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電幾個才能把人電死啊。

※※※※※※※※※※※※※※※※※※※※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FANYG、lena2100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bay、FANYG10瓶;自在開心就好2333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許永慶的聲音很大,旁邊方慧也聽得真真切切,她也直接傻眼了。

現在,他們兩個人根本顧不上許永慶的憤怒了。

許建功掛了電話,急忙問道:「林漠,你……你認識薛神醫?」

「是薛神醫的緣故,這次廣陽市才獲勝的?」

林漠只能點頭,他總不能說是自己贏的吧。

今晚賽場的事情,只有在場的人才知道。

他已經讓薛神醫打招呼了,不讓那些人出去亂傳。所以,能知道他醫術的人也不多。

許半夏大喜過望,她終於相信,林漠真的贏了。

「太好了!」

「林漠,我就知道你肯定會成功的!」

方慧頓時惱了:「林漠,你……你怎麼這麼卑鄙?」

「你明知道自己能贏,卻不跟我們說,害的我們把所有的投資全部撤了。」

「許氏葯業投了兩個億啊,這要是贏了,那至少能變成十幾個億。」

「這可都是現錢,都是咱們的錢啊!」

「林漠,你到底做了什麼啊你?」

許半夏急道:「媽,這也不能怪林漠啊!」

「當初林漠讓你們投的,是你們一直說林漠贏不了,以死相逼,讓我撤掉投資的。」

「現在,你們有什麼資格指責林漠?」

方慧一時語結,旋即怒道:「我……我當時的確讓你撤資,但我那是因為不知道誰能贏啊!」

「林漠,你……你也太過分了吧……」

「你明知道自己能贏,為什麼不跟我們說?」

「但凡你告訴我們,薛神醫出手幫你,那我們也不會撤資啊。」

「你就是想故意害我們,所以什麼都不跟我們說,對不對?」

林漠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方慧可真會聯想啊。

許半夏:「媽,這你可不能怪林漠。」

「當時那樣的情況,他怎麼跟你說?」

「難道告訴你,薛神醫會幫他。」

「一來,廣省請了呂三針,薛神醫能不能獲勝,還不一定!」

「二來,如果這件事讓外面的人知道了,那恐怕就要針對林漠了,那豈不是很麻煩?」

方慧急道:「那我是外面的人嗎?」

「咱們是自家人,為什麼不能讓我們知道?」

許半夏撇嘴:「媽,我覺得林漠做的很對。」

「這件事,關係重大,不能隨意透露消息是正確的。」

「一旦泄露,那可是上百億的資金啊,誰能賠得起?」

「再說了,林漠當時可是求著讓你投資的,你不相信他,那能怪誰?」

「張叔叔他們相信林漠,冒著那麼大風險投資進去,得到這些回報,那是他們應得的。」

「你都說林漠是自家人,結果你還不信任他,那就活該賺不到這筆錢!」

方慧氣得渾身哆嗦:「你……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

「你怎麼胳膊肘往外拐啊!」

許半夏:「本來就是嘛,我說的哪裡錯了?」

「咱們不應該講道理嗎?」

方慧氣得說不出話。

此時,許建功突然驚呼:「不對,林漠,你……你怎麼贏了?」

「半夏不是給你打了電話,讓你不要出手嗎?」

「霍天成抓了雪兒,你要是出手,他們就會把雪兒殺了。」

「你……你竟然讓薛神醫出手,還贏了比賽,雪兒怎麼辦?」

方慧一聽,頓時癱坐在地,嚎啕大哭:「雪兒,我的雪兒啊!」

「林漠,你這個殺千刀的,你害死我女兒……」

許半夏面色也是一變。

是啊,林漠出手了,那許冬雪,豈不是死定了?

這一下,她心裡的喜悅,頓時變得冰涼。

若是自己的妹妹死了,她也無法接受啊。

林漠道:「沒事,我已經讓人把雪兒救出來了!」

許半夏頓時舒了口氣。微信搜索公眾號:秀美閱讀,更多章節,還有更多作者劇透。

許建功皺著眉頭:「救回來了?人在哪?我為什麼沒有見到雪兒?」

林漠:「應該快回來了吧。」

方慧尖叫:「林漠,你給我聽清楚了。」

「我女兒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跟你沒完!」

「快點讓我女兒回來,你聽見沒有?」

許半夏:「媽,你別著急啊。」

「林漠都已經讓人救了雪兒了,說明雪兒肯定沒事了。」

「耐心等一會兒,很快就會回來了。」

方慧怒道:「我怎麼不著急?」

「那是我女兒啊,我能不著急嗎?」

「半夏,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你自己親妹妹,你一點都不擔心?」

「我……我怎麼養了你這麼個白眼狼啊?」

許半夏氣憤:「媽,我怎麼就白眼狼了?」

「我要不擔心雪兒,我會給林漠打電話?」

「你們……你們也太過分了吧!」

「我打完那個電話,你們從來不關心林漠會怎麼樣,嘴裡一直念叨的都是雪兒。」

「你們知不知道,如果林漠不出手,如果他輸了,會是什麼後果?」

「你們眼裡只有雪兒,誰想過林漠的生死?」

「現在林漠回來了,你們也第一時間責怪林漠不該贏!」

「怎麼的?難道非得林漠死在外面,你們才高興啊?」

許半夏越說越氣,最後眼淚都涌了出來。

她心裡真的很委屈,她給林漠打那個電話,就讓她心裡一直充滿愧疚。

現在,父母又這樣對待林漠,她真的忍受不了啊。

許建功方慧面色有些尷尬。

林漠輕聲道:「半夏,沒事的。」

「家裡的事情,不管怎麼樣,我都應該替你分擔的。」微信,搜:公眾號/秀美閱讀/,更多精彩內容,更有好看的番外劇情。

「現在大家都沒事,這不就挺好嘛!」

方慧立馬道:「對啊,現在林漠都好端端地站在這裡了,你還要讓我們怎麼樣?」

「雪兒沒回來,我們難道不應該為雪兒擔心嗎?」

許半夏有氣無力地擺手,她實在無法跟方慧講道理了。

此時,房門突然被人推開。

眾人轉頭看去,只見滿臉傷痕的許冬雪和黃良走了進來。

方慧尖叫一聲:「雪兒,你……你回來了!」

「你怎麼樣啊!」

「哎呀,你知不知道,媽有多擔心你啊!」

許建功和許半夏也匆忙跑了過去,著急地檢查許冬雪的情況。

許冬雪抱著父母嚎啕大哭,這幾天受的折磨,讓她這輩子都不願回憶。

過了好一會兒,許冬雪情緒穩定。

方慧急道:「雪兒,林漠不是說很早就把你救出來了嗎?」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