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如今的孫悟空竟然還帶來了無當聖母和太上老君!

這還玩個屁!

「事到如今了!已經是顧不上什麼面子的問題了!」

「我們試試能不能讓鎮元子幫助一下佛門!」

「就算是給他一些東西,也要拿下這個臭猴子!」

文殊看著孫悟道,眼睛中滿是殺氣。

在場的除了普賢以外,每一個都是個孫悟道有些深仇大恨的!

沒有辦法了,如今的孫悟道手上有兩個准聖幫忙!

但是佛門這邊卻是只有一個觀音是准聖的境界!

要不是萬不得已,佛門還真不願意欠下鎮元子的面子。

「阿彌陀佛!」

天空中,梵音陣陣!

聽到這個聲音,車遲國的上空所有的神仙妖魔都是抬頭看過去。

只不過是觀音四人的目光並沒有看向其他人,而是緊緊的盯著孫悟道一個人!

「嘖嘖……」

「竟然同時出動了三個大羅金仙和一個準聖!俺老孫的面子可真是不小啊!」

孫悟道看著觀音四個人,並沒有任何的慌張!

反而是有些興奮不已!

「你這個小猴子,可真是會惹事!」

太上老君看著孫悟道,搖了搖頭,這個傢伙怎麼總是能惹出這麼大的麻煩!

地面上!

唐僧看到了孫悟道的身影后,身子止不住的顫抖!

要不是看著天空上還有觀音幾個人在這裡,恐怕唐僧自己直接就跑了!

畢竟唐僧已經是被孫悟道給教訓了好幾次了!

「哈哈哈!」

「還真是有意思啊!」

「太上老君,再加上一個無當聖母,這樣的陣容誰看了都是要頭疼的!」

「看來佛門這次想要針對恩人的計劃是徹底的失敗了啊!」

天蓬看著孫悟道帶過來的人,心裡別提多爽了!

能看到觀音這個表情的時候可是不容易的!

看著如今的情況!

天蓬有些感慨。

自從封神大戰之後,很久沒有出現過這麼大的場面了!

兩千年了,沒想到再次出現這樣的場面竟然是因為一隻猴子!

可能這個世間沒有人能夠想得到吧……

「鎮元大仙!」

「我佛門從來沒有和鎮元大仙結過仇怨!」

「如果大仙願意助我等捉拿妖猴,我佛門願意用一件先天法寶為代價換取大仙出手!」

文殊直接朝著鎮元子開條件!

事到如今得社的情況,面子早就已經不重要了!

只要是能夠把孫悟道給抓起來!

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可真是付出的!

「當然了!我佛門曾經和紅雲前輩有過一些誤會,讓紅雲前輩經歷了六道輪迴!」

「但是究根結底那是,冥河老祖和妖師鯤鵬的所作所為!」

「若是紅雲前輩不計前嫌,我們佛門願意出手幫助前輩報仇!」

文殊依舊是朝著紅雲伸出了佛門的橄欖枝!

在他的想法中,只要是能夠讓鎮元子和紅雲道人加入自己的陣營之中。

自己這邊就有了三個准聖,這樣的陣容想要抓住孫悟道,簡直不要太容易!

隨著文殊的開口,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同時看向了孫悟道!

佛門這樣的興師動眾,竟然都是為了和一隻猴子鬥智斗勇?

這是什麼鬼!

「看來俺老孫應該感覺到榮幸才對啊!」

孫悟道直接淡淡一笑,輕鬆的姿態讓所有人都是震驚不已!

這……看著不像是裝出來的啊……

「佛門的臉皮還真是厚的可以啊!」

「不愧是那兩個禿驢的後輩,一群沒臉沒皮的東西!」

紅雲大笑一聲,當著所有人的面,折了文殊的面子!

「紅雲!你!」

文殊看著紅雲這樣的態度,十分的惱火。

他沒想到,紅雲竟然是這樣的不給面子!

自己都已經是放低了姿態了,他竟然還是這樣的態度。

真是不識抬舉。

「文殊,你可知道為什麼本座和鎮元子到場之後,沒有去搶奪弒神槍的碎片么?」

紅雲冷笑著看著一臉疑惑的文殊。

「那是因為,本座對於所謂的什麼弒神槍根本就沒有興趣。」

「本座與鎮元子前來,只是為了幫助小猴子對付你們這幫禿驢的!」

紅雲直接是語出驚人。

直接把觀音等人的臉都給打腫了,從來沒有這麼丟人過。

「什麼!」

文殊老臉通紅。

眾多神仙妖魔同樣吃驚不小。

就連天蓬和捲簾也是一臉震驚。

「四個准聖,竟然都是為了保護恩人來的?」

「恩人的面子,這麼大的么?!」

天蓬看著自己眼前的場景,已經是完全的不敢相信了。

他算是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難怪是孫悟道到了現在還是有恃無恐。

有四個准聖強者保護,就算是出動佛門三巨頭,也未必能拿得下他。

只是沒想到,西遊之行還未結束,各方勢力就已經攤牌了。

若是這些強者全都是因為孫悟道開始插手西遊,那整個西遊估計就沒有了!

乾脆就地解散算了!

「你們可知自己在做什麼嗎?」

「西遊量劫乃是天道定下的壽數。」

「你們如此袒護這妖猴,你們這是在和天道抗爭!」

觀音憤怒的咆哮道。

惱怒之下,她那張精緻的五官都顯得猙獰可怕。

看著躲在太上老君身後的孫悟道那囂張的笑容,觀音是氣不打一處來。

「天道?」

「我真的好怕啊!」

「難道只能是你們佛門出處算計俺老孫,安老蘇就是反抗都是不行么?」

「原來這就是天道,天道是你佛門養出來的?」

孫悟道一點的面子都是沒給觀音。

跟他一個穿越者比懟人?

想當年自己噴人的時候,一個小時都是不重樣的。

「你這妖猴!休要逞口舌之利。」

「若是君子就直接單打獨鬥,你我二人好好的鬥上一番!」

文殊看著孫悟道大聲吼道。

這兩個人是新仇舊怨,差不多快要將他逼瘋了。

在車遲國部署了這麼久,要是這次還是對孫悟道沒有辦法的話,他可能真的會墮入魔道。

「我呸,手下敗將,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嚶嚶狂吠?」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