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青雲城,由幻玉商盟舉辦的拍賣會上,出現了一把地階低級的靈器,叫做魔紋刀,最後的成交價格是兩百萬靈黃金,也就是一百萬下品靈石的價格。

當然,這也是一個極少的例子,一般的地階低級靈器,也就是二十多萬左右靈石的價格,當時因為傲爽擊殺了李成雲的兒子李同,才使得後來兩家人共同爭奪這魔紋刀。


從這件事情中就能看出來,在靈玉大陸上,三十萬的靈石,也就能拍買到一把地階低級的靈器,可在這遠古殺場之內,卻能夠購買到六十把天階低級靈器!

看著那一本本,在靈玉大陸上能夠被拍賣到幾十萬甚至上百萬靈石的靈技功法,被自己以幾千靈石的價格收入空間戒中,他心中也是泛起了一絲激動之意。

在萬鱷之源中,靈石的數量在八億左右,原本傲爽的設想是,將所有靈石都用來收購靈技、功法和靈器,回到靈玉大陸上后應該會翻到四十億左右。

可照現在這個情況來看,傲爽若是狠下心來,將八億靈石全部花在這裡,根據剛才二十萬翻到一千多萬的倍數來說,恐怕這八億,最終能夠翻到四百多萬億的靈石……

四百多億的下品靈石!

想到這個數字,就算是傲爽,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處狠狠揪了一下,這麼多的下品靈石,別說是一個小吞天大鱷了,就算是兩個、三個,恐怕都能夠保證安逸地培育出來了。

四百多億下品靈石,相當於四千萬中品靈石,四萬的上品靈石!

雖然傲爽不知道,像藍日道宗這樣的二品宗門內,擁有著多少靈石,可恐怕也絕對達不到四萬上品靈石的這個數量,這也就是說,傲爽一旦回到靈玉大陸,他的身價就能一躍達到媲美一個二品宗門的程度!

此時的傲爽甚至感覺,就算此行自己哪怕真沒能尋找到那靈紋爆印,也值了。

怪不得魔天在自己進來之前便曾說過『天大的機遇』這種話,看來他對這遠古殺場內也有所了解。

其實傲爽不知道的是,魔天也曾來到過這遠古殺場,可他平日里閑散慣了,身上根本沒有裝太多的靈石,況且修鍊魔屬性功法的他,一般的靈石他即便使用也沒什麼用,所以這個發財的機會,他還真沒把握住。

但他所謂的那『天大的機遇』,卻根本不是這發財之路! 第七百八十四章怪異的靈器!

感受著一個個被裝滿的空間戒,傲爽的嘴角處也是掀起了一絲笑意。

雖然自己的萬鱷之源內確實有著八億靈石,可將他們全部兌換完也不是一時半刻的事情,而傲爽也並不急於這點,哪怕不能賺到四百億靈石,兩百多億他也忍了……

「嗯?」

這時,傲爽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因為此時一名正在和自己交換的武者,拿出了一把劍型靈器,若是普通的劍型靈器,他是不可能皺眉的,而讓他皺眉的原因是……


這把靈器雖然造型極為不錯,感受起來是天階低級的靈器,可不知怎的,總是透發出一股詭異的氣息,靈魂之力帶給傲爽的感受是,這好像是一把地階低級的靈器。

這種感覺端的是異常奇妙,傲爽首先感受到的是天階低級的靈器,可隨著這名武者距離自己越來越近,那種地階低級靈器的感覺又是濃郁了許多,著實奇異。

「一門天階低級功法,一把天階低級靈器,八千靈石。」

這名武者說完,便伸出手要自行去拿桌面上擺放好的靈石,整個說話的過程中,他甚至都沒有抬頭看傲爽一眼,只顧著低頭干手上的事情,都沒讓傲爽看到他的臉。

而他之所以會直接去拿靈石,這倒是傲爽先前定下的規矩。

一把把靈器,一本本靈技和功法,若是讓他自己去收取的話,還不知道要花費多長的時間,交由他們自行收取靈石的話,無異於會方便省事許多,而且量他們也不敢偷奸耍滑。

可這次,似乎還真有些問題。

「朋友,且慢。」

傲爽的聲音傳來,整個人也是隨之從椅子山站了起來。

看到前者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街道內許多人當即便是愣在了那裡,有些詫異地看了過來,有些人甚至暗想到,不會是這少年臨時改變主意了吧?靈石不夠用了?

其實就在傲爽說話的那一瞬間,那拿著靈石就想離開的武者,整個人身軀微微震了一下,可因為當時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動到了傲爽這裡,所以並沒有什麼人發現,但這並不說明沒有人看到這一幕場景,比如說傲爽,就將那微微的一震收入了眼底。

「怎麼了?」

微微一震后,那人似乎早就意識到可能會發生這種情況,因此恢復過來的速度也是極快,緩緩轉過身來,眉頭微微皺起,一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的神態。

直到此時,傲爽才第一次看清了此人的摸樣,是一名較為英俊的青年武者,紅潤的面色中隱隱間透發出一股蒼白,給人一種不是中了什麼毒,就是身懷一些疾病的感覺。

劍眉一挑,傲爽看到此人後,並沒有先說什麼,而是拿起了被其擺放在桌面上的長劍,左手摩拭著劍身,似笑非笑地說道:「朋友,你這把長劍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你若是使用一把地階低級靈器在我這裡兌換一把天階低級靈器的價格,那我豈不是有些虧了?」

哦?

那青年武者還沒有說話,周圍的人群中卻是傳來一陣質疑的聲音。

「不應該吧?天階靈器內的氣息根本不是地階靈器能夠比擬的。」

「不會是這少年沒錢了,故意捏造出的理由吧?也不可能,幾千靈石花起來眉頭都不皺一下,不可能就因為這一把靈器找那人的麻煩,難道這把靈器內真有些貓膩?」

「咱們這麼多人,都沒能看出那長劍內有什麼毛病,難道就偏偏讓這少年看出來了?算了,事出無常必有妖,不是這少年雞蛋裡挑骨頭,就是那青年武者在撒謊了。」

……

雖然有些人比較相信傲爽的判斷,可也只是極少部分的人而已,絕大多數的人還是認為傲爽這是在雞蛋裡挑骨頭,也就是說沒事找事,或許想要賴賬都不一定。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聽了傲爽的話后,那青年武者倒沒有任何的懊惱之意,神色間也沒有什麼惱火的意思,而是對著傲爽拱了拱手,聲音極為淡然地說道。

「朋友,你剛才可是兩招擊敗了兩名中階天靈師,這份實力在場沒幾個人能夠與你抗衡,而我只是一名低階天靈師,難道會冒著被你擊殺的危險而騙你不成?」

他之所說倒也在理,傲爽那強大的實力擺在那裡,沒因為看誰不順眼找誰的事就夠不錯的了,誰還敢沒事情去招惹他?從交換開始到現在,又有誰敢濫竽充數?

劍眉一挑,傲爽看到此人後,並沒有先說什麼,而是拿起了被其擺放在桌面上的長劍,左手摩拭著劍身,似笑非笑地說道:「朋友,你這把長劍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你若是使用一把地階低級靈器在我這裡兌換一把天階低級靈器的價格,那我豈不是有些虧了?」

哦?

那青年武者還沒有說話,周圍的人群中卻是傳來一陣質疑的聲音。

「不應該吧?天階靈器內的氣息根本不是地階靈器能夠比擬的。」

「不會是這少年沒錢了,故意捏造出的理由吧?也不可能,幾千靈石花起來眉頭都不皺一下,不可能就因為這一把靈器找那人的麻煩,難道這把靈器內真有些貓膩?」

「咱們這麼多人,都沒能看出那長劍內有什麼毛病,難道就偏偏讓這少年看出來了?算了,事出無常必有妖,不是這少年雞蛋裡挑骨頭,就是那青年武者在撒謊了。」

……

雖然有些人比較相信傲爽的判斷,可也只是極少部分的人而已,絕大多數的人還是認為傲爽這是在雞蛋裡挑骨頭,也就是說沒事找事,或許想要賴賬都不一定。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聽了傲爽的話后,那青年武者倒沒有任何的懊惱之意,神色間也沒有什麼惱火的意思,而是對著傲爽拱了拱手,聲音極為淡然地說道。

「朋友,你剛才可是兩招擊敗了兩名中階天靈師,這份實力在場沒幾個人能夠與你抗衡,而我只是一名低階天靈師,難道會冒著被你擊殺的危險而騙你不成?」

他之所說倒也在理,傲爽那強大的實力擺在那裡,沒因為看誰不順眼找誰的事就夠不錯的了,誰還敢沒事情去招惹他?從交換開始到現在,又有誰敢濫竽充數?

若是一般人,恐怕真要被這青年給糊弄過去了。

可傲爽,還真不是什麼一般人。

這青年的表現越是沉靜,說話越是有條理,就說明他的心中有鬼的幾率越大。

為什麼這麼說,如果真是一名低階天靈師武者,面對著傲爽的質問,結合著剛才的場景,恐怕早就被嚇的說不出話來了,就算能說出來,想來也會出現一些磕巴的情況。

足智近妖的傲爽,又怎會被此人的三言兩語便是哄騙過去?

「你說的也都在理,我聽起來都比較信服,可我這人就喜歡鑽這個牛角尖。」

心裡冷哼了一聲,傲爽心中暗想到:還想忽悠我,真是魯班門前耍大斧,不自量力了。

「這樣,既然靈石你已經拿了,那在這裡待上一會兒也沒什麼關係吧?誰都知道,天階靈器和地階靈器的堅韌程度是完全不同的,那我就在這裡做一個小小的實驗,為了避嫌,隨便找一個武者幫忙,誰願意過來幫忙,五百下品靈石。」

傲爽的話說得很慢,以在場眾人的理解能力來說,自然是知曉的一清二楚,尤其是知道了那五百靈石到底如何能夠得到之後,五、六個人當即便是自人群中沖了出來。

「就你吧。」

傲爽隨便點了一個人,期間眼角的餘光一直關注著身旁那青年武者的神色,氣機也是徹底將其鎖定,又從空間戒中取出了一把天階靈器后,指了指桌面上的長劍說道。

「這是兩把天階靈器。」

說到這裡,傲爽又重重地看了那青年武者一眼,當發現後者此時的神色間有了一絲微微地凝重后,心中暗自冷笑,表面卻是不動聲色地說到:「用相同的力量分別擊打這兩把靈器,放心,如果兩把靈器都真的是天階低級的話,你是不可能將其轟碎的。」

此人的實力也就在低階天靈師的層次,哪怕是傾盡全力,也不可能將天階低級的靈器轟碎。

「好。」

此人倒是乾脆利落,在傲爽將兩把靈器和五百靈石都交給了他之後,他略微準備了一番,隨後身軀猛然一震,一拳便是轟在了傲爽后拿出來的那把靈器上!

「砰!」

悶響聲傳來,當拳頭砸在了那靈器上時,只見那人的嘴角處也是抽了抽,顯然以他現今的**力量來說,轟砸天階靈器顯得極為吃力,緩緩吐出了一口濁氣,這才將心中那股翻湧之意壓了下去。

而就當他做完這一切,再度把自己的目光移動到了那極具非議的劍型靈器上時,街道內幾乎所有人的眼神都是移了過來。就是因為這把劍型靈器,讓眾人對傲爽充滿了質疑。

接下來的這一拳,就能夠證明,到底傲爽是慧眼獨具,真的能夠超越所有人,看出了這把劍型靈器內的端倪,還是他從始至終似乎一直都很淡定的青年武者,並沒有撒謊。 第七百八十五章殺魔禁!

「等等……」

就當這名武者剛要出拳之時,傲爽右手探出,擋在了那把劍型靈器之前。

要知道雖然此時的他還未真正發力,可力量也已經傾瀉出了一分,但就在這隻手臂攔在這裡后,他的拳頭卻是再也難進分毫,好似陷入了泥潭中一般,吸力極為強大。

「嘩!」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在場的這些應徵兵要求想要加入正勝對胡聯盟的武者們,哪一個不是天靈師階以上的武者,雖然每個人的實力有高有低,可他們都有著一份不俗的眼力。

剛才傲爽那一個看似不經意間地阻擋動作,不僅他本人紋絲未動,穩若泰山,更是將那名武者的拳勁盡數抵擋住,期間一絲一毫的靈力波動甚至都沒有傳出來。

能夠造成這種情況,只有兩個原因能夠說明。

第一種情況就是傲爽的實力要超出那名武者太多,強悍的氣息無孔不入地將對方的拳勁徹底瓦解,第二種情況就是,那人是偽裝出來的,和傲爽在唱雙簧。

而第二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恐怕根本沒有。

即便先前傲爽兩招擊敗兩名中階天靈師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可剛才他這不顯山不漏水的一擋,不由又贏得了滿堂的喝彩,那是一種對強者的尊崇。


「怎……怎麼了?」

其實最為驚駭地,還是那名剛要出拳的武者。

他原本就打算著,反正自己靈石也拿了,趕緊出完兩拳省事了,所以在第一拳轟出之後,他緊接著就強提了一口氣,準備出拳轟向那把劍型靈器。

但就在這時,傲爽的手臂已經伸了出來。

事發突然之下,當時那種情況誰又能想到?所以他根本就沒能來得及做出任何的反應,但當他做出反應之時,傲爽手臂上傳來的那股反震之力,已經將他的拳勁盡數卸掉了。

讓他震驚的,當然不是這股反震之力的出現,而是這反震之力內所蘊含的力量,著實超出了他的想象,要知道他剛剛出拳轟砸完天階靈器,自然是感受出了天階靈器的強度。

可不知是錯覺還是怎麼回事,他在某一個瞬間竟是感覺,傲爽伸出的那條胳膊,那條隨意抬起的胳膊的強度,就算和天階靈器相比起來都不遑多讓,甚至要超越一分!

「沒事。」

傲爽自然知道他們為什麼會如此,可他本人卻不能表現出什麼來。

搖了搖頭,對著那名臉色有些病態之色的青年武者道:「他這一拳還沒出來,如果你後悔的話,可以現在說出來,我不會對你做什麼,可若是一會真的如我所說……」

傲爽的話沒有說完,但在場之人誰都知道他到底想表達什麼,他一直認為這把天階靈器有假,恐怕也就是一把地階靈器而已,但青年武者卻是一口咬定,就是天階靈器。

接下來的一拳,如果這把劍型靈器能夠承受住,那麼就說明他確實是一把天階靈器,可一旦沒有承受住,不僅青年武者的謊言會被揭穿,傲爽還要在他這裡討個說法!

「我……我沒有騙你,你儘管試試即可。」

半響之後,那名青年武者才說出話來,其實他剛才就是在猶豫著,可最終還是說出了這種話,但當眾人看到他那嘴角處掀起的一絲無奈和倉促之時,似乎都明白了些什麼。

「好!」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