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往後是一片凌亂的草地.一地的屍體.看得夕月一陣頭疼.

只環顧一圈.她已大概知曉了剛才發生的一切.

「月兒.我們先離開吧.」錦瑟見她如此.有些緊張的喊她.

夕月突然笑了.看著錦瑟.道:「錦.他救了我.」

換言之.她要為他討回公道.不是嗎.

「先救人要緊.」錦瑟垂眸.墨無塵臉色越發慘白.

燕青和魏仲奇兩人早已衝到姬青玄落下的洞口.那裡黑幽幽的散發出陣陣寒意.冰冷徹骨.魏仲奇試了幾次.確定無人能下去.否則會第一時間被凍成冰塊.

「是你傷了他.」夕月環顧四周.盯著離勝男.輕聲問道.

「他自找的.」離勝男哈哈大笑.看著夕月的眼神變得有些惡毒.「該死的是你.知道嗎.」

「他中了我的毒針.本就活不久了.不過還要感謝錦公子.」

夕月眼神都沒有波動一下.輕縷胸前垂下的秀髮.道:「他中的毒可有解藥.」

任誰也沒想到.她會問出這麼一句.

離勝男也是一愣.她不是應該說一句.交出解藥.或者動手來搶嗎.

雖然心中有些意外.離勝男卻真的回了她的話.「沒有.」

「你想要我死.是嗎.」夕月望著他.淺笑嫣然.走向他.錦瑟拉住她的胳膊.微微蹙眉.

夕月回眸一笑.「放心.」

離勝男是緊張的.看著夕月過來.他很想直接殺了她.可是.餘光掠過一處.他心底升起一絲不安.

「我代替他.你有辦法嗎.」夕月在他耳邊輕語.彷彿玩笑般.

離勝男看了一眼夕月.說了幾個字.夕月從容退去.和錦瑟站在了一起.準備離去.

「夕月姑娘.還是等少莊主出來再離開吧.」魏仲奇出聲攔住他們.

夕月回頭.「你能解他的毒.」她指著臉色已呈蛋青色的墨無塵.

魏仲奇淡淡的撇了他一眼.說道:「少莊主說過.要請你們去青雲山莊.所以.還是等等他吧.」

「魏仲奇.你這是在為難我嗎.」夕月低聲笑道:「說吧.到底要怎麼樣.」

「你們人多勢眾.我們帶著一個傷員肯定不是對手.但想同時留下我們三個.你還沒那本事吧.」

夕月終於露出了她不為人知的一面.孤傲冷漠.

「再加上我呢.」那群黑衣人的帶著者出聲.亦步向這邊走來.

夕月微眯著眼睛看他.中等身材.其貌不揚.手裡拿著一把很普通的劍.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藏頭露尾的東西.怎麼.你也想來佔便宜.那就讓我看看.你手裡的劍是否夠硬.」夕月冷斥道.不等那人有所反應.她冷哼一聲.手掌微動.如風般向他掠去.

誰也沒想到.她招呼都沒打一聲.便打了起來.

「月兒.你……」

那人和錦瑟的武功不相上下.然而.眼前所見.夕月竟然能和他打成平手.簡單匪夷所思.

錦瑟有些苦澀的看著夕月.她生氣了.因為墨無塵……

「你能擋住我又如何.」黑衣人輕蔑的看著她.似玩笑般的沖不遠處喊道:「任逍遙.此時不動手還待何時.」

任逍遙.一直被眾人忽略的人.他和黑衣人是什麼關係.


魏仲奇也蹙眉.這群黑衣人來得怪異.他猜想過會和任逍遙有關.卻不知道他們何時搭上的.要知道他們找到這裡.也費了一些功夫的.

「看來老子來得正是時候.這麼熱鬧啊.」一道爽朗的大笑傳來.一道青色的身影由遠而至.

如同一陣風般飄過.出現在場中央.一身青衣.飄逸出塵.負手而立.眉宇間蘊著絲絲笑意.讓人如沐春風.

然而那唇角挑起的弧度卻讓人覺得.這是一個邪魅的男子.

他眸光輕轉.看向與夕月交手的黑衣人.再次大笑.「師兄.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連一個小姑娘都對付不了.」


師兄.夕月臉色一變.又是一個勁敵.

「哼.」黑衣人一掌逼退夕月.從容落地.看著青衣男子.道:「你怎會在這裡.」

「你都能來.我為何不能來.」青衣男子撇嘴.看向夕月.「喂.小姑娘.要不要我教你幾招.打敗他.」

夕月狐疑的看了他一會.突然嘻嘻一笑.快步跑到男子面前.說道:「大哥哥.小妹妹我學得比較慢.不如你幫我對付他.可好.」

「那我有什麼好處嗎.」青衣男子哈哈大笑.

夕月拉著他的手.「烤雞.燒鴨.隨便挑……」

「八隻……」

一個儒雅的青衣男子.一個淺笑嫣然的白衣少女.兩人在這緊張的場合中.討價還價.商議的還是吃食.這多少讓人有些難已接受.

「千畫.師傅一直在找你.」黑衣人突然出聲.打斷了眼前詭異的一幕.

青衣男子千畫轉過身來.看向黑衣人.「千面師兄.我說了多少次了.不要提師傅.一提師傅.師弟我就不開心.一不開心.就想找人打架.」

「來來來.多日不見.我們來切磋切磋吧.」說完還做了個請的姿態.

眾人再次啞然.這戲劇性的一幕也太突然了吧.

白面書生、九娘、流雲和任逍遙已起身.離勝男和魏仲奇也圍到了黑洞前.守護著那個冰洞.

燕青一言不發.抱刀觀望.

錦瑟一直嘗試著幫墨無塵逼出體內的毒素.然而效果並不理想.

墨無塵先是中了離勝男的暗算.又被自己的銀鏢打中.不只毒.內傷也不輕.

眼看著這兩個師兄弟就要打起來了.但夕月這邊仍然沒有勝算.

先不說.任逍遙的態度.就魏仲奇和燕青再加上與他們有過節的白面書生、九娘等人.也不是她和錦瑟能對付的.再加上還有一個受傷昏迷的墨無塵.

轟…

一道青翠的聲音傳來.眾人回身望去.

破冰的聲音從下方傳來.轟隆隆的直衝而上.一道青色身影最先衝破黑洞.落到一旁.

緊接著.眾人眼前一花.一個少女攙扶著一個少年也沖了上來.

「哥哥.你沒事吧.」少女扶著少年坐在地上.小臉上還有淚痕未乾.小聲的喚著少年.

少年捂著胸口.沒有理會她.少女更加難過了.

「少莊主……」

「少莊主.你沒事吧.」魏仲奇最先開口.從懷裡拿出一個藥瓶.遞了過去.

姬青玄髮絲微亂.身上的青衣有些破損.臉色依然平靜.他搖了搖頭.示意眾人不必擔心.

「你這個壞人.為何打傷我哥哥.」少女起身.憤怒的指著姬青玄.神色不平.

「哪來的小丫頭.胡言亂語什麼.」魏仲奇斥道.有些輕蔑的看向他們.

姬青玄卻攔住他.上前一步.道:「這位公子很是眼生.還請告之在下姓名.」

少年坐在地上.一言不發.更不理他.


少女見他不理自己.卻問哥哥.嘴角一撇.見少年伸出手.她趕緊扶起他.向外走去.

當下竟然沒人攔他們.

那邊的動靜也驚動了夕月.便她的心思都放在墨無塵身上了.他們鬧得越厲害.與自己這邊才越有利.

直到那聲『小姐姐』喚來.她才抬眼看去.

「小乖……」

夕月迎了上去.將雲隱扶了過來.這樣一來.變成兩個傷員了.

小乖見到夕月特別開心.說起她和雲隱的經歷.更是大罵姬青玄. 他們的經歷沒有什麼特別的.自從夕月消失后.他們便一邊找她一邊前行.

雲隱一直帶著小乖.卻在不經意間.闖到了這個黑洞下.據小乖說.那裡有神奇的池水.能快速治好人的傷勢.還有一些漂亮的花.

雲隱在旁邊打坐.沒有說話.小乖知道的並不多.說自己睡了好久.醒來時就和雲隱在那裡了.夕月便不再多問.摸了摸她的頭.拉她過來.

「夕月姑娘.你們認識.」姬青玄並沒有受什麼傷.期間.魏仲奇已經將事情的大概與他說了.

「這是我妹妹.他.嗯.是我……」夕月指了指雲隱.卻不知如何介紹.

「我是她哥.」她不知如何回答.卻有人替她說了.

姬青玄啞然失笑.隨後正色說道:「我也不拐彎了.這位公子剛才拿到的水珠.與在下有大用.不知能否割愛與在下.」

夕月看向雲隱.水珠.什麼玩意.

雲隱蹙了蹙眉頭.拉過夕月.道:「你能保護好我妹妹嗎.」

「嗯.」夕月不解他意.只是點了點頭.

雲隱推開她.神色有些不耐煩.道:「我說你煩不煩.從下面追到上面.還不死心.那是我妹妹得到的東西.她很喜歡.所以.不能給你.」

額.

這是什麼人.敢於青雲山莊少莊主這樣說話.

姬青玄並沒有生氣.而是再次懇求道:「世間之物都有價.還請公子開出價錢.我定當儘力而為.」


「哥哥.不要給他.我不喜歡他.」小乖出聲.拉了拉雲隱的衣袖.一邊偷瞄姬青玄.

雲隱拍了拍小乖的頭.說道:「看吧.我妹妹不喜歡你.不想給你.你若想要.自己下去找吧.」

「你.放肆.」魏仲奇有些看不過去.斥責道.

然而.這兄妹二人連看都沒看他一眼.

小乖徑自向夕月跑來.雲隱在一邊簡單解釋了一下水珠的來歷和價值.

「族人的事情.謝謝你.」雲隱突然開口.倒讓夕月一愣.

「無妨.既然我答應了.那就會儘力做到.」夕月沒問他怎麼會知道的.但想來定然是太上給過他什麼東西.

她也不好奇.她在想.雲隱說過的水珠的作用.

能替人療傷.解百毒.是否是真的.

「小姐姐.這個哥哥怎麼了.」小乖拉了拉夕月的衣袖.將她的心神拉了回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