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雲飛龍卻一直在那裏低頭看書,這段時間他特愛看書,對剛纔付極熊與白素的對話卻是充耳不聞。

白素嘟噥着嘴坐了下來將剩下的一些作業改完後,便離開辦公室向校門外走去。剛出校門,一輛警車在白素身旁停下。

一會兒從警車上下來一個警察,白素見過此人,“咦,那不是前次在樹林中見到的那些警察中的一個嗎?他在這裏找誰?”

“你不是那個老師嗎?您好我是鎮江市警察局的警員,想來學校找個人,不知放不方便?”

這警察就是江中虎。

“你想着這裏找誰?我們學校正好放學,應該可以找得到吧。”白素暗想是不是哪個班的學生又出問題了?

“我們想找飛哥。”

“飛哥?”白素倒是沒有聽過飛哥這個名號。

“他說他就在這個學校教書的。”江中虎不敢將雲飛龍的真實名字說出去,因爲雲飛龍交代過,不要泄露他的行蹤,只是因爲這段時間以來兩人在一起的機會太少,雲飛龍忘了告訴江中虎自己在學校用的姓名。

一旁,伍尚任經過,白素走上前問伍尚任:“伍老師,你聽過我們學校那個老師叫飛哥的?”

伍尚任搖搖頭說:“沒有,可能不在這個學校吧。”

“不,這裏不是明日之星學園嗎?沒錯,他就在這裏。”江中虎暗怪雲飛龍怎麼不將他在這裏用的名字告訴給他。

正說着,雲飛龍夾着幾本書走了出來。

江中虎馬上迎了上去:“飛哥。”

雲飛龍低聲對江中虎說道:“不要在他人面前稱我爲飛哥知道嗎?叫我龍雲就好了。”

江中虎馬上擁恭敬的態度說道:“明白。”

白素暗道:“原來龍雲就是飛哥,看這警察的表情好像這人挺敬重龍雲一樣似的,可是爲什麼要隱姓埋名呢?白素不禁對雲飛龍又多了一層的好奇。

華夏至尊守護神 :“這是白素老師,這是伍尚任老師。”

江中虎一一打了招呼。

“哦,對了,白素老師,你的金錶的事情我已經拜託我這位警察局的兄弟尋找了,他一定會很稱職的捉到那個從我身上摸去的小偷。”

“真的?”白素心中又重新升起了希望,因爲那隻金錶太重要了,裏面的祕密到底是什麼到現在還沒有知道。

“對了,兄弟那件事查得如何?那個什麼鴿子有沒有下落了?”雲飛龍問道。

“沒有消息,我怎麼敢來找飛哥?”江中虎順口又叫出飛哥來。

“你又來了。”

“是,是,是,龍雲老師,他現在已經落手了,正在警察局看着,要不要去看看。” 時代的靈魂

伍尚任這時,先告辭離去,白素由於金錶涉及到自己便留了下來。

“當然要去,白素老師你要不要一起去一趟?”雲飛龍問道。

“這,好吧。”

於是兩人一同上了警車去警察局。

警察局裏,雲飛龍一眼就認出鴿子正是那天臉上有疤痕的醉漢。

“果真是你!”雲飛龍一把揪起鴿子的衣領。

江中虎說道:“鴿子甚是嘴硬一直不肯說出金錶的下落。”

“讓我來吧。”雲飛龍說道。

白素是個心善之人,問道:“你該不會想對他動什麼大刑吧?”

雲飛龍暗叫:“有女人在身邊真是麻煩。”他拿出今天剛買的一支毛筆。

江中虎和白素都不明白雲飛龍這是何意?

雲飛龍拿着毛筆將毛的部分伸進鴿子的鼻孔,沒多久各自便忍不住了:“別,別,我說還不行嗎?”

江中虎卻對雲飛龍的這個刑罰產生了興趣:“飛哥,這是什麼法子?”

雲飛龍知道江中虎改不了口了,便隨他,反正不要暴露自己是鐵手飛龍就可以了。於是說道:“這叫非刑。”

“非刑?”江中虎和白素都懵了。

“非刑是隋唐時期的程咬金髮明專用來對付一些頑固不化分子所用的刑罰,這個的好處就是不傷人,不露痕跡,但是卻使犯人非常痛苦,所以叫做非刑。”

“真有你的飛哥,連古人也搬來用了,不愧是個老師。”江中虎猛拍雲飛龍的馬屁。

“好了,別打岔了,我想知道事情的經過。”

一步愛情 ,雲飛龍臉朝向鴿子:“說,那塊金錶哪裏去了?”

“金錶已經不在我的身邊。”

雲飛龍大怒又拿起了毛筆對準鴿子的鼻子**。

“啊,啊。”鴿子異常辛苦。

“你不要給我半句假話。”雲飛龍怒道。

“真的我沒有必要騙你。當時我得到金錶後不到一個時辰的功夫,便被另外一個人偷去了,害得我沒辦法交差。”

江中虎說道:“那麼能從你身邊偷走東西的你認爲會是誰?”

“除了燕子單飛外,不可能是其他人。”鴿子垂頭喪氣道。

果然是燕子單飛,江中虎猜得一點沒錯,接着問道:“那你知道該從哪裏去找他?”

鴿子又嘆道:“向來只有他知道我的行蹤,不可能我知他的行蹤。”

江中虎也認同他的講法。



雲飛龍卻問道:“你說你要向誰交差?你不可能無緣無故知道我深藏金錶的?”

“我不能說,真的不能說,那人很有勢力。”

雲飛龍氣的又拿起筆,慌得鴿子忙說道:“我只能說個大概,他也在明日之星學園內。”

“啊!”

雲飛龍和白素都驚詫起來,居然繞來繞去還是繞回到學校,想不到幕後指使人竟然是學校中人。

“好吧,這個人就是藏得再深,我也要會他揪出來。”雲飛發狠道。

白素見天黑了便要告辭回去。

雲飛龍也準備離去:“兄弟鴿子就留給你慢慢審了,我們要先回去了,有什麼消息通知我。”

江中虎是過來人,不敢強留他們,只說道:“飛哥,何時我們兄弟再上望江樓?”

“來日方長嘛,你我兄弟同在鎮江會沒機會嗎?”

“好,我就等與飛哥再次相聚的一天。”

說着便將雲飛龍和白素送出警局的大門。 第77章 請客風雲(求收藏)

出了警局的大門,白素朝着自家的方向走去。

“白素老師,等等!”雲飛龍快步走在白素的面前擋住她。

這時,付極熊剛好在公路的對面走來走去看到雲飛龍擋住白素的去路。她只知白素每天下班後要從這裏經過,但是卻不知白素的家到底在哪裏?現在他剛好要約白素出去逛街。

“龍雲這傢伙擋住白素幹什麼?他也不照照鏡子?”

於是,躲在暗處聽白素和雲飛龍的對話。

只聽白素說道:“你現在還有什麼事情?天晚了我要回家。”

雲飛龍說道:“你總要讓我一個明白,我不管你對我意見有多大,但你總不能讓我不明不白的,常言道就是做鬼也要做個明白鬼。”

“呸呸呸,你胡說什麼?”

雲飛龍笑着又改口了:“我想現在天色已晚,我們都還沒有吃飯,不如吃了晚飯後再回家。”

付極熊一聽,暗罵道:“龍雲,你這死不要臉的,想約白素吃飯,也不撒潑尿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的德行。”

不過他慌忙打通白素的手機。

白素看了看手機號碼知道是付極熊打來的,於是將手機向雲飛龍揚了揚說道:“你看付主任的電話都來了。”

“那你接呀!”

白素按了下接通鍵說道:“哦,付主任啊,我今晚有點不舒服,就不出去了,改天好了。”

雲飛龍站在一旁好像聽戲一樣的笑了笑。

付極熊就好像鬥敗了的公雞癟了下去。心裏還道:“你當面撒謊,哪有身體不好?”

這時,雲飛龍和白素的對話又上來了。

付極熊不甘心暗道:“我約不出白素,難道你龍雲想做白日夢約她去吃飯?”於是接着看。

“好,不要說我不守承諾,我想回請你,可是你不給面子啊,既然你不去,那我的肚子餓了,那我就去了。”雲飛龍說着朝前面五十米的江中風味館走去。

付極熊暗道:“你龍雲還不是一樣,比我還差勁,我沒有死纏爛打,你是今天下午一直纏到現在,都沒有纏成功,第一次約會失敗不代表什麼?只要我以後多加把勁肯定會成功的。”這樣他便找回了一點的安慰感。

卻見白素向雲飛龍追去。

付極熊心驚道:“白素這是幹什麼?”於是尾隨上去。

在江中風味館的門口時,白素追上了雲飛龍,她拍了拍雲飛龍的肩膀說道:“你想賴賬,沒門,今晚就將你吃窮。”

雲飛龍轉身笑了笑:“快進去吧!我的肚皮都到了背脊上了。”說着他很自然的將手臂搭在白素的肩膀上。


“走吧,我早就肚子餓得要命了。”

看着雲飛龍和白素對話與舉動付極熊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中對雲飛龍興起極大的醋意,恨不得現在搭在白素肩膀上和白素一同進餐。真的是希望越高,摔得就是越慘。不過過了片刻,他又在想:“都說女人一張嘴巴愛吃,我怎麼沒想到這點,白白讓龍雲那傢伙站了便宜,不行我得去看看,我倒要看看龍雲拿什麼來請白素。”這又是個人頭豬腦的付極熊。

付極熊躡手躡腳跟了上去,發現他們正坐在窗戶下的那張桌下,付極熊便在緊挨着那扇窗戶的外面坐下,由於窗子是打開的,雲飛龍和白素的聲音聽得一清二楚。

“吃什麼?不過得先聲明,這次是小請,我的囊中好羞澀見不得人。”雲飛龍拿過菜單嬉皮笑臉的對白素說道。

付極熊聽到這句話後差點沒笑出來。就這德行白素老師會喜歡嗎?

“還說請我到望江樓呢?現在就承受不住了。你不是還挺有錢嗎?”白素佯裝生氣。

“好了,你都知道我那點錢都用到哪裏去了,今晚就將就點。”

白素偏偏點了較名貴的菜色。

雲飛龍一看跳了起來叫道:“媽呀,海陸龍王鍋、小神戶牛肉鍋、香炸花枝丸、臺式煎香腸、幹鍋柴魚、藥膳全雞、荊沙魚糕、富貴三寶,外加一瓶法國紅酒,看來你真的要吃窮我。我還以爲就兩個葷,三個素,哪知……”

“我不管,你既然請我吃,我就點這些。”白素暗笑着打斷他的話。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