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下樓路過理髮店,婷婷跑進去提了一大包吃的出來:「走吧,我給你準備了點路上吃的東西。」

火車站廣場,王浩南仰頭望了望天空中紛紛揚揚開始飄舞的雪花:「回去吧,下雪了,太冷了。」

「不!走走吧。」婷婷緊緊地靠著王浩南的肩頭,左右搖動著挎著他胳膊的雙手。

王浩南抬手摸了下她凍得通紅的臉蛋兒,心疼地說道:「都走了半天了,你就別進站了,我自己上車。」

「不,我送你進站,看著你走。」

「好吧。」王浩南無奈地笑笑,伸手想替她拂掉頭上的雪花。

婷婷一下拉回他的手,俏皮地說道:「別,王哥,我要和你一起白頭。」

王浩南的心弦瞬間被撥動,不顧路上人來人往,猛地湊過去吻住了她的嬌唇,婷婷美目顧盼,一下子羞紅了臉,跺著腳推開了他:「壞人!」

站台上開車的鈴聲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在列車員的催促下,王浩南戀戀不捨地鬆開了婷婷的手臂……

望著站台上抹著眼淚、身上落滿雪花的婷婷,心裡陣陣酸楚。

火車徐徐開動,婷婷的身影漸漸模糊,王浩南只看見飄舞的雪花聚在車窗外旋成一團,追逐著、糾纏著,隨著列車加速,又被吹得四散飛揚……。

王浩南回到了林海免不了和父母一番解釋,推說有生意,慕瑤走不開。看得出,父母雖有疑惑,但是還是沒有深問。

王浩南趁著年前有時間,去拜訪了兩個還有業務關係的廠家。

這些年市場上的北方陶瓷產品明顯遜色於南方,王浩南也是隨波逐流,經銷的產品由林海慢慢偏向廣東轉移。

北方瓷都林海,這個他事業起步的地方,實際上已經沒有了多少業務,因為好多生產衛生瓷的大型國營企業已經紛紛轉產或倒閉,實在是令人惋惜。

在有意無意中,王浩南聽到了周濤的消息,畢竟曾經都是這個圈子的人,有什麼風吹草動都瞞不過大家,更何況周濤年前還鬧出過賭場慘遭設計、被人追債的惹人矚目事件。

周濤即使惹不起社會上的那些人,但讓他一下子要拿出二十幾萬,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東拆西借也沒能湊上,後來李峰就天天帶人來店裡喝茶閑聊,一坐就是一天。

生意做不下去了,周濤單位領導也知道了此事,考慮到建材街上還有公司,不想再惹其它麻煩,就給他預支了些錢,連同他父母的積蓄,一共給湊上了十五萬,據說又找了中間人調解,總算把事情解決了。

周濤不僅被免去了建材公司經理的職務,終止了承包合同,而且還被調離了財務科,下工地做了一名建築工人,每月工資只發個生活費,剩下的用於償還公款,媳婦兒也和他離了婚。

冬季到了,工地都停工放假,周濤也不例外,每天閑著沒事幹,就每天跑到河邊砸冰窟窿釣魚。

王浩南聽說了這些事情,雖說心裡舒展了些,但還是覺得周濤害他太慘,胸中的惡氣還沒出來。

想當初,他不得不放棄辛辛苦苦開闢出來的市場,背井離鄉,遠離父母,奔赴偏僻的大西北,到如今又孤身一人,在異鄉承受著家庭破裂、和媳婦兒天各一方的痛苦和煎熬。

每每想起這些,王浩南心中的仇恨烈焰燃燒的就愈加強烈,尤其是回到林海這個傷心地,更是火上澆油,讓他心裡煩躁不安。

這幾天王浩南偶然知道了,周濤每天喜歡去河邊釣魚的消息,不禁暗暗一喜,讓他心裡有了個計劃。

他開始每天很早起床,也開始去那個河邊轉悠。

這天周濤早早又到了郊區河邊,找到了昨天釣魚的冰窟窿位置,冰面雖然又凍上了,但相對比重新開一個要省勁兒的多,更何況昨天在這個位置,周濤釣走了十幾條魚呢。

下午的時候,周濤被人發現掉在了冰水裡,趴在冰窟窿沿兒上,已經奄奄一息。 「喂?關姐啊?啊,啊,知道知道,我知道你們也有你們的難處,對啊,下調單集價格這個事情,哈哈,上面的壓力啊!我能理解,我當然能理解!」

祁元正在和關黛通電話呢。

關黛一直在給祁元解釋他們降低單集付費的事情。

沒辦法,扛不住了,都被約談了!

上面的壓力,輿論的壓力,太大了,企鵝視頻這邊必須要做出妥協。

做出的這個妥協,雖然不用祁元同意,畢竟單集的定價,是企鵝視頻自己定的。但是降價,毫無疑問就是在損害祁元的利益。

祁元當然也沒有辦法說不,這可是上面的意志。

掛了關黛的電話,祁元又接到了一個電話。

「喂?寧部長?啊,對啊,這不是劇剛播出嘛,有很多活動要參與呢,得宣傳啊!啊?咱們台里想要這部劇啊,900萬一集啊?嗯,我考慮考慮呢?」

西都電視台。

台長王長春看著寧遠掛了電話,連忙問道:「怎麼樣?祁元怎麼說?」

寧遠面露苦澀,道:「他說他再考慮一下,我估計聯繫他的電視台不止我們!」

王長春沒好氣道:「你這不是廢話嗎?別的電視台也不蠢貨!這麼好的劇,你說你當時怎麼就錯過了!」

被台長罵得狗血噴頭,但是寧遠一點怨言也沒有。

真的!

當初《沉默的真相》就擺在他的面前,他根本就沒有珍惜!

現在要是給他一次重來的機會的話,他當時就會給祁元說,一千萬!

一千萬一集!

現在《沉默的真相》可謂是全民火爆!

胡豆瓣評分已經來到了9.1分!

而且評分人數已經突破了三十萬大關!

這樣的現象級年度大劇,基本上是幾年才能出一部的!

但是!

寧遠眼睜睜地錯過了這部劇,眼睜睜地看著這部本來可以上星的電視劇,成為了網劇!

不僅是寧遠,當時受元成影視要邀請,參加了那場試看會的所有的電視台、網站,除了企鵝這個既得利益者,沒有一個不後悔的。

網站們已經沒有機會了。

但是電視台們還有機會啊!

於是,大家約了一個時間,一起來到了元成影視。

這一次,接待他們的,就不是祁元和任夏兩位了。

而是周末好。

一群人在元成的辦公室里爭了好幾個小時。

最後,是西都電視台和上京電視台聯合拿下了《沉默的真相》的首輪播放權。

兩家電視台,各出一集350萬的價錢。

這樣的價錢,已經是極高!

畢竟這部劇已經在網上播出了,不是首播了。

而二輪播放權,則是被四家電視,以各自150萬一集的價格買走!

元成影視,光是賣電視播放權,就已經賺得盆滿缽滿!

……

……

不過現在,祁元沒怎麼關心他掙了多少錢的問題。

12月20日那天。

他和顧紅鯉舊情復燃,爽了一晚。

但是他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忘記更新《遮天》了!

這是祁元自從連載《遮天》以來,第一次斷更!

這引起了他的書友們的恐慌。

因為這是從來不曾有過的事情!

「什麼情況?有人能聯繫到湯元嗎?」

「趕緊去他的微博留言啊,不會是每天2萬字更新,猝死了吧?不會吧不會吧?」

「湯元老賊不會是嫖到失聯了吧?」

祁元是第二天才想起來還有更新《遮天》這件事情的。

打開終點網一看,書友們都要炸了。

反正《遮天》也就剩下了不到10萬字的劇情,祁元索性把剩下的內容全部都放出來了!

這一天,被後來的讀者們們尊稱為「天帝日」!

更新量太多了!

大家看得太舒服了!

《遮天》的最後,葉凡聯合狠人、無始大帝,打敗了不死天皇,然後遇上了帝尊。

幾個人聯手,將帝尊殺死。

最後,葉天帝、無始大帝、狠人大帝,三位紅塵仙,一起踏入了仙域。

《遮天》完結!

「嗚嗚嗚!時間過得太快了,一晃《遮天》就已經完結了!」

「狠人!永遠的神!不為成仙,只為在紅塵中等你歸來!」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狠人,終究還是沒有等到她想等的那個人!」

「仙路盡頭誰為峰!一見無始道成空!」

「我為天帝,當鎮壓世間一切敵!」

「《遮天》,太好看了!捨不得!真的捨不得!」

一部《遮天》,浩浩蕩蕩,以九龍拉棺為引子,掀開了一個仙道縹緲的浩大世界。

主角葉凡被九龍拉棺帶到了北斗星域,斗聖地世家,戰太古生物,機緣無數,挑戰更無數,在無數的血戰之中,一步一步,成就了紅塵仙果位!

這是這個世界上,第一次出現仙俠這個類型的。

也是第一次出現了修鍊等級一說。

尤其是後者,更是直接改變了華國網文的寫作方向!

「《遮天》一出,誰與爭鋒!」

「葉天帝,到底有多強!」

「還有誰?」

Filed under: 動漫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