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沒有在小空間多加逗留,從那裡很快就回到了現實世界自己的大本營之一,留客島。

這是多寶給劉雲準備的道場,之前在劉雲去往教導伏羲的時候,幫劉雲搭建的。

而劉雲也沒想到多寶能夠因為自己抱怨沒有道場,就真的找尋一處新道場。

……

劉雲對於自己的留客島,也花費了一番心血搭建。

上面雖說不至於遍地是機關,但是底下的空間基本上被劉雲掏空了。

地底空間處

此時劉雲按照自己在地府所搭建的實驗室,在留客島也搭建了一番。

步入金仙后,劉雲也要開始思考自己未來的道路。

而單單陣道來說,這其實只是外物之道,假設把空氣中的靈氣全部抽干,陣法無法和天地發生共鳴,是不是註定要成為刀俎,讓人宰割?

這也是劉雲一直不敢真的踏入陣道的原因,這個可以成為護道手段,卻無法成為自己的道。

而劉雲最後決定修的道是進化之道,以凡人之軀登上諸天神魔之位。

這是劉雲在研究盤古污血和地府靈魂后,萌生的想法。

靈兒通過將盤古污血放大,發現上面還殘留著一絲生物的活性。

而就是這點生物活性,大多數洪荒生物會因為它的侵蝕,化成血肉傀儡一般都存在。

冥河的血神經便是依據這污血,以自己的血液模擬這種生命活性,將自己的元神劃分成千萬份,藏匿在血海之中。

在地府的時候,因為劉雲肆無忌憚地研究的緣故,有一次把他的血神子找出來。

要不是平心娘娘出面,估計現在自己已經被元屠阿鼻斬成碎片了。

……

「師父,我劉雲請求拜見。」劉雲站在上清殿外,等待著通天的回復。

「師父,我得到了好東西,特來孝敬一下你!」劉雲從乾坤鏡里拿出一個精美盒子。

「黃中李?你遇見了方丈島?」通天打開盒子的一瞬間,有點驚訝地說道。

「師父,你知道黃中李在方丈島?」

「這個不是秘密,基本上六聖都知道這件事,這是你們師祖告訴我們的。」

「當初我本來想找一下它的,但是沒想到被你找到了,緣分這東西真的說不定啊!」

「師父,你如果想要方丈島,弟子可以將其送給師父。」

劉雲對著通天說道,不過雖然劉雲說的很痛快,但是內心還是有點作痛的。

「你的心思我豈會不知道,不用了這方丈島既然被你發現,就證明與我無緣,與你有緣,不過你還是注意點,不要讓其他人知道。」

「是,師父。」

「我也不白拿你的東西,這是周天星辰大陣的陣圖,我剛剛從女媧那裡拿到的。」

「給你一份參悟吧,配合你的星辰圖,對抗一些弱小的准聖應該也可以保命。」

「謝謝師父。」劉雲接過玉簡,對著通天行禮。

……

「師兄,在嗎?給你一個好東西。」此時劉雲來到多寶島上,拜訪多寶。

「什麼事?」多寶從洞府里出來,把劉雲接到自己的洞府之中,讓童子端上熱茶。

這是劉雲在回來的時候,去往武夷山,尋找落寶金錢的時候,順道拐帶過來的大紅袍移植出來的子株。

至於母樹,被劉雲送給了通天教主。

而落寶金錢,此時已經不在了,也就是說趙公明的命劫還是無法避免。

劉雲來找落寶金錢,並不是貪圖落寶金錢的能力,雖然它的能力很強,但是代價一定不菲。

金錢代表著交易,落寶金錢幾乎是財道的象徵,所以每次使用它一定會付出代價。

而付不起代價的話,曹寶蕭升就是下場,那還是因為有封神榜的緣故。

「師兄,我最近發現一個好東西,給你嘗嘗。」劉雲拿出一個精美的盒子,上面放著九枚黃中李。

「這是黃中李?可惜,你如果三百年前給我還有用,現在最多滿足一下口腹之慾了。」

說完,多寶直接抓起來其中一枚,直接咬了下去,汁水沿著他的嘴角滴下。

那汁水帶著一種誘惑所有生物的內心渴望的清香,將多寶洞府內的兩個童子誘惑得口水直流。

這無關修為,是直指本心的誘惑。

劉雲也抓起其中一枚,將其三兩口就吃完,剩下其中的內核。

而在多寶詫異的眼中,劉雲的身體並沒有出現氣息不穩的狀況。

「看來師弟你也不簡單啊。」黃中李作為先天十大靈根之一,與它同名的蟠桃,單單九千年的那個,足以讓凡人羽化登仙。

而原種的黃中李豈是平庸之輩,裡面蘊含著的不只是靈氣,還有一些道的碎片,可以讓人進入悟道狀態。

而以劉雲這種修為,一般吃下去的瞬間就會進入悟道狀態。

但是劉雲此時卻像無事人一般,連一絲恍惚都沒有出現。

「比不上師兄,師兄你現在打我還是輕而易舉的。」

「這不一樣,我修道多久,你修道多久啊?對了,你這次過來恐怕不是僅僅送黃中李這麼簡單吧?」

「師兄,沒你想的這麼複雜,就是真的和你聚聚而已,畢竟我們師兄弟很久沒這樣輕鬆地聊天了。」

……

地府

「娘娘,好久不見,最近身體可還安康。」劉雲來到平心殿,對著平心行禮說道。

「又有什麼麻煩事來麻煩我了?」平心看著眼前的劉雲,平靜地說道。

「娘娘,瞧您說的,我這是找到好東西給你送了過來。」劉雲說完,把裝有黃中李的盒子拿了出來。

在地府的時候,平心對他就頗有照顧,所以現在得到了黃中李之後,劉雲也將它獻給平心。

「黃中李?不錯的東西,看來最近你的機遇不錯。」

平心並不知道黃中李生長在方丈島,只知道它是十大靈根之一。

「娘娘,既然沒什麼事我就先離開了。」

劉雲在獻完黃中李之後,就想抽身離開,先去自己地府的大本營那裡轉移一些東西。

「等等,既然你來了,那麼華胥女的後續也可以交給你了。」 玄一正要動手,聽到這句話,硬生生停下動作。

「王爺,這……」

夜亦謹再度轉過身,眼眸中閃現一絲殺意:「本王何時中了毒?」

「夜王殿下自己清楚。」

他的確清楚,所以才想殺人。

男人眸色一冷,沉聲問:「你到底是什麼人?」

葉冰凝語調平靜,既然攤開來講了,便不必藏著掖著:「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夜王殿下需要解毒,而我恰好可以解。」

「你是怎麼發現本王中毒的?」

自然是上回撞見你毒發——

葉冰凝想這麼說來著,但她不會自尋死路。

她眼睛在四周掃了一圈,隨口胡謅:「陰草是世間至陰之物,常人就算費盡心思也難以尋到,而且此物對一般人來說並無益處,甚至有害,然而此地卻種滿了陰草。」

葉冰凝蹲下身子,瑩潤的指尖拂過墨色的草葉,接著道:「對於寒毒而言,陰草可以以毒攻毒,但不能直接使用,否則會加深寒毒。於是夜王殿下創造了這個環境,從外界改善影響。」

夜亦謹蹙眉,眼底滿是震驚之色:「本王憑什麼信你?」

「給我一刻鐘的時間,若是有效,你不準把我趕出去。」葉冰凝揚起勢在必得的笑容。

夜亦謹點了點頭:「好,本王答應你。若是需要什麼,讓玄一準備。不過你記住,一刻鐘,本王就只給你一刻鐘。」

「多謝王爺。」

這世間能認出陰草的人不多,對陰草的用處了如指掌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而葉冰凝剛才所說的,與他了解的陰草功效別無二致。

這人不簡單。

沖著這一點,他便值得放手讓她一試。

「葉姑娘,您需要什麼?」玄一頭一回見著有女子能在主子面前活這麼久,對葉冰凝充滿了恭敬。

葉冰凝抿唇笑道:「帶我去廚房。」

葉冰凝熬了一碗粥。

是的,就是一碗可以喝的粥。

她取出一個玉瓶,從中拿出一顆血紅色的丸子,指尖碾碎,撒入粥里。

「好了,玄一侍衛,帶我去見王爺吧。」葉冰凝眯眼笑道。

夜亦謹側躺在卧房的榻上,睜開眼,神色冷漠地看著葉冰凝:「一碗粥?」

葉冰凝上前,俯身將粥遞到夜亦謹面前,笑著和夜亦謹對視:「解毒不能急於一時,喝下這碗粥,你便會相信我說的話。」

「你還未取得本王的信任。」

葉冰凝無奈,只能拿著勺子,舀了一勺喝下。

喝自己的東西,不寒磣。

見葉冰凝面色坦然,夜亦謹終於不再猶疑,將那碗粥一飲而盡。

隨著那碗粥下肚,一股暖流迅速竄過四肢百骸。

原本時時刻刻需要耗費心思壓制的寒毒好像被融化了一般,整個人暖融融的。

這種感覺,在那天晚上也有過。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