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兩點,衛青池覺得還早,煮了點速食麵吃,又因為吃飽了不能馬上躺,所以又玩到了四點多才睡。

十二點,衛青池被手機吵醒,是林瀟。

「池哥,起床沒?」

衛青池看看時間,揉眼睛:「還沒呢。」

她那邊人有點多,過了一會兒林瀟似乎找到個安靜一點的地方。

「你又沒吃早餐!」

「你快起床,吃東西前喝點水。」

「家裏有東西吃嗎,上次看你冰箱裏沒什麼東西?」 距離上一次直播,已經過去十多天了。

『拉法女神』一場直播,熱度就驚天爆發,讓所有人都認為鬥魚又將出現一位橫掃全網的神級主播。

隨着時間的發酵,這種言論被口口傳播之後,很多不以為意的人都不得不承認這個觀點,覺得『拉法女神』已經初具神格。

但是,當他們心心念念著『拉法女神』自此就能走上神壇,真正成神的時候,呂笙卻一連十多天都沒有直播。

一開始,他們還能以『拉法女神』可能在處理合同之類的事情來解釋。

但是連身為師父的PDD都聯繫不上的時候,他們有些遲疑了。

哪個神級主播不是用大量的時間直播來給自己奠基,穩固自己的神位的。

處理個合同之類的問題,應該用不了十多天吧?

這時,一些不喜歡所謂的『拉法女神』的,或者是覺得『拉法女神』的崛起妨礙到了有些人的人紛紛跳了出來,各種嘲諷。

雖然大多都是一些沒什麼營養胡編亂造的廢話,但是有一句話,卻深深插進了期待『拉法女神』的那些人的心裏。

「人家隨隨便便撒出去近千萬,還看得上直播這點收入?真是拿着四位數的工資,操著上億的心!」

固然『拉法女神』大把撒錢的樣子也是吸引他們的華點之一,但是不得不說,讓一個頂級白富美整天直播,在鏡頭前感謝大家幾塊幾十塊的禮物,這畫面怎麼想都感覺有些荒誕。

再加上『拉法女神』一直不露面,身為師父的PDD也不知道呂笙的打算,沒有貿然發聲,這就導致這支臨時組成的粉絲團沒有主心骨,根本無法形成可觀的戰鬥力,一時之間找不到理由反駁,只能偃旗息鼓。

可以說之前有多麼興奮,現在就有多麼狼狽。

而那些嘲諷的人反而越發興起,各種各樣的言論越來越誇張,無下限,大有一副牆倒眾人推的架勢。

連帶着『拉法女神』從之前的『初具神格』變成了人人都來踩一腳。

那些臨時粉絲團抗爭過,但是在大流之下,沒有掀起半點浪花。

甚至有些人失望之下,加入了那些聲討『拉法女神』的隊伍中,罵起了『拉法女神』。

『拉法女神』僅剩的那些粉絲成為了全網嘲諷的對象,只能縮在角落裏瑟瑟發抖。

……

時隔十多天,再次登陸鬥魚直播間,呂笙都有些恍惚。

當初為了完成任務絞盡腦汁,不惜出賣色相去釣魚,現在不論怎麼回憶,都感覺羞恥度突破天際。

第二次直播是匆忙之下的選擇,打着混時常的心思,卻因一些巧合和意外,成就了一場大概在直播屆也是多年難遇的名場面。

但是對於呂笙來說,那些都是過去式了。

系統都沒了,他也沒必要再為了任務去勉強自己。

講道理,沒點社交牛筆症,還真混不好直播這行。

而呂笙,沒有社交恐懼症就已經很好了。

這次直播除了說明那些情況之外,順便也跟那些『眼光不好』的粉絲們告個別吧,也算是了斷這段情誼了。

登陸直播後台,映入眼帘依然是那高達數千上萬的私信。

這次已經有了經驗,直接無視好了。

瞄了一眼自己的直播間,哪怕是黑屏狀態,居然還有幾千人氣,這起碼也是有百來人待在黑屏的直播間守候着呢啊。

呂笙一時心情有些複雜,他只是用了一個虛擬的身份來完成任務,為自己賺取利益,卻沒想到還會有人為這個虛擬的身份堅守。

這到底是自己入戲太深還是別人入戲太深?

呂笙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居然有點莫名的感動。

不過,說明和告別還是要做的,免得誤人誤己。

臨開播前,呂笙打量了一下自己,因為沒有出門的打算,呂笙穿着居家又舒適的睡裙,雖然是秋天,但是家裏的空調是一直開着的,一年四季恆溫,只要不怕有傷風化,光着身子在家跑都沒事。

臉上也是素麵朝天的,只是早上簡單的用洗面奶洗了下,頭髮梳理順了。

以這種形象上鏡,估計不會太好看。

但是呂笙又不是來做直播效果圈錢的,而且這應該是最後一次直播了,還搞得那麼隆重幹什麼?

調試了一下攝像頭和耳機,看了一下攝像頭中的自己也並不醜,相反,沒有妝發服侍的襯托,反而顯出一股子脫俗的靈氣來。

沒那麼驚艷,卻讓人頓生好感的那種。

確認自己的睡裙不會有什麼走光的嫌疑,呂笙開啟了直播間,將自己的形象呈現在了其中。

正準備打個招呼之後直接把事情說一下就做個告別,然後下播呢,幾條彈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兄弟們,還要留守嗎,我頂不住了呀,一直看着黑屏,只能自己安慰自己的日子我熬不下去了。」

「再等等吧,之前兩次直播中間不是也隔了幾天嗎,總要等本人的一個說法吧,不然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放棄,我不甘心啊!」

「不甘心又能怎麼樣呢,出去被人罵、被人嘲笑我都無所謂,但是我們為之奮戰的人,卻始終不發一言,說實話,我有點心寒。」

「還真有沙雕守在這兒啊,你們的『拉法女神』說不定正為借的拉法還債呢,你們的『女神』,也不過是人家有錢人的『拉法』而已!」

「不是能裝嗎,現在怎麼不裝了?什麼拉法女神,嘩眾取寵的小丑而已。」

「靠PDD混起來的而已,你還真當是什麼東西了啊,搞笑的不行!」

……

一開始的幾條看着還挺正常,正常催更還能理解,但是後面那幾條是什麼情況?

呂笙臉色有些不好看,雖然呂如夢只是他的虛擬臨時身份,但是說到底還是自己,居然被人這樣說!

「發生什麼事情了?」呂笙黑著臉,突然說了一聲。

本來還稀稀拉拉的彈幕頓時一頓,都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女神開播了!」

「有生之年系列!」

「終於等到你,還好我沒放棄!」 離開陷陣營以後陳洛洛就馬不停蹄的去了佐佐木小次郎的居所,畢竟有免費的勞動力不用不是太可惜了嘛~

咚咚咚!

「佐佐木先生?」

三聲清脆的敲門聲后,不等主人回應陳洛洛就推開門,偷偷摸摸的走了進去。

因為此刻已經是黃昏時分了,所以院落之中十分昏暗,陳洛洛根本看不清院子全貌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陳洛洛知道佐佐木小次郎每日清晨與傍晚練劍,現在這個時間應該是正在院子里練習劍術呢~所以他才會直接過來。

雖然說哪怕是佐佐木小次郎已經睡下了,陳洛洛必然也會把他喊起來的……

如今時間就是最珍貴的東西,而且這都是為了人類的未來啊!

「沒人嗎……佐佐木先生!……臭老頭不在?」陳洛洛在院子里打量著四周,並未發現有人,而且房間里也沒有燈光。

畢竟現在這個時間並不算晚,而且按照佐佐木小次郎那種半劍痴性格,絕對不會睡覺的!

「洛洛小丫頭……在別人背後說壞話可不是好習慣哦~」突然陳洛洛感覺肩膀被拍了一下,而後熟悉的滄桑男聲響起。

陳洛洛心中一驚,現在他都數值應該和佐佐木小次郎沒有什麼區別了,但這色老頭居然還能悄無聲息的靠近自己?

「哼!臭老頭!告訴你,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陳洛洛了!今天我就要鎮壓你!」陳洛洛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立刻跳開,拔出神器·日輪刀,氣勢洶洶的說到。

「哦?……」

佐佐木小次郎一愣,而後眼神頓時被陳洛洛的刀吸引了注意力,俯下身仔細觀察了起來。

「好刀!是這把劍給力你的自信嗎?」佐佐木小次郎伸出一隻手撫摸刀刃,瞬間便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傷口,不經臉色怪異的問到。

佐佐木小次郎能感覺的出來,幾日不見的陳洛洛變化很大!但那只是身體上的變化,他可不認為幾天的時間陳洛洛會在劍道上的造詣超過自己。

畢竟金光咒這種神器的力量對方都能拿得出來,短時間增強身體素質應該也並不算什麼難事……

所以佐佐木小次郎得出了結論,陳洛洛不知為何得到了這把寶刀,已經飄的不行了。而作為她的師傅,自然有必要讓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孩知道社會的險……咳咳!做人要腳踏實地!

也絕對不是因為自己被罵了而選擇報復!

「哼!臭老頭~你不會是怕了吧?」作為知名綠茶,佐佐木小次郎這點心思直接被陳洛洛看破了,而後哼了一聲說到。

「出招吧。」佐佐木小次郎則表示無所謂,甚至連刀都沒有拔,顯然是看不清他陳洛洛!

「哼哼~」

面對佐佐木小次郎如戲囂張的態度,陳洛洛完全沒有要提醒他的意思,而是瞬間開啟呼吸法,不等佐佐木小次郎反應過來,直接一刀斬去!

「雷之呼吸·壹之型·霹靂一閃!」

隨著聲音傳入佐佐木小次郎耳中,陳洛洛也隨之化作一道黑紫色閃電,刀刃帶動雷電,瞬間消失在原地!

「嗯!!!」

霎時間,佐佐木小次郎只感覺冷汗直冒,一股死亡的威脅降臨!

他在大腦之中模擬了數十次,該怎麼教育陳洛洛才不會讓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不會報復自己?

但這一刻,絲絲雷電幾乎貼近自己的臉頰!

『擋嗎?絕對擋不住!躲?能躲開嗎?』

佐佐木小次郎腦海之中正在極速的思考著,很快就的出來結論,只能躲!

自己手中的刀只是質量好一些的凡刀而已,怎麼可能擋得住力量並沒有遜色自己多少,且有了新的力量加持的陳洛洛?

「金光咒!」

佐佐木小次郎低吼一聲,一層耀眼的金光瞬間覆蓋全身,而後測斜刀面擋在自己身前,試圖阻斷一下陳洛洛的攻勢。

但他有自知之明,正面對抗的話是絕對會被直接斬斷!只能測斜刀面,用以卸力,才有可能爭取到時間。

轟!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