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至尊,語氣有些不滿。

此刻,冰雪玉樹就在他的手中懸浮着,這是一顆宛若是冰晶般的小樹。

高度大概也就三寸左右。

散發着極其冰寒的氣息。

這冰雪玉樹,乃是頂級的靈藥,對修鍊冰雪功法的人來說,乃是極其珍貴的補藥。

同時也可以藉助領悟冰雪大道。

吞天至尊對這東西感興趣,倒也是情理之中。

「前輩!」

忽然,葉天傾緩緩開口。

「怎麼,你想要答應下來?」

吞天至尊有些鬱悶的問道。

「嗯,我現在缺少歷練,也缺少各種紅塵經歷,我想要幫一把他們,如此幫他們的事情,便成為我的一段經歷。」

葉天傾很認真的說道。

經歷!

這兩個字很重要。

修者領悟大道,最重要的竟是經歷。

只有經歷不同的事情,經歷那些大事小事,慢慢的積累,才會有越來越多的感悟。

現在葉天傾的修行之路,已經是和在華夏的時候,完全的不相同了。

他在華夏的時候!

只需要戰鬥就好,不斷的戰鬥,不斷的提升。

但現在境界已經達到不朽五品,如果還是一味的通過戰鬥提升,那是最下等的選擇。

所以他需要經歷,而且還需要經歷各種各樣的事情才行。

只有經歷的足夠多,日後厚積薄發,領悟大道的可能性和幾率,也會超出其他修者。

「嗯,那就聽你的吧,就庇護他們一次。」

吞天至尊輕輕點頭,答應下來。

。 「你連我的基本防禦都破不了,還想讓我死,是不是太天真了點?」葉寒面無表情的看着對面的刀疤臉。

刀疤臉大驚失色,明勁武者的內勁比之暗勁強了十倍不止,他根本不是葉寒的對手!

刀疤臉立刻想要後退,然而左手卻被葉寒胸前那團白光牢牢吸住,無法動彈。

葉寒笑了笑:「想走?送你一程。」

葉寒的身體微微一震,只聽得炸雷似的一聲巨響,狂暴的內勁洶湧入侵,讓刀疤臉整個左手臂的皮膚寸寸龜裂,冒出無數條血線!刀疤臉慘叫一聲,整個人猶如斷線風箏急速往後拋跌!

嗤!

就在這時,只見葉寒手指輕輕一彈,一縷勁風命中半空中刀疤臉的丹田,這一下毀了刀疤臉的氣海,相當於徹底摧毀了他的武道生涯。

刀疤臉再次發出凄厲的慘叫,仰天噴出一大口鮮血。

轟!

刀疤臉重重的砸在身後的牆壁上,一聲巨響,整個雅間都在晃動。

雅間的牆壁被刀疤臉的身子砸出一個大坑來,半面牆壁上佈滿了猶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縫。

刀疤臉的身子在牆壁上晃了兩晃,隨後軟綿綿的倒在地上,沒了動靜,生死不知。

就算刀疤臉不死,被毀掉了丹田和氣海,他的實力立刻就從暗勁武者跌落到外家橫煉,以後最高境界也只能達到外家橫煉巔峰。加上整個左手臂的經脈肌腱也被摧毀,成了一個殘廢。

對於一個武者而言,這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蘇浣溪臉上的表情充滿了震撼,想要從她冷冰冰的臉上看到這樣劇烈的情緒,實在不易。由此可知這一幕對她造成的衝擊有多巨大。

陸金宏張大了嘴,煙頭從嘴邊滑落,掉在鞋子上面卻渾然不知。陸金宏的內心彷彿湧起了驚濤駭浪。原本以為必死的保安毫髮無傷,原本威風八面的刀疤臉卻成了一條死狗,這讓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葉寒一腳踢開腳邊的垃圾,往陸金宏的方向走了兩步。

陸金宏渾身打了個哆嗦,四處望了望,抄起一個椅子腿,色厲內荏的大喊道:「你別過來!」

葉寒停下腳步,淡淡的道:「哦,老陸你剛剛不是挺威風的嗎?」

陸金宏沉默不言,不敢說話,生怕說得不好讓自己慘遭毒手。這個時候,他的鼻子裏忽然聞到一股焦糊味,卻是價值不菲的皮鞋被煙頭燒穿了一個洞。陸金宏慌慌張張,立刻跳腳將煙頭甩了出去,狼狽不堪。

「老陸,你覺得自己的身體,有沒有牆壁那麼硬?」葉寒悠然往前走了兩步,還很有閑心的順便將煙頭踩滅。

陸金宏看了看那龜裂的牆面,打了個哆嗦,還是不敢開口。這不明擺着嗎,人的身體怎麼可能比牆壁還結實?

「老陸,你倒是說句話啊。」葉寒微微皺起了眉頭。

陸金宏最強大的手下,被葉寒一招弄得不知生死,他的底氣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看葉寒臉色不善,陸金宏立刻滿臉堆笑道:「這位保安兄弟,你有什麼話就直說。」

葉寒點頭道:「你現在這個表情,才是談事的態度,比起之前看起來舒服多了。之前你對我們蘇總咋咋呼呼的,是不是應該先道個歉?」

陸金宏立刻看向站在自己對面的蘇浣溪,笑容滿面的道:「蘇總,剛剛都是我的不對,我老陸就是一粗人,說話可能難聽了點,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蘇浣溪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葉寒說道:「這個態度還行,你記着以後見到我們蘇總,都要像現在這麼尊敬。」

陸金宏連連點頭道:「應該的,應該的。」

葉寒繼續說道:「還有,你剛剛提醒我們蘇總出門在外要小心。這句話,我也同樣送給你,如果你還敢對我們蘇總耍什麼陰謀詭計,別怪我事先沒提醒你,天災人禍的確每天都在發生。」

「不敢不敢!給我十個膽子也不敢啊!以後我見到蘇總,一定好好招待。就像見到觀音菩薩一樣供著!」陸金宏急忙說道。

「行,記住你今天說的話。」葉寒轉過身,走到蘇浣溪身邊,說道:「蘇總,我們走吧。」

蘇浣溪點點頭,拿起自己的包,推門走了出去。

蘇浣溪冷著臉和葉寒快步穿過會場,沒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其他來賓也見怪不怪,蘇浣溪有這個資格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葉寒和蘇浣溪的身影很快消失,雅間隔音效果太好,會場又比較熱鬧,眾位來賓沒有一個人察覺到雅間裏面的動靜。

除了屠國風,他隱約聽到了氣勁爆裂的聲音,一直心神不寧的他,立刻往雅間走去。

輕輕一推,門開了。進門的看到的一切,讓屠國風的瞳孔劇烈收縮。

見陸金宏靠牆坐在地上哆哆嗦嗦站不起來,屠國風急忙跑過去將他扶了起來。

屠國風驚道:「陸總,沒事吧?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說着,屠國風毫不費力的將陸金宏這兩百多斤的大胖子扶起來。

陸金宏擺了擺手,讓屠國風先扶自己坐下,屠國風一腳踩住沙發將它重新立起來,隨後扶着陸金宏坐下去。

「老屠,不怕你笑話。今天我栽了,我陸某人行走江湖幾十年,還是第一次栽得這麼慘。」陸金宏緩了好一陣,才苦笑說道。

「哦?」屠國風驚訝的揚起眉頭,龍騰建築和三合會的關係很緊密,他知道陸金宏的底細,南陽市除了四爺三爺等幾個大佬以外,陸金宏也算得上一個霸主。

陸金宏搖搖頭,沒有多說,拿出手機通知手下上來收拾。

屠國風等他掛斷電話,問道:「誰幹的?」

陸金宏說道:「老屠,你還是不知道的好,知道了你會有麻煩。」

屠國風問:「是剛剛和蘇浣溪一起出去的那個保安?」

陸金宏嘆著氣,點了點頭。

「我去看看。」屠國風立刻轉身。

「老屠你別去!」陸金宏指著牆跟底下的刀疤臉說道:「這個人,是一個暗勁層次的高手,但是!一招,只有一招就被那個保安弄成這樣,你去也討不了好。」

屠國風聞言,呼吸不由得一滯。暗勁,比自己高了兩個境界!

一招重傷暗勁武者,那個保安至少是明勁以上實力!南陽這個小地方出現如此強大的武者,簡直駭人聽聞!

沉默兩秒之後,屠國風繼續往門外走去。

「老屠!」陸金宏急忙阻止。

卻聽得屠國風說道:「我想去看看,只是去看看。這樣的高手,錯過了,我這輩子也許再也見不到。」

陸金宏沒有再勸,屠國風飛快的離開。過了一會兒,五六個精壯的漢子走進來,忍住心中的震驚,開始清理現場。

來了這麼多手下,陸金宏的心裏終於安定了些,他一言不發的坐在沙發上開始抽煙,臉色陰晴不定。。 羅布與呂蒙相視一笑,旋即來到了比試場地中央,一臉笑容,他們已經看見自己即將獲得勝利了。

楚飛沒有理睬眾人的看法,抬眸望了場上兩人一眼,朝着場地中央行去。

「比賽開始」見三人都站在場地中央,裁判大喊一聲。

「雖然我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說出這句話,但既然說出來了,就要承擔後果。」呂蒙看着面前黑袍人,嘆口氣有些不忍,張嘴說道。

「看樣子你應該是第一次來到這裏,否則是不會說出這種話的。」羅布笑了笑,接着道:「下次記得學聰明一點,這次就當給你個教訓了。」

「就憑你?」楚飛眉頭一挑,已經好久沒聽過別人對他這樣說過了。

「狂妄!」羅布見面前之人這樣回答,頓時不爽,腳掌一跺地,身體懸浮,他的氣息也在這一瞬間釋放。

「竟然快要突破化靈境前期了!」場下的一些人頓時大呼一聲。

「呵呵,沒想到羅布一年來進步也挺大的,都快突破了!」呂目看了一眼旁邊不遠處坐着的羅家族長,笑着說道。

「呵呵,在我天天催促下,羅布這小子再不精進的話,恐怕我就會暴走了。」羅家族長笑答,突然驚疑道:「呂目,沒想到呂蒙這小子進步也不小啊!」

聽完,呂目臉上滿是笑容,看着場地中央的呂蒙,回答道:「稍微有點長進。」

此時,場地中央,楚飛與羅布之間火意十足。

呂目搖頭,低喝一聲,他的身體變的比之前高大一點,顯然一上來就使用了某種秘法。

他的氣息釋放出來,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實力,赫然是化靈境。

他們兩人都有突破!

「金屬給的消息有誤啊!」楚飛無奈,但並不影響結果。

「父親,怎麼辦?」金語拉了拉金屬衣服。

金屬寒著臉,沒想到自己打聽到的信息竟然有誤,也就是自己給了楚飛一個虛假情報,導致他大意,揚言一起挑戰兩人。

「沒辦法了,比賽已經開始了,我也不能上場強行阻止!」金屬無奈說道。

金語呆住了,她只能在心底祈禱自己的恩人獲得勝利。

「哼,沒想到那兩人都變強了,看來天都不幫你!」金剛知道場地中央兩人的氣息后,心底開心。

「兩位化靈境左右之人,黑袍人有危險了!」四大勢力之中,有些大腕搖頭說了一聲。

「我們都要認真了,你小心一點。若抵擋不住,便出口叫停!」呂蒙提醒一聲,從納戒中拿出一把三叉戟,直接揮舞著朝着楚飛衝去。

「雖然你們都有長進,但並不影響我獲得勝利!」楚飛淡淡說道。

「哼,嘴硬!」呂蒙搖頭,反正自己提醒過了,屆時他不認輸自己也沒辦法了。

「琉璃金剛體!」

看着呂蒙快要接近自己,楚飛低吼一聲,他的皮膚瞬間變成暗琉璃色。

馬步站立,弓著腰,躲避刺過來的三叉戟,直接一拳轟向呂蒙胸前。

呂蒙兩臂靈活,三叉戟攻擊被躲開,頓時拉回,兩手握住戟身橫檔於身前,抵擋住黑袍人的攻擊。

「轟!」

巨大的轟鳴聲響起,兩人的第一波的強勁碰撞,引起四周之人的驚呼。

他們都緊張的看着場地中央,就連四大勢力的掌舵者也饒有興趣的看着。

雖然他們不相信黑袍人能獲勝,但他們就想知道金家請來的外人實力到底能有多強。

呂蒙身體一震,拿着三叉戟不斷和楚飛碰撞。

楚飛也很有興趣,舉著拳頭不斷和他碰撞。

反觀羅布,他跟鎮定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先讓呂蒙消耗一波黑袍人的體力,若他不敵的話,自己在出去幫忙。

他很精明!

隨着場上的戰鬥越來越激烈,眾人的情緒不斷高漲,有的時候都會張開雙臂,大聲呼喊著。

兩人不知交手多久,楚飛突然一腳踏在地上,在地面上劃出一道長長的痕迹。

他一不注意,被呂蒙一掌拍在胸口上,若不是他的肉身強度可以,這一掌足足能讓他吐血。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