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那時候故事的主角就不是他了,而是聽到他的故事後,去冒險的下一代。

雖然成為傳說確實很帥,但路明非想了想,還是成為一個實實在在的活人最好,主角什麼的,他根本無所謂,他可不想用自己的項上人頭去開啟大海賊時代。

「通關嗎?我也不知道,或許有一天龍殺完了,就通關了。」古德里安倒是從來沒想過這份工作什麼時候能夠結束。

「那麼什麼時候能殺完?」

「或許,直到世界的盡頭?」

「啊,我知道。」尚卿文突然起身來了興緻,站起了身來,「教練,我想屠龍!」

「哦,不錯的梗!我喜歡!」古德里安笑了笑,「不過你的頭髮更像是櫻木花道。」

「那我們就去制霸卡塞爾學院!」

「不錯的志向,你作為A級,應該也有那個機會!」富山雅史拍著手鼓勵著新生。

「不是,老尚,你心也太大了吧,這還心思玩動漫梗?」路明非用手撐了撐臉,覺得自己的頭有兩個那麼大。

「其實我從小就感覺,我是超級英雄,要來這邊打怪獸的!」尚卿文的回答讓路明非一時間找不到話來回答。

一行人總算是到了卡塞爾學院,學院大部分都是仿歐洲中世紀的建築,因此整個學院看上去非常的上流,儼然一副貴族學院的模樣。

芬格爾一下車,就以自己要回寢室複習,準備補考為理由,直接開溜了。

而正當古德里安好奇這小子為什麼溜得的如此之快的時候,一聲清脆的槍響劃破了天空。

「空襲?龍族?」路明非一下慌了神。

接著一群穿著作戰服,手中提著M4的人員們伏著身子快速移動著。那動作,簡直像是好萊塢里的海豹突擊隊一樣專業。

「該死!今天是那個日子!」富山雅史大驚失色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快找隱蔽物!」

路明非一臉懵地跟著幾個人閃進了一邊的石頭,而尚卿文卻在開始分析現在的情況。

卡塞爾學院被襲擊了?誰這麼大的膽子?

尚卿文一時想不明白狀況,而因為擔心被卡塞爾學院的人發現端倪,中途他切斷了與卡塞爾學院的連接,這才剛到卡塞爾學院,還沒於蘇恩曦溝通上,便碰上了事情。

話音剛落,他們身後那棟小樓,也出現了身穿作戰服的年輕人,對著那些身材魁梧的像是熊一樣的校工,開槍就射!

「shit!這幫臭小子!又是那個開布加迪威龍的紈絝子弟乾的?」見著校工們被瞬間被秒,古德里安罵著,隨後掏出一把PPK手槍,然後換上了新彈夾,「是他們逼我的,我得讓這幫小子吃吃苦頭咯!」

「那幫小子挺狠的,沒問題嗎?」富山雅史對正在換子彈同事露出了擔憂的表情。

「呵,老夫當年也是卡塞爾學院的優等生,是時候讓他們這幫小兔崽子見識一下卡塞爾學院導師的含金量了。」古德里安輕輕給手槍上了膛,露出像是《英雄本色》中小馬哥那樣的神情。

他瀟洒的一邊轉身一邊站起身來,如果現在他身上有一件黑色風衣的話,那此刻他一定就同周潤發一樣,帥呆了。

古德里安緩緩抬起手槍,「兔崽子們!我要你們好…..」

砰! 幾名妖族進入炎州之後,全部迅速收斂了全部氣息,運用各自的秘法隱藏了行跡。然後,這幾名妖族由炎州進入天南,最終由天南取道,返回妖族那邊。

不得不說,幾名妖族的隱匿之法,真的很強。再加上妖族那邊,為了接應這幾名妖族,更是下了血本,一下子集結了數位純陽妖聖和近二十位妖王,突然出現在天南防線邊緣,牽制住大量的落霞島高手。而且妖族那邊的天機術高手,更是以巨大代價徹底遮掩了天機,讓落霞島的天機士,無法推算這幾個妖族的具體位置。

所以,幾名妖族進入天南修鍊界后,很快便利用速度優勢,擺脫了前來圍殺他們的幾名返虛高手以及數支頂尖戰部。最終隱藏氣息,以最快速度橫穿整個天南,回到了妖族的領地。

這幾名妖族,自然就是之前受邀前往赤央平原觀戰的那幾名妖族了。

雖然咸安城方面,承諾不會圍殺他們,這次只是單純邀請他們前去觀戰。但其他幾大聖地,可沒有做出這樣的承諾。這幾名年輕妖王,都潛力巨大,堪稱各族未來的希望,幾大聖地但凡有機會,自然不會錯過圍殺他們的機會。

「娘的,這次還真是夠險的!想不到一個落霞島,竟然都這麼厲害?落霞島的那個新上位的小娘們,不是還沒回天南嗎?看來,落霞島這些年,也藏了不少底牌啊?」

吞海陽雲在進入妖族領地之後,似乎終於放下了心,不由罵罵咧咧起來。之前橫穿炎州、天南兩界,雖然他們有驚無險,但也受了一些輕傷。尤其是吞海陽雲,被兩位天南高手聯手一擊。若非他身上有一些壓箱底的手段,說不定這次就要著了道,徹底留在天南。

「修真界這幾大聖地,哪一個都不是白給的。天南這些年發展雖然看似緩慢,但好歹也有一界半的地盤,而且天南這些年內部幾乎沒有戰事,家底自然不薄。這還只是落霞島,若是我們選擇由雲莽或是東海一線回歸,能不能回得去就真的兩說了。」

在吞海陽雲吐槽之後,猿青滕很快回應了一句。不過,他這話既是對吞海陽雲的回擊,同時也確實是在感慨。幾名妖族下意識想到如今天玄宗的實力之後,倒覺得猿青滕這話十分中肯了。

如今的天玄宗,坐擁四界半的地盤,而且未來很快就會擁有五界之地,近百位返虛高手,這種實力,便是妖族幾大皇族,都覺得可怕。任何一家皇族再加上附屬勢力組成的聯盟,都不足以和這樣的天玄宗相媲美。

百來年前被打得連雲莽本土都丟了的天玄宗,怎麼就這麼強了?

「若是橫穿雲莽,我們能夠平安回去的可能,只怕不到一半。若是東海的話,那要看那個姓衛的在不在。若是他不在,應該也是不到一半。若是他在,那我們乾脆就等死好了。」

出身九清蟬一族的蟬媛,似乎調侃的說了一句。只是她的這句調侃,倒是讓大家更加沮喪。

這次來到修真界觀戰,讓他們也是大開眼界。離景原能夠以戰部圍殺墨貂寺這種堪稱逆天的強大存在,那也就意味著,妖族這邊的所有高手,單對單都不可能正面打贏統領戰部的離景原。而且,要知道,離景原如才只有返虛中期而已。

只要是將來離景原躋身純陽,豈不是另一個葉朝歸?

而除了離景原展現出來的足以震懾天下的殺力之外,天玄宗和冰雪神殿等幾方的實力,也帶給他們很大的衝擊。尤其是天玄宗,之前猿青滕的幾名妖族,因為身後各族之前並沒有和天玄宗直接交戰,他們幾個多少還對天玄宗有所輕視,認為天玄宗這些年能夠崛起,不過是運氣罷了。至於多次在天玄宗手裡折損的幽明聖象一族,則更被他們鄙夷。

但這次的修真界之旅,卻讓他們徹底改變了看法。

回去的時候,是走天南這一線。但來的時候,他們是橫穿雲莽、兩江這一線。這兩界如今都是天玄宗的地盤,所到之處,他們見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修真界。所以他們才更加明白,如果回去的時候,他們選擇再走這一線的話,到底會有多麼危險。

以天玄宗如今的實力,若是真的肯付出一些代價,非要留下他們幾個,他們幾個真未必能順利回到妖族這邊。

「雁寶,我很好奇,若是你全力一戰,能打得過不帶戰部的離景原嗎?」

蟬媛再次開口,問向身邊一直不曾開口的雁寶。幾名妖族當中,雁寶實力最強,已經達到了返虛初期巔峰。從當年身為聖子的時候,雁寶就壓他們幾個一頭。直到如今躋身返虛,幾名妖族的差距,非但沒有縮小,反倒越來越大了。雁寶已經到了返虛初期巔峰,而最弱的幽合道,才剛剛進階返虛不久。

「打不過。」

雁寶搖了搖頭,並沒有在這件事上有所隱瞞。而且,雁寶很快又道:「不光是離景原,衛易、樂桓、謝弦歌,我肯定也打不過。珈藍寺的新任主持,恆秀和尚,我估計我也打不過。曹家的曹慈,兩劍山的韋希,要打過才知道,不過我覺得結果多半是平手。」

這一連串名字念下來,大家不由更加沮喪。

修真界的同代修者,似乎已經全面碾壓了妖族。尤其是最前面的那幾人,皆是不世出的天才。若是以往的時代,他們任何一人都足以笑傲同代,讓同代所有修者和妖族,連望其背影的資格都沒有。然而這個大爭之世,這樣的妖孽卻一下子出了好幾位。

在這之後,幾名妖族都沒有再多說一句話,都異常的沮喪。尤其是幽合道,更是隱隱被其他幾名妖族排斥。

誰讓如今的幽明聖象一族,正在被幾家聯手針對,而且已經到了滅族的邊緣?

回到妖族腹地之後,幾名妖族終於遇到了前來接應他們的各自勢力的高手。在遇到自家高手的同時,幾名原本還算是同一陣營的妖族,迅速散開,與自家高手匯合,然後隱隱又有了對立之勢。尤其是幽明聖象一族,更是在第一時間迅速退去,生怕其他幾大勢力,趁機圍攻。

好在,其他幾族的高手,今日最重要的目的,還是掩護自家的年輕返虛,安全返回,倒也沒有太多的敵意。

雁寶如今是妖王殿最年輕的妖王,由一位妖王殿的純陽妖聖前來接應。這份面子,無疑是天大了。在這位純陽妖聖露面之後,其他幾族的高手,也迅速退去。

至此,這次前往修真界的觀戰之旅,算是徹底告一段落了。

「怎麼樣?這次觀戰,可有收穫?」

這名純陽妖聖,帶著雁寶一邊返回妖王殿,路上也開始好奇的問起了雁寶這次的經歷。雁寶倒是也十分坦然,將自己這次在修真界的所見所聞,全都複述了一遍。

「妖族和修真界,這些年都在內戰。但如今看來,還是我們這邊的損失更大一些。這或許也和當年葉朝歸布局,提前激發了各族的氣運有關。畢竟,我們這邊的氣運,要提前燃爆了十多年,也比修者那邊提前陷入了十多年的戰爭。再加上後來的白骨天災,實力遜色一些,也是正常的。」

不得不說,這位老牌妖聖,確實眼光毒辣,一下子就看到了問題的實質。

妖族這些年的運氣,確實要更差一些,這或許就是冥冥之中的氣運流轉的原因。

而對於這些原因,雁寶只是靜靜聽著,沒有發表任何態度。

妖族這些年裡,一直戰亂不休。先是幾個大族相互征戰,兼并那些小族。然後一場白骨天災,禍亂妖族二十年,讓底層妖族減員慘重。好不容易壓下了這場白骨天災,妖族幾大聯盟又開始繼續合力收拾幽明聖象一族。打來打去,整個妖族就沒一處安穩的地方。

不過,這麼說似乎也不完全準確。

至少除幽明聖象一族的祖地之外,其他四大皇族血脈的所在地,都沒有被戰亂波及。九清蟬一族的九清原,吞海鯨一族的水晶宮海域,白山玄樹一族的白山,以及太虛金睛猿一族的包子山,都不曾被戰火波及。便是直接鬧得天翻地覆的白骨天災,也沒有任何一尊白骨生物,能夠接近這幾個地方。任何白骨生物,還沒等接近這些地方,就早已被滅殺了。

倒是那些沒有妖王坐鎮的普通妖族,基本上就只有淪為炮灰的命。在之前那場大勢力兼并當中,只能選擇一方依附,連做牆頭草的機會都沒有。後來的白骨天災當中,也是他們損失最為慘重。有些弱小的族群,甚至直接被滅族!

亂世當中,這些小族的命運,往往最為可憐。雖然在妖族的民間傳說當中,從來不乏某個天才橫空出世,然後帶領族群走向巔峰的事情。但實際上,歷史上幾乎所有強大王族,都不是一代妖族就能締造出來的。都是經過了幾代妖族的共同拼搏,才能真正強大起來。

每次談起這個事情的時候,總有一些熱血妖族,拿歷史上的五位妖族仙位舉例子。五大皇族血脈,在各自仙尊出世之前,同樣不顯聲名。正是因為各自仙位的出現,才使得他們的族群迅速崛起,最後成長為妖族一方巨頭。

對此,每當有老輩妖族聽到年輕妖族,信誓旦旦說自己將來也會帶領族群走向輝煌的時候,總會多加勉勵。然而那些老輩妖族內心深處,其實也是鼓勵的心思居多。這些老輩妖族很多都隱約知道,五大皇族當年其實似乎是憑空出現的一樣,根本談不上什麼小族。

這也是妖族內部的一個秘辛,不達一定高度,是不會明白的。

拋卻五大皇族血脈之外,其他所有妖族族群,都是經過幾代甚至十幾代、幾十代妖族的努力拚搏,才能成為一方王族。這其中有無數的天才妖族,為了自己族群的上升而付出了自己的一生。更普遍的現象是,很多妖族即便是拚命奮鬥,也只能勉強保證自己的族群不會消失而已,遠談不上興旺發達。

小族天才,到了一定程度之後,便會發現自己之前的道路出現了一部分錯誤。而這些錯誤,足以讓他日後的修行之路越來越窄,甚至直接止步。如果一個族群歷史上沒有出現過返虛妖王,或者一個天才妖族沒有一個返虛妖王的老師,那不管這個妖族如何才智逆天,最後想要進階返虛,都是千難萬難。

這才是現實。

返回妖王殿後,雁寶將這次在修真界的收穫,再次複述了一遍。並且妖族這邊,也得到了離景原要在坤盧山邀請幾大修真界勢力的消息。這個消息,雁寶倒是不知道。畢竟在他離開之前,離景原還沒有透露過這個消息。

而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妖王殿這邊,也開始迅速作出應對,聯繫其他幾大聯盟,開始做出各種反應。只是這些反應,註定是那些純陽妖聖的事情,和雁寶無關。

做完這些之後,雁寶返回了自己的洞府,繼續如以往那樣,讓大家覺得他似乎只是一個喜歡閉關苦修的呆瓜,在修行之外的地方,並無什麼長處。

然而,在雁寶返回自己的洞府之後,一具和雁寶一模一樣的身體,自洞府地下浮現而出,與雁寶合二為一。

在這兩道身體合一的同時,雁寶身上的靈壓陡然大漲,瞬間衝破了返虛中期的層次。

其實,雁寶也早就躋身了返虛中期。

只是他一直以秘法將自己的修為,限制在返虛初期巔峰。

他在藏拙。

躋身返虛之後,雁寶已經能夠明顯感覺到,妖王殿內部對他的打壓。說到底,妖王殿還是一個相對鬆散的聯盟,聯盟內的幾個最強大的王族,自然不希望再有誰崛起,分去他們的利益。一旦雁寶展現出太過逆天的手段,難免會被他們所針對,這才是雁寶這些年藏拙的原因。

雁寶在等。

出身小族的他,想要達到真正的巔峰,需要付出的遠比其他天才更多。

很快,妖族這邊就傳來的消息。幾大聯盟再次派出更多的力量,合力進攻幽明聖象與東海妖盟這兩家,勢必要在最短時間內,將這兩家滅掉。一旦修真界出現轉折,屆時妖族若是再沒有大的變化,那就很危險了。

只是,外界的風起雲湧,註定和雁寶無關。

雁寶的洞府,就如同一座古墓,徹底塵封了起來。而雁寶本人,在這次任務之後,彷彿也被其他妖王遺忘了一樣。除了偶爾會外出做幾個任務之外,再少有妖族來打擾他。

。 「其實我真的沒事,你們不用為我擔心。」

悶的久了,江宿戀戀不捨從陳思淳懷中起來,隨便找了個理由。

「我就是因為肖航的事,有一點點不開心而已。」

江宿后桌那個被他痛扁的前任小霸王就叫肖航。

陳思淳拍拍他的肩膀,小大人似的嘆了口氣:「那傢伙就是個混蛋。」

「不過,薇薇,你真讓我們驚訝。」趙可晴推了推架在鼻樑上的黑色眼鏡框,萌萌地看著江宿,「你那時候真是A爆了!」

「對。」陳思淳附和,迷之興奮起來,「你要是個男的,一定會收穫很多小迷妹!」

江宿一本正經地搖搖頭:「不,我就是個可憐弱小又無助的小女孩。」

說著,江宿瞄了眼陳思淳,

悶聲道:「我需要人安慰。」

「阿嚏!」

此時正在高三1班坐著的江薇突然打了個噴嚏,隨即眼皮跳了跳,總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這時,「啪」的一聲,一張卷子拍在江薇面前。

一抬頭,就看見顧芮芮那張明艷卻冰冷的臉。

周圍的人嗅到八卦的氣息,抻著脖子豎著耳朵注意這邊的動靜。

「有些人啊,看起來人模狗樣的,實際上就是渣男!」

顧芮芮涼涼地說著,瞟著江薇的目光像是恨不得要把她千刀萬剮。

要是眼神能殺人,江宿這具身體估計已經被鞭屍八百次了。

江薇很懵逼。

怎麼回事?

剛剛不是還可可愛愛嗎?

怎麼扭頭就奇奇怪怪了?

江薇下意識瞄一眼卷子上的分數,嗯,109,也不低啊,畢竟這是150分的滿分。

知道顧芮芮是數學課代表,但也不至於因為分數就罵她渣男?

江薇還沒納過悶來,顧芮芮已經去發別人的卷子了。

吳志博湊過來,興奮地搓搓手:「咋?剛在一起就分手了?閃婚閃離?」

江薇撇嘴:「不會用詞就別說。」

頓了頓,江薇看著不遠處在給別人髮捲子的顧芮芮,沉不住氣了。

「我去找她問問。」

其實江薇是有點心虛,怕是因為自己做錯了什麼,導致顧芮芮對「江宿」判定成了渣男。要真是因為自己,那罪過可就大了。

同時江薇還有點私心——她挺想撮合江宿和顧芮芮的!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