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青陽,青陽一擊得手卻是在巨怪身上狠狠一蹬,借著反衝力一個後空翻再度回到眾人的面前,而其劍上已經是染上了那散發著邪惡氣息的藍色血液。

「師弟!你到底是什麼境界了!居然這麼厲害?」風連城用看怪物的眼神死死的盯著青陽,不僅風連城,其他人也是瞳孔劇烈收縮,盯著青陽,顯然是無法置信青陽擁有這麼可怕的殺傷力。

「呵呵,待會自會跟大家說明道清,只不過眼前,還是由我先解決這廝吧!」青陽微微搖頭,旋即又是盯著那巨怪,眼中沒有絲毫波動,平靜無比。

「我要動殺招了!大家要守住心神!」青陽低聲道,同時手上的在舞神劍也是被青陽插入地面,旋即青陽的雙手便是開始結起了令人眼花繚亂的手印,手速奇快。

而那巨怪也是開始抓狂起來,他歇斯底里的狂叫起來,眼神散發凶光死死鎖定著青陽,下一瞬,它便是猶如炮彈般暴衝上來。

「師兄!幫我頂一下!」青陽此刻正在結印,無法分神,這一招的蓄力時間就是太長了,所以在閃電戰中並沒有多大的優勢,不過此刻有紫雲師兄在,所以可以放心施展。

風連城雖然不知道青陽想做什麼,但以他對後者的了解,後者是絕對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情,所以聞言也是立即暴射而出,雙手帶著金色的十字刀,猶如獅子一般狠狠撲向巨怪。

巨怪見風連城暴沖而來,便是狂吼一聲,眼前這個擋路人雖然實力也是不錯,但它還沒放在眼裡,他要撕裂的是後方那個少年!

吼!

巨怪猛吸一口氣,旋即喉頭一升,一道劇烈收縮的空氣炮便是從其口中炮射而出,風連城怡然不懼,十字刀光芒大漲,帶著猛烈攻勢與那空氣炮狠狠對撞。

碰碰!

在那爆破中,風連城竟是不敵,被那空氣炮狠狠轟開,倒射十幾丈。而巨怪眼前終於是沒有了障礙,一眼便能看到那該死的少年。

「臭小子!死吧!」巨怪口吐模糊不清的人話,殺氣凜然。

而就在此時,青陽也是終於結完印,他嘴角輕輕一揚,笑道:「該死的,是你!」

「百·十·折,紅魄神印!」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一道道帶著恐怖力量的紅芒掌印猶如疊浪般疊加在一起,其上散發著懾人的氣息,眾人只覺在這一瞬間,青陽一個念頭被能主宰他們,他們的靈魂在此刻,已經被青陽的魄力所震懾住。

而那巨怪也不可能例外,只見它那原本仇恨的臉上此刻卻是湧上了潮水般的恐懼,彷彿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般,那股力量,連巨怪也是心寒無比。

「粉碎吧,靈魂!」青陽怒吼一聲,那肉眼可見的紅芒掌印便是散發著狂熱的氣息,鋪天蓋地的轟向巨怪。

轟轟轟!

震碎心靈的聲音,響徹叢林。

(這一章寫得好快,不到一個小時竟是寫了三千多字,不可思議。不過後面倒是花了不少時間修改,也算不錯。希望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推薦,有什麼建議也可以跟我說,第一次寫書,手法還很稚嫩,需要大家的提點。謝謝。) 巨怪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它清晰的感受到自身的生機竟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流逝,而下一瞬它的思維也是慢慢消散,靈魂被震散,思維自然也就消失。天道法則便是如此,無論你是什麼生物,一旦你的靈魂逝去,那麼相應的思維必定會消失於這蒼茫天地間。

咚!

在眾人不敢置信的眼光中,巨怪轟然倒地,倒地聲猶如悶雷般在眾人的耳畔響起,層煙滾滾。

諸葛青青咕咚一聲輕輕的咽了咽口水,其臉上的表情可謂是精彩至極,懷疑,不可置信,敬畏等,但事實就在眼前,實力堪比沖帶境強者的巨怪,被青陽一招秒殺了。

「這…」風連城也是一臉見鬼,一時之間居然說不出話來。

在眾人麻木獃滯的臉上,青陽輕呼了一口氣,雖然剛才紅魄神印的使用幾乎把他魄源里的四分之三魄力抽干,但效果卻是很顯著,一擊必殺。而且目前青陽對魄力的控制也是越來越嫻熟,他心神微微收斂,在其魄源內,又開始有細微的魄力在循環著流動,緩緩恢復著。

「青師弟…你這到底是?」蘇幕遮也是忍不住開口問道,青陽的實力,恐怕已經將她們遠遠超越了,但問題是,青陽使用的力量為何會帶給眾人如此濃烈的壓迫感。

青陽聞言搖了搖頭,道:「這說來話長了,等我們將這些邪獸的內核搜集完畢后再說吧。」

眾人聞言也是紛紛點頭,眼下這一場篝火中的狩獵,可謂是收穫豐碩啊,

正所謂眾人拾柴火焰高,不到一刻鐘功夫,所有的邪獸內核便是收集完畢,數不盡的一階邪獸內核,泛著漆黑的光澤,雖然帶著點點邪魅,但在眾人看來,這無疑便是像珠寶一樣,能

使紫雲門在此次歷練中脫穎而出。

當篝火再度燃起時,周圍的血腥氣也是逐漸蒸發四散,令得下半夜紫雲眾人不會再受到邪獸的侵擾。這一次,大家皆是放開了一切去狂歡,因為這次的收穫,足夠讓他們去瘋狂的玩一把。而青陽也跟風連城等人圍成一圈,中間的篝火緩緩燃燒,時不時發出噼里啪啦的燃木聲。

「愣頭青!你該跟我們解釋下,為何你用的力量跟我們不一樣了吧?」蘇晨坐下沒一會兒,便立即騰的一聲跳了起來,雙手環抱著酥胸,若無其事但卻很心急的問。


眾人聞言立即停下手中酒,目不轉睛的盯著青陽,想來他們也是很想知道青陽如今的實力是如何得來的,以及那股力量,到底是什麼。

青陽聞言嘴角微微抿了抿,嘆了一口氣,道:「唉,師兄,師姐,你們可知道,我的王道修為已經廢了?」

「什麼?」眾人驚呼。

「但你剛才…」慕雲長難以置信的道,剛才那力量的恐怖,依舊令得他心有餘悸。

風連城倒是點了點頭,凝重的道:「的確,師弟,之前我就發現你沒王氣波動了,我本以為是你修為已經超出我等太多了,沒想到事實卻是如此。」

青陽繼續道:「恩,我之所以會沒有王氣波動,全是因為我身體內的經脈被封印了!至於封印的理由,想來你們也該猜得七七八八了!」

「啊!果然是…師叔他…」蘇晨驚呼道,雖然心中早已有這樣的猜想,但當聽到事實時,還是忍不住心中那股驚濤駭浪。

「不過…上天雖然封鎖了我的經脈!但卻也為我打開了一扇門!在我絕望之際,我有了奇遇,令我修鍊了另一種存在於世間的力量!」青陽雖然心中也惱怒自己經脈被封的事情,但事實已在眼前,更何況這事情也已經過去有些時間了,如今的他也能心平氣和的說出這些來了。

「另一種力量?就是剛才的力量么?」蘇幕遮眉目閃過一絲光芒,輕開其口。

「不錯!就是方才我所使用的力量!這種力量,便是魄力!」


「魄力?為何我從未聽過?」風連城依舊難以相信。

「師兄沒聽過也實屬正常,畢竟這種力量即便是在遠古繁榮時代,也是鮮有人知道,我也是機緣巧合下才能修鍊到這種力量!」青陽解釋道。

林昱聞言立馬問道:「那為何我感覺這股力量給我一種心靈上的壓迫感?」

「呵呵,因為,這魄力,其本質就是精神力,毅力!所以,它屬於精神攻擊而非物理攻擊!」

「是這樣啊!如此說來,這魄力應該比王氣更上一層樓!畢竟物質力量即便達到頂峰,也影響不了精神,但精神力卻是可以一定程度上作用於物質上!」風連城沉吟道。

青陽訝異的看了風連城一眼,沒想到後者居然是一眼就看出了魄力是比王氣更高階的一種力量。

「只不過,這種力量,修鍊起來卻是很麻煩,很困難,而且,目前我無法使用王技,實際戰鬥力還是不夠。」青陽惆悵的道。

「師弟,別操之過急!目前你只是經脈被封了而已,未來還是有可能解除封印的!到時候師弟你王魄雙修,再加上你赤炎神體這等本錢,將來成就必定傲人!」風連城笑哈哈的道。

青陽聞言也是輕輕一笑,的確啊,如果能夠解除封印,那他必定是騰龍化鳳啊!

「哦對了,師兄,不知千尋師姐何去?為何沒看到她?」青陽話鋒一轉,便是問出了他今天以來的疑問。

對於柳千尋這位師姐,青陽心底還是蠻複雜的,如果當時不對其使用邪眼幻境,那如今他也不會有這般愧疚感啊。

「她…她啊…唉!」風連城反應卻是有點不對勁,支支吾吾,最終輕嘆一口氣。

青陽眉頭微皺。

蘇晨見狀卻是眼角微微濕潤,她氣鼓鼓的道:「師兄,我來說吧。愣頭青!你聽著,你可知道,你無聲無息的離開,對千尋師姐的打擊有多重你知道么?」

「千尋師姐,千尋師姐她…閉了生死關!」蘇晨略微抽泣,語氣有些哽咽。

「生死關?」青陽眉頭更深。

「唉,生死關,便是我輩修道人的一種決意,常言道,欲突破,則必經生死,大約如此。千尋她本想出山尋你,沒想掌門卻是勒令禁足她,聲稱除非她能突破到沖帶境以上,否則不可出山門一步!」

「為此!她選擇了閉生死關!在生死中尋找突破的契機!」風連城說到最後,聲音也是越來越弱,猶如風中殘燭一般。

「什麼?」青陽聞言心裡猶遭雷擊,一瞬間楞在那裡。

下一瞬,青陽立馬反應過來:「慢著,閉生死關,是不是意味著如果突破不了,那師姐她就…」

「按照以往種種記載來說,的確是如此。如果沒法突破,必定香消玉損。」

「我要去救她!救她出來!」青陽身上的氣息忽然一變,一股陰沉冷冽的氣息從其周身猶如火山噴發一般爆發而出。

(先預祝大家元旦快樂啦。o(n_n)o) 第九十五章夜黑風高襲人時

空氣中的溫度陡然下降,猶如湖水般冰冷的氣息從青陽的身上散逸開來,令得眾人喜悅的心情都是變得凝重起來。

「師弟,不可!」風連城眉頭皺了一皺,用毋庸置疑的語氣生硬的道。

「是啊,青陽,別亂來,以你現在的情況回去,恐怕…」蘇晨聞言也是一改平時嬉笑的模樣,神情焦急的道。

「理由,給我一個不去的理由!」青陽身上的氣息再度攀升,眼神凌厲的盯著風連城,魄力雖然不同於王氣,但那股靈魂壓迫感卻是令得眾人心頭壓抑。

風連城大感頭疼,眼前的青陽已經快要暴走了,可是自己卻又不能讓他回去,一旦回去,以掌門之前的震怒,青陽的下場可見一斑啊。

就在風連城糾結的時候,蘇幕遮輕輕來到青陽面前,直視著青陽,緩緩道:「青師弟,不讓你回去的理由很簡單,其一,你之前的所作所為,雖然有箇中原因,但在眾位長老和掌門看來,那便是弒師!一旦你回去,恐怕一點作為都沒有便會背司馬長老制裁;其二,即便你真的回去了,而且與紫雲門高層相安無事,你依舊沒法做什麼,因為閉生死關的人,不可能被外界強行打破,一旦被打破,那下場輕則重傷,重則命喪黃泉,你懂這些么?聽師姐的,切不可任意妄為!」

青陽聞言一臉痛苦和茫然:「回不去,什麼都做不了…難道眼睜睜的看著她為我而這般傷害自己么?我從一開始就在傷害她,我真是該死!!」

青陽有些歇斯底里,雙眼通紅,神情微微扭曲,看得眾人心裡都是不好受。

「師弟,先冷靜下吧!不管怎麼說,事已成定局,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為千尋師妹祈禱,相信她,相信她能夠突破自我,成功破關而出。」風連城關切的道。

「是啊,青師弟,我等也是很擔憂千尋師姐的情況,但是擔憂歸擔憂,我們不能因此亂了方寸啊!」其它紫雲精英弟子此刻也是紛紛勸起青陽來,眾人能在此處見到自然是開心無比,所以當然也不想青陽因為這不可改變的事實而變得抑鬱起來。

青陽聞言默然,一人拿起酒,狠狠灌進肚裡,似乎想把這一腔愁緒通通飲盡,憂愁鬱悶,盡飲而下,莫讓三千髮絲為之白!

噼里啪啦!

篝火依舊緩緩的燃燒著,跳動的火焰印著眾人擔憂的眼神,青陽沉寂了少許,突然抬起頭,眼神銳利,聲音嘶啞地道:「師兄,此番的宗門大賽,我也要參加!」


「什麼?」

風連城聞言先是一驚,但隨後卻又是苦笑,道:「唉,師弟,此番宗門大賽,掌門也會前去的…」

青陽聞言神色不變,淡然道:「呵…我當然知道,我的意思是,我想用另外一種方式參加,而且一定是要令我們紫雲門贏得比賽!」

「哦?師弟,你要以另一種方式參加?」

青陽輕輕點了點頭,眼神危險地道:「師兄,我問你,此番我們紫雲門最大的對手是誰?」

「這個嘛,毋庸置疑的,是四清宗,而且是四清宗的華凌松!此人今日你也見過了,沖帶境強者啊..如若沒他,四清宗倒也不足為慮。」風連城迅速的回復道。

青陽聞言輕輕一笑,神色睥睨地道:「若是他在這次死亡獄林中修為被廢,那師兄可有把握取得此次宗門大賽的勝利?」

「什麼!師弟,你的意思是?」風連城驚駭的看著青陽,他發覺,他開始不認識眼前這個師弟了。

「哼!沒錯,以我目前的實力,區區初晉沖帶境的他,又豈能是我的對手?」青陽冷哼一聲,神色冷冽的道。

「這…這倒也是,但是,師弟,這樣做,恐怕不好吧。」風連城雖然知道青陽的實力已經遠遠超越他們,解決華凌松是沒問題的,但是這樣的做法,多少會有點…勝之不武。

「不好?師兄,當四清宗凌駕於紫雲時,他們那般姿態,你忘了么?他們可不會管什麼好不好,他們只會無盡的取笑諷刺我們,這些年來,紫雲門所受的凌辱,難道還不夠么?」青陽眼神變得凌厲起來,句句猶如刀鋒般割在眾人的心裡。

「再有…我也是紫雲門弟子,我打敗華凌松,這樣看起來,想來也不會勝之不武吧!」青陽見風連城沉默,繼續開口道。

風連城輕嘆一口氣,喝了一口酒,道:「好吧,師弟,那便依你的意思,放手去做!一定要把四清宗狠狠的打擊一番!」

說到最後,風連城那股霸氣凜然的風度也是再度雄起,大有一種毅然戰天下的氣概。其實,青陽如今的變化也不能說是不好,畢竟在這弱肉強食的修王大陸,你若是不夠狠,那就是別人對你狠。

而此時,紫雲眾人也是紛紛站起,拱手道:「青師弟,請壯我紫雲,滅了四清宗的威風!」

在眾人的眼裡,青陽看到了一團熊熊燃起的火焰,他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拱手,道:「定不負諸位師兄姐的期望!」

「可是,愣頭青,一旦你得手了,那我們這裡,你也是不能再呆下去了啊!才剛剛相聚,卻又要再度分離,你就這麼忍心么?」蘇晨美眸含淚的道,她非常清楚,一旦青陽得手,那四清宗必然會發出求救信號,而一旦求救信號一發出,那四清宗那些大佬一趕到,紫雲這邊,青陽也是不能呆下去的。

青陽聞言,心中隱隱作痛,他已經傷了一個女孩太多次了,不想再傷害其他人了,他輕輕走到蘇晨的面前,將身前的少女緩緩攬入懷裡,在後者驚詫羞澀的眼神中輕輕的道:「何惜朝朝暮暮?」

……

青陽馬不停蹄,魄力也是恢復得七七八八,魄源迅速轉動下,青陽腳下也是紅暈閃閃,化作一道風影消失在眾人的眼裡。

最終,青陽還是走了。因為,時間已經不早了,再有兩三個時辰,天就放亮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