,見對面的兩伙人已經散開了,正忙着調整那些還沒有被擊毀的艦船,準備逃走。

而此時登州水師也在調整戰艦,他們要將另一面轉過去,然後繼續開炮。

戚繼光走到蘇超和白老虎身邊,說道:「大概看了一下,估計這次能擊沉五艘,再來一波就差不多都幹掉了。

這些個該死的高麗棒子和日本矬子都他娘的一個德行,不打得狠了,他們是不會怕的。」

蘇超笑道:「先擊沉了他們的船再說,我就不信他們都掉到海里了,還能堅持不投降。」

戚繼光笑道:「伯爺的這個辦法好,那就按照伯爺的來好了。」

一艘日本的艦船調整好了方向,朝着兩艘大明軍艦之間的缺口沖了過去。

還沒等它衝到那個缺口處,兩艘大明軍艦便再一次開炮了,四五炮過去,就在那艘日本船上打出三四個窟窿出來。

艦船上出現這樣的損傷一時半會兒是沉不下去的,何況這個時代的船還是木頭造的。

因此兩艘大明的軍艦將那艘日本艦船擊出足以令那艘艦船沉默的窟窿以後,就不再理會它了,任它慢慢的沉沒就是,然後轉頭繼續對付其餘的艦船。

又是兩輪炮擊之後,那些艦船上的人開始舉起白旗投降了。

很快,所有的日本人和朝鮮人都集中在甲板上,登州水師上的人便乘了小船上去那些日本人和朝鮮人的艦船,用繩子將那些人一個個的都綁了,再用小船送回到登州水師的艦船上來。

那些日本人和朝鮮人剩下並沒有多少了,全部加起來也不過是百餘人。

這百餘人中朝鮮人佔了足有七成,只有三十餘個日本人。

在將那些投降的朝鮮人和日本人綁送過來的時候,登州水師的人已經開始在那些艦船上開始搜刮戰利品。

只是令所有登州水師士卒失望的是,那些朝鮮人和日本人的艦船上並沒有什麼東西,除了一些吃食和清水以外,再沒有別的東西了,財物等等就更別想了。

海水裏還有一些活着的人,蘇超也叫人將他們都救了上來,該綁起來的綁起來,該救治的人救治。

一個時辰之後,戰果出來了。

蘇超和戚繼光聽了手下人的彙報,兩個人就同時想到了一個問題。

那就是這些朝鮮人是在追殺那些日本人,顯然日本人中有一個重要的人物在,這才讓那些朝鮮人捨命的追殺。

「金穗,你帶咱們錦衣衛的人過去,一個個的審問,務必弄清楚那些朝鮮人追殺的是誰,為什們要追殺那人?」蘇超轉頭對金穗說道。

金穗忙應了一聲,剛要轉身出去,又被蘇超叫住了,說道:「找到他們要追殺的那個人就帶過來,如果那些朝鮮人中領頭的人還活着,將他也帶過來。」

「是,伯爺。」金穗抱拳說道。

蘇超和戚繼光走到甲板上去,此時艦隊已經開始全速返航了。

被俘獲的四艘完好的日本和朝鮮的艦船就拖在艦隊的後面。

那些日本和朝鮮的艦船都很小,說是艦船,但是在蘇超和戚繼光的眼中也就是跟舢板差不了多少。

「伯爺,這些朝鮮人和日本人怎麼辦?」戚繼光問道。

蘇超轉頭看了看那些正在審問著的俘虜,突然靈機一動,說道:「這些人有去處了,回頭將他們都送到京城去。

我們錦衣衛要生產火藥,用來做子彈炮彈什麼的,就讓他們去製作火藥吧。

這些人用着放心,死了也不可惜,畢竟製作火藥也是危險活計,咱們大明人能少冒險就少冒險吧。」

戚繼光哈哈笑道:「伯爺這個辦法好,只是太便宜他們了,要是我的話就將他們都殺了,往大海里一扔就算了。

那些個倭寇里出了日本人以外,這些朝鮮人也佔了很多,這些人都該殺。」

蘇超笑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能少殺還是少殺吧,讓他們幫咱們幹活也挺好啊。

他們能留條活命,咱們能有人幹活,各得其所,挺好的。」

蘇超對這些日本人和朝鮮人都沒有什麼好印象。

在前一世的時候,那場讓中國人死傷三千餘萬人的戰爭中,日本侵略軍里可不都是日本人,還有三成的朝鮮人。

而且那些朝鮮人比日本人還要狠毒無情,因此蘇超對日本人和朝鮮人都沒有什麼好印象。

更何況大明時代的倭寇之中一樣有朝鮮人的身影,佔了倭寇人數的一成還多。

蘇超甚至都覺得要是能夠在大明這個時代把日本教育好了,讓他們像中國一樣熱愛和平,或許就不會有後世的那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中華民族也不會受到那麼多的屈辱。

蘇超也知道,這件事不能僅僅是想想罷就了,而且還要付諸實施才行,用一代人兩代人甚至是一百年或者是兩年來教育好這個民族才可以。

想要教育好一個種族,首先先要讓他們知道什麼是害怕,知道尊重強大。

有句話說打鐵還要自身硬,要想日本能夠接受中國的儒家教育思想,首先自身要強大到讓他們恐懼才行,只有這樣,他們才會乖乖的聽話。

就像後世的美利堅國一樣,用強大來讓倭寇之國像是孫子一樣乖乖的聽話。

後世的美國用了一百多年的時間讓印第安人從三千五百餘萬隻剩下了幾十萬人。

要不是為了留下那幾十萬人來彰顯美利堅國的仁慈,估計那幾十萬人也不見了。

蘇超覺得中國絕對做不到如此的狠毒,但是他覺得自己可以培養下一代的皇帝,甚至是一代代的大明皇帝知道唯有自身強大才會得到別人的尊重,不會再次發生曾經的屈辱。

半個時辰之後,蘇超和戚繼光正享受着朝珠和朝玉泡的茶水,一個日本的女人被帶到了蘇超和戚繼光面前。

那個女人低着頭走到蘇超和戚繼光面前,即刻就雙膝跪倒在地,雙手扶在地上,朝着他們二人深施一禮,但是卻沒有說話。

「伯爺,這個女人就是那些日本人的頭,他們要保護的也是她。」金穗指著那個日本女人說道。

蘇超點了點頭,然後對那個日本女人問道:「會說漢話吧?」

「會。」那個日本女人字正腔圓的回答道。

蘇超笑了笑,喝了一口茶,問道:「怎麼稱呼?」

。 王秧看着手機。

這件事情影響很大,甚至上了新聞。

而明玉失蹤,李樹海身死都讓這件事情成為了懸案。

不少人也在學校搜查過很多遍,並沒有發現。

明玉家人不服並且希望可以查出事情原因,但是學校附近什麼都沒有找到之後,就算是明玉家人再怎麼鬧也無濟於事,事情也只能不了了之。

當然事情因為蹊蹺的關係,再加上主播的擴散,所以很多主播都嗅到了一絲可以火的機會。

在這個流量既是天的時代,很多人願意冒險嘗試一下。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