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寶身爲靈體對於靈力的感知能力要遠遠地超過我和胡醫生。

我頭皮一麻,頓時有股寒氣襲來,我已經有預感地推了胡醫生一把,就在那一刻有個很小的黑影從我的眼前竄了過去,馬上朝着君寶撲去。

“君寶小心!”我大聲地叫着,想撲過去救他的但是已經來不及。

那道黑影的速度極快,我根本就沒辦法看清楚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君寶運氣極好的,在我喊的時候,他突然踉蹌了一下,險之又險地躲了過去。那個小黑影頓時就消失在角落裏,完全沒有了蹤跡。

我急忙跑過去,問道:“君寶,你沒事吧?”

君寶有點狼狽地爬了起來,作爲靈體走路跌倒這種事聽起來就覺得是天方夜譚,只聽君寶說道:“好像被什麼絆了一下,我沒事!”

胡醫生也警覺地叫道:“你們小心!這個異靈非常的強大!”

是異靈?

就我目前所知,異靈的存在相當危險,它們本來就是作爲一種吞噬靈力的物種存在,我不知道還能不能稱之爲生物了。總之,這種物種相當的危險,它們是靈體吞噬者,是遊蕩在靈界和現世邊緣的獵食着,一般情況下它們不會對人類產生威脅,但是對於剛死去的人來說絕對是個致命的存在。剛死去的人就猶如嬰兒一般在靈界誕生,他們需要藉助於某些力量的保護存在下去,但是兇殘的異靈就是以他們爲食。

“不是不攻擊人類嗎?”我也緊張地問着,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

“這隻可不是普通的異靈,而是有實體的異靈!”胡醫生神色肅穆地說道,相當的嚴峻。

有實體的異靈??!!

這、這怎麼可能?要修煉多久要吞噬多少的靈力才能重新凝化出實體??這隻難道是千年老妖嗎?

“你沒有看靈界新聞可能不知道!最近靈界發生了一件大事!”胡醫生一邊說着一邊戴上了手套,和我相反,他一定要戴上手套才能發揮靈力。

君寶補充地說道:“嗯!有個強大的異靈出現了!而且就出現在雲海市裏!已經吞噬了十幾萬的遊靈了!”

十、十幾萬? 這、這種事我怎麼都不知道?

從他們的嘴裏我得知,所謂的靈界並不是另外的一個地方,而是異度空間,就在我們的周圍,就好像君寶現在這樣的就算是生長在靈界了。在靈界也和現世一樣有城市,而且都是依託現世的城市興建的,每一個城市的中心都有一個高塔一樣的存在,上面凝結着來自五大家族的能人異士的靈力撐開了一個靈力的保護結界,保護着城市裏的遊靈不受到異靈的攻擊。但是這隻異靈卻在結界內產生了,而且異常的強大,現在非常的棘手。五大家族已經全力追擊了,但是傷亡巨大。所以,當胡醫生感覺有異樣的時候就第一時間跑了過來,因爲他知道這隻異靈會衝着誰來!

這個時候琳兒好像聽到了我的動靜,正要走出來,胡醫生急忙喝止道:“不要出來!”

沒錯,異靈的目標就是我的妹妹——琳兒! 如果看過前面的章節就會知道,琳兒的靈力值非常的強大,說白了就是一個典型的靈力能源體,這樣一個龐大的靈力源可是擁有者卻不會使用,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琳兒在胡醫生的喝止之下一愣一愣的,我也趕緊跑過去,叫她先別出來。

琳兒不由好奇地問我:“哥,到底怎麼了?”就說話之間,她突然睜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琳兒,你怎麼了?”我有點擔心地問道。


琳兒指着君寶的位置,有點顫抖地說道:“哥,有、有……”

沈穎也走了出來還有招財進寶兩兄弟,他們的父母晚上還出去擺宵夜攤,挺忙的沒在家。沈穎看了一眼我還有胡醫生就莫名其妙地問道:“小舅?”

君寶乾脆大大方方地走了過來,對着琳兒說道:“琳兒,你別怕,我叫張君寶!是你哥哥的朋友!”

靠,變的真快,不是甘做小弟來着的嗎?怎麼修煉了一陣,自認爲比我牛逼想改變一下地位?

琳兒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知道張君寶的話只有我和琳兒能聽見,畢竟這種藉助靈力跨界傳聲的本事以他的那點靈力還不足以讓所有人聽見。我拍了拍琳兒的肩膀,默認地點了點頭。

看來這件事之後,還是要給琳兒普及一下靈界的知識,不然這樣以後都不知道怎麼解釋,反正她的靈力豐富到什麼都能看得見知道也是遲早的事情。

“都別出來!”胡醫生背對着大門把手一攤揚起了白大褂(他當是披風吧)很帥氣地說道。

“小舅,你搞什麼啊?”沈穎不明所以地叫道。

這個時候,連我也看見從口袋巷的路口來了一羣影影綽綽的人,很整齊的編制就好像軍隊一樣。當然以我的靈力能看見的還都只是稍暗的輪廓,比什麼都看不見稍微強一點,相信琳兒就看的很清楚了。

琳兒小聲地在我的耳邊輕聲地說道:“哥,那邊來了很多那個……”

我點了點頭,示意她不用擔心。

我只能看了大概,真想叫胡醫生給我套個那個什麼白光,好讓我可以看的清楚一些。

這個時候,胡醫生鬆了一口氣地站直了身體,拍了拍手說道:“暫時安全了!”

沈穎更是不可理喻地衝了出來說道:“小舅,你幹什麼啊?”

胡醫生微微地勾起了嘴角,“沒什麼!”我看見他的手輕輕地在沈穎的額頭一抹,沈穎就渾身無力地軟了下來,倒在他的懷裏。

這是記憶擦除的手法吧,想當初他也對我用過,不過被我強悍的……額,記性給扛住了。

招財好像很恐懼,就一如他之前看見胡醫生一樣,渾身顫抖好像什麼話都不敢亂說一樣。

胡醫生果然一手抱着沈穎,朝着兩個小傢伙招了招手,招財很是恐懼想要縮回去,不過想想他家就那麼小,還能躲哪裏去,於是就好像鵪鶉一樣老老實實地走上前去,讓胡醫生擦記憶。

我現在終於明白了爲什麼招財會那麼懼怕胡醫生了,原因無他,就因爲這種見到胡醫生做的一些恐怖的事情之後的恐懼已經深入骨髓了,即便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這種害怕還是會沒來由地涌現出來。

胡醫生這是在殘害招財那顆幼小的心靈啊!

事後,胡醫生跟我說,如果他當時不動手的話,那麼留給後來的那些人的下場會更悲劇,搞不好搞的你好像腦震盪失憶,別說一小時內的事情就是你爸媽都有可能記不起來,甚至嚴重的還會進精神病院。

胡醫生好像和那些有些嫺熟,打了個招呼,當然如果他們不是有意對我們說的話,我也未必能聽得見。只看見來的那些人猶如軍隊一般很有默契地散到了各個角落去探查了。

我感到驚奇的是,其中一個身影竟然那麼像我在未來時空裏遇見的那個人左手持劍的背影,我看不見他的臉,但是卻能看見他的身影和背上那把劍的輪廓!

要知道,現在可不是什麼冷兵器時代,身上如果這樣揹着一把劍上街還不得讓人給笑死?

我朝着那個修靈走了過去,他好像警覺到地轉了過來,和我面對面地站着,應該是在打量着我吧。

雖然他爽朗地笑道:“你就是林一吧!”

“你是?”我有點狐疑地問道。

“龍虎山,張天師門下第一百六十三代弟子,我叫張無忌!”說着他友好地伸出了手。

我伸出右手和他象徵性地握了一下手,又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叫林一?”

或許我現在看起來很奇怪,就好像和空氣說話一樣,但是現場卻沒有多餘的人,也不怪了。胡醫生很麻利地把招財進寶兄弟放沙發上了,至於沈穎就拉了張椅子給她坐了。


琳兒狐疑地走了過來:“哥,你也看得見他們嗎?他們不是GUI嗎?”

雖然我看不見張無忌長得什麼樣,但是我感覺他應該是一個不壞的人,而且給我感覺他比較容易相處,況且在未來還救了我一命。想到這裏,我不由地朝着他的右臂看去,好完好無損的,不知道以後是怎麼斷的。

張無忌明顯和剛纔來的那一羣不是一夥的,這個時候有個身影走了過來似乎很不屑地對張無忌地說道:“龍虎山的,你不是老說自己有本事嗎?異靈呢?”

琳兒好像有點畏懼地蜷縮到我的身後,抓着我的手臂。

“古天山!”胡醫生面色不善地走了過來,“對張天師尊重一點!你們要是有本事就不會搞的雲海雞犬不寧了。”

聽胡醫生的口氣,這個張無忌的來頭看來挺大的,不由地讓我更高看一分。

那個叫古天山的胖子顯然不買胡醫生的帳,“你算哪根蔥,你們胡家只不過是秦家養的一條看門狗罷了!”

胡醫生面色不善,“也好過你們這幫酒囊飯袋!”

古天山頓時急了:“你說話小心閃了舌頭!沒有我們古家在雲海坐鎮,雲海早就淪爲一片廢墟,哪裏還輪得到你在這裏說閒話!”

“瞧你這話說的,當我們秦家的人都死光了嗎?”這個時候從路口又出現了一批人影,爲首應該是一個女人,看她的身影,前凸後翹的顯然是一個紫色不錯的小妞……也可能是御姐。 看不見啊看不見,光是看見這樣身材就讓人大飽眼福,要是能一睹芳顏就更是完美了,我不禁吞了吞口水。

“秦木槿!”古天山好像是看見了仇人一樣咬牙切齒。

“怎麼?你當真無視我們秦家的存在嗎?”秦木槿給我的感覺好像一個聰明伶俐的女人非常的嫵媚狡猾,和這樣的女人交手,那是會很多腦細胞的。“張天師可是我們秦家好不容易請來的貴賓。你們古家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嗎?”

“別一口一個天師的,我可不敢當!就是一個跑龍套的,來客串一下!找個露臉的機會罷了!”張無忌出來居中地說道,“等下異靈出現了,就讓我先見識見識!”

那個古天山找了個臺階下就哼哼地走到了一邊,估計是叫囂着手下的人給我賣力找,挖地三尺之類的。

秦木槿是一個很明白事理的人,和古天山根本就有着天壤之別。她朝着張無忌微微地行了屈膝禮,很有分寸地說道:“有勞張天師了!”

張無忌不好意思摸了摸了後腦說道:“不是說了不要叫我天師了嗎?要是讓我師傅知道了,還不得剝我層皮啊!再說,這次也是師傅老人家叫我下山歷練,沒什麼有勞沒有勞的!叫我無忌就行了!”

秦木槿淺笑了一下:“這可不行!我們秦家向來都是守規矩明事理。既然叫天師不妥,那就叫大師吧!張大師,請!”

張無忌無奈地搖了搖頭。

我也感到一臉的困惑啊,這個秦木槿怎麼一口文縐縐的,難道是從古代穿越來的?

她吩咐帶着的那些人並沒有像古家的人那樣一個個都散開,而是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我和琳兒等人團團地圍住。然後朝着我和琳兒走來,琳兒有點緊張地玩住了我胳膊。

“果然是一個天資絕佳的胚子!異靈應該就是爲她而來的吧!”秦木槿看着琳兒嘖嘖稱奇地說道。

張無忌點了點頭,“應該是!這附近靈力最強的就應該是她了!”


胡醫生好像有點忌憚地看着眼前的這個身形妖嬈的女人,不時還想往後挪了挪,結果都沒能逃過秦木槿的眼睛。一道帶着殺氣的目光猶如實質地朝着胡萊射了過去,就連我都能感覺到那股殺氣。

“胡萊,你這是要去哪?”

胡萊好像有點那個,打着哈哈地說道:“呵呵,木、木槿,別來無恙啊!”

“哼!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原來你果然回到了雲海!”秦木槿的口氣頓時凌厲了起來,讓我感覺好像要殺了胡萊似的。更重要的是她居然說胡萊忘恩負義,就不知道他們以前有什麼糾葛了。

難道,胡萊和秦木槿以前……

胡醫生尷尬地笑了笑:“你怎麼會來雲海?你不是在天京嗎?”

秦木槿什麼表情就不知道了,不過她的語氣還是帶着點憤怒:“哼!還不是爲了我那可憐的妹妹!”

當中的曖昧氣氛不言而喻。

“不能夠啊!”胡醫生很是無辜地說着,“木棉她……她還好嗎?”

“哼!”秦木槿冷哼了一聲,完全不見剛纔的那股嫵媚勁變成一個很酷的冰山美人。真不知道胡醫生以前遭了什麼孽怎麼會得罪這種尤物。

胡醫生自知討了個沒趣,當下也不敢多說了。所以現場的氣氛一時間有點尷尬。

秦木槿似乎對這個負心漢也沒什麼太大的興趣,只不過是順路經過,就隨便問問而已,她的興趣果然還是在我和琳兒身上。

“雨彤跟我說我還不信,看來她說的沒錯!當年的兩個孽種果然在這!”她說着這話的時候,語氣輕佻至極,讓我的心裏頓生出一種反感。

琳兒好像很怕她似的,躲在我的身後。

這個雨彤說認識也認識,說不認識也不認識,就是上次在伏魔觀和我媽大打出手的我的小姨。我媽叫秦雨嫣,我小姨叫秦雨彤,是同一個母親所生,但是想不到作爲親姐妹的她們居然會在伏魔觀生死相搏,這當中又不知道隱藏了多少的祕密。

這樣算起來,這位秦木槿還是我外婆家的人了。但是她說話的口氣讓我感覺不到任何的血緣關懷。相反的,我好像還聞到了一股厭惡和蔑視的味道。

“事情都過去了這麼久了,你還提它做什麼?”胡醫生顯然也不想舊事重提。

秦木槿在我和琳兒的身上掃了一圈之後,視線又轉向了別處有點不滿地說道:“你以爲我想嗎?這一頁始終是我們秦家的恥辱!讓我們淪爲其他家族的笑料!更是一度將秦家推到了幾乎要覆滅的地步。不是說忘就能忘的!”

“總之,先對付異靈吧!”胡醫生想趕緊轉移話題的說道。

“嗯!不管怎麼樣,異靈是絕對不允許出現在城市範圍內的!”秦木槿很鄭重地說道。

雖然他們談論的事情好像關乎到我的父母,不過我聽的是一頭霧水,更別提還什麼都不知道的琳兒了。她更是小聲在我的耳邊輕輕地問着:“哥,這時怎麼回事啊?”

我看得出她的思緒非常的凌亂,但是一時之間又不知道從何講起。

“琳兒,你所看到這些人其實都是靈體狀態!我們通常說的鬼魂也就是指他們了!……”我只能簡單地跟琳兒快速地上了一堂靈界的普及課了,好在她已經見多了,早就沒什麼震撼力了,所以接受的很快。

這個時候有遊靈驚訝地喊道:“找到……!”但是他還沒來的把號喊完就沒了動靜了。

而他周圍的遊靈全部都驚動了:“它在這裏!”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