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不知不覺間,傲爽感覺自己的氣息似乎都受到了吞天大鱷的牽引,呼吸都變得有些紊亂起來,這還真是一種奇妙的感受,哪怕是面對九龍滅天劫,他也不曾如此過。

巨大的鱷身,蜿蜒萬里,其中一部分雖然在海水之中,可顯露出的一部分,也足夠讓人看得神魂劇顫,細細看去,吞天大鱷身上的每一塊鱗甲周圍,都顯化出幾道奇異的紋印,冉冉升起,仿若幾道細微的火苗,不仔細看的話,似乎根本看不出來。

但隨著吞天大鱷的搖頭甩尾之間,這些紋印也會隨之閃爍起大片的靈光,墨綠色,似乎在某一瞬間將整個天地都是包裹了進去,在這一刻,傲爽只有一種感覺,吞天大鱷,是無敵的存在。

「何等鼠輩, 竹馬小嬌妻 。」


而就在這時,一道略微有些熟悉的聲音,再度傳入了耳中,猛然轉過頭去,傲爽發現,整個天色,都徹底暗了下來,確切的說,是不知何時出現的一片『墨色』的烏雲,遮蔽了整個天際。

這聲音……是……墨龍前輩。

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在北域的遠古戰場之內,傲爽可是聽說過一些什麼,當年的吞天大鱷,便是因為來到了萬滄海和祖龍叫板,先是擊敗了墨龍,隨後又敗在了祖龍的手中,最後,才被魔帝親封為萬河之祖。

難道,自己要親眼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

想到這裡,傲爽不免一陣激動,吞天大鱷和墨龍的戰鬥,恐怕在遠古之時,都沒有多少人能夠親眼見到,更不要說在當今的靈玉大陸上了,而聽慣了傳說的他,雖然已經知道了結局,可更為重要的,還是能夠見到整個過程。

況且別忘了,據說在最後,整個萬滄海的海面,都是因為這場戰鬥而下降了幾分,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到得后來,不僅祖龍會出現,就連魔帝,都是親臨於此。

那……可是魔帝啊。

魔族的大帝。

「我道是誰,原來是龍族的墨龍,怎麼,龍族沒有龍了嗎,竟然派出你來會我,難道你認為,你會是我的對手不成。」


吞天大鱷,還是依舊的霸氣十足,說出的話都是讓人聽得神情一震,這裡可是萬滄海,遠古之時幾乎所有巨龍都是出生在這裡,可他卻是敢在這裡說出『龍族沒有龍了嗎,』這一句,足以猜測出,他對於自身的實力,究竟自信到了怎樣的地步。

「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知不知道,僅憑你這句話,便足夠讓你死上幾十次了,難道你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期不成,妖族將至,我龍族眾強者都在竭力做出最後的突破,否則,豈容你等小輩造次。」

雖然神色間有著一絲凝重,但墨龍也並沒有輸了氣勢,而之所以他如此說,倒也合乎情理,就連傲爽也知道有些隱情,據說若不是因為妖族將至的話,當年的祖龍,可是真要殺了吞天大鱷的。

可說到這裡后,墨龍又是話鋒一轉:「再說了,就憑你,老子一人就足夠了。」

吞天大鱷霸道,墨龍也是寸步不讓,達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后,實力若不是相差太多,幾乎一眼便能看出對方的境界,這種情況下,說是『一言不合,拔刀就磕』都不合適,該出手時,就出手吧。

「那便試試。」

凝視著墨龍,吞天大鱷一聲咆哮之後,整個鱷身猛然自海水之中沖了出來,這一下,還真是讓整個海面一陣動蕩,狂亂的浪花,攪動的天際混亂,而就在那混亂之中,一個巨大的鱷爪,顯現出了兇狠無比的軌跡。

大鱷滅荒爪。


「大鱷造體訣,,吞天大鱷,你這一出手,倒還真不是庸俗之招,但,我也有我的,太虛古龍體。」

顯然,即便這一龍一鱷是第一次相見,可對於吞天大鱷的大鱷造體訣,墨龍還是有著一些了解,面色變得沉凝無比的同時,同樣是千丈長的龍身也是一動,虛光閃爍之間,一道道莫名的氣息迸發了出來。

「太古龍氣,我倒還真是有些小瞧你了,不過也正好印證一下,到底是我的大鱷造體訣強,還是你的太虛古龍體厲害。」 第百零五章以魔氣為靈,以龍鱷為形。

不管是太虛古龍體,還是什麼吞天大鱷口的太古龍氣,都是傲爽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東西,可其實也不用想,能夠被墨龍拿出手的煉體法訣,估摸著就算不及大鱷造體訣,恐怕也相差不多了。

太虛古龍體,只聽名字,恐怕就能知道其不凡,傲爽猶自記得,在傲家的靈技閣內,那些靈技的名字什麼『飛天劍訣、柳絮劍法、殺劍訣、五合掌、八荒章、譚家腿法、袖指』一類,倒不是說這些靈技並不強,只是從名字上聽,便能知道其的差距。

而能夠看到這兩頭遠古之時都是世間巔峰存在的靈獸互相戰鬥起來,傲爽心的激動之意倒是溢於言表,不由得,呼吸都是內斂了一些。

不知怎的,此時的他直生出一種感覺,即便自己是一道靈魂體,穿越萬千虛空來到這裡,可若是散發齣劇烈的波動,也有可能被兩頭靈獸發現。

天空,深綠色和墨黑色兩種靈力兇狠地碰撞在一起,爆發出一陣陣靈力波動的同時,不僅整個海面變得動蕩不已,就連虛空都是閃爍不已,這般聲勢,也幸虧傲爽只是一道靈魂體,否則早就靈散魂消了。

「嗤嗤嗤。」

劇烈的聲響,自天地間每個角落爆響開來,細細看去,竟然是兩種細碎的紋印在互相撞擊著,吞天大鱷和墨龍還未正式交手,可僅僅是氣機的牽引,便已製造出如此的聲勢。

「嗷嗚,大鱷滅荒爪,看來大荒大澤間的傳言果真不假,當年龍爺我還闖過哪裡,目的就是想要和你過上兩招,只可惜你不在,今日倒正好了,看我的……太虛古龍爪。」

凝望著那自海浪之間劃出的百米長爪影,墨龍自是不敢有任何大意,尤其是在認出了前者使用的究竟是為何手段后,全身氣勢一凝,也是甩出了一爪,墨黑色和淡白色的靈力在相互交錯之間,一道並不弱於大鱷滅荒爪的太虛古龍爪,頓時呈現在傲爽的眼前。

兩道爪影揮出的速度雖然不是很快,可其所蘊含的氣勢,早就將對方徹底鎖定住,這也就是說,不管是上天入地,根本都沒有任何躲避的可能,只能與之硬拼。

這種程度的攻擊,是傲爽從未見識過的,試想一番,若是對方丹田內靈力的凝厚程度要強於他,他是萬萬不可能與之硬拼的,若是感覺戰鬥還有進行下去的必要,也只能憑藉各種手段暫時退避,若感覺沒必要再戰鬥下去,直接逃離就可以了。

可兩者的攻擊,直接便是封住了對方的所有退路,簡直可以說是沒有給對方留任何機會,跟我硬拼就可以了,不管你想不想,你都必須跟我一直碰撞下去,這在人類武者間都極為少見,只有在兇悍的靈獸,才能偶爾見到一次。

「這般手段,還真是讓人心生寒意……」

以靈魂體懸立於虛空的傲爽,甚至可以說整個天地間都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哪怕一些靈力就在他身體周側爆發,也和他沒有半分關係,可入目之內的種種景象,還是讓他看的觸目心驚,心臟一直『噗噗噗』地跳個不停。

遠處的一些島嶼,均是被滔天的海浪生生擊碎,原本存在的裊裊白煙,和那黑色的迷霧,也是徹底消失不見,畢竟當這兩頭靈獸戰鬥之時,還有怎樣的存在,能夠安然無恙地修鍊。

坦然的說,如果讓傲爽,哪怕只是面對吞天大鱷或是墨龍的任一靈獸,恐怕他都生不出任何出手的勇氣,這倒不是說他怕了,只是這種層次的存在,根本就不是現在的他能夠與之相抗的。

也就在轉眼間,兩頭靈獸便是碰撞了幾百個回合,在此之間,雙方都沒能從對方那裡討到任何好處,雖然最終墨龍會落敗,但畢竟也只是惜敗一招,戰鬥才剛剛開始,是不可能這麼快便敗北的。

浪花聳入雲端,雲似乎都開始孕育起巨浪來,原本在墨龍出現之後便變得昏暗的天色,到了此時甚至猶如黑夜一般,只有雲團之內依稀露出一角的太陽,才能證明此時並不是什麼黑夜。

「強嗎。」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卻是緩緩傳入傲爽的耳。

「強嗎。」

微微一愣,如果是在平時,恐怕傲爽在一瞬間便能夠根據聲音判斷出說話之人究竟是誰,可或許時因為心的震驚,直到這倒聲音再度響起時,他才徹底從驚駭的狀態下恢復過來。

「嗯,前輩,沒想到,你也能夠看到眼前這般景象……」

傲爽點了點頭,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魔天,或許是因為他也是一代魔聖,這才被魔珠看,帶入了這個場景之內,和他一起共同觀看這場,恐怕不管花費多大代價都不能看到的戰鬥。

「我么……我也是被魔珠牽引著,靈魂體來到了這裡,沒想到,真是看到了一場驚世大戰,如果身上有映靈珠就好了,若是能夠保留下這般影響,複製一番的話,回到靈玉大陸上后,你也不用倒賣什麼靈器了,僅憑一枚映靈珠,便可飛黃騰達……」

映靈珠,是一種比較奇異的靈珠,它能夠保存武者雙眼看到的一段時間的場景,主要用途是觀摩某種強大的靈技,還能用來記錄下一些精彩絕倫的戰鬥,就如魔天所說,若是吞天大鱷和墨龍兩者之間的戰鬥能夠被記錄進映靈珠內,僅憑兩者的名號,便能讓無數人大感興趣。

「不過,映靈珠那種東西,在遠古之時還是比較常見的,可據說在現今的靈玉大陸上,也失去了煉製之法,即便有心尋找都很難,更不要說現在的這種情況了……」

說到這裡,魔天也是搖了搖頭,顯然在他看來,不能將這吞天大鱷和墨龍之間的戰鬥記錄下來,無異於是一種遺憾,因為此時的吞天大鱷,根本都不知道還活不活在世上,就連墨龍,都趕回了隱龍谷,情況不明。

可遺憾歸遺憾,總不能跟魔珠說什麼『能不能讓我們先去尋找一枚映靈珠』這種話吧,別說兩人能不能找到,魔珠給不給他們這個機會了,傲爽能夠進入這個奇妙的空間,也是花費了不小的代價,就算到了現在,他的靈魂體都變得不像平時那般凝實。

而就在魔天說話之間,傲爽已經完全沉浸於兩頭凶獸的戰鬥之,眼睛甚至都不曾眨哪怕只是一小下,對於他來說,自己此次前來,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獲得演靈化形的手段,或許,在兩頭凶獸的戰鬥,便能夠找到答案。

「砰砰砰。」

激烈的碰撞之聲,彷彿將蒼穹都是震得動蕩不已,這些聲音本就有些震耳欲聾,但為了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線索,傲爽也是不得不大張自己的感官,儘管雙耳發潰,可也必須堅持下去。

有時候就是如此,或許說,修鍊一途除了要驚人的大毅力外,運氣也是其的一部分,就像此時的傲爽,或是爪影呼嘯,或是甩尾轟殺,或是仰天怒吼,一幕幕場景,一個個動作,徹底呈現在他的眼底深處。

不管是修鍊了大鱷造體訣的吞天大鱷,亦或是修鍊了太虛古龍體的墨龍,**力量的強橫程度都是無法想象的,傲爽感覺,只要他們想,哪怕是伸手摘下一顆星辰,都有可能。

而一直以來,傲爽除了境界上的突破和對各種力量的探索外,**力量,一直也是他刻意追求的一方面,也不知是因為什麼,似乎和整個世界那殘酷的生存法則有著一些關係,每一個方面,他都想做到盡善盡美。

演靈……化形……吞天大鱷……墨龍……大鱷造體訣……太虛古龍體……魔氣……

恍惚之間,傲爽似乎抓到了什麼關鍵性的東西,雙眼內靈光爆閃的同時,一縷縷深黑色的魔氣,開始緩緩圍繞在他的身體左右,一個個由魔氣擬作的或是獸爪,或是獸尾的虛渺形狀,呈不規則的狀態顯現著。

好……就……擬作獸形吧,不管是吞天大鱷,還是墨龍,都是天地間巔峰的存在。

心臟跳動速度變得越來越快的同時,傲爽的雙目隨之圓瞪,凝視著身體周圍那一個個魔氣的形狀,直感覺身體內,或是說血脈深處湧出了一股股無窮無盡的力量,這些力量,趨勢著他,輕聲吐出了幾枚字眼……

「以魔氣為靈……以龍鱷為形……」

唰。

漆黑無比的魔氣,深邃無盡,仿若一層火焰般,鋪在了傲爽的身體表面,虛虛渺渺之間,魔氣竟是化作了一頭頭蛟龍或是巨鱷的形狀……

沉浸在漫天的水幕之,傲爽也是感覺到時機已經徹底成熟,接下來,自己只要把剛才那一瞬間自魔氣內得到的東西,完完全全地施展出來即可,不管如何,那,就是他演靈化形的手段了。 第九百零六章魔影分身!

就當這般魔氣越來越濃郁之際,原本以一道靈魂體的方式處於萬滄海上空的傲爽,身形都是逐漸變得虛渺起來,半響之後,便是徹底消失,只留下魔天一個人懸立於天空之上……

望著那消失不見的傲爽,細細看去,魔天的眼底深處都是劃過一抹驚異,能讓他露出這般神情的,正是那漆黑無比的魔氣,身為修鍊魔屬性功法的他,自然知道這些魔氣之內,究竟擁有著怎樣的力量!

而對於傲爽的消失,他也是有著一些猜測,想來應該是對於演靈化形這等手段上有了一些苗頭,應該是去參悟了,既然他沒有也被魔珠帶回去,那麼自然是要將這場驚世之戰觀看完畢的。

在這裡,確實需要說一些,雖然在尋常情況下,一階靈獸等同於人類武者中的武師,二階對應的是靈師、三階是天靈師、四階是靈王,以此類推,不過所有人都知道,在武師的境界中,基本沒有幾個人能夠穩穩拿下一階靈獸,換言之,四階靈獸和靈王境武者也是如此。

可這個普遍的規則,也只適用於七階靈獸和人類中聖階蓋世級強者以下,畢竟在達到了聖階之後,人類武者能夠擁有各自的武道影像,和普通尋常七階靈獸之間的差距,也並不是很大。

但這也是在尋常的情況下,就像此時最為魔聖的魔天,和吞天大鱷以及墨龍之間的差距,真的是有著天差地別,可以這麼說,哪怕是一百個魔天,都不能保證擊殺這兩頭遠古凶獸中任何一頭。

這絕對不是虛假之言,雖然同為聖階,並為成帝,可其中的實力也是分佈著很多層次的,說得簡單一些,魔天屬於最底層偏上一分,可吞天大鱷和墨龍,卻是最上層偏下一小分,其中的差距,不言而喻。

「雖然先前便知道了戰鬥的結果,可能夠真正見證這個過程,還真是一種享受啊,能如此,還真是多虧了那小子……」

想起傲爽,就連一向不苟言笑,神情異常冷酷的魔天,嘴角處都是不由掀起一絲笑意,雖然自己經歷了兄弟和手下的背叛,弄得肉身都是被生生打碎,只剩下一縷殘魂寄存在這個少年的識海內,可不得不說,照現在來看,還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其實,魔天在得到肉身之後,便一直想要回到魔天宗尋仇了,只不過有著兩個原因,讓他一直遲遲未動,其一便是因為在邪龍迷虹出現致使,一招便是將他重傷,第二個原因就是,傲爽真是將他留在了這裡。

他自然知道傲爽為何會如此,雖然自己現在已經找到了合適的肉身,而且還是一具遠古之時一品震世大宗門仆宗之內的最強仆屍,可實力最多也就恢復到巔峰狀態罷了,而在兩年之前,對方便能夠打敗自己,雖然是聯合了其餘兩名聖階蓋世級強者,可到了現在,說不定魔金的實力上做出一些突破,都能憑藉一己之力將自己拿下了。

而其實,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兩人的關係畢竟擺在那裡,於情於理,傲爽都不得不陪著魔天上這個魔天宗,記得半年之前,他便是曾說過一句話:「龍潭虎穴,又有何足懼?」

患難見真情,或許說得就是這個道理,我處於巔峰之時,交到的一些朋友兄弟,或許並不算真正的兄弟,可當我落難時,不求你給予我任何的幫助,只要你別卸磨殺驢,和尋常之時一樣對待我就行,而像傲爽這種把魔天這件事當自己事看待的這種行為,也著實讓他感動。

遇人不淑,在魔金拿著手中靈器對自己出手之時,他就曾想到過這個詞,心裡,也曾罵過魔金和自己的那群手下無數次,可他知道,逃避並不是解決問題最好的方法,況且,他的性格也不會讓他選擇逃避,報仇,只是時間問題。

可這件事情,說起來簡單,辦起來卻是異常的艱難。

魔天的實力若處於巔峰狀態還好說,尋找的一些機會的話,說不定也能夠分而破之,可他的肉身被毀,一身實力早就低到了恨得不一個尋常的天靈師都能穩穩將之擊殺的地步,想要恢復狀態,更不是什麼簡單之事,所以他也曾一度,有過輕生的意向。

但不得不說,傲爽的出現,確實讓他的心境和心氣都變得煥然一新起來,最起碼,他能夠從傲爽的身上,依稀看到一些自己當年的影子,哪怕此生大仇不得報,在臨終前,能夠教出一個出類拔萃的弟子也好。

魔天不求傲爽能幫助自己報仇,因為現在的魔金所代表的就是整個魔天宗,甚至還有兩名聖階蓋世級強者,他只求自己的一生所學能夠不被埋沒,可傲爽的所作所為,也的確讓他有了一種,再握戰刀出戰的心態。

哪怕是隻身面對遠古之時都是威名赫赫的九龍滅天劫,這少年都不曾露出任何驚慌的神色,那麼曾經身為魔天宗宗主,一代魔聖的他,又怎能如此輕易便熄滅心中的鬥志?

最窮,無非討飯,不死,終會出頭!

現在的魔天,也是變得越發老成起來,他也知道現在自己哪怕去尋仇也不是明智的舉動,說不定還要把傲爽搭進去,那根本就不是他想看到的,因此他才決定先隱忍一陣,最起碼,等到傲爽達到尊者級的層次,再做出一系列的大動作!

原本他不想等,可現在,他倒是非等不可了……

想到這裡,魔天深吸了一口氣,拋開心中的諸多思緒之後,繼續觀看起吞天大鱷和墨龍的戰鬥來,能夠成為一代魔聖,他的資質自然也是不低,說不定便能夠從二者的戰鬥中參悟出一些什麼來,而達到了他這個境界后,哪怕做出一些極小的突破,對於他實力上的上升來說,都是不言而喻的。

……

緩緩睜開雙眼,傲爽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識海之內,想起剛才兩頭凶獸戰鬥時那波瀾壯闊的場景,心中也是唏噓不已,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將演靈化形的手段解決,畢竟剛才已經有了一些苗頭,況且,誰又不希望自己能夠順順利利地晉級呢?

身形微顫,傲爽發現,剛才那覆蓋住自己全身的魔氣,已經隱藏在了自己身體各個角落和穴位之中,只要自己心念一動,便能夠再度出現,這倒是讓他有種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感覺,因為,這也同時在意味著,事情成功了一半。

「唰!」

面色變得沉穩起來之後,傲爽劍眉一挑,一縷縷幽黑而又精純的魔氣,頓時自身體內迸發了出來,並且此時正在跟隨著他的意念,演化成各種各樣的形態,從最為低級的蟲型靈獸,到半人高的斑馬,再到張翅能夠一丈長的大鵬鳥,直到十幾米長的鱷魚,幾十米長的蛟龍……

這是一種從低到高的蛻變過程,傲爽很享受這點,就像一名弱者,一步步地成為強者一般,其實沒有人會不喜歡這種感覺,雖然人生難免潮起潮落,可誰又自甘孱弱?況且在生存法則殘酷的靈玉大陸,弱者,從來就是受人打壓欺辱的。

「咦?」

就在傲爽想到這裡之時,他的腦海中驟然閃過一道靈光,他猛然發現,自己突然想起了一個奇異的想法,那就是,不管是在靈玉大陸亦或是地球之上,人類始終都是主宰者,自己此時已經能夠使用魔氣演化出靈獸的形態,那麼,人呢?或是說,武者呢?

雖然傲爽不知道自己這個想法先前有沒有人實驗過,可他倒是對此生出了濃厚的興趣,哪怕不能成功,他也要試一試,這倒不是說是在好奇心的驅動之下而一時興起產生的想法,更像是某個科學家猛然發現了一個全新的領域,迫不及待地要去探索一般。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