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澤一笑。

「感覺我變厲害了。」

牧小靜手中燃起一朵火花,不斷從中心綻放,外圈消失,就像是在不斷循環,美麗璀璨。

「不,你還是很弱。」

吳澤打擊,「這點實力也算強,你的火焰連空間都不能燒融。」

「那怎麼可能,空間無形,能夠達到那種層次的都是頂尖的強者,我這輩子感覺是沒什麼希望了。」

「很難嗎?」

吳澤撇嘴,一手燃起白色火焰,聖潔無比,只是一瞬間,空間就被燒融了,就像是一塊果凍一樣,由於還在飛舟上前行,直接拉出了一條空間消融的痕迹。

眾人瞪大了眼,燒融空間,王掌門自覺自己也能做到,可至少也要發揮七層的力量,而吳澤的樣子,似乎只是隨意動作。

眾人對吳澤的力量有了些了解了。

「到了。」

說起來,飛舟很慢,期間用了兩個小時才到門派所在的主山,要是以遁光,最多也就幾十秒。

王掌門這樣拖延時間很顯然,就是要路長老有時間布置。

飛舟落地,眾人紛紛走下,王掌門正要走向吳澤,可忽然傳訊玉牌響了起來。

正是路長老來電。

「何事?」

王掌門不動聲色,面帶笑容,渾身洋溢著熱情,走向吳澤,拉著他走向大殿。

暗中交流卻和路長老聯繫。

「那群鱉孫要來了。」

路長老語氣不太好,「我剛剛接到外交堂的消息,我們周圍這五派和景國的隊伍正在趕來的路上,並且似乎……之前的動靜還驚動了九天宗。」

「他們怎麼會……」

王掌門說到這裡卻忽然想起來,吳澤之前的動作太大,衝天的光柱簡直是赤果果的路標。

「怎麼辦?」

路長老詢問,這事兒還得要掌門來做主,紅楓派一向的準則就是有事兒掌門上,沒事兒還是掌門上。

「我明白了。」

王掌門回了一句,雖然話沒說滿,但他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

吳澤必須留下,至少在這些門派來之前,要把吳澤留下,到時候也好隨機應變。

暗地裡,王掌門用眼神將消息在眾長老之中傳遞,跟著所有人都是微微點頭,表示明白。

而這個時候,吳澤被王掌門帶著介紹紅楓派的各代強人們,他們的雕像就立在大殿四周。

「好無趣,我對這些沒什麼興趣。」

吳澤聽了幾個人物的故事就無聊了。

這時候路長老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鑽了出來,來到王掌門面前,小眼神這一對視。

妥了沒?

放心吧,已經妥了。

…………

帶著笑臉,王掌門對吳澤說,「已經布置好了,我們去迎客殿,之後我會給你安排一個上好的房間,保證靈氣充足,風景優美。」

來到迎客殿,吳澤意外的發現這裡的美食還不錯,吃完之後,就被安排在一座獨峰,這裡只有一處洞府,符合修鍊者一貫的貼近自然,倒是安靜。

吳澤閑得無聊,周圍響起音樂,面前有一面巨大屏幕投影,這是無限網的影射。

吳澤在哪裡,無限網的觸點就在哪裡。

正是夜深,洞府的風鈴卻是響了起來。

吳澤好奇的起身,走了過去,一眼就看見洞府外的牧小靜。

「這麼晚了,你不去修鍊,找我幹啥?」

陰陽天師 吳澤一掐訣,關閉了洞府的禁制結界。

「我想出去看看。」

牧小靜還沒放棄這個想法。

「不行。」

吳澤吸了吸鼻子,又揉了兩下,然後嚴肅的拒絕。

「為什麼啊?」

吳澤的外表看上去比牧小靜還小一兩歲,不同於王掌門和各長老,她總是下意識的忽略吳澤的年齡。

「帶著你出去還要送回來,太麻煩了。」

吳澤的理由簡單純粹不做作。

牧小靜差點沒吐血,這理由很強大,她一時竟然想不到什麼話回應。 「好了好了,別說了,深更半夜的,快回去休息吧!」

吳澤擺出送客的姿態。

「別呀,要是回去了,就必須等我突破了山海境才能出山,不知道要等多久。」

牧小靜苦著臉,鬱悶到不行。

「你真想出去?」

吳澤摸著下巴,「倒不是沒有辦法,如果你加入我手下,我倒能讓你隨意,想到什麼地方都可以,只是,穿越是很危險的事情,說是九死一生也不為過。」

「穿越?上面意思?」

牧小靜沒懂。

「怎麼說呢,這個世界很大,而在世界之外,還有世界,無數的世界就像是一塊塊磚頭,嚴密的搭建成房屋,這個世界綜合體,就是宇宙,而宇宙之外,還有許多宇宙,那就不是你可以接觸到的了。」

吳澤解釋,「所有,如果你加入我手下,那就是自己人,可以見證諸天玄奇,但也可能死亡,我一般不會幫助你們的。」

牧小靜聽懂了一點,其它的都不懂。

「好吧,我懂了。」

吳澤伸出手,抓住了牧小靜手臂,入手給人光滑細膩感。

「怎麼?」

牧小靜訝然,也沒掙脫,周圍環境猛的一變,成為黑暗深邃的星空,四周有太古星辰綻放古老輝煌的光芒。

「這裡是哪兒?」

牧小靜震驚無比,她發現空間不遠處有一塊巨大的陸地,就那麼漂浮在半空。

「這裡是虛空,你看見的就是天星大陸。」

吳澤說。

「帶我到這兒來幹什麼?」

牧小靜雖然問,眼睛卻一眨不眨的看著天星大陸,那種宏偉,散發著古老氣息的大陸,像是有一種獨特的大勢壓了過來,令她幾乎透不過氣,有一種心靈上的震撼。

「這是無限網利用我獲取的法則信息虛構的宇宙景象圖,這個宇宙是階梯型宇宙,讓你了解了解世界,擴展一下眼界,罷了,也是相識有緣,等你看完之後再做出決定。」

吳澤再次抓住牧小靜手臂,「準備好了沒?我們出發了。」

「啊,好好。」

牧小靜磕巴的點頭,還沒從震撼場景里把自己拔出來。

站在黑暗虛空里,牧小靜看見周圍一切都在迅速遠離,轉眼天星大陸就縮成了一顆黑點,太古星辰密集的光芒匯聚成一片,將天星大陸淹沒在裡面。

突然停下了。

「這就是天星界的一切,我們再往前面走只有無窮無盡的黑暗虛無,想要離開這個世界,需要打破次元壁,而次元壁無處不在。」

吳澤隨手一擊,周圍的黑暗彷彿鏡子般碎裂,一個黑洞出現,呈現球體狀,這便是三維中的通道。

「走吧!」

這次元通道給牧小靜一股子恐怖感,吳澤卻是無視,拉著她就跳了進去,讓她猝不及防一聲尖叫。

在黑暗裡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眼前出現了光芒,牧小靜發現自己身處在一片詭異的地方,這裡的空間極其扭曲,眼前是一塊塊光斑組成,其中綻放各種色彩,牧小靜細細看去,才發現每一塊光斑都是一個世界。

「這是哪兒?」

牧小靜震撼無比,感覺腦子亂亂的。

「這裡是次元夾縫,可以在這裡看見諸多世界。」

吳澤說,然後拉著她又離開了這裡。

模擬的黑暗虛無里,兩人出現。

「這裡是宇宙之外。」

吳澤說。

牧小靜感覺自己很頭疼,整個人迷迷糊糊的。

跟著,眼前一切盡皆消散,兩人還是站在洞府里。

「怎麼樣,你了解了沒?」

吳澤問。

「大概吧!」

牧小靜自己都不確定,蹙著眉頭弱弱的不敢說話。

「看來還是得用終極的一招,只是這樣的讓你理解,並沒有什麼深刻影響。」

吳澤一指點在牧小靜額頭,讓她耳根子微熱。

關於宇宙,時空,位面,世界的概念直接輸進腦海里。

牧小靜剎那間就明白了。

「怎麼樣,做出決定沒有?」

等牧小靜思考了幾分鐘,吳澤才問。

勾心前妻 「我同意啊!沒想到這個世界這麼大,還有那麼多好玩的地方。」

牧小靜愣了一會,才回答,眼中滿是光亮,那是興奮。

「好,這是無色紋書,相當於網路地址,也是你對無限網的許可權證明,一旦綁定,不可取消。」

吳澤抬手凝聚出一本無色紋書,遞了過去。

「這東西怎麼綁定啊!」

牧小靜搞不懂,翻來覆去的看了看。

「隨便都行,這是第九百九十九代無色紋書了,版本已經有了不少功能,至於綁定程序更是有許多種,無論是滴血,DNA,靈魂,肉體,心靈,誓言……這些都沒問題,你想怎麼綁定都行。」

吳澤說。

「哦。」

就像是得到一個新玩具,用滴血綁定之後,牧小靜就留在洞府里,意識開始了第一次上網。

翌日,暖陽初生。

吳澤伸伸腰,結束了一晚上的法則解析,對這個世界的常識已經足夠了解了。

「醒了。」

吳澤看見牧小靜還在沉迷上網,直接把她踢了出來,身為無限網的創造者,許可權第一。

「幹嘛。」

牧小靜很生氣,可一看周圍,外面太陽光都照進來了。

「怎麼天都亮了,不是才過去一個小時嗎?」

牧小靜感覺不可思議。

「那是你太專註了,等我離開,你也就開始自己的穿越之路了,暫定不開啟宇宙穿越,就在這個宇宙的諸天萬界穿越好了。」

吳澤對她說,然後向外面走去,不再理她。

牧小靜收起無色紋書,趕忙跟上,對於吳澤的手段,她該震驚的昨天晚上上網已經震驚完了,現在只是稍稍有些激動。

剛剛離開,就看見王掌門帶著一群長老迎了上來。

這些長老們帶著笑臉,可看見牧小靜隨後從洞府里出來,立馬臉色就是一變,各種複雜扭曲,王掌門最終還是沒在這個時候訓斥什麼,只是暗自用眼神警告了牧小靜一番,然後迎上了吳澤。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