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記得……

很可怕……

很可怕……

還有兩個寶寶流血的眼睛……

葉簡汐想到那一幕,渾身顫抖不止。

慕洛琛長臂一伸,把她摟到懷裡,「不怕,沒事了,都是夢而已。夢醒了,就沒什麼了。」

慕洛琛低聲哄著她。

葉簡汐卻越發的不安,剛才夢裡孩子的眼睛流血,是孩子在託夢嗎?

手緩緩地落在自己的小腹上。

葉簡汐心底凄涼一片。

倚靠在慕洛琛懷裡好半晌,葉簡汐才勉強扯出一個笑容說,「阿琛,我沒事了。」

「真的沒事?郭嫂給我打電話,說你暈了過去,怎麼回事?」

慕洛琛望著她慘白的臉色,放心不下。

「哪有什麼事情?就是有些頭暈,郭嫂說嚴重了,不信你可以去問費德勒。」

葉簡汐話說完,擔心他在自己的身體上再追究,又轉移話題,提起天寶遇到陌生人的事情。

慕洛琛蹙了眉頭,沉思了片刻說,「你不用草木皆兵,那個人既然有機會單獨接觸天寶,可他沒有把天寶帶走,說明他並不想把天寶帶走。至於他說的那些話……以後,我會多派人保護天佑、天寶,不讓別人接觸他們。」

陰陽乾坤顛 葉簡汐並沒有慕洛琛那麼樂觀,「再嚴密的保護,也總有空子。阿琛,我真怕,有一天天寶忽然失蹤了……」

若是天寶被人帶走了。

她不敢想象後果……

慕洛琛俯首,親了親她的臉頰,「這種事不會發生,天寶是我們的孩子,沒任何人可以從我們身邊奪走他。哪怕真的有人把他帶走,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把天寶給你找回來。」

這是他的承諾。

葉簡汐唇瓣張開,想要開口說話。

卧房的門忽然被打開一條縫,然後一個圓溜溜扎著雙馬尾的腦袋探了進來。

葉簡汐停住了說話,看向門口。

「甜甜,你怎麼上來了?你媽媽跟天佑、天寶呢?」

「他們在上課。」

歐陽甜甜小小的身體,順利的擠進房間里,她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荷花裙,隨著她跑步的動作,裙邊一顛一顛的。跑到葉簡汐跟前,她仰著小小的腦袋,一雙又大又圓的眼睛,閃爍著好奇而靈動的光澤,一瞬不瞬的望著葉簡汐。

葉簡汐只覺得歐陽甜甜真是漂亮的孩子。

白白的,軟軟的,像個洋娃娃似的。

不知道以後,她的女兒,會不會跟甜甜一樣可愛。

慕洛琛看著眼前的小女孩子,面色淡漠。

他不喜歡孩子,除了簡汐生下的孩子還有天寶,其他人的都不是特別喜歡,更別說這個歐陽甜甜只是見過一面的小丫頭。

小孩子不懂察言觀色。

哪裡知道慕洛琛不喜歡自己?

歐陽甜甜一張蘋果臉帶著笑意,站在葉簡汐和慕洛琛跟前,猶豫了兩秒,然後深處自己小小,軟軟的手,親昵的握住葉簡汐的手,然後又去握慕洛琛的手。

慕洛琛下意識的想抽出來。

葉簡汐搖了搖頭,示意他對小孩子,多一些容忍。

慕洛琛看在她的面子上,忍了這個小丫頭。

葉簡汐回頭,笑著問歐陽甜甜,「甜甜,你要做什麼?」

「阿姨,叔叔,我想嫁給天佑,你們可以答應我嗎?」

歐陽甜甜嘟著一張紅潤的小嘴,奶聲奶氣的問。

葉簡汐瞪圓了眼睛,「可你之前,不是喜歡天寶嗎?」怎麼轉眼就喜歡天佑了?

「天寶打我,我不喜歡他了。」歐陽甜甜幽怨的抱怨天寶,然後過了兩秒,臉色一變,熱情高漲的說,「佑佑好酷!我要嫁給他!這樣,我就可以跟他一起玩,吃飯,洗澡,睡覺了……」

歐陽甜甜說著,仰頭看向葉簡汐。

「阿姨,我給你做媳婦吧?」

她其實想說的是兒媳婦。

慕洛琛臉色一黑,摟住葉簡汐的腰,說:「她只能做我媳婦,不能娶你做媳婦。至於你跟天佑結婚的事情,等你上完大學再說。」

「什麼是大學?」

歐陽甜甜一臉茫然。

「就是很大很大的學校,再過幾年,你就可以去了。」

葉簡汐咳嗽了下,有些尷尬的解釋。

歐陽甜甜托著下巴,認真的想了想,說:「那等我上了大學,叔叔跟阿姨,一定要答應我嫁給佑佑哦~」

「咳咳……」

葉簡汐繼續尷尬的咳嗽。

慕洛琛說,「等你上完大學再說。」

歐陽甜甜不知道有沒有聽懂,反正挺開心的,還拉起葉簡汐的手,勾了勾小拇指。

「吶,就這麼說定了。我先下去咯。」

歐陽甜甜一蹦一跳的,像只小兔子一樣。

葉簡汐看著小丫頭可愛的背影,說:「完了,這麼小就這麼招惹桃花,不知道等長大了,咱們家門口得被多少女孩子踏破了。」

「那都是多少年以後的事情了,等他們長大了再說。」

慕洛琛說著,拿了一件外套,替她穿上。

「起來吃午餐吧。」

「嗯。」

葉簡汐穿上鞋子,從床上下來。

不知道是不是休息好了,身體輕鬆了許多。

葉簡汐心裡有些暗暗慶幸,如果自己沒恢復,按著早上的慘樣,肯定讓洛琛看出來蹊蹺。

而她不知道……

早在費德勒從慕家出來的那一刻。

就已經把她的情況,告訴了慕洛琛。 第872章奇怪的人

兩人樓上下來,歐陽老師準備帶歐陽甜甜回家,可歐陽甜甜抓住天佑的手,怎麼也不肯鬆手。

歐陽老師尷尬到了極點,「對不起,慕先生、慕太太,這小丫頭被我慣壞了……」

說著,她又拉歐陽甜甜。

歐陽甜甜撅著小嘴,「我不要回家,我要跟天佑哥哥住在一起,要和他玩,吃飯,睡覺……」

歐陽老師:「……」

天佑撇了撇嘴,「我不要跟你一起,你跟老師回家,明天再過來玩。」

歐陽甜甜被他這麼一說,小臉露出難過。

憋屈了好一會兒,說:「那你親我一下,我才走。」

天佑冷了臉,怎麼也不肯親,那模樣像極了慕洛琛。

歐陽甜甜眨巴眨巴眼睛,眼淚就要掉下來。

而就在歐陽老師又要開口的時候,天寶跑到歐陽甜甜跟前,『吧唧』一聲,狠狠地親了一口歐陽甜甜。

「已經親完了,你趕緊走吧。」

說著,小傢伙一溜煙的跑開了,生怕歐陽甜甜追上來。

歐陽甜甜捂著自己被親過的地方,一副被雷劈過似的,過了兩秒,忽然哇的一聲哭出來。

「嗚嗚嗚……臭天寶,嗚嗚嗚……我才不要給你親,我要佑佑親……」

幼稚的話,惹得幾個大人悶笑不知。

歐陽老師抱起來歐陽甜甜,跟葉簡汐和慕洛琛說了聲對不起,然後抱著歐陽甜甜走了。

葉簡汐讓郭嫂去送歐陽甜甜,然後回頭看著臉黑黑的兩個小傢伙,伸手颳了下天佑的鼻子說,「你看,天寶都為了你犧牲那麼大了,你就別再耷拉一張臉啦。」

說罷,又對天寶說,「你剛才是在占女孩子的便宜,女孩子的臉頰,是不能隨便親的。」

天寶撇了撇嘴,一頭扎進葉簡汐的懷裡,不滿的橫了橫,「我才不要親她呢,臭臭!」

葉簡汐聽了,又忍不住笑。

這三個活寶。

在一起還真是搞笑。

吃過午餐,慕洛琛在家裡休息了一會兒,又出去了。

他現在事情多,不得閑。

葉簡汐知道,也沒什麼可抱怨的。

帶著天佑和天寶在家裡玩到下午三點鐘,葉簡汐帶著他們,準備回慕家老宅。

上次老太太有蘇醒的跡象后,又暫時沒了動靜。今天老宅那邊幾個醫生,想跟他們談一下,具體的病情,洛琛要忙公司那邊的事情,這事自然就落在了她身上,不是什麼費體力的事情,加之事關老太太,她也樂的去。

坐上車,葉簡汐多叫了警衛。

倒不是怕別人再靠近天寶,而是怕到了慕家那邊,馮梓雲再惹事情。

帶著警衛,起碼能震懾到她。

開了沒多久,車停在慕家老宅外面。

葉簡汐讓天佑和天寶先下車,然後自己挺著肚子,跟在他們後面。

兩個小傢伙,小腿邁開,跑得特別快。

不過他們會顧及葉簡汐的步伐,一旦離得遠了,就停下來等著葉簡汐。

一行三人走到了客廳。

醫生已經在等著了,一旁坐著的還有吳春熙。

現在慕家老宅這邊,名義上是葉簡汐在管家,但實際上,因為葉簡汐不經常住在老宅這邊,平日里都是是吳春熙和馮梓雲平日里在管家,以前馮梓雲仗著馮家家大業大,在慕家趾高氣昂。可如今,慕洛琛掌家,馮家又不不怎麼在乎馮梓雲,加之葉簡汐有意無意的更倚重吳春熙一些,老宅的人這邊開始紛紛的倒向吳春熙。

給老太太請的醫生,自然是吳春熙來管。

葉簡汐相信見到吳春熙,喚了聲:「三嬸。」

天佑和天寶,小身板挺得筆直,「三奶奶好。」

「乖,兩個寶貝,又長大了。」

吳春熙笑著誇讚。

天寶吐了吐舌頭,問:「三奶奶,鶯哥呢?」

鶯哥是吳春熙最小的女兒,今年十一歲,當初吳春熙生下這個最小的女兒,體質很差,吳春熙怕養不活,就聽自己母親的意見,去廟裡請了大師取了個名字,喚鶯哥。

鶯哥長大了,家裡人就不再叫這個小名了,因為慕家取名字,不可能那麼隨便。即使不按照族譜來,也不能聽起來像戲譜里的名字。

所以,鶯哥到八歲后,就叫慕子宜。

可天佑天寶聽吳春熙叫過一次鶯哥,就記得清清楚楚。

以後也都是叫這個名字。

總裁的惹火嬌妻 葉簡汐糾正過,卻怎麼也糾正不過來。

吳春熙隨便他們怎麼叫,並不在意。

天佑跟天寶,同鶯哥親近,她很是喜歡。

「鶯哥在我院子里,讓文清和郭嫂帶你們去。」吳春熙回頭,又看向自己身邊的兩個傭人,「你們也跟著一起,小心著些照看,別出了岔子。」

上次天佑、天寶跟木木起了衝突,她記憶猶新。

如今她靠著葉簡汐,在這座宅子,站穩腳跟,自然對天佑、天寶上心的不能再上心,所以千萬不能讓他們在自己的手上出事情。

葉簡汐本意也是小心些。

此刻聽吳春熙這麼妥帖的安排,也沒叫其他的警衛跟著。

待天佑、天寶走了。

葉簡汐和吳春熙,跟醫生開始談老太太的事情。

醫生低聲討論了一會兒,為首的醫生說,「二位太太,只怕老太太的情況,還要再等一陣子,才能明朗。我們現在的建議,是繼續之前的保守治療。只要不斷了老太太的葯,依著老太太現在的身體狀況,總會清醒過來。」

慕老太太的身體被慕家人照顧的很好。

醒來不過是時間問題。

只是按照他們上次說的,錯過這次蘇醒的時間,再等下次醒來,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葉簡汐聽到醫生的話,半是失落半是欣慰。

「醫生,你們儘管用藥,只要老太太用的上的,我們慕家都會供應。」

吳春熙在一旁說道。

醫生點點頭,又把慕老太太的詳細情況彙報了下。

兩人聽完,吳春熙讓醫生先回去休息。

醫生有秩序的退出了客廳。

吳春熙看著葉簡汐的肚子說,「你這兩個孩子快生了吧?我看著肚子挺大了,雙胞胎大多熬不到足月份,提前剖腹產,對你的身體好一些。」

葉簡汐的眼神一下變得溫柔了起來,「我跟洛琛商量,等到下個月,就進行剖腹產。」

「這麼快?」

吳春熙有些意外,但還是接受。

以慕洛琛對葉簡汐的珍視程度,肯定首先為她的身體著想,下個月剖腹產,應該是最好的生產期。

葉簡汐點了點頭。

「那我可要備好禮物了,我們慕家,又要添丁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