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會俱樂部在這個小縣城裡也是數得著的高消費場所,是王二麻子主要產業之一。

經過幾十年的經濟建設,城鎮和大城市的收入逐漸縮小,收入高的人也越來越多,錢多了就想享受高品質的服務,以前只有大城市才有的酒吧,ktv,會所···在小城市裡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

這名人會裝修高檔,第一層是歌舞廳,酒吧。

二層是保齡球,撞球,棋牌室。

三層是桑拿,客房。四層就是辦公的地方,也是王二麻子的老巢,王二麻子一般沒什麼事都在這裡。

直接坐電梯到了四樓,出電梯正對著一間超大的辦公室,其他區域為一些客房。

等進了辦公室一看,「嗬」這辦公室可真夠大的,足有三百平米,中間一張大圓桌,圓桌一圈有七八十個座位,其他空的區域也有一百多個座位。進門右手邊還有一間小辦公室。


天宇可不知道,這可是王二麻子的老巢,有什麼大事都是在這裡解決的,王二麻子對自家兄弟很好,之所以擺那麼多座位,就是不想有人站著。

天宇走在眾人中間,看眾人不落座,天宇也不客氣,徑直走到圓桌盡頭,那一個最大的老闆椅那裡,一屁股坐了下去,大有一幫之主的架勢。

東子一看天宇坐在了軍哥的位置上,心裡就火,剛想發飆就又被阿亮攔了下來。

阿亮走到天宇身邊臉露微笑,「小兄弟,你看這樣行不行?這是我們軍哥的位置,軍哥最不喜歡別人坐他的位置了,我覺得你還是下來的好,要不鬧的不愉快,大家臉上都不好,你說是不是,哈哈~~~」

阿亮雖然面含微笑,但威脅之意甚濃,這讓天宇很不爽。

隨即天宇站了起來,眾人以為這小孩怕了,心裡都冷笑。

天宇走向電梯口,眾人以為這小孩要走,呼啦一聲堵住了電梯口。

「嘿嘿~~~」

天宇嘿笑兩聲,一扭頭往辦公室走去。

眾人心裡一松,但一看天宇走過去的地方,一個個都傻眼了~~~

只見天宇走過去的地方,一個個足有兩厘米深的腳印深深的印在地板上,好像本來就存在一樣,光滑如鏡的地板竟然被天宇硬生生的踩下去兩厘米!


而腳印旁邊的地板卻絲毫無損,太匪夷所思了,要不是親眼看見,眾人根本不信這是人力所能做到的。

而天宇還在辦公室與電梯之間來回走動,那一個個腳印紛紛從天宇腳下顯現出來,越來越多,最後連一個落腳點都找不到了,只要從電梯里出來,不管你怎麼走,一定會踩在腳印上。

天宇對力道的控制非常好,既踩下去,又不損壞旁邊的地板,這份力道拿捏之准,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如果被地球的修仙者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大吃一驚,一個十幾歲的小孩竟然對力量的控制達到了一個『細緻入微』之境,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其實地球修仙者眼中,對力量的運用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境界就是『熟能生巧』之境,就比如你空有一身力量,卻不會靈活運用,打一頭熊你用全身的力量,打一隻蚊子你也用全身的力量,那純粹是浪費,熟能生巧之境就是根據對手的情況,和自身的力量,有效利用,不浪費一絲力量。

一般練武著只要肯下功夫,一般都能達到熟能生巧之境。


第二境界就是『細緻入微』之境,就是根據你接觸的東西,不管是什麼,都能一瞬間知道其本質,而根據知道的本質情況,來合理利用自身的力量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第一境界只是不浪費力量,而第二境界則是減少自身的力量損耗而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第三境界則是『完美利用』之境,就是說能根據當時的情況,利用風,空間······和對手的力量,做到完全利用,而自身只用很少的力量,甚至是不用一絲自身的力量,從而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其實這只是理論下的完美利用之境,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太極拳的四兩撥千斤就有一點像,也只是像而已,遠沒有達到完美利用的最高境界。

天宇看地板上踩得差不多了,也就不再繼續。


背著手走到那七八個人面前,眼光一掃眾人,眾人只覺得那眼神好像野獸的眼睛一樣,一個個脊背冒涼氣。大氣都不敢喘。

「你們幾個都給我聽好了。」天宇說道:「我這個人也有一個愛好,就是我走過的路,踩過的腳印也不想別人踩到,如果誰不小心踩到了,那我就會非常的不愉快,而我一不愉快就有一個壞毛病,就是喜歡拆房子!」

「唉!我看你們這房子質量太差,經不起拆啊!」 甜蜜禁書 ,「啪!」一聲關上了門。

總裁,我要離婚 ,不敢動啊!萬一踩到腳印怎麼辦,眾人四周全是腳印,哪有地方可以走。

那小孩雖然在屋裡,但眾人都知道那小孩可都能看見自己,那種級別的高手,豈是他們能猜透的。

「完了,完了~~~」

阿亮心裡焦急萬分,「怎麼會出現這樣一個變態,這還是人嗎?難道是老天對我們黑雲會不滿,認為我們這幾年做的太過分?要剷除我們,不行,一定要通知軍哥,軍哥在省城有人。」

阿亮拿出手機撥了出去。

縣醫院。

「叮鈴鈴~~~」

王二麻子接通了手機,「喂,強子,我讓你給我查的人怎麼樣了,哦。好,好,我知道了,你忙吧,有空我們一起吃飯。」

王二麻子掛了電話,心裡暗想:「她媽的,一個土包子,修地球的,也敢打我王軍的兒子,我看你們是活膩歪了,哼!我王軍要弄不死你們,那我就自己死了算了!」

「叮鈴鈴~~~」

電話又響了起來,王二麻子一看是阿亮打來的,不禁心想:「阿亮怎麼又打電話來了,難道是那小孩跑了?應該不會,還有東子和幾個弟兄,要是連一個小孩都看不住,還混什麼黑社會?」

「喂,阿亮,有什麼事?我這邊少華還沒好,好了我立即過去。」王二麻子說道。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軍哥,你千萬不要過來。」阿亮急忙說道,語氣中儘是焦急。

「阿亮,別慌,慢慢說,怎麼回事?」王二麻子也鄭重起來。

「軍哥,我們這次慘了,那小孩~~~他不是人吶!」阿亮小聲的敘說著,生怕天宇聽到,「事情是這樣的,我們把他帶到俱樂部后······」

王二麻子越聽越心驚。

「軍哥,那小孩在學校門口威脅我們的話不是大話啊,現在我們幾個周圍全是腳印,我們不敢動啊,一動那小孩就要拆房子,我們全會死啊,軍哥你現在千萬不要來。」

王二麻子的腦子一直嗡嗡作響,好像一群蒼蠅在大腦里飛一樣。

「怎麼辦?怎麼辦?這下全完了,得想個辦法才行啊。」忽然聽見電話里傳來阿亮的聲音,才清醒過來。

整理了一下思緒說道:「阿亮,你們別著急,我,我這就往省城打電話,想辦法救你們,你們不要動啊。」

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麼回事,剛才還是獵人,轉眼間就變成了獵物。

王二麻子掛了電話,焦急的在醫院走廊里走來走去。

剛從廁所里出來的劉月紅見王二麻子著急的樣子,問道:「阿軍,怎麼了?」

正滿腦子亂麻的王二麻子一見到老婆,連忙問道:「月紅,我問你一件事,保護咱爸的那三個高手有多厲害?」

劉月紅奇怪王軍怎麼突然問這個,但還是老實回答道:「我聽我爸說,那鐵氏三兄弟在江湖中也算是頂級高手了,老大鐵手一雙鐵砂掌,開碑裂石。」

「老二鐵柱,一身金鐘罩,十三太保橫練,硬功夫很厲害,老三更是厲害,名叫鐵影,身法迅捷如風,飄忽不定,還有一手暗器絕活,咱爸在三十多年前救了他們弟兄三個,從小送他們去學武,十二年前回到咱爸身邊后,從來沒有離開過。」

王軍一聽,覺得只有打電話求助了。 省城離這縣城也就一百多公里,走高速一個多小時就到,如果請鐵氏兄弟一定來的及,有鐵氏兄弟在,還怕什麼?

王二麻子跟老婆說明了事情,就撥通了老丈人的電話,隨即把手機遞給了劉月紅。

······

劉四海,**上的人都叫他劉四爺,因為在家排行老四,**教父級的人物,雖然今年已經七十多歲了,但因為保養的好,頭髮梳的一絲不亂,再加上年青的時候打打殺殺,眼睛里透著「剛毅」。時而有寒光閃過。

劉四爺結婚晚,老婆生完女兒就死了,只留下一個女兒,一直沒有再婚,獨自帶大孩子,前幾年因為要鍛煉女婿,所以讓他們一家人去了一個小縣城打拚。

那女婿表現不錯,帶著一幫弟兄在那縣城裡橫衝直撞,不到一年就把那縣城的黑社會全部擺平,這讓劉四海相當滿意。

劉四海想讓女婿接自己的位置,但幫會不是劉四海一個人的幫會,下面一個個堂主都看著自己這個位置,沒膽識,沒魄力怎麼坐的上,現在劉四海還活著,那些個堂主或許不敢怎樣,可劉四海要是哪一天走了,那王二麻子怎麼鎮的住。

所以劉四海痛下決心,讓女兒一家到縣城打拚。

快穿︰末世掙命日常

遊了一會,劉四海從泳池裡走出來,用浴巾擦了擦身上的水,披了一件浴巾就坐了下來,泡好的西湖龍井早就倒好了,劉四海品了一口笑著說道:「好茶!阿力啊,你不但會辦事,連泡茶的功夫也是大有長進啊,哈哈哈~~~~」


被叫阿力的中年人臉上一喜,說道:「四叔,這西湖龍井你都喝慣了,沒什麼新意,昨天我有一朋友從廣州回來,我托他給您帶了一斤『金駿眉』您要不要嘗嘗,包您滿意。」

「哈哈~~~」劉四海一聽高興的說道:「阿力,你是越來越孝順了,我看哪,你是有事,說吧,有什麼事需要四叔幫忙的,只要四叔能幫得上,一定幫!」

「不過,咱說好了,那『金駿眉』,你今天晚上就得給我送來。」

阿力臉上一喜,說道:「看四叔您說的,我這次來是我爸讓我來的,專門讓我來看看您,我爸今年已經七十五了,你們四兄弟就剩下您和我爸,您還好,身體硬朗,我爸也放心。」

「但我爸就不行了,他身體每況愈下,說句不好聽的,說不定你們兄弟倆就再也見不到了,這不,他讓我來看看您,他不敢親自來~~~~」

「哼!」劉四海一聲冷哼,「回去告訴你爸,讓他死了這條心,要我見他,門都沒有,你小子不用替你爸說好話,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的。」說完站起來上樓了,不理那叫阿力的了。

鐵氏三兄弟也跟著上了樓。

劉力獃獃的坐在那,嘴裡喃喃道:「唉!都是親兄弟,怎麼就有這麼大仇呢?」

其實也不能怪劉四海生氣,當年四兄弟小的時候家裡窮,老大劉大海,老二劉二海,老三劉三海,老四自然是劉四海。

老大和老二都沒有上學,只有老三和老四上了學,劉四海因為學習不好上完初中就不上了,到老三就是劉力的爸爸考上警官學校的時候,家裡是一分錢都拿不出來。

最後老大和老二去偷東西賣了錢替弟弟教了學費,之後老大和老二也就當起了賊,把偷東西賣的錢都用在了老三身上,希望弟弟將來有出息。

至於偷東西這事,剛開始誰都不知道,老大和老二說是打工掙的錢。

當時正處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工作哪那麼好找,父母沒本事供老三上學,老大和老二也是沒辦法,這一幹上就停不下來了。

一直到老三畢了業當了警察才知道怎麼回事。

在知道怎麼回事後,劉三海做了一件讓劉四海一輩子也不能原諒他的事。

他竟然親自把大哥和二哥送進了監獄!

要知道老大和老二還都沒結婚啊,等從牢里出來都快四十了,那個年代有前科,哪個女人會嫁給有前科的男人。

結果大哥和二哥終老一生,無兒無女,劉三海也經常掉淚,提起大哥二哥就萬分愧疚。

也就從那時起,劉四海就發誓,絕不會和警察打交道。

從大哥二哥進監獄那天起,他就踏入了**,因為劉四海為人陰險,又計謀多端,再加上講義氣,會用人,短短十年就當上了省城黑幫,黑雲會的堂主。

三十年前更是發善心,救了三個兩三歲的孩子,就是鐵氏三兄弟,養了幾年就送他們去學武術,十二年前學成歸來,更是讓劉四海在黑雲會老大的爭奪中一舉拿下。

目前三兄弟都已成家,有了孩子,三人更是寸步不離劉四海。

劉四海上了樓走到客廳,一屁股坐在沙發里,心裡罵道:「她媽的劉三海~~~」

但轉念一想,「不能這樣罵,我罵她媽不也是罵我媽了嗎?」

心裡生著悶氣,往牆上的日曆看去,「唉!再過幾天就是大哥的祭日,到時候去祭拜一下。」

「叮叮~~~」

桌子上的電話響了起來,劉四海拿起電話一接,「喂,哦,是月紅啊,怎麼?想爸了是不是?······什麼?我外孫快被人打死了,怎麼回事?···你不要哭啊,讓阿軍接電話。」

「阿軍,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劉四海聲音都不由自動顫抖。

「爸,您別急,事情是這樣的···」

王二麻子在電話里說著,再看劉四海的臉色越聽越嚇人,眉頭越皺越緊,拿電話的手都顫抖著,就這麼一個外孫,如果死了,他劉四海一定會發瘋。

鐵氏兄弟如標槍一般站在那裡,眼睛里透著冰冷。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